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刘杰辉X一线天】白玫瑰 09

刘杰辉脸色一沉,“跟踪一线天?”

杜文知道這事兜不住,只在心里给徐永基上了柱香,接着把他查到的资料递给刘杰辉。

資料一共兩份,一份是一線天的,一份是宮二和沈三江等人的。不算薄的两本,短时间内可以搜集到这些,实在该夸奖一下杜文的能力。

杜文担心道,“刘sir,要不要叫人搜查?”

刘杰辉道,“不行!”

刘杰辉道,“vincent最后失联的位置在哪?”

杜文道,“在油麻地老街,他刚传给我一张照片,之后便再也联系不到他了。”

刘杰辉看了一眼杜文指出的照片,一眼就认出了一线天,他身边的女人刘杰辉也是认得的。当初调一线天的档案的时候里面有提到过的,宫若梅。

不过对于宫若梅,刘杰辉知道的不多,而且现在也不是探讨她是谁的时候。

那两份资料刘杰辉没多看,直接压在了办公桌上,对杜文道,“我出去一下,这件事不要让别人知道,等我回来再说。要是vincent有回来立刻通知我,还有告诉may,我回来前,不许任何人进我办公室。”

杜文连一句yes,sir都没来得及说,刘杰辉就已经急匆匆的离开了。

李文彬带着人正巧路过管理,透过玻璃墙看到刘杰辉一路疾行,他没说什么,但是身后的人却忍不住道,“刘sir最近似乎跑的很勤啊,不知道什么事情还要他一个DCP亲自出外勤的。”

李文彬回头制止道,“刘sir行事有分寸,这些话我不想再听见。”

那人有些不服气道,“李sir。”

李文彬道,“我说过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

刘杰辉顾不得别人怎么恶意猜测他,心里不安的很,只想着徐永基别是真的出事了才好。与一线天接触,重翻十年前玫瑰行动本就算是他越职,就算麦sir和陆先生给他开了后门,这件事也是不可以别人知道的。不说媒体和群众,就是警队内部都能扒他一层皮。

他现在只能祈祷徐永基只是单纯手机掉了什么的,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连着闯了几个红灯,最快速度赶到白玫瑰,冲进去的时候一线天难得的亲自动手正往盆里倒水。刘杰辉没头没脑的撞进来,他倒是一点不惊讶,反倒是墙角的沈三江吓了一跳。

沈三江捂着心口道,“哎呀妈呀这是干啥玩意啊?大白天的在吓死几个…”

一线天看了他一眼,沈三江立马闭嘴了。

刘杰辉没空搭理他,对一线天道,“你今天又见到过一个人吗。”

一线天说,“我每天都能见到好多人。”

一线天往盆子里倒满了水,对沈三江使了个眼色。沈三江哭丧着脸磨蹭过来道,“就不能好好说么…”

一线天道,“再啰嗦,就把你的嘴缝起来。”

沈三江举着个盆老实的去墙角罚站了,谁叫他改不了碎嘴的毛病,活该被罚。

刘杰辉冷静了一下,翻了一张徐永基的照片拿到一线天面前道,“这个人,你有见过吗。”

一线天看了一眼,道,“见过。”

刘杰辉道,“在哪?”

一线天抬眼,“你的人,你却来问我?”

刘杰辉如实道,“我现在联系不到他,你最后看见他是在哪。”

一线天说,“你要找他,未必需要来问我,你们警察那么了不起,大可以搜。”

刘杰辉收起手机,深呼气,想了一下道,“我给你的那份档案,你看了之后应该明白,这件事是以我个人的名义在调查,是不可以公开的。出了事我只能自己兜着,而且这件事曝光了,我就不能在查下去,当年的事情就真的会成一件死案。”

刘杰辉看着一线天道,“我知你不信任警察,但是这件事不止是为你,为当年的那些人讨回公道,也是为了更多警员的安全。我不能放任一个不安定因素不管,我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我就有我的责任。”

一线天道,“你们也知道责任吗。”

他站起身,阻止刘杰辉即将出口的反驳,道,“我带你过去,不过,并不是答应要帮你。”

刘杰辉道,“多谢。”

眼看他们两人好离开,沈三江急忙道,“哎哎哎!你们走了我咋整啊!”

