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狄仁杰】英雄你男朋友掉了 02

尉迟一眯眼睛,“为什么就你没有被偷?” 
狄仁杰看到三人怀疑的眼神,一把捂住胸口,“你们不是怀疑我吧!” 
尉迟挖掘出不多的理智,发挥大理寺任职多年的经验,言辞犀利道,“先去吃饭!” 
狄仁杰点了一份白粥,看了看沙陀,犹豫了一下,略过酱瓜又要了一份米粉。 
然后狄仁杰就被捆了起来。 
狄仁杰挣扎道,“你们做什么!” 
尉迟怒吼,“你果然有问题!为什么不点酱瓜!” 
狄仁杰觉得匪夷所思,“我不吃酱瓜你们就绑我?!” 
尉迟和沙陀顺带丁远大一合计,整个寝室就狄仁杰没有被偷,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丁远大愤恨道,“狄仁杰一定是凶手!他觊觎我老婆很久了!” 
沙陀和尉迟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他,丁远大哭道,“狄仁杰这个淫魔!” 
尉迟和沙陀说,“绝壁有问题!” 
沙陀托着下巴想了一会,“会不会是他说谎?” 
三人回头看狄仁杰。 
狄仁杰被扛猪一样扛回寝室,尉迟真金高贵冷艳的哼了一声,然后拉开了狄仁杰的衣柜。 
尉迟默默的关上衣柜。 
尉迟说,“我去找圹照发布通缉,看能不能抓到小偷。” 
沙陀歪了歪头,过去同样拉开狄仁杰的衣柜。 
沙陀关上衣柜对尉迟说,“我去扯点布给你缝几条内裤先。” 
说着两人勾肩搭背的出去了。 
狄仁杰看看丁远大,丁远大本来也想去看看他衣柜有什么,但是看到狄仁杰的眼神,本能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狄仁杰和蔼和亲的说,“来,你先帮我解开绳子,我帮你找你老婆。” 
沙陀抱着各色小碎花棉布回到寝室,狄仁杰正身姿妖娆的横列在沙陀的床上。 
丁远大抱着一个酱菜坛唉声叹气。 
沙陀说,“嗯?酱菜坛?” 
狄仁杰说,“什么酱菜坛,那是他老婆的骨灰盒。” 
沙陀点点头,叹口气对丁远大道,“节哀顺变,嫂夫人也不想看你这样的。” 
沙陀拿出剪刀和针线盒,熟练的给尉迟缝起了内裤。 
狄仁杰看了一会,问道,“你怎么知道尉迟的尺寸的?” 
沙陀说,“别问了,你不会想知道的。” 
狄仁杰看着沙陀贤惠的穿针引线,缝了很多条内裤给尉迟。有三角形的,四角形的,多边形的。 
狄仁杰一直纳闷尉迟的内裤为什么是碎花的,这和尉迟的风格不符。如今,他终于找到了答案。 
狄仁杰心想【妈的!】 
狄仁杰跳下来说,“你帮我也缝两条吧!” 
说着,狄仁杰就脱了裤子。 
兴奋的冲进来想要找尉迟的圹照慢慢的退了出去。 
圹照蹲在门口想,听说狄仁杰是淫乱的人,他本来还不信,不想竟然是真的。 
圹照握紧拳头,心里发誓一定要保护好自家大人。 
圹照擦擦眼泪,“沙陀,保重!” 
狄仁杰和沙陀同时接到尉迟的短信。 
后教小树林,速来! 
狄仁杰提起裤子就去了,沙陀慢条斯理的收起阵线,然后迈开大长腿蹭蹭蹭的追上去。 
尉迟深色莫辨的抱着手臂,旁边还有很多围观的人。 
狄仁杰狂霸叼帅酷的飞奔而来。 
众人看到狄仁杰都震惊了。 
尉迟看着狄仁杰,不可思议的问,“你带的什么玩意!” 
狄仁杰摸摸口罩,“哦,沙陀给我缝的,好看么?” 
尉迟羞愤欲死,简直想一头撞死他。 
男生宿舍楼的人大多都见过尉迟的内裤,因为实在是太有特点。如今看到狄仁杰带着和尉迟内裤同款花色的口罩,都不由自主的看他们两人之间看来看去。 
众人想,狄仁杰果然是个淫乱的人啊! 
沙陀赶到,狄仁杰问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尉迟脸色黑漆漆的一指上面。 
狄仁杰和沙陀抬头,树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丧心病狂的东西。 
比如,尉迟的小花内裤啦,沙陀的花头绳啦,元稹的小鸭子啦,武后的钢丝头套啦,等等。 
等大家把自己丢失的东西领回去之后,现场还剩下最后一样东西。 
尉迟闹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狄仁杰凑过去一看,“嗯?兜裆布?” 
狄仁杰一抬头,“…你们看我做什么?”


