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44

鉴于辛小丰现在财政属于只出不进的状态,离职之后找工作就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尾巴抱着鱼缸和陈比觉一起看金鱼,小声的说,“小巫婆怎么不一样了?”

陈比觉仔细看了看,“一样的吧?”

尾巴指着其中一个黑红相间的金鱼说,“小巫婆好像变了。”

陈比觉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没变。”

辛小丰没掺合他们两的小对话,自己窝在一边回杨自道的短信。退回界面的时候顺手往下划了一下,正好看见之前David的问候信息。

辛小丰想着,怎么说也是朋友,总该告诉他一声。

【我离职了,以后不要去警局找我了。】

还没过一分钟,David的回复就过来了,【你离职了?还在医院吗?】

【在。】

David没有再回复,而是直接播了电话过来。辛小丰愣了一下,站起来和尾巴说,“我去接个电话。”

然后出去走廊接电话,“喂。”

“小丰。”

“嗯。”

David听见他的声音,从小小的雀跃中平静了下情绪,“怎么会突然离职?”

“我不是编制内,到年限就得离职。”

“那你是要先歇一段时间,还是马上要找工作了?”

“不歇了,工作的事等尾巴出院就差不多了。”

“哦,这样。”

David沉吟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地方,请你一定告诉我。”

说完又怕是辛小丰误会,匆忙补充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忙而已。”

辛小丰并不是一个时时刻刻都心细如发的样子,在有关自己的地方他多数时候都比较不上心。David这样小心,他却是要反应一下才明白David的意思。

辛小丰道,“没,没误会。谢谢你,就是现在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都挺好。”

David也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失望,只好转开话题,“你女儿还好吧?”

“挺好的,医生说再观察几天,情况好下星期就可以回家了。”

“下个星期吗?我正好有空,我去接你们好不好?”

辛小丰卡了壳,“不用,我们自己回去就行。家离的不远。”

David没敢步步紧逼,顺势松口,“好吧,那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顿饭吧。”

辛小丰答应道,“好,我请你。”

他还记着上次感冒时David请他的那顿饭,还有那个看起来不是很便宜的保温杯。

David道,“好,那你忙,我先挂了。”

其实还是想再和辛小丰多说一会的,但是这事得慢慢来不能急,要是逼急了就不好了。

辛小丰挂了电话,下楼去旁边的小饭店了买了两碗粥和两个小菜。等出锅的时候,顺便跑到自助提款机那边看了看自己的银行存款。

粗略的算一下,剩下的这些钱抛去尾巴的学费,也就堪堪够三个月的房租,中途要是再有什么意外,就真的是窘迫了。

大概真的等尾巴出院自己就要去找工作了,只是有些不放心尾巴。辛小丰心里盘算着,陈比觉其实是可以帮忙照顾尾巴的,只是他刚刚出了书,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忙是不忙。虽然这么多年的好友,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把女儿丢过去,尤其尾巴刚做完手术。

要是可以,辛小丰真的是想亲自照顾尾巴的,可是他要真的休息,又到哪里去赚钱。

他现在欠着杨自道一万,伊谷春两万,看起来不多不少,但就他目前的情况,也焦虑的很。

辛小丰拎着吃食回去病房,把小桌子支在床上招呼尾巴,“吃饭了。”

陈比觉把鱼缸放在床头柜上,嫌弃道,“又吃粥。”

辛小丰头都不抬道,“那你想吃啥。”

医生嘱咐这一个星期尾巴多吃软嫩的流食,清淡少油,于是辛小丰和陈比觉就陪着吃粥,清汤寡水的,嘴里淡的没有味道。

陈比觉哼哼唧唧的,“吃粥挺好的。”

他懒得和辛小丰拌嘴,只不过看在尾巴的份上才迁就的,不然他早会鱼排去了。

尾巴给他们两各自夹了一筷子小菜,“老陈,你吃呀。”

辛小丰拿了一碗粥,分了大半给尾巴,撇了一眼陈比觉那个傻逼,没说话。

等中午尾巴睡午觉的时候,辛小丰扯着陈比觉到外面,问道,“你这段时候有空没有。”

陈比觉道,“你要干嘛?”

辛小丰道,“我派出所离职了,得赶紧找工作。”

陈比觉愣了,“你这么穷了?”

辛小丰无奈的看着他,“就说有没有空。”

陈比觉道,“看尾巴是吧,没问题。”

要说真没问题也是扯淡,陈比觉想了想道,“不过中间可能有两天我得离开,你能倒开时间吗。”

辛小丰道,“行,我自己想办法。”

于是这事暂时就这么敲定了,剩下的事情就比较好办。等到尾巴出院的那天,辛小丰也联系好了一个送快递的工作,做六休一,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加班有加班费。

尾巴出院的事辛小丰没和伊谷春说,他们这段时间也没有联系。以至于那天看见伊谷春出现在医院,辛小丰看着他傻了好一会。

辛小丰道,“头儿,你怎么来了?”

伊谷春看着辛小丰眼睛底下的青黑,说,“孩子不是出院吗,我顺道,送你们回去。”

辛小丰只是想问他怎么知道尾巴今天出院的。

陈比觉抱着收拾好的尾巴的衣服,从辛小丰身后钻出来,“你在这堵门干什么。”

陈比觉看见伊谷春,打了个招呼,“哎你来了啊。”

辛小丰看着陈比觉,顿时知道了是谁告诉伊谷春的。

伊谷春把他手里的东西接过来,“发什么愣呢,抱着孩子走了,车在下面呢。”

辛小丰说好,从床上小心的抱起了尾巴,让她和同病房的爷爷说再见。

尾巴看见伊谷春,毫不吝啬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伊叔叔!”

伊谷春也对她笑了一下,“走了。”

他看了一眼辛小丰,不客气道,“我要是问你,你都不带说的吧。”

辛小丰道,“啊?”

伊谷春道,“啊什么啊。”他扒拉了一下落在眼睛前面的刘海,“你哪来那么多闹鬼的毛病?非得别人推着你才走。”

辛小丰习惯了他数落自己,一点都没想反驳。

辛小丰道,“头儿,你帮我的够多了。”

伊谷春反问,“那我还差今天这点汽油?”

伊谷春道,“一脚油门的事,我说…”

伊谷春咂咂嘴,后面的话想想还是没说,又吞了回去。他以前是说辛小丰说习惯了,需要改一改。

他停了口,辛小丰又不习惯了,“头儿?”

伊谷春道,“我自己跟自己说呢,赶紧上车,有风别给孩子吹着。”





ps:忍一忍,这章无趣的过了,剧情就继续了。

评论(12)
热度(131)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