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KC水仙】明年今日 03

沈朗连着加班几天,将企划改好,亲自跑到津田实业去谈。他们那位齐小姐强势的很,再加上沈朗上司的压力,逼得他不去都不行。
不过还好,津田的齐小姐似乎是一个公事公办的人,这种人,虽然在公事上严苛,但是只要质量过关,那就一切好说。
沈朗收拾需要用到的文件,和同事打了一声招呼准备离开。才走几步,又绕回来从桌子下面拎了一个纸袋出来。
这个是上次唐拾一借给他的衣服,洗好了之后一直没找到机会还给他。
leo连人带椅子滑过来,“又是你亲自去?津田在咱们商场设专柜,他们不过来还要你亲自去?有没有搞错啊?”
沈朗不在意的说,“反正我有空,再说办慈善活动也是大生意,跑几次没什么的。”
leo替他抱不平,“那也不是每次都你去啊,他们这么没诚意。你上次去,结果被泼红油啊,真不明白你这么积极做什么。”
沈朗闻言一愣,知道leo好心,沈朗拍拍他的肩膀,“有大生意做,我才有高业绩高薪水啊。心照了,走先。”
一直到上车,沈朗把东西都丢到副驾上,心里还在对leo的问题好笑不已。
他当然是为了升职加薪啊,不然他这么积极,还能为什么?

到了津田,果然见到了唐拾一,但是沈朗拎着东西,有些犹豫要不要回避一下。
本来他照着前台说的,找电梯直接上楼的,却不想看到唐拾一和另一个男人在电梯口似乎起了争执。
唐拾一气的不行,他对毕家成为了心中的惧怕而装受伤逃避比赛感到愤慨,甚至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他借着明叔受伤的事想要骂醒他,结果却被毕家成挑破他同样心中惧怕在擂台上见到颂猜。
唐拾一一时呆住,他无法反驳毕家成,他心中的确惧怕,他看到颂猜,就会想起被他打死的颂猜的父亲。
眼见两人不欢而散,沈朗待在原地不知道是进是退。
毕家成推开唐拾一,路过沈朗身边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沈朗干咳一声,引起唐拾一注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抱歉,我不是故意听到……”
唐拾一收拾了一下情绪,“没事,你怎么又来了?”
沈朗抬起文件说,“还是上次那件声音,还有,顺便还你衣服,不过在车上,等下我下来去拿给你。”
唐拾一说,“不着急,你要上去吗?”
沈朗点头,唐拾一帮他按下按钮。
沈朗道谢,走进电梯转过身想要说些什么,又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在多管闲事的好,毕竟他不清楚状况,单凭只言片语不好随便安慰人。
想着谈完事情不会很晚,谁知道真正谈完已经是晚上快七点。沈朗摇头苦笑,齐柏晖这么拼命的女人还真少见。
唐拾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靠在沈朗的车子旁边。
沈朗惊讶道,“拾一?这么晚了你还没走?”
唐拾一道,“你说要把衣服还给我的,下班也没看你来,想着估计是你还在忙,就在这里等你喽。”
沈朗按开电子锁,“也许我是提前走了呢。”
唐拾一笑道,“我看人一向很准的,你长得就不是那种人。”
沈朗把衣服袋子给他,好奇问道,“哦?我长得什么样子?”
唐拾一道,“就是斯斯文文,一看就是有点死心眼的那种。”
沈朗一愣,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自己。唐拾一看他愣住,“我请你吃饭吧。”
沈朗道,“嗯?”
唐拾一挠挠头,“道歉啊,虽然和你倒过谦了,但是实在是我不对。”
沈朗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上次小吉的事情,“这么晚?小吉怎么办?”
唐拾一绕到副驾驶,“老吉今天去补习班,晚上回去会去仁婶家。”
沈朗发动汽车,摇头道,“小孩子总去别人家吃饭,再不就是外卖,哪有你这么当人家爸爸的。”
唐拾一说,“没办法,我努力过的,但是这么多年我还是只会做速食面。与其吃速食面还不如叫他去仁婶家吃热饭。”
沈朗看了他一眼,心想至少我还会炒蛋。
唐拾一似乎解读出他这一眼的意思,“喂,你那是什么眼神?话说回来,你对老吉也太好了一点,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对我儿子有什么企图!”