一线天头也不抬道,“敢洒出一滴水你就试试看。”

沈三江绝望的看着他们推门要离开,银柜上的电话便催命一般响起。

一线天本是不想理会的,可沈三江急急道,“师父!没准是宫二姑娘打过来的呢!我今天没过去帮忙她一定老担心了!”

一线天冷笑,虽然不认为宫二会为了他专门打电话过来,但也还是转身接了电话。

“喂。”

果然不是宫二,也不是找他的。

准确的说,是找刘杰辉的。

“一线天。”那头的人笃定的叫出他的名字,机械沙哑的声音,明显是经过变声器。

一线天看了一眼刘杰辉,比了个手势。

“我是,你是谁。”

刘杰辉沉下脸,送开门把手,静静的走过来。

对面那人道,“我只是个好奇的人。”

“好奇什么。”

“好奇一线天心胸竟然如此宽广,被卖过一次居然还学不乖的同警察混在一起。”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缩头缩尾的鼠辈来管。”

“都是苟且偷生的人,你也没资格说我。刘sir应该在你身边吧,叫他听电话。”

一线天阴沉着一张脸,顿了一下,才把话筒交到刘杰辉手里。

刘杰辉了他一眼,接过话筒道,“我是刘杰辉。”

“刘sir,久仰大名。”

刘杰辉道,“不要废话,你们要什么。”

“我们什么都不要,只想告诉刘sir,有些事情查起来是要人命的。你的手下在哪里,一线天知道。这只是个警告,下一次就没这么简单了。”

对方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刘杰辉举着忙音的话筒,问一线天,“他说你知道vincent在哪里。”

一线天皱眉想了一下,继而转身就走。刘杰辉见状挂掉电话跟了上去,徒留沈三江一人嚎叫挽留。

刘杰辉开车,一线天坐在副驾指路,一路飞驰。

刘杰辉道,“你知道在哪里?”

一线天说,“和当年的事情有牵扯,有什么特殊意义的地方只有一个。”

刘杰辉沉默了一下,接口道,“会堂。”

一线天道,“看来你真的做了不少功课。”

刘杰辉同一线天没有再说话,会堂两字,代表了一个行动的结束,和一个警局想要掩盖的丑闻。

一个大型黑社会集团,连带其下线,十三个卧底。因为警队内部腐败,上下串联苟且,卖了大部分信息。结果就在会堂里,这些卧底被揪出来,死了七个。活下来的五个改名换姓远走他乡,还有一个,现在就坐在他身边。

那日警察及时赶到,一网打尽了集团的高层,成功瓦解了一个黑社会集团,只不过死去的人再也活不过来。

出卖卧底信息的文员被抓起来了,但是谁都知道他的背后还有更深的牵扯,真正的黑手依然隐藏。

直到十年后的今天,刘杰辉凭借贪污案上位,再提当年的旧案。

会堂已经废弃,房屋署的拆迁告知也贴在上面有一段时间。刘杰辉同一线天到的时候,前面大门被锁死,寻了侧门这才进去里面。

徐永基就被绑在大堂里面,脑袋上蒙着黑布,似乎是昏了过去。

刘杰辉掀掉黑布,确定他没有大碍后才放心,一抬头就看到一线天看着会堂大厅沉默。

桌椅都被搬走,大堂显得更加空旷,阳光透过灰蒙蒙的玻璃照进来,灰尘安静的浮在空中,随着声音高低振动。

一线天淡漠的眼神扫过记忆里的地方,面上看不出一丝愤恨之类的情绪。

刘杰辉走到他身边道,“你相信这个世界有公理吗。”

一线天道,“不信。”

刘杰辉道,“这个公道,我会讨回来的。”

一线天道,“我等了十年,可是公道从来没有找过我。”

一线天稍稍侧头,眼中明明暗暗的碎光,“在我这里说公道没有用,还是想想为什么你的动向,对方那么清楚吧。”

刘杰辉闭上眼睛,有些不愿,又有些轻松,“内鬼。”

评论(3)
热度(35)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