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周查】鬼说 13

话说那天查老板带着何安下去找场子,把躲在树下装蘑菇的彭乾吾和崔道融揍了一顿后,彭乾吾就打算和崔道融拆伙了。

彭乾吾说,毒医什么的根本不行,战斗力弱爆了还不能加血。

彭乾吾怒道,我本来好好的装蘑菇,要不是你穿的花里胡哨的我能暴露吗!

彭乾吾说,你自己玩蛋去吧!

崔道融特别伤心的说,哼!拆伙!

崔道融给了彭乾吾一个小药丸说,这是我作为队友最后的道义了,再见!

然后崔道融就嗖嗖嗖的飘走了。

彭乾吾对着小药丸看了又看说,绝逼有诈!

正想着,彭七子张牙舞爪的就来了。

彭七子老远就闻到股樟脑味,这时停下来对着彭乾吾看了一会说,……你是我爹吗?

彭乾吾就把彭七子揍了一顿。

彭七子抱着彭乾吾大腿哭道,我可怜的爹啊!查老板都把你打的没个鬼样了!

彭乾吾把彭七子拉起来道,儿子,爹有项艰难的任务交给你!

查老板拎着何安下精神抖擞的回到山上,周西宇正在喝水,一边喝一边往外呲水。

比油比油的。

周西宇看见他们两回来,立刻放下杯子冲着他们慈祥的微笑。

查老板不禁打了个哆嗦。

周西宇见着了说,怎么打哆嗦呢?风寒了吧,都说找催大夫好好看看。

周西宇想了想崔道宁,觉得催大夫下辈子都不会想给查老板看病了。

周西宇说,哦。

查老板对着他看了又看说,笑这么渗人干什么?

周西宇摸摸脸说,不好看吗?

查老板也摸了下他的脸说,你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周西宇抓着他的手拉下来说,咳咳,说什么呢。

毫无存在感的何安下觉得眼睛有点痛,他试图找了个存在感。

何安下揉着眼睛说,好看,特像如松师父!

周西宇和查老板手拉手,一起对他看了又看。

周西宇对查老板说,我也觉得挺渗人的。

查老板说,嗯。

何安下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手牵手进山洞去,不禁伤心的哭了起来。

何安下揉了揉眼睛说,咦?

彭七子哆哆嗦嗦的上山来,一眼看见何安下。

彭七子说,你干嘛呢?

何安下揉着眼睛说,眼睛疼。

彭七子特别了解的说,又是那……咳咳,你师父师娘秀恩爱了吧。

彭七子左右看了看说,他们人呢?

何安下说,山洞里呢。

彭七子顿时露出一个我懂的淫贱笑容的说,大白天的这也太豪放了。

彭七子咂咂嘴说,太豪放了!

彭七子凑到何安下跟前说,你就不想知道他们在里面干嘛么?

何安下说,不想。

彭七子说,你这种小孩心性,不懂,他们在里面……嘿嘿。

何安下听了,突然对他咧开一个笑容。

彭七子看着这个笑容,陷入了一个巨大恐惧的沉默里。



评论(5)
热度(57)
  1. 谦谦君子Sa温润如玉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