沈朗喷笑,“你刚才还说我是好人来着。”
唐拾一道,“这不一样,我儿子那么可爱!谁都喜欢啊。”
沈朗被他逗笑,“OK!OK!小吉的确是可爱。呐,你要请我吃什么?”
唐拾一想了想,“吃面怎么样?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泰国人开的小摊子。”
沈朗匪夷所思道,“赔礼道歉吃面?你有没有诚意的。”
唐拾一道,“前面左拐,我要省钱给儿子娶老婆的。”

唐拾一说的那家小摊子距离他家不远,沈朗坐在露天的桌子边,看唐拾一熟练的用泰语和老板娘点了几个菜。
沈朗脱下西装外套放在一边,卷起衬衫袖子,“你会说泰文?”
唐拾一倒了杯水涮杯子,“我在泰国待过几年。”
沈朗恍然,“哦对了,小吉提起过。”
唐拾一不忿的看他,“你到底对我儿子下了什么?他现在回家天天念叨你,我差点以为他不是去学钢琴,而是去找你的。”
沈朗拿过啤酒给二人添上,“我和小吉比较投缘吧。”
这种莫名的好感,除了缘分还能怎么说呢。
唐拾一说,“老吉很懂事,我以前没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小时候被人欺负都是因为没有父母。你别看老吉乖巧,但是从来没有这么挂念一个人过,所以我才对他这么喜欢你感到惊讶。”
沈朗动作一顿,原本只以为小吉是单亲家庭,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更差一点。听唐拾一的话,也似乎对小吉格外的愧疚。
“小吉和我说,他很尊敬你很爱你。我虽然不知道你家里发生过什么,但是小吉从来没有怪过你,他很崇拜你的。”
唐拾一怔怔的看着杯子里的啤酒,“我知道,所以我才更怨恨自己,当年不懂事,结果…”
老板娘把菜端上来,沈朗往后让开一点身体。
唐拾一回过神,“来尝尝,绝对正宗的泰国口味!”
沈朗夹了一筷子看不出是什么的菜,唐拾一看他吃下去问,“怎么样?”
沈朗尝了半天没吃来是什么,“这是什么?”
唐拾一道,“好吃就行了,管那么多做什么。”
沈朗凭借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看了看唐拾一,然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那道菜。
肚子填得差不多,沈朗小心的开口,“你有心事?”
唐拾一挠挠脸颊,“看得出来?”
沈朗笑道,“我的工作基本就是看人家的脸色,你郁闷都写在脸上,有什么看不出来,又不是瞎子。”
唐拾一苦笑,他还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可原来他不过是自欺欺人。
沈朗道,“有时候心里装的事情太多,找个人说说可以舒缓下压力的。虽然我不是什么红颜知己,但是做个倾听者还是可以的。”
唐拾一看着他说,“呐,我现在有点知道为什么老吉喜欢你了。”
沈朗不明白话题怎么又回到自己身上,一脑门的问号。
唐拾一笑了下,缓缓道出自己怎么在泰国闯出名气,怎么出尽风头,怎么打死人,怎么惶惶不安,牢狱十年。
这十年里,儿子出生,老婆病死,他都不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大牢里,看着小窗户外面的天空,惦念着妻儿,忏悔着死在自己拳下的岳猜。
如今岳猜的儿子找来,想要和他在擂台上为岳猜报仇。毕弟说的对,他是害怕,他一看到颂猜就想起岳猜死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他,他曾经犯下多大的错,提醒他是怎么害的人家没了丈夫,父亲。
沈朗一直安静的听他说,也不插话,在他杯子空了的时候添上啤酒。
唐拾一一股脑的把憋在心里的话倒出来,整个人脱力一样的轻松,脑袋有一瞬间的空茫。
沈朗道,“要听听我的意见吗?”
唐拾一抬头看他,伸手去拿啤酒结果只拿到空酒瓶。
沈朗按住唐拾一想要叫老板娘的手,“你一会还要回家,小吉在家你还是少喝吧。”
唐拾一收回手,“你说。”
沈朗道,“你这么多年一直在愧疚,那颂猜又何尝不是一直在仇恨里度过呢,你要是一直躲着他,你们都不能放下心结,你不好过,他也不会好过。”
唐拾一一震,似乎是没有想到这件事。
沈朗见他神情松动,“与其一直痛苦折磨,还不如面对面想办法解开这个心结。你也不想颂猜一直活在对你的仇恨里吧?”
