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城震】瓜田李下 番外

张震开了一家小小的糖果店。

特别小,红白的条纹遮蓬下面就是一个滑轨的窗户,往下的玻璃墙柜里琳琅满目的格式糖果。

开店的钱是之前打工攒下的,另外阿城也拐弯抹角的赞助了一点。为此张震专门买了个小本本,认真的记下阿城借给他的那点不算多不算少的本金。

阿城每天看张震起早贪黑的往外跑,有点想帮忙,又知道张震估计不会接受。看看日历,才星期二,离周末还有好久,连跟去都理由都没有。

郁闷了几天之后,熬到了周末,阿城想我这回总可以跟着去了吧?

结果张震兴奋的告诉他,装修好了。

阿城呆了一会之后再心里吐槽,哪有一个星期就装修好的,于是抱着疑惑的态度去看了看。

阿城拄着下巴坐在窗口后面,看着外面的老旧街道想,这点地方居然还装修了一个星期。

张震这几天睡的晚起的早,此时挺不住了,坐在他旁边的地上,靠着他大腿,怀里还抱着个抱枕睡的正香。

阿城仔细的把他垂在额前的头发拨到一旁,转头保持那个姿势继续发呆。

陆陆续续的卖出了一些糖果,快中午的时候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自己跑来买糖果。一大把一毛五毛的硬币哗啦啦的散在柜台上面,他垫着脚,胖乎乎的小手艰难的够着台面,奶声奶气的说,“叔叔我要那个大的棒棒糖。”

阿城连忙拿手去拢住那堆零钱,把清脆的声音捂在手心里,怕吵醒了在睡觉的人。

他偷眼去看了下,张震只是皱了下眉头,调整了下姿势继续睡。阿城送了口气,数了数零钱。

小男孩松开扒着柜台的手,从玻璃的墙柜里那些糖果的空隙看见里面还有一个人。蜷在卖糖果的那个叔叔的身边,一动不动的好像在睡觉,卖糖果的那个叔叔还很轻的拍了拍他的背。

阿城数好了钱,轻轻的收到钱盒里,拿了那个棒棒糖递给男孩。

阿城小声道,“给,大大的棒棒糖!另外看你这么可爱,再送你一个特制水果糖!”

男孩一口把水果糖咬进嘴巴里,星星眼的看着阿城,含糊道,“谢谢蜀黍!”

阿城蛮高兴的看着男孩举着大大的棒棒糖跑远,自己也捡了一颗塞进嘴里。

午后阳光正好,他也有些犯困。

张震翻了个身,睡的无知无觉。



曾经许诺有了老板娘就请吃糖的郭老板终于要兑现承诺了。

公司众人闹腾一番之后,强烈要求见一见老板娘,纷纷猜测到底是美貌款,温柔款,可爱款,还是女强人款。

阿城笑眯眯的任他们闹腾,被问的实在没辙了,只好说,“嗯,大概是综合型的吧。”

大家又开始幻想老板娘是一个美丽可爱温柔又大方的女强人,一定是在工作时候认识的吧,可是为什么他们没印象?

这时门口有人喊道,“有人吗?”

摸鱼的前台小妹匆匆跑回去,“有的有的!”

来人是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半长的自然卷,留着小胡子,眼睛亮亮的。

前台小妹酥了一下,还以为是哪个艺术家或者模特,小心的问,“您好,您找谁?”

张震拍拍放在台面上的纸箱,“外卖。”

纸箱里面全是包好的糖果,不花俏,但是细致。

阿城早有交代今天会有人送糖来,前台小妹一边签收一边感慨现在外卖小哥都这么有范了。

张震拿了收据,骑着自己二手的小绵羊突突突突的离开了,一点都没想和阿城打个招呼。

前台小妹抱着纸箱回到讨论圈,一伙人还在幻想老板娘怎么的美貌可爱又温柔。

小妹叹道,“刚刚的外卖小哥好帅啊。”

一伙人忙着分糖,随口道,“有咱们老板帅吗?”

