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56

杨自道和伊谷夏要年后才走,顺道和伊谷夏家里商量结婚的事情。

辛小丰家里本来就不打,鱼排更不可能住下多两个人。最后杨自道和伊谷夏回去她家里住了,虽然两位长辈都没说什么,可伊妈妈总是找杨自道打听辛小丰的事,让杨自道颇为不自在。

伊谷春平时不回家,就把自己那屋让给杨自道住。

杨自道对于辛小丰那憋蛋什么都不说的性格没招,逮着伊谷春就想问个明白,却没说是伊妈妈老是找他问辛小丰。

伊谷春皱眉,“辛小丰跟你说的?”

杨自道问,“你们,真有这事?”

伊谷春秉持着不承认不否认的态度,想了一会,问道,“我妈跟你说的?”

以他对辛小丰的了解,他有什么事都烂肚子里,会和别人说才有鬼,排除一下就只剩下他那不太靠谱的亲妈了。

伊谷春说,“这事你就别操心了。”

杨自道说,“小丰是我兄弟,我总得帮衬着点他。”

伊谷春喷笑,“这事你怎么帮衬?”

看伊谷春这样,估计他有心思是真的。就是不知道辛小丰是不是有那个意思,要是没有,杨自道怎么也是要帮着辛小丰的。

帮兄弟,怼大舅子。

伊谷春拍拍他的肩膀,“歇了吧,走了啊。”

杨自道想,回头还是要去撬辛小丰的嘴。

伊谷夏咬着酸奶的吸管溜进来,“老头,你和我哥说什么了?”

杨自道说,“随便聊聊。”

伊谷夏问,“我哥有没有说他的感情生活?”

杨自道纳闷,“你哥和我说什么感情生活?”

伊谷夏说,“哎呀,你们男人之间总是有点共同语言吧?他说没说是不是喜欢上有夫之妇了?”

杨自道说,“小夏。”

伊谷夏道,“啊?”

杨自道问,“你是不是怀孕了?”

伊谷夏傻了,“啊?怀,怀孕??”

伊谷夏想,老头这是想要小孩子了?

杨自道摸着伊谷夏的头,心里叹气。不都是一孕傻三年嘛,这丫头怎么这么傻?



伊谷春出门之后就一直在琢磨这件事。

他刚才问杨自道是不是辛小丰和他说的,杨自道只是回答问他是不是真有这事,用的还是“你们”。

他和辛小丰之间这些隐隐约约的苗头从来都没有挑明过,一来一往间也没有特地的往那方面拐,可有些事情不是他们不去做,就不会发生。就像是隐藏在无数平凡日子里,潜伏在宁静水面之下的轨迹。不足以让人发觉的纤细,却不可避免的将发生的,没发生的事情带往不可预知的终点。

伊谷春独自在车里坐了一会,调转了车头回派出所去。

他有一瞬间是想去找辛小丰的,但是想想又放弃了。都这个点了,有什么毛病去敲人家门。

以伊谷春的性格,能把一件事拖到现在也是不容易。可问题是这并不是一件说出来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不是说顾忌什么说出来朋友都没得做那回事,没得做就没得做,又不是非要手拉手一辈子哥俩好,谁少谁活不了?

他和辛小丰也没有什么要死要活的爱情。

伊谷春清楚的知道他们还不是爱,就像师傅说的那样,一个他另眼相待的战友,无数次托付背后,生死之间变质的感情。朝夕相处同进同出,将这份虚无缥缈的感情妥善的安放了下来。

是惯性,是习惯,是安心,是喜欢,却还不是爱。

若是拉开距离不去联系,也许时间久了,这份感情也会淡下去。

伊谷春不知道辛小丰是怎么想的,可他自己是不想去淡化这份感情的。即使不是爱,可他也是真的想要和辛小丰有点结果。

但是话说回来,这事要是想要有结果,还得是他开口。那个辛小丰那个憋蛋,估计要等到下辈子去。

伊谷春一想起辛小丰那什么话都不说的性格,气是不打一处来。

伊谷春开着车,自己骂了一句,“操!相中这么个人,我脑子也他妈的有水!”


城市另一头的辛小丰丝毫不知道他前队长的蛋疼心理,把尾巴哄睡着之后,自己坐在客厅里开始算账。

要说送快递辛苦,但是赚的的确是比协警多很多。

这大半年干下来,除去尾巴的学费药费,定期还伊谷春的,居然还攒了一些。虽然不多,但也是个好兆头。要是明年也是这样,估计他很快也会有点闲钱,去做些别的稳定些的工作。

辛小丰挺满意的,仔仔细细的将进出的钱都记的清楚。伊谷春的在另外一个本子上,再有两个月也就还清了。

算一算也快过年,正好伊谷夏回来了,可以托她带尾巴去买些新衣服。他和老陈买的那些,尾巴总是有点嫌弃。

还要找时间去看看尾巴的妈妈,以前他都不敢去,觉得没什么脸面去看她。她死后他偷偷的去看过一次就再也没有去过了,一直等到张军辉伏法,他才敢再去。

倒是伊谷春,似乎每年都有去。他也不说,要不是那次下雨,偶然听墓地守门的大爷说起,辛小丰估计一直也不知道。

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他。

除了谢谢,也许还可以有点别的?

辛小丰想了一会,就把这个念头掐死了。

他拿什么资本去想这种事呢,伊谷春什么都比他好,什么都不缺。他带着个女儿,租房子住,没有积蓄,性格也不讨喜。

细细想来,竟觉得没有一丝半点的优点。自卑之余,也就只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一想罢了,见不得天光就要压死在心里面。

说起来伊谷春的其实也是有这个心思,他又不傻,连伊妈妈都看得出来,他怎么会不知道。

可知道又怎么样,他不能因为别人的好感就上赶着扒上去。他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么久,就可以继续装下去。

辛小丰觉得,自己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忍耐了。

伊谷春不说,他也不说,日就这样过下去。当个朋友,没事出来吃个饭,想起来问候一声,也挺好的。

评论(22)
热度(180)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