唐拾一默默的吃菜,沈朗也不在说话,一时两厢无言。
唐拾一放下筷子叫来老板娘结账,“谢谢你。”
沈朗扯开笑容,“不用。”
接过老板娘找来的零钱,唐拾一陪沈朗走到泊车的地方。
沈朗问道,“需要送你回去吗?”
唐拾一摆手,“两条街而已,我一个大男人送什么送。”
沈朗点头,唐拾一磨蹭了一下,“那个,沈朗,呃,我叫你阿朗可以吧?”
沈朗说,“可以啊。”
唐拾一道,“今天,真的多谢你,说是请你吃饭道歉,结果还是你开导我。”
沈朗把着车门,一手搭在车顶,“都说不用了,就算我不说,你早晚也会想到的。”
唐拾一退后一步,“行了好晚了,你快点回家吧,我也走了。”
沈朗挥挥手,时间的确有些晚,不再多说的开车离开。
唐拾一目送车子驶离街角,这才转身回家。

唐吉趴在床上开着一盏小灯写日记,见到唐拾一回来使劲吸吸鼻子。
“老爸,你喝酒了!”
唐拾一讪讪道,“狗鼻子!怎么还不睡?”
唐吉竖起日记本,“在写日记。”
唐拾一问,“又在写你的朗叔叔?”
唐吉瞪大眼睛,“老爸你偷看我的日记?!”
唐拾一切了一声,翻出干净衣服准备去洗澡,“我需要偷看吗?你每天回来都是朗叔叔,不写才怪呢。”
唐吉挠挠头发,唐拾一从卫生间绕出来,“老吉,其实你的朗叔叔呢,人是不错。”
唐吉翘起下巴,“当然啦,我说过好多次了。”
唐拾一干咳两声,“好了,快睡觉,不然明天会迟到。”
唐拾一扭开水喉,温水从头上浇下来,冲淡了酒味,疲惫和放松同时从骨头里冒出来。
沈朗岂止是个不错的人。
他真的,有那么一点理解老吉这么喜欢沈朗的原因了。
那么温柔,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的人,很难不让人喜欢吧。

一个礼拜之后。
沈朗拿着手里的拳赛票,疑问的看着唐吉。
唐吉仰着头说,“朗叔叔,这个是老爸让我给你的,他说你要是有时间有兴趣可以去看。”
沈朗摸摸唐吉的头说,“好的,叔叔会去的。”





虽说是答应了去看比赛,但是临下班之前却被事情绊住了脚,沈朗实在走不开,只好打电话通知唐拾一他可能去不了。
唐拾一收起电话,看了看涌进体育馆的人群,笑着摇摇头也跟着人流进去。
进了后台只有毕弟和阿力在,师父他们都已经去了赛场。
毕弟看看他身后,“你之前不是跑下去说接你朋友?人呢?”
唐拾一道,“他有事,来不了了。”
毕弟可惜道,“哎,那就少了一个人见识我英勇的样子了!”
波波推门进来,“是啦,之前不知道谁怕的要死呢。”
唐拾一对毕弟道,“别紧张,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先出去了。”
沈朗处理好事情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他心里总是惦记着一件事情,连平日里井然有序的态度都端不正了。
在楼下遇到权力,权力看到他眼睛一亮,扒住救命稻草一样扒住他,“大哥!救命啊!”
沈朗脚步不停的往停车场走,一面问,“什么事?”
权力被他拖着走,“教教我怎么和女孩子约会!大哥这么帅,一定很有办法的!”
沈朗问,“什么时候?”
权力道,“明晚喽,大哥救救我啊,好急的。”
沈朗努力把他甩下来,“明晚嘛,不急的,但是我现在有急事,咱们明天再说好不好?”
权力一听,从他身上下来,“大哥有什么事?我能帮忙嘛?大哥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沈朗无奈,“真的不需要,我只是有个约会要迟到了!OK?”
权力立刻道,“哦!对不起大哥!耽误你时间了,你快去吧,别让嫂子等急了。”
沈朗一心想着会不会到体育馆的时候已经散场了,没有听见权力说的话。
看着沈朗开车离开,权力想,原来大哥有女朋友了,那明天找大哥讨教招数一定十拿九稳!
