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16

O记总警司,不坐办公室,没事就到处跑,美名其曰出外勤。

家俊看了一眼手机,若无其事的塞回口袋,道,“我只是个小警员,张sir带我到处跑,不太合适吧。”

张sir道,“行,那你去扫厕所。”

家俊不说话了,扯开话题意有所指道,“张sir大概是O记有史以来最勤快的总警司了。”

家俊阴着脸表示,他一点都不想被张sir走哪带哪,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做,这个混蛋到底要干嘛?

现在整个O记都快默认他是张sir的跟班,张sir让所有人都误会自己是他那边的人,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不是已经靠向刘杰辉那边了吗,老和他混在一起做什么。李家俊自问除了李文彬儿子这个没有什么用处的身份,他在警务系统根本没有用处,张sir就算拿他做投名状,在刘杰辉那边也没信服力。

张sir不搭理他的话中有话,不知廉耻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家俊不说话了,在不要脸这方面,自己远远不如他。与其和他争辩这个,还不如省力气回家扎他小人来的痛快。

张sir把车钥匙丢给他,“你开车。”

家俊沉默的接了钥匙,坐上驾驶座,习惯性的检查手边的储物格,“去哪。”

张sir说了个地址,系好安全带发现旁边没有声音,转过头去,发现家俊拿着一管润滑剂,瞥了他一眼。

张sir道,“诶诶,你那什么眼神。”

家俊面无表情的把润滑剂丢回去,开车驶离停车场。

张sir道,“你不老是想知道我在搞什么嘛,现在给你机会光明正大的跟着,多好。”

家俊冷笑一声,张sir给自己看的只是他想让看的,还真把自己当三岁小孩耍了,“多谢张sir,不过我想我还是更喜欢本分的从小警员做起。”

张sir道,“我这是欣赏提拔你,”他嘟囔道,“不知感恩的兔崽子。”

傻子信他的鬼话。

张sir车里塞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折页,健身外卖旅行装修还有被别在雨刷上的小卡片,应有尽有,都被他随手丢在车里。

要是以前,这种乱的跟狗窝一样的车,家俊死都不会坐进去的。而如今只能说,底线被压低一次就没有下限了。

张sir翻了翻车门储物栏里的宣传单,挑眉从里面抽了一张出来,呦了一声。

家俊侧目瞄了一眼,是警队形象宣传,封面就是他自己。

家俊道,“张sir这么喜欢我?”

这句话本来带着点调侃的意思,但是配上家俊没什么真心的笑脸,怎么看都像是嘲讽多一点。

张sir毫不在意的承认道,“是啊,我可喜欢你。”

然后又从那堆乱七八糟的卡片里,把咸书黄册暗娼名片和着家俊的那张形象宣传单一起,单独塞进了副驾驶的储物格。

家俊不说话了,他琢磨着坑张sir个警务人员女票女昌的罪名,匿名告发到扫黄那边估计很可行。或者再向廉署举报一次?icac那帮人特别喜欢这种事。

张sir心里则想着,臭小子还想调侃他?他混街头的时候,狗崽子还在窝里吃奶呢。

两人互看了一眼,又各自转过头去,心中暗嗤,幼稚。



张sir给的地址是家买卖点心的老店,门面不大,客人倒是不少。

家俊抬头看了一眼招牌,打死也不信张sir是特地翘班来买吃的。家俊心思特别多的想,张sir是来和什么人碰头?还是故意遛他?让他放松警惕之后再搞别的小动作?

不,或者他是故意让自己以为他是在遛自己,其实就是来和人碰头的。

然后心中推算张sir打算的家俊就看到张sir熟练工的去称了些点心,还和老板聊了一会,看得出来他是经常来…

家俊想,难道他真的是来买吃的的?

家俊不禁因为太聪明而深深的陷入了怪圈。

想了一会,家俊一个激灵回过神。张sir还什么都没做,他就被带跑了。

恰时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响,家俊拿出来看了一眼,直接按掉了。

张sir一步三摇的晃过来,一边往嘴里塞云片糕一边打量家俊,“嘛呢?尿急啊?”

