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尉沙】神都英雄传 05

三个人退回到龙王庙,关紧了丈高的庙门。

外面安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人声,风声,虫声,都消失了。一时间,好似空间都凝固,只有呼吸声明显起来。

神都有宵禁,入夜之后除巡城都尉,任何人都不许行走,子时之后,除内城,连灯火也要禁。

沙陀向来奉公守法,尉迟告诉过他的禁忌他也都记着。这是他第一次在子时后依然逗留在外面,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沙陀看了看严阵以待的尉迟,又看了看若有所思的狄仁杰,小声道,“什么是神佛闭眼?”

狄仁杰唔了一声,看了一眼尉迟,“沙陀可曾听闻过鬼城。”

沙陀怔了一下,“鬼城?”

听说倒是听说过的,只是不太清楚。

狄仁杰道,“九霄有城,幽幽冥冥,神神鬼鬼。中有异人,其族千百,神行夜走。生人且避,遇之则溺。”

狄仁杰道,“很明显不是吗。”

尉迟此刻已经懒得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神都秘闻的了,转而对沙陀道,“神都就是鬼城。”

这件事并不是为众人所知,该知道的人对此亦是保持缄默,像是一个不是禁忌的禁忌。

狄仁杰习惯性的开始掉书袋,可谓知无不言,“九霄天上有城,是神亦是鬼。有一些非常之人,于夜晚游走于城市,要是有活人遇见,便会溺亡。”

白日为神,夜晚为鬼。

这就是神都洛阳,这也是幽冥鬼城。

尉迟抽出腰后的唐刀,“别说话。”

沙陀和狄仁杰闭上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挑战武力担当的好。两人顺着尉迟的示意往角落的柱子边上移动,提防着黑暗中的不知道的什么。

吊在穹顶的一串串铜陵突然响了一下,好像有人不小心碰到了吊在最下面的那颗铃铛。

尉迟在铃铛响起到瞬间,跟着声音的轨迹抬头看向黑暗深处。龙王庙的穹顶没有横梁,不可能有人藏匿,那黑暗中的是什么东西?

手中两枚菱花夹杂着破空声往铜铃发声出飞去,可除了暗器打入木头中的闷响之后什么都没有。

尉迟没有放松,反而更加警惕。狄仁杰背过身,同样观察着背后。

沙陀看着他们两个这样子,也紧张起来,绷直的站在那,连呼吸都放轻,努力不给他们添麻烦。

哗啦啦。

打从他们进来之后就毫无波澜的池水突然泛起水声,尉迟暗骂一声侧眼去看,只来得及瞧见水池里荷花丛摇动了那么一下,就被面前黑暗中突然冒出来的东西当胸击中,危机之中身体比大脑更快的举起剑挡在胸前,堪堪拦下这猝不及防的一击。

狄仁杰和沙陀被他这边的变数吸引了注意力,惊叫还未出口,侧方一支手就抓了过来,指甲上的寒光带着凉气似乎下一刻就要抓到脖子上。

沙陀当机立断抱头蹲下,尉迟另一把剑和狄仁杰的铁臂同时迎向利爪。

前后两下都没有讨好,偷袭者鬼魂般悄无声息的退回去,像是一阵烟一样呼的消散在空气中。

沙陀脸色青白,“鬼?”

尉迟脸色漆黑的一甩剑,被撞的肋骨有点疼,“是人。”

狄仁杰五感好,黑暗中也看得清东西,刚才那两人退的快,他却也看见了对方的样子。

身披五色缯,头发蓬乱,面容可憎如地狱饿鬼。

看起来,倒是有点像是傩。

尉迟警告道,“他们还没走。沙陀,躲在我后面。”

沙陀拎着自己有点长的衣摆,手里悄悄的握住从袖子里滑出来的东西,“你不用担心我。”

狄仁杰道,“我也躲你后面吗?”

尉迟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横剑将沙陀挡在自己的身后。狄仁杰对自己的武力值有很明显的自知之明--自保尚够,超常发挥不稳定,还是老老实实的抱大腿的好,于是也腆着脸凑到沙陀旁边。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至少出出主意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狄仁杰道,“看他们的身法,若不是山精鬼怪,就是扶桑的忍者了。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打扮成傩的样子,不过这东西怕火,你们谁带了火折子?”

