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周查-】鬼说8

何安下失踪了。

彭七子其实一点也不意外。

彭七子一点都不关心何安下的死活,因为他爹也失踪了。

彭七子一连烧了三天的纸,试图联系上彭乾吾。

少了一个何安下,查老板神情愉悦,看起来心情格外的好。于是查老板就用一种除之而后快的目光看着彭七子。

彭七子深刻意识到了唇亡齿寒的道理。

不过相比查老板的真性情,周西宇的态度就格外耐人寻味。

周西宇笑眯眯的看着查老板。

查老板拍拍衣服说,看什么。

周西宇还是笑眯眯的看着查老板,不说话。

恍然有白色的飞絮飘落,轻飘飘的,带着丝丝红尘烟火的味道,承载着某种奇异的力量的重量,落在查老板的发梢眉角,肩头袖口。

查老板拍拍衣服说,周西宇?

周西宇笑眯眯的看着查老板。

查老板不明所以,被他这样看着,也有些窘迫起来。

那些飞絮随风而起,一片一片的,遮了眼。周西宇的眼神,查老板看不太明。

查老板一把抽过长枪,身形飘忽,下一秒玄铁的枪尖抵住彭七子的脖子。

查老板压低了声音说,谁让你在山上烧纸的?给你十个数的时间消失,不然我就把你烧给彭乾吾。

彭七子抱着火盆洋洋洒洒的跑了。

周西宇说,山上不让烧纸?

查老板收了枪,脸不红气不喘道,只有我同意,才可以。

查老板抖掉一身的纸灰,嘟囔道,早晚宰了那小子。

周西宇说,何安下…

查老板头也不抬道,闭嘴。

周西宇说,哦。

纸灰落在脸上根本擦不干净,手指一抹,便抹开一道道灰白的印子。

周西宇看他把自己一张白净面皮抹的乱七八糟,想要抬手帮他擦一下,可手抬到半途又停住。

查老板也抬起手,顺势握了周西宇的手道,我去洗一洗。

周西宇说,好。

周西宇立在树下,沉默的看着渐渐走远的查老板,一直到看不见人了,才转回了头。

周西宇进了山洞。

何安下正趴在床上哭。

何安下趴着床上哭着道,小道士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削去了…呜呜呜。

周西宇默默的退了出来,

周西宇想,查老板和自己睡也挺好。

周西宇坐在自己的坟头上,默默的想,何安下年方二八?????

周西宇正想着,那边查老板湿淋淋的,行色匆匆的回来了。

赤着上身,手里拿着…

周西宇揉揉眼睛。

周西宇说,嗯?

周西宇说,哪来的?

查老板脸色黑漆漆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周西宇说,赶紧拿件衣服穿上,不要着凉。

周西宇接过查老板手里的东西,把人赶进洞中。

周西宇说,等下!

周西宇拉过查老板,看了看查老板精壮紧实的上身说,还是我去给你拿吧。

查老板疑惑,你不是碰不到东西吗?

周西宇淡淡道,看情况吧。

周西宇进去拿了件长衫给他,看他穿上了,问到,我有个问题。

查老板道,什么?

周西宇说,你都教了何安下什么?

查老板何等聪明,当下就知道周西宇说的是什么意思。

查老板说,是他自己要和我学本事的,我最大的本事难道不是唱戏?

这个人便是这样,再好的功夫也不觉得如何。也许在查老板心里,他永远都是望着周西宇的背脊的吧。

周西宇扶着头道,他真十六?

查老板惊诧的看他,说,你疯了吧,他那张脸说十六你信?

周西宇一犹豫。

查老板道,都是些戏词,我知你不听戏,也总该知这些编排的词段都是套路。

查老板问,我唱这段也是这句,我说我十六,你也要信?

查老板这话本来是打趣,顺势调侃一下周西宇不食人间烟火。可周西宇却道,为何不信?

查老板道,嗯?

周西宇说,十六倒不至于,不过你在我心里,可一直都是那个任性的兵痞子。

有句话,叫人生若只如初见。

查老板在外人面前如何沉静文雅,可在他心里,却只有一个查英。

那一年在战场上第一眼见到的那样,一双死寂的眼睛里,隐藏的极深的桀骜,任性,和不服输。

带着放手一搏的气势。

那眼神黯淡的可怕,也明亮的可怕。

今时今日,周西宇闭上眼睛依然可以清晰的想起那双眼睛。也就是那样的一双眼睛,把他从悬崖边拉回来,鼓起了活的希望。

查老板皱眉,痞子?

周西宇点头,不讲理的痞子。

痞在了骨子里的,别人都看不到的,只有自己知道。

周西宇不合时宜的涌起了一丝将宝贝占为己有的虚荣。

查老板惆怅的想,周西宇的脑回路,他有时也是不太懂的。

查老板说,你问完了,该我问了。

周西宇还沉浸在内心的满足中,点头道,你问。

查老板笑了一下,瞬间变脸拎起周西宇的衣领说,你可以碰到东西这事,是不是该好好说说。

周西宇说,额。

周西宇说,只有特定情况可以。

查老板说,什么特定情况?

周西宇倾身,轻啄了一下查老板的嘴角。

周西宇说,就是这种情况。

评论(15)
热度(94)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