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并不存在的的事 11

小票友觉得生存无望,痛哭流涕。

大明星为了鼓励票友,就给他唱了首歌。

大明星唱道,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

票友说,偶像,这不是你的歌啊。

大明星说,这是我哥哥的,他还有一首,你要听吗?

大明星唱道,寒夜漂移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大明星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吾女叛逆伤透我的心。

票友对生的希望彻底幻灭了。

绑匪小胖说,好听!

大明星想,这才是脑残粉。

大明星说,你挺可爱的,要不要跟我混?

票友想,偶像这是在策反绑匪呢!

绑匪小胖想,偶像这是在感化我让我从良呢!

然后王老大就回来了。

王老大普通一声就跪下了。

王老大双手举起那张四人照片,痛哭流涕的说,偶像!

朋友和小胖同时想,匪头也是偶像的粉丝?

票友想,不对啊,要跪早跪了。

大明星慈爱的说,男儿膝下有黄金。

王老大哽咽,我没想到是您。

大明星想了想说,在你眼里,我不是什么都不算吗?

王老大说,出来混,谁不吹点牛逼。

票友看了看那张照片。

票友说,偶像,看不出来你也中二过啊。哎呦旁边那两人太搞笑了,那个白衣服的挺帅!

小胖也看了看。

小胖说,阿杜根!


张老爹这个年过的很不爽。

兄弟烦,儿子烦。女儿烦,女儿的女朋友烦。

女儿的女朋友。

张老爹咬牙切齿的想,要不是我打不过你。

张老爹想,降龙十八掌输给了八卦掌,他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另外四人丝毫没有感受到张老爹的苦痛。

他们凑一桌打起了麻将。

似乎还少了谁的样子。

被遗忘的一线天蹲在厨房门口,阴森森的剥蒜。

一线天说,你们做菜太难吃了,这些年怎么活的。

一线天说,我弟弟居然吃了这么多年?!

一线天恶狠狠的说,小兔崽子一年到头不着家,我心疼他个鬼!

然后一线天做了一桌金小弟爱吃的菜。

铁板猪蹄,铁板猪蹄,和铁板猪蹄。

张老爹看着满桌的猪蹄,默默的拿出了降压药。

吃饭的时候有人敲门,张老爹去开了门。

大明星说,你这地方还真不好找啊!

大明星带着小弟呜呜泱泱的就进来了。

张老爹说,卧槽!怎么是你!?

大明星看着饭桌,笑眯眯的说,哎呀我来的正是时候啊!

然后大明星看着一桌的猪蹄,也拿出了降压药。

张老爹指着他后面的人问,这些谁啊?

大明星说,我新收的小弟。

张老爹说,你不是从良了吗?

大明星说,不就是个玩儿。

绑匪小胖在心里哭,本以为偶像想渡我从良,没想到还是黑社会。

另一边王老大看了看金小弟,问,二,二弟?

金小弟说,你认错人了。

王老大问,你认识一个叫沈炼的人嘛?

金小弟说,不认识。

一线天从厨房出来了,端着猪蹄。

王老大震惊了。

王老大看了看一线天,问,二,二弟?

一线天说,你认错人了。

王老大问,你认识一个叫沈炼的人嘛?

一线天说,不认识。

王老大失落的说,哦。

王老大上了QQ说,我看见两个人,特别像我二弟。

太子雷:你是思念成疾了吧。

一线天和张老爹对着王老大看了又看。

张老爹一线天和王老大又认了个亲,当下算是面了个基。

张老爹QQ对太子雷说,快点,就你了,爆个照!

太子雷羞涩的拍了张自拍。

张老爹看了一会,突然放大了一下。

张老爹看着背景里的某人,惊讶的说,哎这不是我球友吗?!

评论(7)
热度(24)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