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郑林」殿春06

阴了数日的天终于下了雨,水滴急促密集的自高空落下,打在石砖地上,积起一滩滩水洼,倒映着街道两侧萧索的建筑。

汽笛声鸣响,一只远航的客轮缓缓靠岸,不列颠的旗帜在风雨中猎猎作响。岸上的趟手打着旗哨,引着客轮进入船位。

"哦,这就是上海?"

蒋劲夫趴在护栏上,远远眺望这座享誉中外的城市。可惜,没有见到想象中的堂皇富丽,入眼的只有一片雨水冲刷过的灰白。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林更新扣上帽子,心不在焉的问道,"你想象中是什么样?"

蒋劲夫想了想,"很繁华吧。新新,你来过上海吗?"

林更新顿了一下,慢慢摇头,"没有。"

蒋劲夫没有发现他的迟疑,"也是,你要是来过,我一定知道的。"

林更新模凌两可的笑了声,拿出雨伞,"下船了。"

蒋劲夫和他挥手道别,"你自己小心点,这趟活麻烦,只有三个月的时间,需要帮忙你知道怎么联系我。"

林更新点点头,撑开伞,提起行李混进下船的人群里。

蒋劲夫看着他渐渐远离的背影,突然喊了他一声,"新新!"

林更新听见了回头,疑问的看他。周围似乎有人注意他们,林更新压低了帽檐。

蒋劲夫认真的问,"你不会丢下我吧?"

林更新愣了一下,抬起头去看他。

"新新?"

蒋劲夫见他不说话,心里突然打起鼓来。他本来是心血来潮的问了一句,谁知道林更新这般迟疑。他该不会,真想丢下他跑路吧?林更新跑了,他可就惨了!

林更新摇摇头,笑道。

"不会的。"



"嘉颖哥,你不会丢下我的吧?"

"不会的,永远都不会。"



郑嘉颖自梦中惊醒,猛的睁开眼睛,攥着被子的手绷紧的颤抖。茫然的看着天花板,眼前似乎还残留着梦中的画面。

他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永远都不会丢下林更新,下一秒那个孩子就淹没在人群,再也不见,如同一滴雨水落入大海,任他如何都找不到了。

"...小新。"

郑嘉颖捂住眼睛,缓和着依然紧绷的情绪。

他已经好多年不曾做过这个梦了,今天却不知为什么在此梦见,一时间有些心绪难平。

自鸣钟滴滴答答的,时间似乎还早,他却再也睡不着。郑嘉颖翻身起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外面下着雨,天空阴沉沉的。隔着窗户听,连清脆的雨声都沉闷起来。窗户小小的推开一丝缝隙,郑嘉颖深吸一口气,潮湿的空气还带着土腥味,一齐涌进肺里。

这感觉并不舒服,却可以让混沌的大脑清醒一点。

郑嘉颖点了一只茄,坐在窗台边抽起来。渐渐浓郁的烟气模糊了感官,辛辣的味道充斥,雨水斜飞进来,打湿了半边身子。入冬的雨格外的阴凉,像是化在骨子里的雪。

郑嘉颖在心里算了算,原来,快要到更新的生日了,今年要准备什么礼物呢?

想想又摇头失笑,已经十年了,他还这样自欺欺人做什么呢?

他这辈子唯一一次食言,像是一根刺,卡在心里。没有随着时间淡去,反而扎进更深更痛的地方,让他无法忽视,无法遗忘。

年轻时的自负,让他弄丢了那个全心信赖自己的小鬼。这都是他的错,他这些年连想都不敢想,林更新会遇到什么事情。只能强迫自己遗忘,忘记他生命中曾出现的,很重要的一个角色。

「叩叩」

敲门声唤回了纷乱的情绪,郑嘉颖恍然回神,烟已经燃到手指。

管家贴着门板低声问,"二少爷,您起了吗?"

郑嘉颖掐了烟,皱着眉看了看湿透的半边衣服,扬声道,"什么事。"

"七处的黄警官来了,说是要和您谈谈两个月之后拍卖会的事情,正在客厅等您。另外..."

正在换衣服的郑嘉颖等了一会,不见管家继续说下去,疑惑道,"还有什么事?"

管家犹豫了一下,"另外,三少爷来了。"

"...老三?"

"是,今朝到的,正在正在客房梳洗。"

郑嘉颖听不出语气道,"知了,你去吧。"

管家转身下楼,郑嘉颖拉开衣柜,取了一套白色的西装。穿衣镜一晃而过,郑嘉颖嘴角蓄起冷笑。

不在老家安生的呆着,这次来,又是闹什么幺蛾子呢?





评论(10)
热度(18)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