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我的太阳 10

辛小丰还琢磨着伊谷春这个塞在信封里的,起码五页纸的,密密麻麻的东西是啥。

琢磨了一天,没琢磨明白。

辛小丰匪夷所思的说,难道真是我智商不够?

眼瞅下班,伊谷春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

伊谷春说,吃饭逛街压马路,牵手亲亲亲亲亲嘴看电影。

伊谷春有点怂。

然后他就看到了骚包设计师停在街对面的车。

伊谷春一脸严肃的推门喊道,辛小丰!

辛小丰一个激灵站起来,在!

伊谷春扒着门框说,一会先别走,有事!

辛小丰看着他严峻的表情,问道,好。有任务?

伊谷春没说是不是,一下就缩回去了。

伊谷春继续转来转去。

伊谷春说,不行,这压力太大了。

辛小丰看着伊谷春紧闭的办公室的门,又低头看了看那封好像是信的鬼东西。

辛小丰说,这到底是什么呢?

辛小丰灵光一闪的说,难道是情书!?

辛小丰说,不可能,谁的情书写的跟年度总结似得。

辛小丰纳闷的说,难道真是年度总结?

半个小时后伊谷春出来了。

伊谷春警服都没换,扣着帽子招呼辛小丰说,走了。

然后伊谷春就带着辛小丰上食堂吃了个饭。

比平时多加了一个菜。

伊谷春说,多吃点。

辛小丰想,看来一会要干体力活了。

伊谷春想,饭吃过了,该逛街了。

然后他们两个把辖区的大街小巷都巡了一遍。

辛小丰脚都快抽筋了。

辛小丰想,刚才吃少了。不过姓伊的这是干什么呢?踩点?

伊谷春脚也疼。

伊谷春想,这算是逛街压马路了,搞对象太累了。

伊谷春回头看了看他,问,累了?

辛小丰说,不累。

他习惯性的驼着肩膀低着头,和伊谷春说话的时候眼睛微微抬起,映着路灯暖暖的光,平日里冷硬的轮廓都软化。

伊谷春叹气,可惜了。

辛小丰等了一会,不见他说话,于是小心翼翼的问,头儿,咱们接下来干嘛?

伊谷春想了想。

伊谷春僵了一下。

伊谷春说,咳咳,那个,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跟着走就是了。

辛小丰说,啊,哦,好。

然后伊谷春就带他去看了午夜场电影。

真的是午夜场。

看着电影院里寥寥数人和大屏幕上纠缠的男女,伊谷春和辛小丰心里同时道,我日!

辛小丰眼神都不对了,他不禁转头看了看伊谷春。

警长带协警看午夜情色电影,这个警长似乎还对协警有不一样的心思,怎么破?!

伊谷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假装环视四周的躲避辛小丰的眼神,一双利眼嗖嗖嗖的扫描全场。

警长约协警看电影,不想竟是午夜场,尤其这个协警似乎还对警长有不一样的心思,怎么破!?

伊谷春不敢看辛小丰,于是就拿出了比平时锐利500%的眼神剖析着在座的观众。


伊谷春和辛小丰两人抓获了一个地下贩毒小团体,这帮人专门在午夜的小电影院里活动,兜售各种小药丸。

辛小丰有些羞愧的看着伊谷春。

辛小丰想,要不人家怎么是警长呢,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踩个点,端了人家一个贩毒团伙。

辛小丰特佩服的看着他。

伊谷春干咳两声说,这么晚了,赶紧回去吧。

伊谷春想,电影也算看过了,和辛小丰约会也不算很难以接受嘛。


辛小丰回到租屋已经是后半夜了,推开门,就看见杨自道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瞅他。

辛小丰捂着心口靠着墙说,你大爷!

辛小丰说,大半夜不睡觉你蹲这吓人。

杨自道说,怎么这么晚。

辛小丰说,临时有个任务。

杨自道说,和那个姓伊的?

辛小丰点头,脱了外衣坐到他旁边,叹气说,他是个好警察好上司,可惜了。

辛小丰把伊谷春的信拿出了说,对了,你帮我看看这个是啥。

杨自道就看了看。

杨自道说,这是啥啊?


杨自道和辛小丰合伙把陈比觉摇起来了。

陈比觉说,你们大爷的!

杨自道说,你智商高,你看看这是啥。

陈比觉就看了看。

陈比觉说,嗯?

陈比觉掀被起床,仔细的看了看。

陈比觉说,党课笔记?



评论(27)
热度(217)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