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49

连着一个多月白天高强度上班,晚上高强度看书,天天半夜一点睡,早上六点起,辛小丰走路都有点开始打飘了。

要不是有陈比觉帮忙照顾尾巴,辛小丰估计都活不到考试了。

其实时间还有多半年的功夫,只是考砸了两次,辛小丰对自己实在是没什么信心。想着既然答应了伊谷春,也总要拼一把的。反正成不成就是这一次了,下定了决心,他甚至把之前买的那些书都找了出来。

他这日子过的倒是紧实,一晃眼个把月过去,却是一点都没伊谷春的消息。

倒也不是说他们平时联系的多么频繁,但偶尔也时不时的聊几句。信息也好电话也好,问问复习问问尾巴说说伊谷夏和杨自道,总都有些说的。可这回过了这么久,伊谷春就像消失了一样。

辛小丰想起来的时候就看看手机,他上班送件也偶尔会去派出所,不知道是不是错开了,也没见到他。

大概是很忙吧。

辛小丰不太好意思主动去找伊谷春,怕自己打搅到人家。

伊谷春的确是忙,不过也没忙到见天找不到人的地步,辛小丰遇不到他,有一部分其实是伊谷春故意避开他。

不是说后悔对辛小丰动了心思,想要冷静下什么的。而是他和辛小丰聊着聊着,总是不自觉的想到那天辛小丰和台湾人在公园门口的拥抱。辛小丰对台湾人大概是没什么想法的,他总想着那天的事也没意思,可这玩意说实话还真不是什么可以主观控制的东西,时不时的就冒出头来找一下存在感,然后再被他狠狠的摁回去。

不就是果然拥抱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两个爷们抱一下怎么了,他又不是没抱过。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小肚鸡肠还是因为别的,伊谷春讪讪的把这段心路历程掐了,臊的脸疼。

伊谷春不知道David回台湾的事,他最近糟心的很。避开辛小丰这段时间,他没主动联系辛小丰,短信电话都断了。然后他发现,自己不主动联系,辛小丰也跟个死人一样,悄默声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伊谷春挫着牙花子心想,操!

此时此刻,伊谷春坐在车里,看着马路对面正在吃饭的辛小丰,特别想骂人。

伊谷春眼看他快吃完了,探出头喊了一声,“辛小丰!”

辛小丰鼓着两腮,茫然的抬头四顾,他好像听见有人叫自己?

伊谷春乐了一下,还真是稀奇,“往哪看呢?这!”

辛小丰把嘴里的饭都咽下去,找到对面的发声源,看清是伊谷春的车,一下就跳下自己那个破电动车站直了。

这边一溜都是路边停车,伊谷春那车混在里面挺不起眼的。

辛小丰跑过去,“头儿?”

伊谷春说了句废话,“吃饭呢?”

辛小丰道,“吃完了。”

伊谷春看他眼睛底下乌青的黑眼圈,跟中毒了一样,皱眉道,“你晚上做贼去了?”

毫无幽默细胞的辛小丰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伊谷春问道,“忙不忙?”

辛小丰道,“还成。”

伊谷春道,“我前段倒是挺忙的,这下空了点,回头一起吃个饭。”

辛小丰点头,“诶,好。”

伊谷春笑道,“你说话就不能多蹦几个字?”

辛小丰就对着他咧着嘴笑了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叫了一句,“头儿。”

伊谷春抽了一支烟,点燃了递给他,“你都不在我手底下干了,别叫头儿了。”

辛小丰接了烟,抓了抓脑袋上短硬的发茬。

不叫头儿?那要叫什么?

伊谷春?

谷春?

辛小丰沉默了一下,“…伊队。”

伊谷春,“……”

伊谷春觉得他对辛小丰挺没辙的,这茬不动声色的揭过去道,“你这一身汗,上来坐会?”

辛小丰抬头看了眼正午明晃晃的大太阳,“还行,不太热。”

伊谷春下了车,靠着车门跟他说话,“尾巴恢复的怎么样了?”

辛小丰道,“挺好的,上个礼拜去复查,大夫说平时注意一下,下个月就可以回去上学了。”

伊谷春刚想问他照顾的过来吗,心念一闪一下就明白了辛小丰这黑眼圈是怎么来的了。

工作赚钱,照顾孩子,还有自己给他找的那对复习书。

伊谷春道,“挺辛苦的吧?”

不等辛小丰回答,伊谷春道,“趁现在辛苦辛苦,你这么年轻怕啥。那个复习资料我回头给你找找今年的新版,你要是上班忙,照顾不过来尾巴就给送我那边去,我妈退休在家都快闲出病了。”

辛小丰被他一顿抢白,话题跳的太快。伊谷春说起他妈,辛小丰背后脖颈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伊谷春纳闷的看着他,“你心虚什么?”

辛小丰闷头抽烟,平复了一下发毛的心跳,“没,没有。”

伊谷春说起他妈,辛小丰的确是心虚。就算这辈子没打算说出来,可他心里怎么说还是惦记人家儿子来着。

两个男人。

两个人站着抽完了一支烟,伊谷春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回去了。你忙吧,改明个找时间见吧。”

辛小丰让开一步,“好。”

伊谷春上了车,降下车窗,看了一会辛小丰。

辛小丰,“?”

伊谷春突然叫了他一声,“小丰。”

辛小丰道,“啊?”

伊谷春想了想,“算了,走了。”

辛小丰一头雾水的目送伊谷春开车离去,回到马路对面检查了一下电瓶车上的快件。

今天头儿怎么怪怪的。

辛小丰想了半天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算明知道自己对揣测别人想法不太擅长,这时候也挺丧气的。

他就那样站在太阳底下,皱着眉抿着嘴,突然就对自己生气起来。

辛小丰侧过头,看见自己在店铺玻璃上的倒影。

像是每个为生活奔波的人一样,早白的鬓发,木讷的眼神,混在人群中就在也找不到的那样不起眼。

而且,一事无成,身无分文。








--------------

错别字是我的特色。

评论(14)
热度(152)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