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周查】鬼说10

彭乾吾回来了。

彭乾吾对自己失踪的这些天去了哪里讳莫如深。

彭乾吾对彭七子说,我早就知道你师兄不是个好东西!

彭七子琢磨着这句话里的信息量。

正想着,彭七子就看到何安下呼哧呼哧的上来了。

彭七子一时竟忘了他师兄到底怎么不是个东西,不禁对何安下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看了看。

彭七子感慨道,看来你是真惹急他了。

何安下说,师娘说我心里有不干净的杂思。

彭七子想起何安下的某个愿望,顿时惊悚了。

彭七子拍着何安下的肩膀说,兄弟真乃猛士也!

何安下觉得彭七子心里也有不干净的杂思。

彭乾吾跟彭七子这打听他不在的这段日子,周西宇和他相好的有什么动向。

彭七子想了想说,查老板种了棵树,在师叔坟的旁边。

彭乾吾说,还有吗。

彭七子又想了想。

彭七子猛的一拍大腿道,还真有!

彭乾吾大喜,什么!

彭七子说,查老板要割包皮。


彭乾吾和周西宇说,我儿子就不跟着你们学功夫了,我彭家就着一根独苗,我怕他歪。

崔道融也在山上,听了这话就问他,怕歪还是怕弯?

彭乾吾想了想山上为数不多的单身狗,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彭乾吾看看崔道融说,你这不要脸的在这干什么呢。

崔道融啐了他一口,老不正经的你说谁不要脸呢。

彭乾吾说,哎哎,说话就说话不带骂街的。

崔道融说,你还要不要脸了,明明是你先骂的。

彭乾吾指着他脸说,我这是陈述句。

崔道融说,还不是姓查到打的。

彭乾吾奇怪的说,查英打你?你对周西宇干啥了?

崔道融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对周西宇干啥了呢?

彭乾吾不说话,笑的十分淫贱。

崔道融说,也没啥,就是和他说了说一夜七次的事。


查老板看了他们一会,突然说,你们是不是忘了现在在谁的地盘?

查老板一手揽过一个说,来,你们和我来,我有话要说。


周西宇对着他们的背影看了看,不忍心的转过头,对何安下说,别学他们。

何安下说,嗯。

周西宇看了他一会问,你干什么呢?

何安下吊着三白眼看着他不说话。

周西宇咳嗽一声说,你这傻子,老惹他做什么。

何安下特别委屈的说,我没干啥啊。

周西宇看了看身后,又转头问他,你干嘛和崔道宁说割包皮?

何安下奇怪的说,难道师傅你要割双眼皮?

周西宇在此思考了一下自己当初是为啥收何安下当徒弟的。

后来周西宇和查老板说起这事,查老板特别幸灾乐祸的说,你瞎。

周西宇叹气。

查老板说,收都收了,看开点吧。

周西宇说,这台词应该是我的吧?

查老板说,不要在意细节。

周西宇说,你吃什么了?我总觉的你今天不大对劲。

查老板说,怎么的呢?

周西宇想了想说,格外的好脾气?

查老板看着他说,我平时脾气不好吗?

周西宇说,哦。

何安下看他们两说话,试图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没找到。

何安下离家出走了。

彭七子又找不到他爹了。

彭七子拉着心如死灰的何安下说,你看到我爹了吗?

何安下看了他一眼说,你爹找死去了。

何安下想,我师傅那么多,这个不待见我总有待见我的。

于是何安下跑去崔道宁坟前烧纸。

崔道宁横着就出来了。

何安下看着看着突然哭了。

何安下拉着崔道宁的手说,师傅你好惨啊,查老板把你打的都没个鬼了!

崔道宁说,摸错了,那是我大腿。

崔道宁叹口气说,别人收徒养老送终,我收徒就坑师傅被打成球。

何安下心虚。

崔道宁说,我这辈子老婆出轨兄弟反目,死了还要孤零零的被打成狗。

何安下想了想说,没有孤零零。

崔道宁说,嗯?

何安下真诚的说,师傅,你兄弟马上就可以陪你一起啦!

崔道宁也开始思考自己当初是为啥要带他回家的。


罗隐老道士特别不服气的说,你们别老看不起何安下,他这是大智若愚。

如松说,你先把气捋直了在说话。

如松说,他那么好你当初踢他下山干什么?

罗隐说,跟你当初骗他出寺的理由一样。

如松不说话了。


何安下伤心极了。

何安下说,师傅们都不要我,我还活着干什么。

何安下说,不对,我还有个师傅!



评论(11)
热度(78)
  1. 谦谦君子Sa温润如玉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