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郑林】雾隐迷情(修改版)13-15




13

“喂!林更新!”

郑嘉颖拍拍他的脸,这才注意到他脸色苍白的过分,他身后的地毯慢慢洇出潮润血气。

郑嘉颖把着脖子把他上半身拉起来抱在怀里,林更新背后的衣服已经被血染透。郑嘉颖一边回想刚才两人动手林更新是否有撞到什么,一边小心的拽起他的衣服下摆。

林更新衣服下面胡乱的扎着绷带,此时已经凌乱不堪,血肉模糊。

郑嘉颖懵了一下立刻冷静下来,吃力的把人扛起搬到卧室去。顾不得乱七八糟凶杀现场一样的客厅,匆匆忙忙的找到急救箱又匆匆忙忙的跑回去。

脱掉上衣,剪刀小心的剪开绷带,林更新后背上纵横交错的笞痕看的郑嘉颖眼前一冷,多年前的记忆瞬间翻涌出来。

打来温水,郑嘉颖仔细的替林更新清理起伤口来。二十八条鞭笞的痕迹,道道皮开肉绽,看得出下手的人没有丝毫留情。

这是清宗会的家法。

只是郑嘉颖不明白,只是丢了一批货,还不至于吴奇隆对林更新动用家法,还足足打了二十八鞭。再怎么说,林更新也是也是他的亲弟弟,清宗会的话事人。

难道是因为林更新和他的打算曝光了?可若真是这样,林更新又怎么会有命跑来找自己。

郑嘉颖脑中千头万绪,下手一个没注意用力过多,林更新昏迷中皱紧眉头,嘴角溢出呻吟。

郑嘉颖收起杂乱的思绪,轻手轻脚的涂好药,又仔细的裹上干净的纱布。

全部收拾好之后,郑嘉颖端着药坐回床边喘了口气。

林更新赤裸着上身趴在床上,细长的胳膊搭在床沿。除开被纱布包裹的地方,肌肉并不发达的身体上分布着为数不少的旧伤痕。颜色相交周围不同,微微凸起的疤痕在林更新偏白的皮肤上十分突兀。

郑嘉颖看了一会,打消了叫醒他的念头,将药放在床头,走出卧室。

林更新一时半会还醒不了,郑嘉颖看了一眼手表,还不算太晚,现在去医院的话应该还赶得上探病时间。

特地买了蛋挞,郑嘉颖一路小跑正巧赶上电梯。

对电梯里的女医生点头致谢,郑嘉颖喘着气扶了下阵阵发疼的腰。

林更新那一下撞的不轻,他现在都感觉腰骨要断掉。

明慧松开按着开门键的手,“去几楼?”

郑嘉颖直起身,“六楼,多谢。”

明慧按下楼梯键,打量了他几眼道,“闪到腰了嘛?”

郑嘉颖讪讪笑道,“没有,撞了一下,回去揉揉就好了。”

明慧皱起修剪漂亮的眉毛,“在医生面前说这种话很不礼貌,腰伤可大可小,我建议你还是找医生看一下的好。”

郑嘉颖干咳一声,“抱歉,我会考虑的。”

明慧转过身体,似乎对他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相当不满,正想要劝服他。可巧六楼已到,郑嘉颖迈出电梯挥手笑道。

“多谢你啦,美女医生,我会考虑去看医生的。”

有了这么一段小插曲,郑嘉颖还算心情不错的找到袁弘的病房。

“真的是意外来着,你别不信,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

“真的,和他没关系,你别找他麻烦,你现在只有他在身边了……每次和你说你你都这种脾气,拜托你啊,老大不小的。”

郑嘉颖推门进来,见到袁弘正在讲电话,便放轻了动作。袁弘见到他愣了一下,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他没说话,喂喂了几声。

袁弘回神,“有同事来看我,不和你说了。”

挂掉电话,袁弘艰难的伸手想把电话放到床头柜上。郑嘉颖上前两步,帮他放好。

“郑sir。”

郑嘉颖随口问,“家里人?”

