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城震】瓜田李下 05

张震打小跟着师傅学拳,他这人一根筋,让他学,他就心无旁骛的学。学到这群师兄弟里没人是他的对手,学回来一座奖杯,也学着看到了人心。

明明是最亲密的师兄弟,为了师傅一句话,一个连镀金都不是的奖杯,就可以不顾兄弟情谊的和他划开界限。

张震想起阿城说过的那句话,他说,有些事,是不值得生气的。

张震想了很久,困惑了很久。昨晚阿城的一番话,算是敲开了他心中想不通的结,他认真的审视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打拳,喜欢到可以打一辈子。

张震啃着鸡腿说,“我觉得我想要过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阿城撑着下巴看他吃东西,说,“那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张震说,“现在还不知道,我在想一想。”

阿城道,“那你现在怎么办。”

张震擦了擦手上的油道,“等师傅先消气吧。”

阿城道,“那你呢,不生气?”

张震呆了一下,拿起可乐一边喝一边道,“我还好啊,有什么好气的。”

阿城挑挑眉,要真是不生气,他也没必要跑出来。老师傅喜欢张震喜欢的紧,就算再生气也不会赶他出来。阿城没有戳穿张震的小心思,转头一想这样也好,谁没有闹别扭的时候呢,反正他在武馆不开心,出来就当调整情绪了。

张震说,“我打算先找个工作。”

阿城问道,“工作?什么样的?需要帮忙吗?”

张震想了想,也没什么头绪,“你有什么建议吗?”

阿城道,“你有什么特长?”

阿城想,张震这样心底淳朴吃苦耐劳为人老实诚恳又有点小单纯的年轻人,不会有人不喜欢他,找工作什么的应该蛮简单的。

张震抱着手臂想了下说,“我,大概会打人吧。”

学了这么多年的拳,打人应该不在话下,可是什么工作是打人的?话说回来,出去拿这个出去赚钱的话师傅知道了会不会中风啊。

两人同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阿城说,“…要不,还是再想想吧。”

张震说,“…你说的对。”

两人对视了半天,阿城突然嗤笑出声,而后便止不住的笑起来。

张震有点懵,呆呆的说,“你笑虾米?”

他不自觉的带出台湾腔,更是让阿城笑的停不下来。他低着头笑出一对兔牙,明明一把年纪偏生有种可爱的感觉。

张震想,逞城保养的真好,他果然没有想错。

快餐店的桌椅狭小,两个大男人屈着腿难免会碰到。张震看他笑的发颤,膝盖时不时的碰到自己,像是传染一样,他憋了一会,也忍不住的笑起来。

两个人神经病一样的开心,旁人也不晓得他们在乐什么,只用看傻瓜的眼神看他们。

阿城擦了下笑出来的眼泪,道,“你笑咩啊?”

张震反问道,“你笑虾米,我就笑虾米。”

阿城说,“我笑你傻。”

张震道,“我笑你年纪大。”

阿城摸了下脸颊,哀怨道,“真的很大吗?”

张震一惊,怪自己说错话,连忙道,“没有啦!我说笑的!”

阿城笑一笑,“我也是说笑的。”

阿城看着张震较之前放松的样子,问道,“怎样,有没有开心一点?”

张震眨眨眼,“啊?”

阿城终于忍不住去揉他的头,“好啦,吃完就走吧。”

张震背起自己的超大背包跟着他站起来,道,“去哪?”

阿城奇怪的看他,“当然是回家啊。”

张震站在那里不动,手指攥着背包的带子,“你家?”

阿城也反映过来了,“不然你要去哪里住?”

张震说,“旅社。”

阿城突然发现自己一厢情愿的认为张震会和他回家住,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几乎是瞬间便调整过来。

阿城道,“那我送你去。”

张震和他同时开口道,“去你家可以哦?”

然后两人又是同是回答。

阿城说,“当然可以。”

张震说,“那你送我。”

阿城,“……”

张震,“……”

两人都在等对方说话,等来等去又不见有人先开口。

阿城扶着额头,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道,“去我家。”

张震说,“好啊。”

日用品什么的,张震自己有带,阿城只要负责带人回家就好。

因为没有什么相熟的朋友会来家里住,客房有些单调简陋。阿城有些不好意思,想着要不要搬个桌椅什么的过来。

张震却不太在意,反而饶有兴致四处看了看,还坐在床上弹了几下,嘟囔着,“比我的床软好多。”

阿城道,“带你四处看看?”

阿城带着他在家里转了一圈,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都一一解释清楚。

张震站在厨房门口道,“像新的一样。”

阿城看了一眼说,“就是新的。”

张震回头看他,“你都不做饭?”

阿城毫不惭愧道,“不会。”

阿城问他,“难道你会?”

他暗自想,要是张震会做也不错,算他有赚到。

张震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光看他道,“怎么可能。”

于是愉快的跳过这个话题,阿城翻了一把备用钥匙拿给他。

张震道,“这么放心我,就不怕我心存歹意哦。”

阿城想说你这样子,心存歹意能把我怎样。然后突然想起张震才拿到手的全国八极拳冠军,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阿城叹息着说,“我相信你。”

阿城说,“冰箱里有水果和饮料,水也有,你要吗。”

张震很是习惯的说,“要。”

阿城去翻冰箱,张震靠在门边,突然道,“逞城。”

阿城闷头回道,“什么事?”

阿城等了一会,却不见张震说话,一手西瓜一手葡萄,扭头问他,“怎么不说话?”

张震咧开一个大大的笑脸,傻傻的有些好笑。

“没事。”

阿城举起手,问,“哪个?”

张震说,“西瓜!”

评论(11)
热度(46)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