狄仁杰费尽口舌,终于让尉迟了解什么是兜裆布,又澄清自己不用那玩意。 
狄仁杰擦了擦嘴,“咱们回去从长计议,关于窃贼我已经有一点眉目了。” 
沙陀死死的抱住尉迟,不让他拔刀,“那这块兜裆布怎么办?” 
狄仁杰说,“挂个失物招领吧。” 
武后呼扇呼扇,气势汹汹而来,一脚就把狄仁杰踩在脚下。 
天帝艰难的从武后后面绕过来,尉迟真金一见他,膝盖一软,立马给跪了。 
天帝说,“咳咳,诸位爱卿,失物都发放完毕了吗?” 
尉迟真金想说是,但是想起那块兜裆布,于是恭恭敬敬的双手奉上,“还有一件。” 
天帝又问,“别的呢?” 
尉迟说,“没有了。” 
天帝高深莫测的撸了撸胡子,武后僵着脖子一把拽开天帝,“给你三天,把偷东西的孙子给老娘找出来!不然你今年就等着留级吧。” 
看着二圣离开,尉迟哆哆嗦嗦的站起来。沙陀扶了他一把,不理解的问,“武后也就算了,天帝你怕他个球呢?” 
尉迟擦着汗说,“你不懂,这孙子记仇的很呢,上次被吊在刑房两天,他绝壁等着坑我呢!” 
沙陀想了想,“这事你交给我!” 
然后沙陀就蹭蹭蹭的消失在树林里了。 
狄仁杰拍拍衣服爬起来,抖了抖口罩上的尘土扣在脸上。 
尉迟对他看了又看,“你能不能把这玩意摘下来。” 
狄仁杰摸了摸口罩,惆怅的说,“沙陀第一次亲手给我缝的呢,用的还是你内裤的边角料。” 
狄仁杰一把把尉迟抵在树上,凶狠的说,“他怎么知道你的尺寸的!?” 
他不说还好,一说尉迟就来气,一下把狄仁杰掀翻,拿着兜裆布就抽他。 
尉迟瞪着眼睛说,“妈的!居然害我在众人面前丢脸,本座一世清名!” 
尉迟说,“不要让我看见你的脸!不然打惨你!” 
尉迟说,“淫魔!” 
狄仁杰淡定的爬起来,“嗯?淫魔?” 
尉迟回到寝室,丁远大正抱着酱菜坛对月流泪,竟然还有点让人伤感的味道。 
尉迟看着看着,觉得丁远大挺可怜的。 
尉迟想了想,就把兜裆布送给了丁远大。 
丁远大拿着兜裆布茫然的看他,“你送我头巾干什么?” 
尉迟说,“头巾?” 
沙陀回来的时候,尉迟丁远大和一个神秘人正围着桌子斗地主。 
尉迟已经输的只剩一条内裤了。 
沙陀站在门口看了一会,“狄仁杰?” 
神秘人抬起头,扶了一下头上的牛皮纸袋,贼溜溜的眼睛从两个小窟窿里瞄出来。 
狄仁杰说,“嗯?” 
沙陀说,“你这样挺帅的。” 
狄仁杰没说什么,不过心里挺美的。 
狄仁杰心想,沙陀果然还是自己的粉。 
沙陀卷起袖子去给狄仁杰煎药,又顺便把尉迟的一打新内裤放到尉迟的床上。 
丁远大战果不错,身上一件没少,狄仁杰也一件没少。 
尉迟皱着眉头看自己一手小牌,犹豫了半天,甩了最大的一张出去。 
狄仁杰乐呵呵的拿最后一张艾斯打死了他。 
狄仁杰说,“脱吧。” 
尉迟冷哼一声,呼的站起身,狄仁杰反射的抱头。 
沙陀端着药碗说,“狄仁杰,吃药了。” 
狄仁杰接过来,“沙陀你还没洗澡吧,快没水了。” 
沙陀一看表,端起脸盆冲出去。 
尉迟想了下,也端起脸盆抓了一条新内裤追上去。 
两人一走远,狄仁杰赶紧把药碗放下。 
丁远大奇怪道,“你不喝吗?” 
狄仁杰想说,这玩意后劲太大闹不住,可是转头看到一派天真的丁远大…… 

狄仁杰抱着脸盆也去洗二周目。 
狄仁杰在莲蓬下站了一会,拍了拍左边的隔间,“沙陀,借个洗发水。” 
一瓶沙宣被丢了过来,狄仁杰接住一看。 
狄仁杰脸色一黑,“炫亮彩护??!”

评论
热度(19)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