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郑林】殿春16

蒋劲夫休息了一晚,踏踏实实的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拉着林更新张罗着拍卖会的事情。

他们剩的时间不是很多了。

林更新一宿没睡,早上刚眯一会就被蒋劲夫闹醒了。他把枕头扣在头上,痛苦道,“让我再睡一会。”

蒋劲夫自责,“都怪我,要不是我的事,你也不会这么累。”

林更新强打精神,“不是你的事。”

蒋劲夫听不进去,也不吵他了,“你睡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林更新翻个身,又睡了过去。蒋劲夫看了他一会,拿了钱转身出门。他本是打算在街口买些生煎和米汤,谁知一下楼却看到郑嘉颖在楼下,不禁愣了一会。

这种偏僻的小地方,不像是郑嘉颖这样的人会来的。

“郑先生?”

郑嘉颖揣着手坐在车上,对蒋劲夫招了招手。

“郑先生,你找我?”

郑嘉颖笑的和气,“还好吧?”

蒋劲夫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怎么回事,但郑嘉颖毕竟算是救他的恩人,只得一问一答道,“挺好的,还有昨天的事情,还要多谢郑先生。”

郑嘉颖似乎不太在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用在意。”

他都这样说了,蒋劲夫也识趣的掠过。这些有钱人,谁没有个怪癖,也许郑嘉颖就是爱好做好事呢。

“那,郑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郑嘉颖想了想,“你是不是还有个同伴?”

蒋劲夫一下警惕起来,“什么同伴?”

郑嘉颖看了他一会,笑了笑,“我随便问问。”

他从旁边拿了一个食盒递给他,“请你的,拿去吃吧。”

蒋劲夫犹豫的没有接,郑嘉颖直接塞到他怀里,道,“没有毒,不过是早上剩下吃不完的,拿给你做顺水人情。”

说完他也不等蒋劲夫拒绝,拍拍司机,示意开车。

蒋劲夫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只觉得郑嘉颖这人也是猜不透,不知道这些有钱人是不是都这么神经病。

郑嘉颖是这样,那个袁弘也是。

于是生煎也不买了,直接拎着食盒上了楼。

林更新是被一阵香味勾醒的,他打昨天就没吃东西,又揣了满怀的心事,肚子里空荡荡的。如今闻到那股鲜香味,整个人都饿的眼前发昏。

脸也没有洗的下床舀了一碗粥,浓稠的粥上凝了厚厚一层米脂,粥里加了山药枸杞,甜丝丝的。林更新一口气喝了半碗,蒋劲夫给他夹了个小包子,“你慢点吃。”

林更新含糊道,“好吃,哪里买的?”

蒋劲夫把早上的事一说,对林更新道,“你说这些有钱人是不是吃饱撑的?”

林更新端着剩下的半碗粥,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蒋劲夫没有察觉林更新的心事,疑惑道,“你怎么不吃了?”

林更新看着碗里还冒着丝丝热气的粥,道,“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蒋劲夫眨眨眼,“你说什么呢?”

林更新道,“劲儿。”

“嗯?”

林更新咬咬牙,道,“要是我这次真栽了,你就去找九…九爷,他看在我的份上,大概不会为难你。”

蒋劲夫大惊失色,“新新!你说什么呢!什么栽不栽的,呸呸呸!”

林更新道,“我就是这么一说,以防万一。”

蒋劲夫闷闷的叼了个包子,“别说什么万一,就算真栽了,我还能丢下你不成。”

林更新不搭话,抬手一口气喝光了剩下的粥,风卷残云的扫荡着桌上的吃食。吃完一抹嘴,“劲儿,我先去办点事,你这等我!”

蒋劲夫傻愣愣的看着他一溜烟的跑了,连忙追到窗户边上,冲着底下喊,“你上哪去!”

林更新没理他,蒋劲夫喊道,“你脸还没洗呢!”


袁弘抬头看他,“谁脸没洗?”

蒋劲夫兹溜一下缩回脑袋,蹲下身贴着墙一身冷汗。

“我的妈!这个神经病怎么找来了?这是什么日子,一个两个的。”

蒋劲夫这边琢磨着找后门先溜,那边袁弘看他一脸见了猫的老鼠,顿时气笑了,招呼人道,“来啊,把那小子给我揪下来。”

蒋劲夫被提溜着拎下来,一脸痛苦道,“你不是说已经放了我,不找我麻烦了吗!”

袁弘笑眯眯道,“我是答应了,但是我没说不能找你玩啊。”

谁特么要和你玩!

袁弘拍拍蒋劲夫的肩膀,“我这还没吃饭,走吧,搭个伴。”

蒋劲夫刚想拒绝说我吃过了,旁边大汉伸手就把他嘴捂了个严实。蒋劲夫差点哭了,心想袁弘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小人,居然出尔反尔,说是吃饭其实是严刑逼供吧,看来这回我命休矣。新新救我啊!

纵使蒋劲夫心中千般不愿,万种哭求,林更新也不知道了。

林更新站在街口看了一圈,眼角瞥到隐在巷口的一角汽车,走过去看,郑嘉颖果然在里面。远远就瞧到他,下了车等他走过来。

郑嘉颖笑着叫他,“更新。”

林更新在他前面站定,“你别这样了。”

郑嘉颖问,“哪样?”

林更新道,“早饭,真是剩下吃不完的吗。”

郑嘉颖看看他,承认,“不是,我特地带给你的。”

林更新一皱眉,咬着嘴唇道,“…我说的很清楚了,你真没必要做这些。”

郑嘉颖道,“我喜欢,就当帮我的忙。”他想了想,“就当是报答我救你朋友。”

林更新道,“那也该是我请你。”

郑嘉颖忙不迭接口,“你请我也是可以的!”

“………”一时矢口,挖坑自己跳的林更新顿时想打自己两拳。

郑嘉颖看着他脸色变了又变,没有等到林更新回答,终是笑笑,“算了,我开玩笑的。”

林更新低低道,“…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郑嘉颖一愣,林更新道,“我钱不多,请不起什么好吃的东西,你不嫌弃就好。”

郑嘉颖忙道,“怎么会!”

他怎么会嫌弃。

看着林更新纠结挣扎的脸,郑嘉颖想,他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弃。




黄宗泽没个坐样的瘫在椅子里,懒洋洋的听着手下人汇报,突然想到一件事。

“那个枪手怎么样了?”

手下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立刻回道,“已经处理好了,保证没人找得到他。”

或者他的尸体。

黄宗泽不置可否,只道,“处理的干净吗。”

手下道,“绝对干净,和咱们扯不上一点关系。”

黄宗泽点点头,“回头把我前儿得的人参包好了,你们处长我要送礼的。”

“是。”

评论(6)
热度(9)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