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51

辛小丰一脸蒙圈的牵着尾巴站在伊谷春家的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伊谷春也没说是来他家吃饭啊。

伊谷春停好了车,转头就看见辛小丰傻站在他家门口,见怪不怪的走过去,从后面顺手捂住尾巴的眼睛,抬起一脚把辛小丰往前踹了一步。

辛小丰转身道,“头儿,不好吧?”

伊谷春反问,“哪不好?没别人,就吃顿饭。”

没别人就更不好了,你们自家人吃饭,我们两外人掺和着算什么事。

辛小丰道,“我去买点水果!”

伊谷春扯着他胳膊给拽了回来,“进去。”

伊谷春一把抱起尾巴,掏钥匙开门,进门就喊了他妈一声。

老太太就等着他呢,早被知会过会带朋友回来,也还记得辛小丰。只是打客厅出来,看见伊谷春抱着个小姑娘,后面跟这个腼腆的辛小丰,总觉得哪里不对。

家里没有小孩子可以穿的拖鞋,老太太找了伊谷夏的,拉着小姑娘看来看去,真是喜欢。

辛小丰硬着头皮低声道,“阿姨好,打扰了。”

老太太道,“不打扰不打扰,快进来,等会就吃饭了。”

菜都是提前准备好,稍微弄一下就能上桌,辛小丰跟着伊谷春在客厅坐了一会,老爷子给他们一人倒了杯茶,热络的聊了一会,在得知辛小丰离职了之后还感叹了一下。

辛小丰有问有答的说了几句,频频回头看向厨房,屁股底下有钉子一样坐不住。他看了伊谷春一眼,灰溜溜的摸进厨房想看能不能帮点忙。

五分钟后,辛小丰又灰溜溜的出来了。

伊谷春就搁外面等他呢,见他一脸尴尬,笑着说,“让你进去找不自在。”

热心的老太太都有个通病,看见单身的好孩子就喜欢问人家的感情生活,就算老太太是个矜持的知识分子,那也是矜持的询问感情生活。

上次知道辛小丰有个上小学的女儿,这次见着了自然问起孩子的妈妈。辛小丰不好说谎,只说孩子妈去世好多年,后果可想而知。

辛小丰摸摸鼻子,赔笑。

伊谷春道,“知道你不自在,走,带你转转。”

伊谷春带着他四处转了一圈,他家是个二层小别墅,带个小花园,被老太太伺候的绿茵茵的。

伊谷春道,“上次来也没带你看看。老头老太太也不吃人,你怕什么。”

辛小丰没说话,伊谷春也不在意,单纯的归结到辛小丰没什么父母爱的家庭环境。辛小丰跟着他身后,把这房子前前后后的溜达了一圈,又跟着伊谷春进了他房间,表情甚是纠结。

伊谷春的房间里整整齐齐的,和他宿舍办公室一点不一样,也就是满柜子的刑法办案书籍有那么一点伊谷春的痕迹。

伊谷春大概是看出他心里想的,解释道,“我不怎么回来住,都是老太太收拾的,要我住家里这就得成狗窝了,”他比划着书柜上的书,“那都我以前的。”

辛小丰就站书柜前看,也没伸手拿。

伊谷春推开窗子,抽了根烟点上,招呼他过来。

辛小丰接了,和他两个人一左一右的靠在窗户边上,呼出的烟雾被潮湿的风吹散,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伊谷春闲聊似得说起,“前几天所长还说起你来着。”

听见十分照顾自己的老上司,辛小丰站直了一点看向伊谷春。

伊谷春道,“他快升职了,他媳妇也怀孕了,春风得意啊。”

辛小丰道,“他媳妇?”

所长今年都快四十了吧?

伊谷春道,“老来得子,他得意的很,这几天走路都带风。”

伊谷春笑道,“我看他是想和所有人都显摆一下,他还念叨着,说你走了就跟死了一样,除了工作都不回去看看,没把他们放心里。”

辛小丰讪讪的挠头,道,“我改天回去看看,一定!”