沙陀道,“我带了!”

沙陀从腰上的小包里拿出两个火折子,给了狄仁杰一个。

尉迟来不及阻止,“别点火!”

刚刚吹亮的火苗照亮了小小一圈的地方,火光周围影影绰绰的围着一群本来消散的傩人,被火一照,纷纷再次向后退去。

沙陀听见尉迟的阻止,啊了一声,“什么?”

尉迟去抢火折子,“快灭掉!”

池中呼啦一声,一大捧水兜头泼来,三个人被浇了个透,火折子自然也灭掉了。

躲进池中多时的妖物抱着银睿姬跳出来,怒吼一声就要越过他们逃出去。

本来围着尉迟三人的傩人立即换了目标,连身形都没有隐藏,急扑过去。三人这时才知,这群人竟也是为着那妖物而来。

妖物浑身覆满鳞甲刀枪不入,就算在多人围攻之下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伤害,只是也突围不出去,甚至慢慢被拖住。

尉迟回头看看沙陀和狄仁杰,一咬牙道,“不知道他们什么来历,不过这妖怪不能落进别人手里。沙陀,我一会顾不到你,你自己躲好!”

沙陀点头说,“我知道。”

狄仁杰咂咂嘴,道,“尉迟大人尽可大施手脚,狄某别的本事没什么,保命还是在行。”

说着他上前一步,自发的站在了沙陀前面。

尉迟看了他一眼,扯下腰间的令牌,掷在地上化作一只独角獬豸,怒吼一声扑进缠斗在一起的战局之中。尉迟双剑齐出,紧跟其后。

狄仁杰在他身后急急道,“尉迟大人,时间不多,速战速决!”

沙陀心里一惊,“什么时间不多?”

狄仁杰指指外面,道,“不管是火还是巨大的声响,都会引来不该来的东西。这里可不是内坊,没有阵来保护。”

前后几天的时间,狄仁杰透露出来的东西,足以让沙陀好奇这个从下界来的人为什么知道的比他还要多。

虽然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沙陀还是没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清楚?”

狄仁杰道,“这些倒都是不难知道,就在下所知,崇文与弘文两院皆有记载。只是这些事情时间久了就成了默俗,也少有人解释罢了。”

狄仁杰笑吟吟道,“沙陀也是从下界上来,这些事情怕是没人和你说过吧。”

沙陀的瞳孔赫然缩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与狄仁杰拉开了距离。

沙陀道,“我不懂你说什么。”

狄仁杰心里摇头,这位医官大人实在是嫩了点,这样的反应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几句话就诈出来了。

不提这边沙陀一瞬间对狄仁杰竖起的防备与恐惧,但说另一头尉迟真金加入到战局之中,趁着妖物被傩人围困束手束脚之时,手中嵌着天蛛丝的金玲珑轻巧的将妖物捆了几圈,然后持剑斩向那些傩人。

妖物没有将那条比头发还细的蛛丝放在眼中,大意之下吃了暗亏,之后任他力大无穷也挣不开这小巧的玩意了。一直被他护在怀中的银睿姬也失去凭依,摔落在地上。

傩人见有人碍事,妖物被缚暂时没有什么大用,就转头齐攻尉迟。

尉迟真金这个年纪,以胡人的身份坐到大理寺少卿的位置,除了心计手段更因为过人的武力。长剑护住周身,挥舞的密不透风。短剑反握掌中,抓住机会从刁钻的角度刺向敌人。

只他一人,就挡住了对方七人,不落下风。

狄仁杰看着心里也是惊的很,设身处地的换他在场中,他怕是早就交代了。不过对方久攻不下,怕是要来找他们这边的漏子了。

果不其然,傩人见从他这里讨不到好处,边上的两个人两步退后,化成黑烟奔向狄仁杰与沙陀藏身的角落。

狄仁杰早有准备,使力握拳,手臂上那些隐去的铁甲再次翻出来,瞬间就将整条手臂武装起来。

奔涌而来的黑烟之中隐隐有刀光闪现,此时屋外呼呼的起了狂风。目标明确的拍击着龙王庙的大门,薄薄的门板诡异的被挤成弓形,上面精致的雕花布满裂纹,发出崩裂的声音。

狄仁杰头也不回的对沙陀喊道,“快去堵门!”

