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周查】鬼说7

查老板光明正大的偷偷在树上,周西宇名字的旁边刻了自己的名字。

查老板绕着周西宇的坟走,拿脚步丈量长宽。

何安下和彭七子看的毛骨悚然。

何安下哆哆嗦嗦的说,查师父这是,这是,要干啥啊?

彭七子哆哆嗦嗦的说,估计是要殉情了。

彭七子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多了。

彭七子火速给他爹烧了纸,说查老板疯了要殉情不知道会不会拿猿击术陪葬爹你快点来儿子我眼睛要瞎了。

周西宇拿着扫把站在一边,看着查老板疯魔想要劝说一下。

周西宇想了想,说,哦。

何安下已经习惯了周西宇面对查老板时的没立场,彭七子还没习惯,颇为恨铁不成钢。

彭七子说,师叔你这样不行啊,这是病,得治!

查老板挑眉看了他一眼,又开始丈量起另外埋两人的地方。

彭七子不敢说话了。

何安下哭着说,师父我害怕。

周西宇敷衍道,别怕。

周西宇一点也不担心查老板真疯到把这两个傻小子宰了。

周西宇想,两个没眼力见的电灯泡活着的时候就够了,要是死了还带着,那他就真要担心查老板是不是打击过度傻掉了。

查老板突然说,周西宇。

周西宇走过去,嗯?

查老板说,我想再种棵树。

周西宇略一想就知道查老板在想什么,只笑道,你想种,便种吧。

彭七子发现周西宇和查老板同框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什么镜头感了。顿时无限感慨的对何安下说,你这平时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何安下想了想说,还行,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特别想放火。

周西宇突然回头,笑眯眯的说,毒没清干净吧。

何安下和彭七子赶紧跑了。

彭七子说,我日!

何安下说,嗯?


彭乾吾收到彭七子的烧纸传书,顿时高兴坏了。

彭乾吾想,查老板疯了?疯了好哇!嘿嘿嘿嘿嘻嘻嘻嘻嘻嘻嘻。

彭乾吾就嗖嗖的上山了。

然后他就遇见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大喊,警察蜀黍就是他!


周西宇看着树上的花就要落尽,有些担心的对查老板说,天冷了,你晚上回去山洞睡。

查老板说,我和你睡。

周西宇难得坚持,你回去睡!

查老板瞪他。

周西宇说,我就埋在这,又不会跑。

查老板看着他,仔细的思考。

查老板说,要不我给你迁个坟吧。

周西宇想了想,说,要不你还是给我烧了吧。

周西宇想,要不还是找个大夫给查老板看看吧。

晚上的时候周西宇悄悄找到何安下说,你头个师父是个大夫吧。

何安下说,是啊,我师父医术可好!

周西宇说,我想找你师父给查老板看看身子。

周西宇想,查老板身体再好也经不住成天在外面睡,还是找大夫看一眼,开点防风御寒的药。

何安下想了想说,行,师父你等我!

何安下神色凝重的消失在了山林中。

何安下去崔道宁的坟前烧纸。

崔道宁说,哦,小何啊,啥事啊。

何安下说,不是我,是我周师父想找您看病。

崔道宁特别好说话,哦,什么病啊?

何安下想了想。


崔道宁和何安下上了山。

周西宇还在劝说查老板。

周西宇说,只是看个大夫,又不妨事。

查老板说,不看。

查老板巴不得赶紧寿终正寝,谁要看什么鬼大夫。

周西宇摸了摸查老板的脸,说,阿英。

查老板不说话了,用一种平静到堪称哀伤的目光看着周西宇。

周西宇说,我曾经说过,我会一直等着你,不离不弃。

周西宇说,天长地久,我会一直等着。你也不要急,就让我,慢慢等。

查老板拉下他的手,十年二十年,你也不急?

周西宇不说话。

查老板低声道,可是我…

何安下麻木的看着他们,彭七子朝天吹口哨,崔道宁摘了眼镜,拿衣摆仔细的擦了擦。

崔道宁说,哎,年轻人嘛。

何安下说,师父,周师父比你还大两岁呢。

彭七子看了看周西宇,又看了看崔道宁。

崔道宁看了看周西宇,又摸了摸头顶。

崔道宁抹了一把脸。

周西宇拉着查老板走过来,对崔道宁行了一礼道,崔大夫,久仰。

崔道宁挥挥手,不敢不敢。

周西宇说,那就麻烦你了。

崔道宁说,哦,是你要…

周西宇把查老板扯过来说,不是我,是他。

查老板面无表情。

崔道宁慈爱的看着查老板,笑的特别有深意。

崔道宁说,哦,是你要切包皮?






评论(36)
热度(132)
  1. 谦谦君子Sa温润如玉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