家俊拿死鱼眼看他。

张sir一点没有想要分他一点吃的意思,“想吃自己买啊,这家点心不错。”

家俊皱眉,“你特地来买吃的?”

张sir反问,“不然呢?”

鬼才信你。

张sir鼓着一边腮帮子笑,“开玩笑,哪能啊。有正事,啊。”

家俊跟着他后面走出去,张sir道,“走走,哥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家俊道,“去哪?”

张sir抓着他的胳膊把人拖着走,“上车,先上车。”

家俊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走,眼角余光扫过,前后街面上至少有三个人在观察他们俩。他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盯着面前的地面,不知道张sir发现没有。

家俊想了想,道,“有人跟踪。”

张sir语气毫无波澜,“哦,哪个是和你一伙的?”

家俊哼哼了一声,“不知道。”

这里应该是有蔡先生的人,从前几天开始就跟着他了,估计是因为张sir的事情迟迟没有动静,让蔡先生不满意了,不掩饰的跟踪只是警告。至于其他两个人,他就不清楚到底是谁那边,不过很大可能是冲着张sir来的。

张sir道,“你老板忍不住了?这么没耐心。”

家俊道,“你又知道?”

张sir道,“不就是想把我搞下去么。放心,你老板是谁我还没揪出来。”

张sir把这车门突然问道,“你会飙车吗?”

家俊从侧镜里看到后面的人也上了车,抿着嘴没说话,直接坐上了驾驶座,“他们要下手?你这么招人恨。”

张sir系好安全带,叹了口气,“人缘太好,没办法。”

家俊本以为下手的会是另外两拨来历不明的人,因为不清楚对方要做到什么地步,他没敢轻心,全神贯注的不让对方把自己堵死。

结果飚过了三个街区,后面咬的最紧的一辆车追上来并驾,落下一半的窗户里的人,是蔡先生的手下。

对方副驾上的人将手里的烟头丢出去,手指在车门上敲了几下,眼神若有若无的警告。这一系列动作不过两秒之间,然后不等家俊的反应,车子直接撞了过来。

家俊咬紧牙关手上方向盘没有松,张sir握紧把手,嘿了一声。杀人行凶哪里有提前通知的,他不认得这伙人,八成李家俊那边的。

忍过了一波撞击,张sir方要说点什么,就看见家俊漠然的看了他一眼,随即顺着第二次的撞击力道,将车子向左侧侧滑撞去。

左前方是绿植带和指示牌。

张sir在看到家俊那个眼神的瞬间想到了很多,但身体比思维更快的是,他直接按开了家俊的安全带,在撞上绿植带的瞬间将家俊拉到自己这边。

在外人看来,就好像家俊主动扑过去保护他一样。

而家俊同样身体比思维更快的爆了句粗口。

一声整个街区都听得到的撞击声,车子的挡风玻璃全部碎掉,车头凹进去很大一块,正冒出大股的浓烟。

张sir费劲的呻吟一声,从后腰的枪袋里抽出枪。家俊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软软的趴在他身上没有动。

张sir快速的摸了一下他的后脑和脖子,有血。

没有时间太多观察家俊,张sir拉开保险,小心的推开家俊开门下车。

撞他们的那帮人没有确认他们的死活,或者他们根本不在意,得手后立马跑了。

这条街上的车并不多,但车祸一发生还是有几辆停下来,有人报警叫白车,也有人朝他们跑过来看情况。

张sir狠狠的踹了一脚车轮,低头去看家俊。

一头一脸的血看起来吓人,磕破了头,不过脖子没断,运气还真好。

张sir把他放平在中间,晃了晃发晕的脑袋,直起身正要和跑来帮忙的人说什么,就感觉到肩膀上一股直冲的力道,将他直直撞的后退了两步,而后痛觉才涌上来。

周围惊叫声响起,下意思的匍匐在地。

张sir压着肩膀上的枪伤,咒骂道,“操!”




评论(12)
热度(48)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