沙陀抬腿就往门口跑,背靠在门板上用力靠过去。外面哪里是风,分明是有个巨灵神在抨击着大门。沙陀咬牙扣住门框,憋的脸色通红。门缝里涌出灰蓝色的雾气幻化成枯瘦的爪子抓在沙陀的腿上,那感觉阴冷的像是三途河的水。

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冷?

雾气缠上他的手腕,扣住门板的手冻的青紫,短时间内就没了知觉。

在四季如春的神都,沙陀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将人冻僵的诡异温度。

狄仁杰一敌二虽然狼狈,倒也没有生命危险。

尉迟这边少了两个人顿时压力骤减,甚至有力气将银睿姬拖到一边。被击退的傩人纷纷攀在柱子上和匍伏在地面阴暗处。也不知道他们用的什么办法,像是鬼魅一般在他眼皮子底下再次消失。

尉迟受够了他们这种鬼魅伎俩,遮住口鼻,飞身跃起一脚将大殿中间的铜炉踢翻,香灰像是沙瀑倾洒而出,纷纷洒洒的落下,隐在空气中的傩人被香灰覆了一身,不得已显露了踪迹。

大门处的动静尉迟也发现了,内心焦急却分身乏术,顾不得等敌人乱阵,抢了先手快攻,手中快剑比刚才还要凌厉三分。

傩人似乎也顾忌门外的东西,相互对视一眼像是在确认什么,然后又有一人撇下尉迟,杀向沙陀。

尉迟大惊。


沙陀!

尉迟被挡了去路,荡剑挥开敌人,挑起翻到在地的铜炉往那一人方向抛去。

狄仁杰也顾不得缠斗,抽身就要去救他。方将沙陀按到,手臂与利剑碰出刺耳的声响和火星。

狄仁杰敏锐的听见了一声振翅的声音,这声音很细小,夹杂在混乱的场景中几乎要消失不见。

时间似乎丢失了片刻,然后下一刻错开铁臂,马上就要插入心脏的刀刃从顶端开始燃烧,一瞬间那个狰狞的傩人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烧成了一团火球。

抛飞的铜炉方才到了跟前,翻滚着将狄仁杰与沙陀罩在下面。

狄仁杰被炉内残存的香灰呛的咳嗽,眼角好像看见有什么东西飞快的顺着沙陀支在地上的手,爬进了袖子里。

少了门内的阻力,板门砰的被挤开,门外的风呼啸着卷起那团火球,湮灭了火光,将焦黑的人形吹成碎块,一齐带着冲进了龙王庙,如龙云一样盘旋在高穹之上,发出阵阵咆哮。

尉迟在桐庐罩住狄仁杰和沙陀的时候就扑倒银睿姬身上,被獬豸盘住护在身下,借着獬豸的气遮掩人气。

那些傩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在庙门被破的瞬间就消失了。此时暴露在殿中的,也就只有一个非人的妖物。

穹顶上的东西没了目标,茫然的转了两圈,又冲出了庙去。

庙中安静了半晌,空气中的浮灰落尽。没了危险,獬豸扫了扫尾巴,挪开地方将身下的尉迟和银睿姬露出来。

尉迟顾不得银睿姬是死是活,扯下面巾跑到门口,一把掀开铜炉。

“沙陀?”

沙陀脸色青白,嘴唇发紫,哆哆嗦嗦的说,“我没事。”

狄仁杰灰溜溜的站起来,甩甩袖子,抖落了一身灰尘,“尉迟大人,你这招还是一个不慎就要砸死人的呀!”

八成是因为他刚才舍身救沙陀的缘故,尉迟难得搭理了他一回,“你要是能被这一下砸死,本官倒是省了很多事。”

尉迟将沙陀拉起来,皱眉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冷?”

沙陀道,“我,我也,不知道。”

狄仁杰道,“是鬼气。”

他探头往外面看了看,缩回来关上门,道,“走了。今晚要在这边躲到早上了,还是要提防一下那群傩人。”

尉迟确定了沙陀无事,转头要去确认银睿姬的情况。可一转头,尉迟好不容易好一点的脸色又黑了下去。

他气急败坏的跑到殿中四处寻看,这两句话的功夫,那个妖物已经不见了,只有银睿姬还昏迷在地。

评论(7)
热度(29)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