袁弘抿了下嘴唇,没说话。

郑嘉颖把蛋挞放到床脚的桌板上,“探病礼物,我差点就没买到。”

袁弘因为伤到了肺,说话不是很有力气,“警局旁边那家?”

郑嘉颖道,“对。他们呢?都回去了?”

袁弘嗯了一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蛋挞。

郑嘉颖帮他拆了一个,袁弘抬起活动比较方便的那只手,热泪盈眶道,“嘉颖哥你就是我亲哥!医院的东西难吃死了。”

郑嘉颖给他倒了一杯水,“身体怎么样了?”

袁弘道,“没什么,我身强体壮的,过几天就好了。”

郑嘉颖揉着腰道,“那就好,少了你还真不习惯。”

袁弘瞪着眼睛道,“你的腰怎么了?”

郑嘉颖拉过椅子坐下,不在意道,“没事,撞了一下。”

袁弘突然想起,问道“对了,抓到的那个毒贩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郑嘉颖沉下笑脸,“什么都不肯说,怎么问都不说和他交易的人是林更新,也不说交易的东西是什么。现在已经转到缉毒组那边了。”

袁弘停下进食,“不是吧?咱们拼死拼活抓回来,他们这就要走了?!”

袁弘气的一阵咳嗽,郑嘉颖连忙给他倒水顺背。

医生进来巡房,见到袁弘咳嗽便问了几句。

郑嘉颖看到后面跟进来的那位医生,摸摸鼻子移开视线,认真的看着袁弘,听他的主治医生说话。

明慧看看他,别过眼睛看到桌板上的蛋挞,“病人还在恢复中,这外外来的食物最好还是少吃,我们医院的食物都是为病人的身体状况合理搭配,要是吃了不明不白的出了问题,大家都不想的,你说对吧?”

郑嘉颖咳嗽,“你问我啊?”

明慧道,“这位先生,讳疾忌医可不好。我刚才看你走路的样子,应该是很痛吧,作为医生,我劝你为自己好,还是去看一下。”

被抓现行的袁弘不敢插嘴,衡量了一下还是觉得讨好漂亮医生比讨好郑嘉颖重要,“是啊,郑sir,你去看看吧。”

郑嘉颖斜了他一眼,对明慧笑道,“好啊,我本来也想去的。”

于是袁弘眼巴巴的看着蛋挞盒被郑嘉颖带走,美名其曰,“医生不许吃。”

可袁弘看他分明是打击报复。

明慧一路带着郑嘉颖到骨科,郑嘉颖快走两步赶上,斜了一眼她衣服上的身份牌“啊,那个,明医生,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不麻烦你了。”

明慧轻描淡写道,“不麻烦,我就是骨科医生。”

郑嘉颖,“呃。”


林更新醒过来时,郑嘉颖才走没有多久。

呲牙裂嘴的摸了下后背,发现伤口被人重新换了纱布,林更新想,应该是郑嘉颖,不然也没有别人了。

咬牙撑起身体,肩部的骨头肌肉拉扯着伤口,一抽一抽的疼。

“…我该感谢他没有趁我昏迷把我送去警局。”

赤着脚走出卧室,客厅里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但还是有些杂乱,染血的地毯被丢进卫生间。

郑嘉颖不在家。

林更新抓抓头,思考了一会,决定先不回去自己的住处。反正自己被吴奇隆在老头的生祭上当着众人的面鞭笞,冷嘲热讽还是落井下石,大概这几天都不会有人去上门讨没趣。

林更新看着七扭八歪的沙发和茶几,想了一会,“帮他收拾屋子太折损我作为他仇人和黑社会的品格。”

然后他就去上了一个厕所,洗手的时候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真帅!那有这么白净阳光的黑社会,不说谁看得出来?”

