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城震】瓜田李下 10

晚上九点四十分,小雨。

阿城收了伞进门,家里黑漆漆的,没人在家。

阿城试着喊了一声,“阿震?”

张震很少有这么晚都不回来的时候,也许今天是有事情?

等洗完澡换了衣服,已经过了十点,张震还没有回来。叫外卖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了两人份的。

外面雨越来越大,隐隐还有闷雷声。

也不知道张震有没有带伞。

阿城拿出电话想问一问张震在哪,可手指悬在拨通键上迟迟没有按下去。想了想,摇头失笑的把手机放回去。

张震那么大个人了,就算是住在一个屋檐下,他也不好过多的干预。

阿城想,感情再好,也只是朋友而已。

吃过了饭,开着电视无聊的换着频道,两圈翻下来却没看进去什么,雨声哗啦啦的压过了电视机的声音。

阿城脑袋空空,想着今天大概是累的狠了,放弃的关了电视。看看窗外,又看看门口。正在纠结的时候,隐约听见门口有钥匙的声音,站起来就冲过去开门。

张震吃力的抱着个纸箱,正腾出一只手拿钥匙,见他突然开了门,愣了一下随即笑起来。

“你还没睡哦?”

想问他这么晚才回来是去了哪里,可想想又闭嘴,只是接过他怀里的纸箱,看着他还在滴水的头发,皱眉道,“这么大雨,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张震没说话,跟着他进了门。

张震被雨淋的湿透,可怀里的纸箱倒是少有水渍,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样宝贝。

阿城道,“快去洗澡,小心着凉。”

趁着张震洗澡的时候,阿城把多的那份外卖热了一下,又简单的打了一个鸡蛋汤。等张震出来,正好出锅。

大概是晚上没有吃饭,张震连头发都没擦干,坐下端起碗就开始狼吞虎咽。

阿城一边叮嘱他慢些吃,一边翻看起张震抱回来的纸箱。一张张旧碟片写真杂乱的堆放着,随手抽了一张翻过来,猝不及防的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

张震吃着吃着突然觉得好安静,鼓着两腮疑惑的抬起头,只看见阿城背对着他坐在地毯上的样子。

张震口齿不清的说,“逞城?”

阿城清了清嗓子,转过头,举起手里的碟片道,“这么老旧的东西,你哪里淘到的?”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张震分不清他是不是不高兴,嘴里的食物也忘记咽下去,鼓着脸呆呆的说,“有家音像店倒闭,我看到待处理的片里有你的,就帮老板整理了一下,他就把这些送我了。”

阿城道,“弄到这么晚就为了这几张碟片?”

张震低头扒饭道,“划算嘛。”

他抻着头看了看在纸箱里淘宝的阿城,小心道,“你不开心哦?”

阿城说,“没有啊。”

只是心里某处隐隐一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说不上好不好,却是让他忍不住的想要说些什么。

阿城看着一张满是灰尘的碟,夸张的说,“哇,这么老旧的东西都有,我都快忘记了。”

张震将吃完的碗筷丢去洗碗池,自己凑到超旁边坐下看他翻腾这些古董。

阿城每每拿起一张,都能立即说出那时自己的年岁,在哪里拍的,拍摄时候的故事,眼中带着笑意。一点都不像他说的那样,自己都快不记得。

张震指着一张问,“这个呢?”

封面上的人梳着半长的六四开,眉毛像是浓墨画出来的,眼睛里盛满了星星。二十出头的光景,漂亮的不像话。

阿城拿起来看了一眼说,“二十六岁。”

张震不相信的凑过来看,“我还以为比我还小呢。”

阿城说,“有吗?”

张震说,“好漂亮,像女孩子一样。”

阿城道,“喂!”

张震说,“这张送我好不好?”

阿城笑道,“本来就是你拿回来的啊。”

张震摸着鼻子说,“这又不一样。”

阿城和他一起笑,笑完又想什么似得突然站起来说,“你等下。”

张震满头雾水的看着他进了房间,过了一会手里拿着两个眼熟的药包回来。

阿城说,“腿伸出来。”

张震说,“我自己来。”

药包的手缝的,他用惯的样式,想也知道是师兄拿过来的。张震一边熟练的系着带子,一边说,“你还记得啊。”

阿城说,“记得啊,你师兄说你膝盖不好,不过我看你也不会记得。”

药包贴上皮肉,一点点的开始发热。嗅着浓浓的药香味,张震抿着嘴没有说话,却隐隐像是笑的模样。

阿城看了他一会,随手摸了块糖果出来,剥开了塞进他嘴里说,“你师兄知道错了,回去吧,有话还是要说开的好。”

张震说,“你赶我啊?”

阿城叹气,“冤枉啊,只要你愿意,住一世人都行。”

张震低着头不知想什么,糖果从左边滚到到右边。

阿城心想该不会是生气了?

阿城说,“震?”

张震抬起头说,“真的?”

阿城说,“骗你是小狗。”

张震站起来就走,阿城扭着身子叫他,“阿震?”

张震说,“我去洗碗啦!”


不知道是他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原本就有这个打算,一个星期后,张震回去了武馆。

阿城不知道具体情况,只知道算是和解了,张震明确的表示不会接手武馆,师父老了,这段日子也发现一碗水端不平的后果,不打算强逼他了。

张震给阿城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阿城还在公司里,嘴上说着这样很好,可挂了电话就发起呆来。

既然和解了,张震就要回去武馆住了吧。

阿城呼出一口气,笑着耸耸肩膀,反正他本来也是自己一个人,而且张震也不可能在自己家住一辈子。

只是,有些寂寞。

想了想,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叮嘱的短讯,叫他不要忘记敷药,按时吃饭,不要贪凉。编辑完之后,看着满满当当的短讯 栏,又全部删掉了。

他师父师兄都在身边,总会有人提醒他的。

于是当天晚上下班,阿城十分热情的招呼员工一起去聚餐,他请客。

众人欢呼,毫不留情的 痛宰了他一顿,吃饭唱K一样不落。阿城笑眯眯的,好脾气的全程陪到底。

有人开玩笑说,老板每日急急回家,今天终于想起咱们来了。

大家开玩笑说是不是要有老板娘了。

阿城任由他们闹,只说,要有那天,他一定请吃糖。

笑过闹过总要结束,把最后一个人送上出租车,阿城看看表,也差不多十二点了,这时候回去正好洗洗睡了。

他这样想着,一路驱车回家,临到楼下却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出乎意料的,家里的灯是亮的。

阿城怔了一下,挠了挠头。等到开了家门,看见沙发上盘腿坐着的张震,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张震咬着棒棒糖,拿着遥控器看他,“干嘛不进来?”

“哦。”阿城说,“哦。”

阿城说,“你不是回去武馆了?”

张震说,“是回去了啊。”他看了看表,“你好晚啊。”

阿城说,“公司聚会。”

张震点点头哦了一声,又问,“你要吃饭吗?”

阿城摇头,“我吃过了。”然后径直回去房间换衣服,两分钟后又走出来,“你不是回去武馆了?”

张震终于放下遥控器,转头奇怪的看他道,“我有回去啊,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阿城手里还抓着钥匙,干咳道,“随便问问。”

张震想了想说,“你说我愿意就可以一直住的,难道是随便说说的?”

阿城忙道,“不是!”

阿城说,“我去换衣服。”

两分钟后阿城再次走出房门。

阿城尴尬道,“我忘记换鞋了。”

评论(19)
热度(56)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