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凯超】鹡鸰 02

周超和马柯之间有种莫名的敌意。

马柯说,“两个弟弟,你选一个!”

周凯匪夷所思,“这有什么好选的?现在国家规定必须一兄一弟了吗??”

马柯觉得周凯更喜欢周超,大概因为周超是他亲兄弟。

马柯说,“哥你都没夸过我长得漂亮。”

周凯对马柯看了又看。

周凯觉得自己只是进去蹲了三年,出来就和他们年轻人有代沟了。

马柯说,“好了啦,我和他和解啦!”


周凯找到周超,就周超和马柯之间的矛盾,拐弯抹角的提了一下。

周凯说,“你干嘛对他有那么大敌意?”

周超捡起一个不知道是哪个护士落在地上的头绳,闻言反问道,“我是你弟弟,还是他是你弟弟?”

周凯小心翼翼的说,“你们都是我弟弟啊。”

周超不是很走心的说,“行吧。只要他别在像以前一样混,我对他就没什么敌意。”

周凯保证道,“我们早就改行卖鱼了,他一直和我在一起,你知道的。”


周凯不知道为什么,周超又不理他了。


马柯觉得自己大人有大量,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他有必要做先和解的那个。

毕竟他想和周凯结拜的,那么以后周超也是他弟弟了。做哥哥的,让着弟弟也没什么,周凯都让了他这么多年了。

然后马柯就在自己病房门口遇见周超了。

马柯想,他是来道歉的,一定是。

马柯想,怎么可以让他抢先!

马柯很潇洒的靠在门口,把打着石膏的腿翘在另一条腿前面,看着周超说,“我正要去找你。”

周超也拖着一条打着石膏的腿,转头看他,“找我干什么?”

马柯拨了一下挡住眼睛的刘海,“以前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我都没在生气了。”

周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心想我管你生不生气。

周超说,“哦。”

马柯回忆了一下周凯说过的周超的性格很害羞。

马柯认为周超是害羞了。

这样想想还挺可爱的。

周超摆弄着手里的头绳,心里琢磨马柯这个慈爱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马柯拿过他手里的头绳,“给我的啊?”

居然连和解的礼物都准备好了。马柯熟练的把自己的头发扎好,对于没有给对方准备点礼物觉得不太好意思,甚至以前的过节都消解了一大半。

周超说,“额…”

马柯说,“什么?”

周超把原来的话咽了回去,“没有,挺适合你的。”

马柯笑着锤了一下他的肩膀,“等我和哥结拜了,你也是我弟弟了,以后我罩你啦!”

周超缓和了一点的脸色又瘫了回去,“你们要结拜?”

马柯说,“就是个仪式啦,反正这么多年我都当他是我亲哥的。”

马柯绞尽了自己仅有的那点体贴,设身处地的说,“你不用吃醋啦,我不会和你抢哥哥的,当哥的,让着你啦!”

周超看了他好半天,“你多大。”

马柯说,“27岁啊,干嘛?”

周超没说话,同样带着慈爱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马柯莫名其妙,“搞什么?”


周超问周凯,“你要和马柯结拜?”

周凯问,“他和你说的?”

周凯还在玩消消乐,“他总是想一出是一出,他跟着我这么多年,早就跟亲兄弟一样了。”

周凯过了好一会没听见周超说话,奇怪的抬头看。周超坐在自己的病床上,直直的看着他,眼睛里说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绪。

周凯说,“超?”

周超又看了他一会,伸手道,“给我。”

周凯把手机给他。

周超接着他那局往下玩,过了两关才开口,“你没和他说我今年32岁。”

周凯问,“我和他说你年纪干嘛?”

周超挑着眉翘起一边嘴角,笑起来显得年纪越发的见小。

周凯看着他,觉得弟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变过。

周超警校毕业的那年,他特地跑回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怎么也晒不黑的周超特别显眼,他在一群人之间一眼就辨认出来。

那时候的周超在相机前面,挑着眉,抿着嘴笑。有点腼腆,却还带着藏不住的小骄傲。

那个画面周凯一直没有忘记过,这么多年过去,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恍如昨日。

周凯情不自禁的伸手按在周超的头上,想揉一揉他软软的头发。

只是手才放上去,两个人都僵了一下。

周凯想起来,他们的关系还没有修复的那么好。

周凯把手收回来,咳了一声,“你头发上有个毛毛。”

周超低头玩游戏,“谢谢。”

周凯小声说,“不客气。”

手机被周超拿去玩,周凯无所事事的数了一会绵羊,眼睛左顾右盼,扫到周超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周凯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周超。

周超像是有读心术一样,把自己的手机推到周凯的那边,“我电话里没有游戏,只有浏览器,你可以上网。”

周凯忍下了一个笑容,把他手机拿过来。

周超说,“密码没变。”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周凯已经极其顺手的点开密码了。他们两兄弟早年关系好的不行,基本什么都是共享的。

包括密码。

两个人的银行卡密码,手机密码,电脑密码,都是同一组。

不管作为一个警察还是一个走私犯来说,这种事都不太应该出现在他们的身上。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却谁也没有更改过。就算是周凯坐牢,周超憎恨他的这三年。

周凯说,“我也没变。”



晚些时候马柯摸过来他们病房,看起来有点沮丧。

周凯问,“你这是怎么了?”

马柯拖着腿蹭到周凯的病床上坐下,“哥,我不帅了吗?”

周凯说,“什么?”

马柯摸着自己的脸说,“小马哥我当年还是很招女孩子喜欢的呀,怎么我和小护士聊天,她们都用怪怪的眼神看我。”

马柯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下,肯定的说,“就好像我是偷女孩子内衣的变态一样。”

周超手指顿了一下,低着头继续玩游戏。

周凯上上下下的看了他一会,突然问,“怎么把头发扎起来了。”

马柯看了一眼周超,说,“露出脸比较帅嘛。”

马柯对着周凯转了转脸,“哥,我不帅吗?”

周凯看着他脑袋上那个粉红色的带蝴蝶结的头绳,含糊的说,“挺帅的。”

马柯得意的哼哼,又偷偷的瞄了周超一眼。

马柯想,算了,他这么害羞,我就不要揭穿这是他的和好礼物好了。

马柯感动的想,我这个哥哥当的真是太体贴了!

周超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别扭的清了清嗓子。














周凯发现了这个怪异的气氛和他们之间莫名的互动。

周凯看了看周超,又看了看马柯。

周凯匪夷所思的想,他们????!!!!



评论(13)
热度(90)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