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郑林】雾隐迷情(修改版)01

1

潮湿阴暗的小巷子被蓝色的警界条围起,将探究好奇的眼光和嘈杂的议论声隔绝在巷口。

刚刚下过雨,厚厚的乌云透不下一丝阳光,寒风吹的人脸生疼,糟糕的天气连带人的心情都糟糕起来。郑嘉颖把警牌夹在竖起的衣领上,掀起警界条大步走进去。

袁弘正在用对讲机联络局里,见到他立即迎上来,“郑sir。”

郑嘉颖脚步不停,一边带手套一边问,“什么情况?”

袁弘说,“早上清洁工人在纸壳堆里发现一具女尸,初步调查死者叫叶青,年龄25岁,身上有两处枪伤,钱包首饰都在,排除劫杀,具体的还需要等法医验尸结果。”

郑嘉颖接过证物袋,钱包中的身份证上的照片上正是死者,郑嘉颖蹲下身掀开盖着尸体的布。

纸壳堆散发着潮湿发霉的气味,和巷子里隐隐的下水道的腐烂味道掺杂起来,让人不住的皱眉。女孩身上的血迹早已干涸,青白的脸上还带着痛苦的表情,让原本还算温顺的面孔看起来有些狰狞。

郑嘉颖站起身,“发现尸体的清洁工人呢?”

袁弘指着一边,“那呢,昌叔正在给他录口供。”

一身橙色清洁工人制服的阿婶正连说带比的和昌叔说自己看到的事情,“阿sir,我说得都是真的!我早上来这把收垃圾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姑娘躺在那了,不关我的事的啊!”

昌叔安抚道,“只是照例录口供而已,没有怀疑你,你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就行。”

郑嘉颖扯掉手套走过来,昌叔看到他,站直身体打了个招呼。“郑sir。”

郑嘉颖拿过他手上的口供本,示意自己接手,然后笑着对阿婶说,“这位大姐,放轻松。你只要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剩下的就是我们警方的事情了。”

郑嘉颖嬉笑的和她说了些俏皮话,略微安抚下工人紧张的情绪。

阿婶回忆里一下说,“我早上大概五点钟左右,来这边收垃圾,巷子里本来我是不管的,那些纸壳啊,塑料啊什么的,都会有一些买废品的流浪汉来收走,我们都心照的。这些东西我们收拾回去就是销毁啦,给他们还能卖点钱,生活都不容易,给人方便嘛。”

郑嘉颖问,“既然你都不去管这些,那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

阿婶说,“因为前面就是超级市场,这里的东西大概每天都会攒起来好多,也就是两天就会有人来收,时间长了就固定下来了。我今天早上看到里面的废品都好多了,还没有被人收走,纸壳箱都散了一地,就想过去扶起来堆在一旁,不然有人过的话很不方便的。然后我就过去喽,谁知道里面会有死人啊!吓死我了!”

郑嘉颖拿笔戳着下巴,“你说有固定的人来收废品,今天却反常的没有来?”

阿婶点头道,“是啊,这一年来风雨无阻的。”

郑嘉颖问,“你认识那个流浪汉的吗?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尸体被装上车子运回警局,郑嘉颖把笔录丢给袁弘,“叫人去找这区的一个叫阿荣的流浪汉。”

袁弘接住笔录,利落道,“好嘞。”

袁弘看郑嘉颖往另一边走,问道,“郑sir,你不回警局?”

郑嘉颖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去吃饭吖,好饿。”


郑嘉颖一手三文治一手奶茶的回到局里,因为早上的凶杀案,重案组众人都忙的脚不沾地,查资料,联系死者亲人,调路况监控,排查周围店家什么的,反倒是郑嘉颖这个组长最悠闲。

郑嘉颖站在门口,一边吃早饭一边感慨,“看到你们这么充实,真好。”

众人没空搭理他,齐齐翻了个白眼。

正巧袁弘推门进来,“郑sir,你回来的正好,死者的身份查到了。”

袁弘嘴角挑起一个弧度,“你绝对想不到她是什么人。”

郑嘉颖灌了一口奶茶,不明白他卖的什么关子,但还是接了他手里的文件夹,拍手叫大家过来。

郑嘉颖靠在桌沿低头翻开资料,袁弘站在前面,在涂鸦板上贴了两张照片,涂涂写写。

袁弘指着一张放大的证件照,“死者名叫叶青,今年25岁,是一家公司文员,平时爱好是去茶道班和泡酒吧。我问过她公司的同事,叶青性格泼辣,但做事小心,有些小聪明。和同事相处都很客气,也没有什么亲近的好友。”

昌叔说,“听起来是个很普通的OL,不太像是得罪人,被枪杀的样子啊。”

袁弘说,“没错!是不象,真实情况说出来吓你们一跳!”