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了一番,林更新回到客厅,把东西收拾起来。

门铃响起的时候,林更新犹豫了一下。

郑嘉颖出门应该会带钥匙,不会指望自己。那么他要不要装作屋里没人?

林更新趴在沙发上装死,打定主意不开门。可是门外的人似乎笃定家里有人一样,门铃足足响了十几分钟才停。

林更新才翻哥白眼就听见外面的人道,“更新,是我,开门。”

林更新一动不动,半晌才起身去看门。

吴奇隆抬起眼睛看他,面上一贯的毫无表情。

吴奇隆越过他进屋,“怎么半天不开门?”

林更新关上门,“没听见。”

吴奇隆点点头,坐到沙发上,“怎么不回家?”

林更新坐到另一边,“我在哪,你不是都能找到我嘛。”

吴奇隆环顾一圈,“这里环境还好,你要住在这?”

令更新嗤笑,郑嘉颖家里有多少块地板,吴奇隆怕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时来这装模作样也好笑了点。

林更新道,“四哥这是冷静了头脑,来和我好好谈谈了?”

吴奇隆点头,“更新,我当中罚你也是为了维护帮会安定,我身为掌舵人,不能徇私,你应该理解我。”

林更新可有可无的点头,“你是老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林更新支着膝盖,眼神灼灼的看着他,“不过四哥,我有个疑惑。”

林更新说,“红毛鬼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家伙,他手里的东西我也已经拿回去了。那么……你发这么大的火,真的是为了维护帮会吗?”林更新眼神幽暗,“你可真是,把我往死里打呢。”

吴奇隆还是那幅八风不动的面瘫脸,对于林更新的话毫无反应。他只是转了几下无名指的戒指,“当然。”

林更新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装模作样道,“弟弟我真是心痛啊,亲兄弟之间居然能冷情成这样。”

吴奇隆不被他的话影响,只跟着自己的节奏走,道,“你问完了,该我了。”

吴奇隆淡如死水的目光瞬间变的凌厉,“你是不是该和我交代一下你的小动作?你和郑嘉颖见面,未免太频繁了一点。”

林更新道,“四哥是怀疑我有二心吗?”

吴奇隆道,“你可以解释给我听。”

林更新摊手,“没什么好解释的,不过我认为我和他见面,亦或是我住在这里,和报复他完全没有冲突,四哥既然怀疑我,何不在等几天看看情况。”

吴奇隆定定的看他,林更新也毫不示弱。

吴奇隆低下眼睛,“玩归玩,有些事要是过了度,我就算不想动你也不行了。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吴奇隆起身走到门口,手搭上门把。

林更新突然道,“四哥,我觉得那个袁弘的消息渠道太厉害了一点,我建议做掉他,你认为呢?”

吴奇隆停下动作,一时静立在门口,“做好你分内的事情,不要弄多余的动作打草惊蛇。”

得到想要的答案,林更新不再说话。

吴奇隆道,“有空回家吃饭……带上弟妹。”


郑嘉颖穿好衣服,拉开帘子走出来。

明慧坐到座位上对他说,“你的腰还好,只是撞伤,有些淤青。不过你的腰有旧伤,我建议你还是找你原来的主治医生看一下,我猜你已经很久没有复诊了吧?”

郑嘉颖讪笑,“没什么大问题,一直没有痛过。”

明慧道,“不是不痛就没有问题,我开些药给你,回去记得擦。”

郑嘉颖道,“OK。OK。一定记得!”

回家的路上路过烧腊店,郑嘉颖不知道林更新走没走,但还是买了一堆东西回家。

站在家门口看着一大口袋的肉食,郑嘉颖抚额,自己一定是脑子糊涂了。

打开门,似乎是意料之中的看到林更新背着他坐在沙发上。

郑嘉颖把钥匙丢进门口的铁艺花盆里,“你醒了?”

