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48

辛小丰在中午休息的时候接到David的电话。

说是中午休息,其实差不多已经一点半左右,刚吃了两口饭,就接了电话,听那边满含歉意的问他现在有没有时间。

辛小丰道,“在休息,怎么了?”

David道,“其实不该麻烦你,不过我暂时找不到人,能不能麻烦你一下。”

辛小丰闻言放下手里的筷子,正色道,“出什么事了?”

David道,“唔,其实,我现在在警局。”

辛小丰道,“啊?”

David道,“你能来保释我一下吗?”

辛小丰二话没说结账,匆匆往外走,“好,我这就过去。”

他没有问David是为什么进了警局,也没想会不会耽误上工的时间。

“二区的警局吗?”

David不太弄得懂他们的分区,“就是你之前工作那里。”



伊谷春咬着茶叶梗,靠在办公室的门口翻着手里的笔录,“啧,稀客啊。”

David保持着体面的微笑,扯到嘴角的伤口也没有表现出难受的模样,“伊sir。”

伊谷春道,“打架斗殴,不像啊,你还能干出这事来呢?”

倒也不是伊谷春多了解David一样,只是David这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模样,实在不像是会和人当街斗殴的人。

David道,“意外来的。”

伊谷春没想和他唠什么,他也没闲得有功夫来给人做笔录,只是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在这,好奇的过来看看而已。

笔录本一合,伊谷春把这还给负责的警员,“没什么大事,你找个人来保释吧。”

David看了一眼腕表道,“多谢费心,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大概快到了。”

伊谷春嗯了一声,转身就要走,结果才回头就听见门口有人说了一句,“呦,小丰,又来送件?”

其实说话的声音没太大,可听见小丰两个字的时候伊谷春下意识的就竖起了耳朵,不是很明显的瞄了一眼。

他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但也没有离开,就站在那里随手从别人的桌子上拿了个本子看,没看两眼就觉得没趣的放下了,插着口袋走到门口。

辛小丰和打招呼的人说了两句,进门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伊谷春。

辛小丰愣了一下,“头儿。”

伊谷春看他手上空空,心想估计不是来送件的,“今儿休息?”

辛小丰道,“没有,不休。”

伊谷春稍微往后仰了一下,打量了一番辛小丰,尤其是他眼睛下面浓重的黑眼圈,“有事?”

话才出口,伊谷春心思急转,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背对他们坐在小隔间里,还在等人保释的David。

辛小丰也跟着他往那边看,证实了他的猜测,“我来保释他。”

伊谷春觉得有点不太爽,想说他进局子你来保释什么,他是你什么人啊。

不过这话也就是想想,“行,你去吧。”

还有时间抽空来凑热闹,估计那点复习资料也没那么有压力。

辛小丰反倒是踌躇了一下,“啊,那我,去了啊。”

伊谷春摆摆手,“我也还有事,忙呢。”

一听他要忙,辛小丰让开地方,“那你忙,”他指着小隔间那边,“我去办手续。”

伊谷春看着他过去,从隔间的玻璃窗看进去,David一脸的温柔高兴。

伊谷春喝了一口茶水,晃晃悠悠的回去自己办公室。喝到嘴巴里的茶叶也懒得再嚼,呸呸呸的都吐掉。



David情节不严重,而且还是港台同胞,也没什么大事,口头警告教育了一番就算了事了。辛小丰过去签了保释单,当下就能回去。

David站在大门口,扯了一下身上满是灰尘的衬衫,有些不自在道,“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辛小丰道,“没事,”他想了想,“你和人打架?”

David更是局促,“和人起了口角,一时气愤而已。”

辛小丰有点小意外,David在他印象里脾气好的很,对谁都是很有礼貌的样子,实在不敢相信他和人发生口交到打架的地步。

David笑道,“很意外吧?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好多年都没有和人打过架了。”

辛小丰道,“还好吧。”

David看了他一会,道,“你不问我打架的理由吗?”

辛小丰还真没想问,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也就顺势问了,“为什么?”

David苦笑道,“你还真是。”

辛小丰有点莫名。

David指着对面的木棉公园道,“介意和我一起走一走吗?”