袁弘指着另一张照片,似乎是远处偷拍的,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正从车子上下来。“她叫刘诗诗,是叶青的干姐姐,有很多人看到她们经常在一起。”

昌叔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子善挠着头说,“刘诗诗?好耳熟啊。”

郑嘉颖啪的合上文件夹,撇嘴,“当然耳熟,她是鸿笙的老板娘,吴奇隆的老婆。”

众人面面相觑,“清宗会大佬,雍和实业的老总吴奇隆?”

郑嘉颖冷笑,“不然全香港,还有几个敢叫吴奇隆的。”

袁弘说,“不止这样,她上班的公司就是雍和实业。而且,她和韩栋的关系也不一般。”

郭珍霓惊叫,“毒蛇老九?!”

林子善想了下,猥琐的笑道,“什么关系?”

袁弘冲他假笑了一下。

昌叔扒拉着没剩几根头发的头顶,“越听越头大,看来又没好日子过了。”

郑嘉颖不置可否,问袁弘,“我叫你找人查的那个流浪汉呢?”

袁弘说,“打昨天就没人见过他了,我已经叫人加紧查了。”

郑嘉颖点头,“还有,监控录像调出来没有?”

阿V道,“那边路口监控上个月就坏了,一直没有修。”

郑嘉颖皱眉,“这么巧?”

阿V一摊手,他也没办法。

郑嘉颖摆手,“继续查。”

众人,“yes,sir!”

袁弘小声问,“要不要通知他们?”

郑嘉颖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人家妹妹都死了,当然要通知。我去法医那边看看。”

一直到郑嘉颖都走没影了,郭珍霓才敢开口,“郑sir好像不太开心啊。”

昌叔收拾收拾东西,“凶杀案嘛,死了人的,能开心起来就有鬼了。”

郭珍霓想说不是这个,郑嘉颖的样子…她说不好。

袁弘拍拍她的肩膀,神情复杂的看着郑嘉颖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

其他人也似乎不愿多说,纷纷做鸟兽散。

郭珍霓扯着袁弘的衣服道,“老袁,这就你鬼机灵,你一定知道吧?给我说说?”

袁弘无奈,“什么叫鬼机灵,你就不能说我点好话?”

郭珍霓道,“你说不说?”

袁弘左右看了看,对郭珍霓神秘的勾勾手指。



赤裸的身体横列在冰冷的解剥台上,死气沉沉的青白色皮肤翻出压抑的灰色,两处紫红的弹孔格外明显。

郑嘉颖无聊的在工具台上翻来翻去,叶新翻着白眼把他撵到一边,“别碰我老婆!”

郑嘉颖举手后退,“发现什么没有?”

叶新说,“致命伤是打在心口的一枪,死亡时间在凌晨1点到3点,没有挣扎的痕迹和其他的伤痕。”

郑嘉颖等了一下,“没了?”

叶新说,“昨天下过雨,有些证据被毁坏无法复原。不过尸体上的没有了,但是尸体外的还有这个,”叶新两个手指夹着一个小证物袋,对郑嘉颖晃了晃,“你大概能感觉有意思。”

证物袋里,两个子弹头泛着暗色的冷光,郑嘉颖仔细辨认了一下,挑起眉头。

郑嘉颖捏着装子弹的袋子,心事重重的离开法医处。

走廊那边一队人气势汹汹而来,为首的是一男一女。女的梳着一头大波浪的长发,穿着浅蓝色的套装,带着一副眼镜,看不清表情但气质温婉。男的一身修身西装,剪的极短的寸头,一双看似多情的眼睛里满是阴狠。

正是刘诗诗和韩栋。

郑嘉颖站住脚步没有动,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停下。

韩栋似笑非笑说,“这不是郑sir?好久不见。”

郑嘉颖抬出笑脸,看了下他身后的十几个马仔,“这么多人,九爷来找茬的?”

韩栋道,“有郑sir在这,我们哪里敢?”

郑嘉颖挑眉,“韩九爷也有不敢的事?”

韩栋皮笑肉不笑,“郑sir当年事迹犹在眼前,如今余威仍在,我们想想都胆寒,哪敢在郑sir面前犯事。”

郑嘉颖收起笑容,浓墨的眉眼间散出的气势逼得韩栋身后马仔蠢蠢欲动,气氛一时凝结,通道两旁的警员都停下手里的工作,严阵以待。

郑嘉颖道,“当年的事,我不想再提了。”

韩栋偏就要和他呛茬,“怎么?有些事,不说就没发生了?”

“够了!”

郑嘉颖和韩栋同时扯开视线。

刘诗诗摘下墨镜,柔声道,“我们是来认我妹妹的,不想多生事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理会,但是今天还请郑sir行个方便。”

郑嘉颖沉默的看里她一会,刘诗诗背脊挺直,毫不惧怕的直视他的目光。

郑嘉颖让开路,刘诗诗对他一点头,往里面走去。韩栋路过他身边,冷哼一声,眼里满是杀之而后快。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过,郑嘉颖目送他们越过自己,越走越远。插在口袋里的手握的死紧,指甲戳破掌心。

评论(7)
热度(14)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