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KC水仙】明年今日 04

“这么说,你之前不开心都是因为考试没考好。不告诉我,是不想我觉得你不是好孩子?”

唐拾一咬着烤串的竹签坏笑,“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唐吉红着脸吃东西,一只手拉着沈朗的衣角不满的看着唐拾一,“老爸!说好了不说的。”
唐拾一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又不会笑话你。”
沈朗好笑的摸摸他的头,“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只要好好读书,考第几名都不重要的。”
一说到这个,唐拾一啪的把啤酒杯放下气愤道,“说到这个我就来气!那个补习班的老师啊!小孩子问问题居然讲都不讲,自己在一旁说电话!这么不负责任,我要投诉她的!”
沈朗道,“投诉是要的,小吉以后补课的地方找好了嘛?”
唐拾一挠挠头道,“还没有,暂时请一个朋友帮忙,你知道的,我没念过多少书,他那些算术英文啊,我看都看不懂。”
但是也不能总是麻烦齐柏晖,现在要给小吉找新的补习班又是一笔开销,自己保安一份工资一定是不够的。
虽然这些挂心事都被埋在心底,没有流落出太多,却还是被沈朗敏感的发现端倪。看了看坐在一旁吃的开心的小吉,沈朗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他空了的杯子续上啤酒。
唐拾一只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即使心里有事,也没有放任自己喝的太多。
吃过饭两人又带着小吉在夜市玩了一圈,直到小吉揉着眼睛打哈欠,这才往回走。
沈朗坚持送两人回去,唐拾一本想拒绝,但是沈朗似笑非笑的指着昏昏欲睡的小吉说,“你是没关系啦,但是你带着小吉走回去,我怕他明天会感冒。”
唐拾一略一犹豫,早就被沈朗收买了的小叛徒已经爬上车了。
沈朗闷笑的坐进车子,“快上车。”
唐拾一讪讪的开门坐进去,嘟囔道,“小叛徒。”
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小吉就已经睡过去了,唐拾一把小吉抱在怀里,沈朗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拿过自己丢在副驾上的外套递给他。唐拾一轻声道谢,结果来盖在小吉的身上。
狭小的车子里难保小吉不会醒过来,沈朗没有在这个时候问出声,一路沉默的将父子两送到家楼下。
沈朗开车门下来,抢在唐拾一下车前接过小吉抱在怀里,压低了声音,“我来抱吧,你拿东西开门。”
唐拾一点点头,没有推拒拎着买回来的东西和背包,率先走进楼道去开灯。
沈朗把小吉往怀里拢了拢,感到瘦弱的手臂抱着自己的脖子,跟着走进去。唐拾一父子两住在天台,老旧的楼房并不高,抱着个孩子爬上去也不算累。
迷迷糊糊的唐吉感到自己被抱进了一个好温暖的怀抱,和老爸一点也不一样,带着暖暖的,自己喜欢的味道。
更加抓紧了这个让自己感到安全和喜欢的怀抱,唐吉噌了噌脸颊。
沈朗侧头看了下迷茫的唐吉,“醒了?”
低沉的声音像催眠曲一样好听,唐吉抱紧了这个人的脖子,温柔的感觉像极了遥远记忆里的母亲。
“媽媽。”
沈朗想要把人放下的动作一顿,温和的笑容僵在脸上。打算去接过儿子的唐拾一也是一时错愕,眼看沈朗脸上变幻莫测,竟然有些忍不住的想笑。
唐拾一赶紧干咳一声,上前去接过小吉。却没想到唐吉睡着了还紧紧抓着沈朗的领带不放,沈朗猝不及防的被往前带倒。
也亏得唐拾一身体结实,猛然撑住两个人的重量没什么问题。沈朗怕压到唐吉,只好拱起肩背,猛地抓住唐拾一的手臂撑了一下。
唐拾一还没等放下心来,就看到沈朗脸色不对,两人手忙脚乱了半天才把领带解下来。沈朗捂着脖子干咳,唐拾一看这睡着了也不松手的唐吉,有些尴尬的看着沈朗,“不好意思,这个臭小子……”
沈朗挥挥手,“没事。”
唐拾一噗嗤笑出来,眼看沈朗看过来,连忙敛住笑意指着外面,“出去说?”
沈朗点点头,唐拾一又去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才跟出去。
小心的合上门,唐拾一递了一罐啤酒给沈朗,这才坐到椅子上,放松的伸开腿脚。
唐拾一笑道,“我之前还纳闷,这么这小子这么黏你,原来是把你当妈了。”
一个男人被孩子喊媽媽不是什么好自豪的,沈朗假笑了一下。
沈朗问道,“你今天心里有事情?是小吉补习班的事?”
唐拾一惊奇道,“你会读心术的?怎么什么都知道?”
沈朗笑了笑,“不难猜。”
唐拾一道,“你们这些读书多的人就是厉害,其实也没什么,找补习班倒是不难,只是我这个当老爸的不争气没出息,一个小保安,没那个能力给他好的环境。”
沈朗心下一思索也就明白了唐拾一的心思,但是这种事情他一个外人还真不好说什么,就算他有心相助,以唐拾一的个性也不会接受。
相顾无言,就着晚风喝酒,倒也没有什么说不上话的尴尬,眼看一罐酒见底。
“那个……”
“对了……”
沈朗和唐拾一面面相觑,然后再次同时开口。
“你先说。”
“你先说。”
一扫沉闷的气氛,沈朗止住笑说,“虽然有点唐突,但是,你若是放心的话,我可以暂时帮小吉辅导一下。小学生的功课我还是可以帮忙的。”
唐拾一倒是没料到他说的这个,半晌道,“原本已经很麻烦你了,小吉的功课的话……”
沈朗打断他的话,“我并没有觉得麻烦困扰,我是真的很喜欢小吉,而且辅导功课的话也不会废时间。我不是在客套,是真心的。”
唐拾一把空酒瓶捏扁,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那我也不和你客气了,小吉先拜托你了。”
沈朗点点头,心里有些高兴的,唐拾一会这么干脆的答应,也是真的把他当朋友的。
“对了,你要说什么?”
唐拾一道,“我是想说,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吗?”
沈朗一愣,看了下表才发现已经好晚了。
唐拾一道,“明天周末,你不上班吧?不嫌弃就在这里将就一晚吧。”
沈朗大大方方的说,“好啊,打扰了。”

评论
热度(2)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