林更新道,“没有,我在睡。”

“……”

郑嘉颖把东西放到茶几上,“你收拾的?吃吧,给你买……你怎么了?”

郑嘉颖皱眉看着林更新铁青的脸色,“出什么事了?”

林更新抬头看了他一眼,松开紧握的电话,去拆烧腊,“什么事也没有。”

郑嘉颖看着放在沙发上的电话,上面还残留着林更新掌心的汗水。

林更新似乎是真的饿了,打开一盒烧鹅饭大口大口的吃。

郑嘉颖倒了杯水给他,林更新道,“不送我去警局了?”

郑嘉颖打开电视,不想搭他的话。

之前气急了只想把他丢进警局去,后来火气发出来,冷静下来,知道这个想法不实际。

为了彻底铲掉清宗会,袁弘这次伤估计是没办法讨回来了。林更新还不能出事,这种被人拿捏住的感觉并不好。

林更新问,“那个袁弘,是个什么样的人?”

郑嘉颖回头看他,有点疑惑他为什么问这个,“是什么惹起你的兴趣了?”

林更新放下饭盒,膝盖并拢,两只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腿上,可怜兮兮的看着郑嘉颖。

“我内疚吖,不小心伤害到他我也不是故意的。”

郑嘉颖迅速扭过头,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活得好好的,不劳你挂记。你到底要干什么。”

林更新收起乖乖牌,捧着盒饭吃的满嘴都是,“他跟你多久了?什么来历?”

郑嘉颖听着不太对,“你什么意思。”

林更新道,“问问,不可以知道?”

郑嘉颖觉得和林更新说话很累,他丢下遥控器,“袁弘是我的朋友,兄弟,他从警六年履历干净,你想问的是这个?”

林更新像是感受不到他的不耐烦,“之前呢?”

郑嘉颖笑出来,“刨去警队和警校的时间,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干什么。”

林更新丢下饭盒,走向卧室,“我当年被丢去那种地方,才十四岁。”

房门一声轻响,客厅里郑嘉颖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只有电视机里八点档的狗血对白。


林更新占了卧室,郑嘉颖窝在沙发上睡了半宿,腰疼的快要断掉。

郑嘉颖咬牙切齿的爬起来,他的家为什么要便宜那个臭小子!他才是那个年纪大的!林更新要敬老!

于是抱着枕头挤上床。

满足的舒了一口气,郑嘉颖闭上眼睛,一边把林更新往另一边挤了挤。

林更新浅眠,睡觉的时候突然被人摸上床,下意识的就去摸枕头底下的枪。拉开保险的时候才想起这是郑嘉颖道家,眯着眼睛看过去,可不就是郑嘉颖么。

林更新和郑嘉颖同时怒吼。

“你有病啊!”“你居然在我和枕头底下藏枪!”

两人互瞪半晌,各自扯了一半的被子,背对彼此,赌气的睡下。


14


郑嘉颖没睡多久就被林更新一脚踢了下来,咬牙切齿的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他一把岁数还要受这个罪,明天他绝对要把林更新丢出去!

好半天缓过劲来,郑嘉颖捂着腰爬起来顺手拉开了床头灯。看着趴在床上睡得像死狗一样的林更新,郑嘉颖一把抢过被子卷在身上。

“衰仔睡得口水流出来…”

半夜不睡觉折腾的下场就是郑嘉颖第二天早上起来,睁开眼睛开始打喷嚏就没有停下过。

被抢了被子的林更新缩成一团,郑嘉颖小小的愧疚了两秒钟,然后把被子往林更新脑袋上一蒙,下床洗漱去。

打定主意叫林更新滚蛋,郑嘉颖吃过早饭还不见人起来,便揣着手铐进去。

林更新还是早上那个姿势,连郑嘉颖捂在他脑袋上的被子都没有动地方。郑嘉颖隐隐觉得不对,是个人都会觉得闷,而且照林更新的经历没道理睡得这么沉。

郑嘉颖掀开被子,林更新在床上缩成一个虾子,埋在手臂间的脸红彤彤的。郑嘉颖摸了一下,烫的吓人。

郑嘉颖想,应该是受了伤没好好休息,昨天晚上还被自己抢了被子,所以中招了。

“林更新!醒醒!醒醒!”

