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15

李文彬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抬眼看正在往吐司上抹黄油的家俊。

“昨天晚上玩的很开心?”

家俊皱眉,“没有。”

李文彬笑了下,虽然家俊脸上看着没什么表情,但是他心情应该不错。

李文彬给他添了半杯牛奶道,“要是不忙就多和朋友出去玩一玩,就当放松心情了。”

家俊咬了口面包,在心里又把张sir的小人痛扁了一顿,没有反驳李文彬的话。

昨天晚上真的是谈不上开心,但是放松是真放松了。

家俊勉为其难道,“再说吧。”

家俊想起蔡先生提起要调他回eu的事情,本来这事在o记也可以干,只不过那个前提是把张sir拉下马,而现在的情况却和当初的估计完全不同。只不过他要调回eu这件事,dad知道了大概不会同意。

家俊几秒钟的时间把这件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压下去没有和李文彬透露。

李文彬看了一眼时间,拎起椅背上的外套,“我要走了,要不要送你。”

家俊道,“不用了,我等下自己搭车。”

李文彬点点头,“好。”

李文彬走了两步,回头道,“对了。”

家俊抬起头,“什么。”

李文彬道,“下个星期你妈妈忌日,一起去看看她吧。”

家俊一口牛奶含在嘴巴里,顿了一下才咽下去,道,“好啊。”


家俊的调职报告递到了黄sir的案头,蔡先生似乎是警告过黄sir,就算黄sir对家俊深表怀疑有人没敢说什么。

家俊和张sir搅在一起的事情黄sir不是没有告诉蔡先生,只是蔡先生的反应让他摸不着边际。

只是家俊调职报告还没有签,黄sir的调职令就先一步下来了。

调去总部,隶属行动处长李文彬的直系,直接升了一级。家俊知道后眼皮跳了一下,这个时候黄sir调去总部,虽然这个人无关紧要,但是还是个让人讨厌的老鼠屎,说不准哪天就跳出来恶心一下。

只不过比起这个,家俊面前的事更为烦心。

家俊皮笑肉不笑道,“恭喜张sir升职。”

张sir坐在原来黄sir的位子上,十分惬意的让人把除了自己的以外多余的椅子都搬走,一边翻着家俊的调职报告,撇撇嘴,直接驳回了。

因为没有椅子坐,家俊站在办公桌前面,看着丢回面前的报告,没说话。

张sir道,“不批,回去干活。”

家俊收起报告,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张sir道,“什么怎么做到的?”

家俊道,“黄sir。”

张sir双手交叠撑在脑后,脚直接敲上桌子,“上面调人不是很正常?”

家俊道,“张sir这样敷衍我,太没有诚意了吧。”

张sir反问,“怎么说的咱们好像有什么合作关系一样。”

家俊想了想,“是刘杰辉?”

说起这个人,张sir抑郁的叹了口气,“想做清流不容易啊,到底还是被迫站队了。”

家俊对于他以清流自诩嗤之以鼻,不过张sir这样说,就是承认这件事是刘杰辉在后面推手了。作为管理处的头头,能调人到行动处,还真是不简单。

家俊道,“张sir作为我dad的老部下,本来也算是站到行动处的这边。”

张sir道,“又没睡醒呢?”

张sir道,“以前在他手底下干过就算是他的党羽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年轻人多看看书,这是个法治社会,搞这些旧社会毒瘤可不行啊。”张sir上下打量他,“在说你要是真这么认为,这么长时间你在这搞东搞西拉我进队,都是逗狗呢?”

家俊对他前半部分讽刺表示都是耳旁风,只有最后一句,考虑一下后报以肯定的笑容。

家俊道,“我先出去了。”

张sir得意忘形之下被自己坑了一下,眼看着家俊出去,“妈的!”


家俊出了门脸色就黑下来,看了一眼手里被驳回的调职报告,心想计划要变,找时间要和蔡先生说一下。

这两天roy似乎被人盯上了,躲了几天没敢冒头,还是先不要和他联系,面的自己也被搭进去。不过刘杰辉暗中插手行动处的事,要不要给dad通个气?

家俊思考了几秒钟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dad不太喜欢他掺合这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他了。

不过张sir扣着他做什么?难道真的要向刘杰辉投诚?还是他知道了什么?

家俊摸着下巴想,先不说张sir打的什么心思,再坑他一次也不是很难。


张sir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看着家俊离开,低头点开刚收到的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短讯。

【当年那几个人露面了,找时间聚一下吧。】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一般人也看不懂什么意思。随后又收到同个号码发来的一个地址,张sir啧了一声。

刘杰辉。

张sir盯着那地址看了一会,“操,秀什么恩爱。”

张sir删了短讯,开门抻着脖子往外看了看,看见家俊正和人说话,也没注意自己这边。

张sir缩了回来,心理盘算了一下那一堆待处理的破事,挑挑拣拣拎拎几个合适的,趁着新官上任意气风发,正好遛遛狗。

张sir抓了车钥匙过来,往外面喊了家俊一声,“跟我走,遛-外勤!”



评论(11)
热度(46)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