沈朗泊好车气喘吁吁的跑到体育馆门口,这时正是观众散场。沈朗莫名的有些失望,抬头看了看高大的体育馆。
也许唐拾一还没走,他去打个招呼也好,毕竟答应人家了,他却临时失约。
沈朗拉住一个人问道,“你好,请问泰拳比赛在几楼?”
唐拾一跨上擂台,紧了紧手上的拳套。
对面的颂猜看他的眼神让他感到痛苦和内疚,他想起沈朗和师父对他说的话。
颂猜同样活得痛苦,现在能让他走出这种痛苦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沈朗匆忙的找到赛场,刚好赶上。
沈朗从来没有接触过泰拳,他平时最多是去健身会所锻炼一下,对于擂台上打拳的运动,印象里还是肌肉夸张的大块头外国人互殴。而此时看到唐拾一和颂猜站在擂台上,那种感觉和电视上看到的不同。没有夸张的肌肉,没有疯狂叫嚣的观众。
沈朗就站在赛场门口,安静的看着唐拾一的'比赛'。
沈朗不懂泰拳,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是唐拾一一次又一次的手下留情他还是看得出来的,也明白唐拾一这么做的目的。
拳头打在身上的砰砰声让沈朗握紧了拳头,不自觉的紧张起来。一直到结束,还有些手抖。
唐拾一与颂猜相互致谢,也算是抚平了唐拾一心底的一根刺。
只是可惜,沈朗没有来。
唐拾一想,他该好好谢谢沈朗的,他叫老吉拿票给他,也是希望他能来看比赛,但是真的要追根究底的刨问起来,唐拾一也说不明白吧。只是觉得,那些话,只有师父和沈朗和他说过,既然师父在,那沈朗也应当在的。
这么想着,唐拾一眼神飘向门口,意外的看到沈朗真的在。
沈朗与他的眼神对上。唐拾一脸上带着瘀伤,青青紫紫并不好看,但是沈朗看着唐拾一竟然觉得有些耀眼。
沈朗想,可能是男人骨子里对于力量的追求。
唐拾一跳下擂台,“哎,你来啦。”
沈朗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怕一开口颤抖的声音会有些丢脸。
任国龙带着毕弟走过来,“拾一,这位是?”
唐拾一介绍道,“师父,他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朋友,他叫沈朗。阿朗,这位是我师父。”
沈朗不晓得任国龙的名字,只好跟着叫师父,“你好。”
任国龙笑得开心,他的得意弟子解开心结,唐拾一能活的好一些足以让他很高兴了。
“好好,我听拾一提起过你,要不是你,他也下不了决心,多亏你点醒他。”
沈朗连忙道,“不是的,我没做过什么的。”
毕弟仔细看了他一会,“哦,我记得你了,你就是上次我在公司看到的那个人,原来你们认识。”
唐拾一道,“对,他就是老吉不离口的朗叔叔。”
毕弟笑道,“哦,原来拾一常说的拐了他儿子的人就是你啊。”
唐拾一一个爆栗打到毕弟头上,“你哪来那么多话。”
沈朗似笑非笑的看他,唐拾一讪讪道,“抱怨两句而已嘛,你的确差不多拐了我儿子。”
任国龙道,“好了,先别说了。拾一去换衣服,咱们出去喝两杯庆祝一下。”

沈朗发现最近小吉有些不开心。
唐吉并不是每天都有钢琴课,更多的时候是要去补习班,可就是每星期两次的见到面,沈朗却察觉到小吉一次比一次低落。
他问小吉是不是有不开心的事,总是被小吉闪躲开话题,次数一多,沈朗也不好再问,只道是家里的私事不好叫他知道。理解是理解,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唐吉拉着沈朗的手,心里有些急。小孩子很敏感,他清楚的感受到沈朗小小的一丝失落,他不是不想和沈朗说,但是小孩子对于喜欢亲近的人,总是希望让那个人觉得自己是最好的。
唐拾一臭着脸,“臭小子,最喜欢亲近?那你和我说就是我不是你最喜欢的了?”
唐吉耸着肩膀,成绩单铺在桌子上,“因为你早晚会知道的嘛。”
唐拾一拿过成绩单,“补习班照常上,课也没有落下过,没道理成绩下滑的这么厉害?”