伊谷春道,“和我保证干什么,我又不是见不着你。”

还真是这样,以前工作的地方,现在最常联系的还真的只有伊谷春。没了那层上下属的关系,一点点更深的了解对方的生活,他们变得有点像是朋友。

辛小丰不知道怎么定义他们的关系,在他看来,伊谷春已经快接近于恩人的存在了。

八年前的案子;尾巴的学校;尾巴的病;还有对他诸多的照顾,林林总总,清算不清。

辛小丰下意识的遗忘了自己救过伊谷春的事情,或者说他心底某个角落阴暗的不想让伊谷春这些行为,是出于报答的基础上。

伊谷春想起什么的笑,把落在眼前的刘海拨开,道,“一见面就问你复习,估计你都不想看见我了吧。”

辛小丰掐了烟,“没的事!”

老太太上来叫他们吃饭,推开掩着的房门就看见靠在窗边的两个人。伊谷春手里还掐着一节烟头,脸上带着笑,看见她来了,顺手就掐了烟。

老太太端详着自己儿子脸上的表情,心里突然就咯噔了一下。

三人下了楼,老爷子正撅在冰箱前面给尾巴找饮料。

伊谷春顺口道,“那孩子身体不太好,别给喝凉的啊。”

辛小丰见老头看自己,连忙道,“喝一点没事,别多就行。”

吃饭的时候老太太一反之前的热情,时不时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死心的又试探的说起帮辛小丰介绍个对象,辛小丰和尾巴低头吃饭不说话,伊谷春憋笑。

抱怨伊谷春一把年纪了总是不找对象,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抱上孙子。辛小丰还是低头吃饭当没听到,伊谷春撇嘴。

老太太看不懂了,难道是她想岔了?

最后还是老爷子看不过去了,一头雾水的冲媳妇使了个眼神。

老太太幽幽的看着他:你什么都不懂。

老爷子:?????

一顿饭吃的辛小丰是坐立不安,他总觉得伊谷春妈妈话里有话,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做贼心虚,吃完饭坐了一会就想跑,只是看着老人拉着尾巴喜欢的样子,要走的话就说出来。

伊谷春看了一眼时间,“走啊?”

辛小丰咬牙想,再坐半小时!

伊谷春站起身去拿外套,“走吧。”

老太太道,“这就走了?”

伊谷春道,“他明天上班,孩子要上学。”

老太太一听,叫老爷子赶紧去装一些饮料水果给尾巴,辛小丰臊的不行。空手来别人家吃饭,走的时候还要拿人家的东西?

绝对不行!

辛小丰连鞠躬带挥手,就差给老人家跪下了,伊谷春难得体贴的帮他推了,道,“不要就不要吧。”

眼看伊谷春是要和他们一起走,老太太迟疑的叫住儿子,“老大。”

伊谷春穿好鞋,回头看了自己妈一眼,又看看后面的老爷子,道,“别多想,早点睡。”



伊谷春送了他们两回家,辛小丰下车的时候把着车门,看着他说,“头儿,谢谢。”

伊谷春问,“谢什么?”

辛小丰道,“什么都谢谢。”

伊谷春把着方向盘,看着前面道,“我好像说过我最不耐烦你谢来谢去的。”

辛小丰道,“说过。”

伊谷春说过的话,他大多都是记得的。可是太多的事情,太多的感谢堆在他的心里,总要说出去那么一些,才好让新的那些再堆进来。

吃饭的时候有好多菜都是适合尾巴的,他猜到大概是伊谷春提前和家里人说了,整个晚上都很照顾尾巴。

辛小丰低头看了一眼尾巴吃的鼓起来的小肚子,对伊谷春道,“尾巴平时吃的也挺好,她学校有小饭桌,我也和她老师沟通过她身体的事情。”

辛小丰强忍着那点自作多情,道,“我,我自己也饿不着,头儿,我们都挺好的。”

原来不是个傻的,伊谷春想。

伊谷春嘿的笑了一下,冲他撵人一样的挥手,“得得得,回去吧,都知道了。”





评论(10)
热度(144)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