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我的太阳 08

那个台湾来的设计师又来找辛小丰。

伊谷春站在警局门口看过去,骚包设计师的骚包座驾就骚包的停在街对面。

特别骚包。

伊谷春看着这个骚包设计师,眉头皱的死紧。

David看到他了,笑眯眯段走过来说,伊sir,小丰在吗?

伊谷春说,不在。

David夸张的叹了口气说,这样啊,好可惜。

伊谷春面无表情的看他,使劲的抽烟。

David说,咳咳,那个咳咳,等小丰回来咳咳,麻烦伊sir和他说一声,咳咳,就说David找他。

伊谷春说,谁?

David说,David。

伊谷春说,大卫?谁?

David说,我啊。

David说,伊sir你们警察没有英语要求吗?

伊谷春惊讶的说,你不是就姓设名计师吗?!

伊谷春把骚包设计师打发走了,回头头次动用了下职位之便,谋了个私。

伊谷春咬着烟头脸色漆黑道,娘们唧唧的骚包。

辛小丰剪完树叉回来,就被人拉到一边说,伊队叫你干完活去找他,你小心点,伊队脸色不太好。

辛小丰心里揣揣的,这都快下班人都要走没了,伊谷春把自己叫去办公室,孤男寡男的他有点怕。

辛小丰心里七上八下,敲门的时候手心都是汗。

辛小丰说,头儿,你,你找我?

伊谷春翘着腿看宗卷,听见声音眼睛都没抬道,坐。

辛小丰没动,伊谷春说,那个设计师,你知道多少?

辛小丰愣了下说,设计师?他怎么了?

伊谷春说,你坐下。

辛小丰才坐下,伊谷春就丢了一沓纸过来。

辛小丰翻了翻说,大,大卫?是这么念吧?这谁啊?

伊谷春说,那个骚…设计师啊。

辛小丰惊讶的说,他不是就姓设名计师吗?!

伊谷春心情好了一点的哼唧了一声。

伊谷春说,你这一根筋的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吧。

辛小丰眨眨眼,满脸茫然,一脑门问号。

伊谷春说,他还骗你说是台湾来的,其实他是香港人。我当时看他就不对,贼眉鼠目的!

辛小丰想了下说,还好吧,长得还行,有点像吕颂贤。

伊谷春眼皮一耷拉。

辛小丰后知后觉的想,我这是不是说错话了?在喜欢自己的人面前说别人的好,辛小丰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觉得也有些接受不能。

辛小丰说,那个,那那个。

伊谷春拉长声音说,哪个啊?

辛小丰一咬牙说,我我。

手上的纸张都掐的变了形。

伊谷春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他的眼神此时不像X光了,辛小丰想,好家伙,改紫外线了!

辛小丰飞快吐出一句你知道的,然后夺门而出。

伊谷春一个姿势僵了一会,欲盖弥彰的咳嗽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什么我就知道啊。

办公室里没别人,他还是心虚的左右看了看,拨了两下刘海,附身捡起被辛小丰落在地上的纸。看着上面被捏出的褶皱和破洞,伊谷春咂咂嘴。

折了两折塞进口袋里,伊谷春捋了捋衣服,拿过水杯打开看了一眼。

警局走的晚的人有幸看到一向稳重的辛小丰从伊谷春的办公室跑出来,奇怪的喊住他,小丰,你脸怎么这么红?

出来倒水的伊谷春闻言脚步顿了下,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开。

辛小丰看了他一眼,憋了半天道,紫外线过敏。

评论(16)
热度(197)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