唐吉都快哭了,“我真的有努力的。”
唐拾一赶紧安慰,自己的仔自己清楚,唐吉在功课上从来不会偷懒。
直到唐拾一心血来潮去接小吉补习班下课,才发现补习班道老师根本不负责任,一气之下带着小吉回家,但是功课上的问题着实让他头大。
唐拾一自己没读过多少书,对于唐吉问的英文问题完全两眼抹黑。
唐拾一搜索了一圈脑子里想得到的高知识分类,头一个想到的就是沈朗,可是电话停在拨出犹豫了一下。说到底沈朗也是给别人打工的,每天好多事情要忙,他这么打搅他是不是不太好?
唐拾一想了一会,拿起电话打给了齐柏晖。
沈朗有女朋友这件事在公司传的如火如荼。
沈朗英俊潇洒,为人谦和,工作积极,前景大好,是商场半数女性的理想男朋友,这个消息一传出,碎了无数少女心。
沈朗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的绯闻有什么好讨论的,而且,他哪来的女朋友?
高逸岚斜靠在柜台边修指甲,斜眼看高逸诗,“沈朗?不就是你那个初恋?”
高逸诗手一抖,珠子散了一片,“什么初恋啊,你别乱说,我和他没什么的。”
高逸晴道,“是啊,二姐是暗恋人家。”她趴在柜台上说,“不止这样!还有人看到他经常带一个小孩子一起,都传说是他儿子。”
高逸诗翻了一个白眼,“你们够了,那个是他朋友的孩子,就在二楼那家钢琴店学钢琴。”
高逸晴坏笑着看她,“哦~”
高逸岚道,“你怎么这么清楚?还说和他没什么。”
高逸诗放下手里的珠链,“我偶尔碰到过他几次嘛,随口聊到的,你们不要瞎猜。”
高逸晴用胳膊戳戳她,示意她看外面,“你的随口聊聊来了。”
散了推门进来,没想到隔壁部门的高逸岚也在,愣了一下。
高逸诗局促的笑了一下,“你找我啊?”
沈朗点点头,翻开手里的文件,“我是想说,你的店铺已经三个月没有缴租了,要是再拖下去的话,商场可能要强制收回了。”
高逸诗惊叫,“三个月?!”
高逸晴和高逸岚也是惊讶的模样,沈朗看看她们道,“对,你不知道?”
高逸诗紧张的结巴,“可是,可是,表姐她说,她说有交的啊!”
沈朗干脆将租务单摊给她看,“我想你们之间是不是没有沟通好,商场这边的确是没有收到租金的。”
高逸诗有点荒手脚,沈朗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高逸岚按下高逸诗,对沈朗道,“中间可能有些误会,是不是可以申请延期几天。”
沈朗见高逸诗是真的不知情,点头道,“可以,我回去帮你申请一下,晚点你上去,或者我拿过来你签字。”
高逸诗说,“谢谢你。”
沈朗收起文件,笑的温和,“不用,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告诉我。”
沈朗离开之后,高逸诗忙着给表姐电话,高逸晴看着她,“其实沈朗人不错啊,可惜有女朋友了。”
高逸岚白了她一眼,“人好能怎么样?他只是一个租务主任,没钱没势。”
电话铃响起,沈朗翻出电话,来电显示上是唐拾一的名字。
沈朗挑眉接起来,唐吉活力四射的声音传来,“朗叔叔!”
沈朗瞬间笑眯了一双眼睛,温柔如水的笑容秒杀身边的女店员。
和店主示意失陪,沈朗走到外面,“小吉。”
唐吉不知道在哪里,周围有些嘈杂的声音,“朗叔叔!你什么时候下班?咱们去吃饭好不好?”
沈朗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但还是看了一下手表,“叔叔还要半个小时。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唐吉嘻嘻笑着不说话,电话被唐拾一接过去,“老吉考试得了第一名,我说要带他去吃好吃的,他就喊着要叫上你一起。”
沈朗了然,“不会打扰你们吗?”
唐拾一说,“不会,你不来他才不开心。”
沈朗挠了下眉心,打心底开心的笑出来,“那好啊,在哪里,我等下过去。”
躲在一旁偷听不到,被沈朗笑容秒掉的女店员窃窃私语,“笑的这么温柔,一定是女朋友!”

评论
热度(2)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