软成一坨的人毫无反应。

郑嘉颖拿起电话,“叶新,我这里有个发高烧的病人…”

叶新今天心情似乎不怎么好,“老子是法医!不看活人!”

郑嘉颖看着林更新道,“我的腰不会允许我背你去医院的,你快点起来。”

叫不醒林更新,郑嘉颖已经准备叫救护车的时候,林更新昨天晚上丢在沙发上的电话响起来。前一秒还人事不知的人,噌的爬起来往客厅冲。

郑嘉颖吓了一跳,连忙跟出去。

郑嘉颖不知道林更新在和谁通话,他脸上是郑嘉颖从来没有见过的温和。

他见过阳光的,阴戾的,嘲讽的,嚣张的,各种各样的林更新,唯独没有见过眼前这个,卸下了所有面具,将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剥露出来的林更新。

郑嘉颖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感觉这个有些小心翼翼,眼底流露出快乐珍惜的人,才是真正的林更新。

郑嘉颖有一瞬间的心疼。

林更新才25岁,还是一个大男孩的年纪,不该有这么多的城府这么多的心计,不该背负这么多黑暗的东西,即使他出生在那种环境中。也许一个25岁的嚣张跋扈目无王法任性妄为的小混混,都比林更新现在来的幸福许多。

郑嘉颖回忆自己25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方才踏出警校大门,壮志雄心一心为人民服务?返工后和同事朋友相约去酒吧,周末玩到很晚才回家?

太过久远的记忆并不清晰,但是无一不是与快乐无关。

郑嘉颖突然觉得命运真的很不公平,要是林更新没有这些包袱…

林更新挂掉电话,支撑自己的那口气卸掉,整个人再度瘫软在地。

脸色通红的林更新不可思议道,“我怎么没力气?!”

郑嘉颖挠挠头,上前把他扶起来,“你发烧了。”

林更新皱眉,“不可能!这点小伤我怎么可能发烧!”

郑嘉颖心虚道,“可能是你刚回香港水土不服吧,你醒了就好,我去给你拿药。”

林更新晕晕沉沉的躺在床上,郑嘉颖心中有愧,做小伏低的伺候他吃药喝水。

林更新烧的有些糊涂,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而且他心里挂记着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郑嘉颖看看表,“我要走了,你自己在家里可以吗?要不要去医院?”

林更新好一会才反应郑嘉颖在说什么,他匪夷所思的看着他说,“你开什么玩笑!我林十四因为一点小伤进医院?会被人笑死的。”

郑嘉颖又想糊他脸了,这个时候是身体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啊!

郑嘉颖道,“我把药放在这里,你记得吃,厨房还有些吃的。”

林更新漫不经心的冲他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走,不要在磨叽。


叶新拎着包抓着外套站在家门口,把着门的手气的直哆嗦。

“你,你,你不是走了吗!!!”

韩栋推开他走进屋,“我没说不回来啊。”

叶新啪的摔上门,“你说过你伤好了就走,不再找我麻烦的!”

韩栋叹了一口气,一双勾人的凤眼斜挑,伤感的看着叶新,“可是我现在,除了你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了。”

叶新打了一个哆嗦,蹬蹬蹬往后退了三大步。

韩栋轻车熟路的摸进厨房,“有什么东西吃?我饿死了。”

回答他的是叶新夺门而出的声音。

韩栋呵呵笑出来,他还真的没有落魄到依靠一个小法医的地步,只不过这里比较安全,一般人想不到而已。而且,以叶新和郑嘉颖的关系,也许以后还会有利也说不定。

韩栋掏出电话,一只手敲着大理石的台面,拨出一段在心里滚了好几天的号码。

“喂--?”