虽然还有工作,但是辛小丰也没拒绝。对于朋友之间,要不是什么大事他一般都不会拒绝,这也是当初他还当协警时经常排班满的原因。

辛小丰道,“行。”

木棉公园像它的名字一样,里面种满了木棉树。花期已经快过了,但树上还是有不少木棉花在,大朵的红花连绵起来,时不时的掉下一朵来,漂亮的很。

辛小丰并不是一个会欣赏这些的人,他看了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

David却是一个感性的人,他站在公园门口,惊叹的赞赏了一番才走进去。

“好漂亮。”

辛小丰道,“都快谢没了,你早半个月来估计开的更多。”

David道,“可惜。”

自从辛小丰离职之后,他也没有往这边跑的兴趣,错过了花期。

两个人安静了走了一段,David不开口,辛小丰也没有什么说话的意思。

David道,“小丰。”

辛小丰道,“嗯?”

David看着他,问道,“是你本来就不太爱说话,还是因为,和我没什么话说?”

这话其实他很早之前就想问过,只是因为性格和教养,一直隐忍没有开口。他认识辛小丰的时间不长不短,除了单方面的心动,他并没有很了解辛小丰。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机会,没有门路。

他无往不利的温柔体贴一点都敲不开辛小丰的心,站在一个普通朋友的地界上,找不到更近一步的路。他觉得辛小丰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就算看起来木讷,但是David就是觉得辛小丰应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的很多,他只是不说而已。

辛小丰道,“我,不太会说话。”

他上学的时候好像还是挺活跃的人,后来恰逢巨变学会了在心里想事情。生活的重压和埋在心里的往事让他变得沉默,慢慢的也就不太爱说话了。现在想一想很多年前那个好像开朗的自己,也不太确定是不是真的。

David看见一处无人的长椅,走过去坐下,拍拍身边的椅子,辛小丰顺着他的意思坐过去。

David拿出烟来,“不介意吧?”

辛小丰摇头,“你抽。”

David道,“要吗?”

辛小丰接了一根过来点了,这烟的味道比他和伊谷春经常抽的都好太多。

David道,“其实我可以找别人来保释我的,我说找不到别人,是骗你的。”

辛小丰道,“哦。”

David看着他,“你没别的想说的?”

辛小丰道,“你找我也没事,我正好也有空。”

这样说来也没有错,既然可以找朋友来保释,那为什么不可以找辛小丰?他也是朋友不是吗。

David呆了一下,语塞道,“…是我心里有鬼。”他沉默了一下,“小丰,我很喜欢你。”

他说话的语速并不快,甚至有点刻意的慢悠悠,加上口音,让人听起来格外的缱绻。

辛小丰手一抖,这事自从上次David在医院挑明了之后他就真的知道了。可这么清清楚楚的说出来,还是第一次,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反应才好。

David道,“吓到你了?”

辛小丰弹掉烟灰,“没有。”

David道,“我知道你不是同性恋,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要一直在一起的那种。”

辛小丰想要说话,被David抬手压下去,“听我说就好,我大概只有这一次的机会说了。”

辛小丰听话的没有再说,David道,“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我是个很相信一见钟情的人。可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真的不是很好,现在想起来我也不是很想去回顾。”

这种毫无理由的喜欢,从辛小丰拉住他的手,答应和他约会的那一刻开始。在慢慢的接触中,一点点加深,他第一次搞不懂这是不是爱。

因为他对辛小丰的感情来的太突兀,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细水流长,就像是抽奖得了头彩,那样的不真实,可又那样的惊喜。

“我有时候也会想,我有没有给你留下不好的印象。我知道很多人对同性恋的印象不好,而且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想给前男友殉情,结果转过头就说喜欢你。我有想过慢一点,相处的时间再多一点,更深的了解对方,不要那么着急。”

他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可是他觉得自己等不下去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站在辛小丰朋友的位置上,在没有前进的路可以走了。这个有求必应的老实男人,并没有他看起来那样好接近,想要让他另眼相待实在太难了。

辛小丰最亲近的那几个人,除了他的朋友和女儿,大概也就是伊谷春了吧。

想到伊谷春,David心里就是一沉。他这样沉不住气,有大半的原因就是因为伊谷春。

伊谷春也喜欢辛小丰。

David笃定的想,没有一点怀疑。David不是很了解那个警长,可是对于自己的情商,David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碾压伊谷春。

David看着辛小丰,一字一句道,“不管你心里对我有什么样的看法,小丰,我只想知道,我有机会吗?”

