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我的太阳 15

辛小丰一脸凝重的找到了杨自道。

辛小丰说,阿道,我觉得有点不太好。

杨自道说,怎么的呢?

辛小丰想了想,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辛小丰思考了一会,问他,你这是干嘛呢?

杨自道穿针引线说,小夏说想要一个美国队长的十字绣吊坠。

辛小丰匪夷所思的看着他。

杨自道说,你刚才要说啥来着?

辛小丰说,不,没事了。

辛小丰一脸凝重的找到了陈比觉。

辛小丰说,老陈,我觉得阿道有点不太好。

陈比觉说,别跟我提那个傻逼。

陈比觉伸手说,我笔友的信呢?

辛小丰就把伊谷春的情书给了陈比觉。

陈比觉拆开来看了看,感慨的说,我笔友这知识层面涉及之广阔,语言之犀利,思路之清晰真是让我恨不相逢未嫁时啊。

辛小丰说,什么?

陈比觉说,未考时。

陈比觉说,早知道世上有这号人物我就和笔友考一个大学了!

辛小丰说,说得好像你考过大学一样。

陈比觉不想搭理这个傻逼,拿起笔就要给伊谷春回信。

辛小丰说,他写的啥啊?

陈比觉说,社会发展的前景展望你这种傻逼不懂,一边去!

辛小丰就一边去了。

辛小丰有心事,可奈何苦于无人可说。

辛小丰打开了电脑。

辛小丰抱着电脑说,尾巴,小爸爸只有你了。

辛小丰问,尾巴,你觉得上次小爸爸带你见的那个伊叔叔怎么样?

辛小丰说,他这人其实挺不错的,但是感情这东西,控制不住。

辛小丰说,我理解他,真的。

辛小丰叹气,只怪我太帅气!

辛小丰看了看财富和属性,给了尾巴一些零用钱。

尾巴开心的说,爸爸最好了!


伊谷春睡不着觉。

各种体位都试过了,睡不着。

伊谷春起床点看跟烟,看了一眼表,半夜三点。

伊谷春把辛小丰的情书都翻出来看了看。

伊谷春说,这么好的文采,当协警真他妈的可惜了!

伊谷春又看了看底下的落款署名。

伊谷春老脸一红,干咳了两声,使劲的抽烟。

伊谷春想,看不出来,辛小丰平时闷不吭声的,居然还这么肉麻。

伊谷春开始认真的思考起自己和辛小丰之间,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照伊谷春的想法就是,两个大老爷们之间,搞这些肉麻暧昧的把戏,实在是别扭。

更重要的是,写情书太累了!

伊谷春擦着冷汗想,还写下去他就要没货了!

伊谷春百思不得其解,辛小丰到底是为什么喜欢自己呢?

回忆起从开始到现在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都揉碎了拆成零件来分析。

伊谷春想起辛小丰第一次见他时慌张又拘谨的模样,想起辛小丰平时傻呆呆的没有表情的脸,想起辛小丰出任务时不要命的拼劲,想起辛小丰笑起来时脸上那抹十分温暖的弧度,想起辛小丰…

伊谷春苦笑,他不得不承认。

伊谷春说,果然,还是我太有魅力了。

伊谷春睡不着索性起床开电脑,写起了举荐信。

伊谷春说,辛小丰这文采,必须逼他考公务员去!

评论(7)
热度(141)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