韩栋皱眉把电话拿到眼前,号码是对的,可是声音似乎不怎么对。

“我找林更新。”

林更新有气无力道,“我就是,你谁啊。”

韩栋沉默,暗想自己是不是打电话的时机不对,林更新的声音也太软糯了,还有点卸力的感觉。

“我是韩栋。”

林更新眯着眼睛放空了几秒,“哦,九哥啊,好久不见,你还活着呢啊。”

韩栋冷笑,“托你的福,还活着。”

林更新翻了个身,也不在乎压疼了背后的伤口,“九哥有什么事?”

韩栋道,“有没有空?出来见个面,我要谢谢你那一枪打偏,不然我现在已经睡在殡仪馆了。”

林更新懒洋洋道,“九哥说什么呢,我听不懂,我可是一心为社团做事,老大的命令我是严格执行不敢放水,九哥能活着,那是你命大。”

韩栋不耐烦和他啰嗦,“明天上午九点,荆园B座。”

林更新丢开发出忙音的电话,抓起床头柜上的药片,一股脑的全部丢进嘴里,然后起身去浴室泡澡。

郑嘉颖走进警局,郭珍霓和阿V分别刚从鉴证科和法医署回来。

“郑sir,事情不对,鉴证科那边关于叶青和陈锦荣的备案不见了。”

郭珍霓道,“法医署那边我找过叶sir,同样两件凶杀案的备案不见了。”

郑嘉颖脸色难看,他之前之所以去找叶新要备案,就是因为他们交到重案组这边的资料丢失。之前有叫袁弘去拿,但是因为那宗毒品交易的案子,这件事就暂且搁下了,没想到拖到今天已经晚了。

郑嘉颖问道,“电脑存档呢?”

阿V摇头,半晌道,“郑sir,现在怎么办?”

郭珍霓盯着郑嘉颖,试探的说,“没有了这些资料,即使我们知道凶手是谁也不能控告他,没有证据什么都不行。”

郑嘉颖抹了一把脸,“你们先出去吧,我在想想。”

阿V知道郑嘉颖需要思考,毕竟出了漏子,郑嘉颖的责任比谁都大。

郭珍霓跟着阿V走出去,临到门口犹豫的转过身,“郑sir。”

郑嘉颖抬头看她,郭珍霓咬牙挣扎,“事情会不会太巧了?咱们刚有所确定凶手,证物资料就丢失了。”

郑嘉颖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你是说警局有内鬼?”

郭珍霓握紧门把手,低头不语。

郑嘉颖道,“你先出去。”

郭珍霓带上了门,郑嘉颖盯着门板思考了一会,打开电脑,只犹豫了一下就点开了警局内部档案。

警号:PC19823
姓名:袁弘


15

郑嘉颖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声音。楼道里的灯光从他背后洒进来,和着窗外远处的灯火,隐约看清屋里物品的轮廓。

郑嘉颖关上门随手开了墙上的灯,乱七八糟的和他走之前一样。

把外卖袋子放到餐桌上,郑嘉颖进到卧室转了一圈。被子被随便的堆在一边,床上不见人。

郑嘉颖脱掉风衣,一边换衣服一边想。也许林更新是离开了,他不可能一直赖在自己这里,清宗会里面的事情杂多,韩栋一走,很多事情吴奇隆还要指着他来帮忙的。

只是可惜了买回来的一堆肥腻腻的肉。

郑嘉颖也不开灯,把食物塞进冰箱,便摸索着去卫生间放水。

浴缸外面的帘子被拉上了一半,郑嘉颖感觉脚下踩到什么软囊囊的东西,捡起来凑近看似乎是一件衣服。皱着眉头丢到一边,只当是林更新乱丢他的衣服。

哗啦啦的水声在四面瓷砖的安静空间里格外的大声,以至于吵醒一个睡着的人完全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林更新火大的一把拉开浴帘,眼睛都没睁开的大吼,“吵死啦!”

