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白夜追凶】捉迷 04

关宏峰的检讨书交上去之后,因为情节跌宕起伏,剧情紧凑有序,内容丰富多彩,充分体现了我国广大刑警干部真实的生活工作面貌,上级领导看了之后拍案叫绝。

然后点名关宏峰去市局参加歌咏比赛。

周巡把通知书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午。

纸都起毛边了。

周巡说,歌咏比赛?不是侦查讲座?

关宏峰看了一眼通知书,回家把关宏宇捯饬捯饬送去了。

关宏宇穿着关宏宇的衣服,和周巡遛弯去了。

并不是。

其实是走访案情。

但是别人不知道。

有知情人士看见了,吓一跳,暗搓搓的给正在市局扯犊子的关宏宇发短信。

(关队,后院起火。)

(关队,你弟弟和周队搞上了!)

(关队,你弟弟给你戴绿帽。)

(关队,周队给你戴绿帽。)

分开排列组合一下,都挺通顺。

刘长永用新申请的小号刷了下朋友圈。

刘长永怒道,伤风败俗!

刘长永在办公室跳脚,给关宏宇发了个短信。

(管好周巡和你弟弟!)

关宏宇看着这个没有备注是谁的号码,一脸懵逼。

关宏宇把手机收起来。

关宏宇说,又不带我玩。

关宏宇就铆劲的扯起了犊子。


这头关宏峰先到了和周巡约好的地方,周巡还没到就等了一会。

关宏峰看见了路边的娃娃机。

周巡到的时候,关宏峰已经玩了两把了。

一个没抓着。

周巡看着关宏峰没什么表情的脸,顿时父爱大涨,没忍住就扑上去了。

然后周巡玩命的抓起了娃娃。

周巡真的很会抓娃娃。

没错,抓娃娃。

周巡早年没少混迹过各大游戏厅,动手能力十分过人。

开始的时候周巡十分不屑于抓娃娃,觉得这是小姑娘玩的。

后来他发现关宏峰玩了一次,无所不能的关宏峰居然玩不来这个。

周巡就打了鸡血一样钻研了一段时间。

终成一代宗师。

后来周巡玩上瘾了,只要有时间,看见娃娃机必然要上去抓几个。

尤其是关宏峰在旁边,身上的钢镚没花光不算完。

时间久了,周巡身上就时不时的带上几个钢镚,不够用就找关宏峰要。

后来关宏峰身上也总是带着几个。

一身严谨禁欲的关老师,一揣口袋。

哗啦哗啦。

这个时候,关宏宇又有话说了。

关宏宇说,我说我哥总带着钢镚,原来是给你的啊。

开始发现关宏峰总带钢镚,关宏宇还以为是他哥自己用的,怕他不够,还在银行换了不少。

一管一管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兜里揣着砖头。

关宏宇又和周巡交流了一下各大游戏厅的潜规则。

关宏宇说,小时候我总偷我哥存钱罐里的零钱去打游戏。

好几十年的悬案啊,终于告破。

那天晚上关宏峰怎么收拾的关宏宇,周巡不知道,不过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关宏宇都没有出现在长丰支队。

周巡特别高兴,小尖下巴都出来了。

说回夹娃娃。

周巡把两个人身上的钢镚都用完了。

关宏峰抱着一怀的毛绒玩具,站在马路牙子上。

周巡在他旁边笑的挺开心。

周巡觉得扬眉吐气,神清气爽,我很牛逼,我很行。

关宏峰和周巡抱着一堆的毛绒玩具,去走访了被害人家属。

慰问品:毛绒玩具。

然后剩下的,都拿回支队分了。

周舒桐来的时间不长,哪里经历过这些。

叭康一声就傻了。

前辈说,你还不知道吧?以前关队经常送我们毛绒玩具的。

前辈说,关队有一颗柔软的内心。

周舒桐想,关老师这是一个变幻莫测的男人啊!

内心柔软变幻莫测的关老师站在周巡旁边,想要大义灭亲弄死自己的亲生弟弟。

真心的。

周巡拿着电话惊讶的说,什么?你被扣下了?为啥啊?

关宏宇说,即兴上台说了个小说。

周巡说,啊?

关宏宇说,揭露警队高层内部黑幕,批判现今社会官僚现象,宣扬办公室恋爱自由,探讨工作爱情亲情的利害关系。

简单来说,就是扯犊子扯嗨了。

周巡说,你丫有病吧?

关宏宇说,你得来捞我啊!

周巡说,不去。

关宏宇说,看在我哥的份上。

周巡说,凭什么。

周巡考虑着揭发关宏宇冒充关宏峰,编一个丧心病狂坏弟弟陷害一心为公好哥哥的感人故事。

关宏宇说,老嫂子比母,小叔子是儿啊。妈,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周巡骂,我是你爸爸!

周巡心虚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关宏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关宏峰脸上的伤疤似乎抽动了一下。

周巡哆嗦了一下。

关宏宇想了想,学着关宏峰的语气说,媳妇,来接我。

周巡说,操你大爷!

关宏宇又想了想,学着关宏峰的语气说,我是你媳妇,你来接我。

周巡啪的把电话挂了。

关宏峰说,他怎么回事。

周巡说,老关,你这弟弟不能要了。

周巡回味了一下关宏宇学的那两声关宏峰。

周巡拿起外套就走。

关宏峰问,你去哪?

周巡咳嗽了一声说,去个厕所。


负责看守关宏宇的警员看他打完电话,小心翼翼的问,关队,谁啊?

关宏宇头也不抬打算给他哥打电话。

关宏宇说,我对象。

关宏宇给关宏峰打电话,有别人在旁边,不好叫哥。

关宏宇说,亲爱的,来接我。

关宏峰沉默了一下。

关宏宇深刻的了解他哥的尿性。

关宏宇说,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关宏峰说,你刚才给周巡说什么了。

关宏宇说,你来接我我就告诉你。

关宏峰放下电话也觉得这个弟弟不能要了。


看守关宏宇的小警员看他打完电话,小心翼翼的问,关队,这个又是…?

关宏宇头也不抬的说,也是我对象。

小警员倒吸一口冷气。

市局的朋友圈也炸了。

二十分钟后,关宏峰和周巡在市局遇见了。

周巡懵逼了。

周巡问,老关,你怎么也来了?

关宏峰想了想说,上厕所。

然后他们就一起去了个厕所。



深觉自家支队不省心的刘长永平复了一下心情。

刘长永又刷了下朋友圈。

刘长永把长丰支队的朋友圈和市局的朋友圈交叉对比了一下。

凭借多年刑侦探案的经验,刘长永居然无法弄明白周巡他们三的关系。

刘长永啪的摔了演草纸。

刘长永把他们三都举报了。

评论(31)
热度(305)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