David迫切的想要一句肯定,哪怕没那么肯定也是一点希望。他看得出来伊谷春对辛小丰的喜欢,可却看不透辛小丰的。

辛小丰太会藏了,David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端倪。

辛小丰细细的把烟头碾碎,拇指和食指的指腹上抹出一片脏污,他罕见的皱紧了眉头,有点不知所措。David这样突然的将他打了个措手不及,肚子里贫瘠的词汇反复组合,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辛小丰抿着嘴,“…对不起,我对你,真的没那种意思。”

David静静的听着,心里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果然如此的松了一口气。

辛小丰缓缓道,“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对同性恋也没什么看法。只是我真的,只把你当朋友。”

辛小丰费劲的把这句话妥善的说了,也不知道这样说合适不合适,他实在不是很擅长对付这样的场合。他安慰人的经验也只有对尾巴,可拿对尾巴的姿态对David显然也不合适。

David抱着最后一点希望问道,“真的一点都没有吗?”

辛小丰沉默,David也没有说话。

一阵风起,吹乱了David的头发,他扒了一下拂在脸上的头发,给辛小丰递了一块手帕,苦笑一声,“我要回台湾了。”

辛小丰接过手帕才明白他的意思,白色的手帕干干净净,是给他擦手的。

辛小丰一阵窘迫,“不用,我这,习惯不太好。”然后将手指上的烟灰在裤子上擦了擦,又将手帕还了回去。

辛小丰道,“什么时候。”

David摆弄着手帕,“下周就走了。”

辛小丰道,“那你那个会所?”

David道,“有专门的经理人打理,我不是一定要在这边坐镇。”

在这边停留了这么久,也是意外来的。

辛小丰道,“那我送你去?”

David道,“不用,我就是和你说一声。”

David抓抓头发,“其实我还是很希望你去送我的,但是还是算了,我怕我舍不得走。”

辛小丰没有回答这种对话的经验,尴尬的张张嘴,什么都没说。

David看了眼时间,“我耽误你很长时间了吧,走吧。”

辛小丰跟着他站起来,“没,我这工作时间挺弹性的。”

晚上把时间补回来就行。

David道,“小丰,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很温柔。”

辛小丰想,还真没有。

David道,“真的有点不甘心。小丰,”

辛小丰道,“嗯?”

David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辛小丰傻了半天,面上波澜无惊,心里却有点慌乱。还想着要怎么回答,就看见David被树上掉下的花砸到头上。

David懵了一下,伸手顺势一接,那朵碗大的木棉花就掉在了手心里。

David低头看着花,笑道,“算了,别告诉我了。”他把花递到辛小丰面前,“送你。”

辛小丰道,“我?”

David保持送花的动作没有动,“嗯。”

辛小丰不好让他一直举着,只好接过来,硬着头皮道,“谢谢。”

David看着他手里的木棉,“木棉花,又叫英雄花,蛮适合你的。”

辛小丰这辈子第一次被男人送花,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像个傻子一样举着个花,顺拐的往外走。

David道,“你,第一次收到花吗?”

辛小丰道,“…尾巴送过我花。”

野外采的,和老师奖励的小红花。

David没忍住,笑道,“这么说我是第一个。”

也算有点安慰。

David道,“就当是提前给我送别,可以拥抱一下吗?”

辛小丰道,“哦,行。”

David看着辛小丰坦坦荡荡的张开手,自己也上前一步抱住他,收紧手臂,稍稍侧脸道,“谢谢。”





伊谷春站在派出所门口,半天没有动。

他本来是要开车去出勤,正要去拿车,只是看见了对面公园门口的两个人,看清是谁之后就没有动了。

他不知道辛小丰和那个台湾人在说什么,只看见了辛小丰手里的花,台湾人的笑容和他们随即的那个拥抱。



“伊队,还走不走了?”

“走。”

评论(19)
热度(154)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