厕所上到一半被吓到是什么感觉,别人郑嘉颖不知道,不过此刻他明显感受到自己大腿瞬间绷紧,强硬憋回去的便意直冲脑门,要多难受有多难受。而且被吼声吓到手忙脚乱的时候脚上感觉到的湿热,郑嘉颖忙不迭的提上裤子,恼羞成怒的吼道。

“林!更!新!”


郑嘉颖洗过澡,穿着沙滩裤大背心一身热气腾腾出来的时候,林更新正坐在桌子边吃东西。郑嘉颖买回来的一大袋的食物已经所剩不多,他之前就有发现林更新的食量有些大。

郑嘉颖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脸漆黑的冲了杯咖啡坐到林更新对面。

“你怎么还没回去?”

林更新只穿了一条牛仔裤,精瘦的上身裸露在空气中,背上被跑的发白的伤痕一览无余。

郑嘉颖啪的放下杯子,“你脑子有毛病嘛!!明知道伤口不能沾水你还在浴缸里泡了一天?!你在发烧!想死不要在我家连累我!”

林更新被他训的一愣,一口饭咬在嘴里,“又死不了人,那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看林更新习以为常的样子,郑嘉颖气的血管突突跳,只感觉自己要犯高血压。他不是没见过不要命的,但是没见过这么把自己的命当儿戏的。自己年过不惑都没有这样的看轻自己性命,林更新风华正茂有什么资格不当一回事!

一把夺过林更新的勺子,无视他瞬间拉下来的脸,拽着人丢到沙发上。

林更新摔的有些疼,有些生气,“你干啥!”

急救箱一直放在沙发旁边的地上就没有收起来,此时正好方便。

郑嘉颖翻开急救箱,“趴着。”

林更新和郑嘉颖一样,吃软不吃硬,郑嘉颖要是好说好话还行,可现在这黑面神一样,反而让林更新不愿合作,即使知道郑嘉颖是想给自己上药包扎。

“不用你管,靠边!”

郑嘉颖按住林更新后颈,把人按在沙发上。为了压住林更新不停扑腾的腿,整个人坐到他大腿上。

林更新整张脸被压进沙发垫子里,伸手去掰郑嘉颖的手,闷闷的喊道,“卧槽!放手!”

郑嘉颖今天格外的火大,在警局里的事情就已经够烦心的了,回到家还要忍受林更新?他才不干!

郑嘉颖抓下脖子上的毛巾,把林更新的手捆了一个结实。林更新生病中战斗力这损半数还多,怎么可能是郑嘉颖的对手,三下五除二被彻底打压。

郑嘉颖折腾的一头汗,满意的看看林更新的样子,俯下身去拿药箱,小心的没有压倒林更新的背。

林更新还在不死心的扭动着,“郑嘉颖!你放开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郑嘉颖一巴掌抽到林更新屁股上,“老实点,不然你今晚就这么睡吧。”

原本有点结痂的伤口被水泡的发白,可以清楚的看到伤口里面的组织。温热的手指沾着药膏涂抹在伤口上,被制服起就像死了一样的林更新偶尔不受控制的抖动一下肩膀,这时候郑嘉颖会无意识的放轻动作。

仔仔细细的包裹好伤口,郑嘉颖又欣赏了一会自己的杰作。

郑嘉颖语重心长的说,“年纪轻轻不学好,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又有谁会珍惜你。”

郑嘉颖简直可以算得上是痛心疾首了,“你爸爸把你送走真的是希望你送死吗?天下间父母有谁希望看到自己儿子不珍爱生命的,你这样对得起死去的爸妈吗?衰仔!”他想起林更新和那个不知道的人的电话,想起他脸上难道的开心与温柔,“你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就算死了,对旁人又有什么影响,痛苦的还是那些在乎你的人呐。”

林更新硬邦邦的没有回应,郑嘉颖坐在他身上也不说话,过了一会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去掰林更新的脸。

“喂,你还醒着吗?”该不会让自己一不小心闷死了吧。

林更新嘟囔道,“从我身上滚下去。”

郑嘉颖一顿,讪讪的从林更逊身上爬下去。

林更新道,“手。”

毛巾被解开,林更新硬邦邦的爬起来,硬邦邦的走进卫生间砰的摔上门。

郑嘉颖慢悠悠的喊道,“伤口不要沾水,不然我就再绑你一次。”

林更新不回话,卫生间里死一般的寂静。

郑嘉颖心里的火发出来,心情愉悦的收拾起客厅来。

林更新呆呆的站在梳洗台前面,僵硬的线条慢慢软化,然后从脖子开始,绯红色蔓延到脸上,整个人红的几乎冒烟。

不想看到镜子里的傻冒,林更新别开眼睛。

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恼恨的恨不得杀了郑嘉颖,但是等郑嘉颖说完那些话,他心里却诡异的有些害羞和感动。

“…………”

林更新把害羞那部分剔出来,团吧团吧丢进马桶。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人对他说过这些话了,上一次似乎还是十几岁的时候,母亲抱着他埋怨他出去疯,把自己弄的青青紫紫。

那时候的他还嫌母亲啰嗦,等到母亲不在了,才感觉到那些唠叨是多么可贵。可惜那时,已经不会有人对他啰嗦了。

今天郑嘉颖这种强势的关心和斥责,竟然让他有些感动。

吴奇隆与他看似兄弟亲密,实际上怎么样谁都清楚。刘诗诗多年不曾见过,早已生疏。身边的蒋劲夫随是可交命的兄弟,却也不会和他说这些。远在金三角的阿莱跟了他三年,却也从不敢对他过多言语。

细细算来,林更新不禁苦笑出声。

林更新半天不出来,郑嘉颖收拾好东西,站在卫生间门口敲门。

“喂,出个声。你在里面干嘛?”

林更新嚯的拉开门,仗着自己比郑嘉颖高半个头,仰着视线居高临下的看他。

郑嘉颖后退半步,注意到林更新手上没拿什么凶器才正眼看他。

“干嘛。”

林更新吱唔一声,郑嘉颖没听清楚,皱眉歪头,“你说什么?”

林更新咬牙瞪眼,“我说谢谢你!你聋了?! ”

说完用力的推开郑嘉颖,坐到沙发上狠狠的按开电视机。

郑嘉颖一时怔住,回头看去,正好看到林更新耳朵上还有些未来得及褪去的红色。

气氛不知道为什么尴尬起来,郑嘉颖咳嗽一声,“不客气。”



荆园B座里。

韩栋住着下巴冲叶新甜甜的笑着,眼角的纹路风情万种,透露出浓浓的荷尔蒙的味道。

对面的叶新不为所动,丢了一大把青菜进锅子,把里面的肉捞进自己的碗。

韩栋笑容不变,却动手在叶新捞走全部肉之前抢下两块。

“小叶。”

“叶sir。”

“新新。”

叶新放下碗,恶狠狠道,“你到底要干嘛!”

韩栋问道,“明天上班不?”

叶新心想,莫非是想请我吃饭答谢?不可能,这个骚包应该不会这么好心。难道是这个家伙终于被我的美貌吸引,想要约会我?不行,我一定要坚定的拒绝!

“明天我休息,做什么?”

韩栋温柔似水道,“出去。”

叶新道,“什么?”果然是要约我啊!

韩栋道,“明天你出去,我有事你不方便在。”

叶新瞬间黑脸。

韩栋抢在他把火锅掀到自己脸上之前按住桌沿,“我是为你好,你别不知好歹!”

叶新糊了他一脸调料,“我知你大爷!”

评论(8)
热度(21)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