小妹想了想说,“不一样,不是一个类型的帅。”

“不相干啦,还不如想想怎么从老板口中套出老板娘来!”

小妹想想,“也是!不过老板嘴巴紧,好难撬。”

阿城这时从办公室探头出来问,“糖果送到了?”

“是啊。”

“送糖果来的人呢?”

“走了啊。”

“…哦。”

阿城缩回头,拿出手机。

「你来了怎么不叫我?」

「叫你做什么?」

「……」

「我还要去送下一家呀,绿灯到了,不说了。」

阿城看他在骑车,就不在发短信了。转身出去从一群人堆里挖了纸箱出来看了看。

“怎么都分没了?”

“是城哥你买太少啦!不过很好味啊!哪家店的?”

阿城趁机做了个广告。

几个员工凑在一起疑惑道,“好味道糖果店?好没新意的名字…”

阿城抱着空纸箱回了办公室,看着纸箱侧面用黑色马克笔简陋的写的店名,把它放在了柜子里,回去继续干活。

五分钟之后,阿城起身把纸箱从柜子里拿出来。把面对办工作的那面展示柜中间的大格子清理出来,把纸箱塞了进去,店名的那面冲外。

满意的点点头,随手把清出来的那些名人合影和奖状塞到旁边和装饰品挤一挤。

一个小时后,阿城收到了一条短信。

「晚上想吃什么?」



楼道里弥漫着浓浓的肉香味。

阿城下意识的就吞了下口水,开了门,香料和肉类的香味更加迫不及待的把他拉了进去。

阿城说,“我回来了。”

张震拿着一把占着血的菜刀从厨房走出来,“你回来啦,很快可以吃饭了。”

阿城看着那把刀,说,“哦,好。”

晚饭是炖肉,糖醋里脊和红烧鱼,还有一个番茄炒蛋。

阿城没想到自己说想吃肉,张震就真的弄了这么多肉。看着色香味俱全的一桌,回想下当初炒菜咸死人的张震,阿城不得不承认,人和人有时候还真是不能比。

是的,他现在依然只会做一些简单的东西。

阿城给两人盛好了饭,闲聊道,“今天什么日子?这么丰盛。”

张震说,“你都请员工吃糖果庆祝找到老板娘,我当然也要庆祝一下啊。”

阿城一口饭卡在喉咙里,“咳咳,你听到啦?”

张震点头,“嗯。”

张震难得带了一点调侃道,“美丽温柔可爱又大方哦。”

阿城道,“他们乱说的。”

安静了一下,阿城道,“其实他们也没说错。”

张震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说,“没有美丽。”

阿城嗤笑,张震的点和别人永远不一样。

张震道,“我把咱们的事情和师父说了。”

阿城道,“嗯,然后呢?”

张震摸着脸,有些疑惑的说,“师父说我胖了。”他问阿城,“我真的有胖?”

阿城仔细的看了看他说,“没有呀。”

张震想了想说,“不过也有可能,我锻炼的强度都没有以前大了。”



晚饭过后阿城提议去散步,张震没有犹豫的说好,顺手拎了剩菜下去。

天还没有黑,路灯却早早的亮起来。两个人慢悠悠的绕着湖边走,底底的说着白日里有趣无趣的琐事,一直走到了天半黑。

月前一只母猫在小区角落的榕树洞里安了家,生了一窝小猫,五只活了两只。张震有次看见了,后来散步的时候都会挑这边走,时不时的拿些剩饭剩菜来。

今天也是一样。

阿城蹲在旁边,看张震把袋子打开推到母猫面前。这只凶悍的母猫已经认的他,只叫了两声,没有抗拒的接受了他的食物,甚至张震摸两下也是可以的。

但是阿城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只能眼巴巴的在一旁看。

母猫吃过了东西,就回到树洞里,把两只小小的幼猫压在怀里,盯着阿城和张震。见他离开,这才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阿城问,“既然那么喜欢,为什么不抱回家里养?”

张震道,“不要了,那只母猫不喜欢人。只抱小猫也不太好,再说也没有时间照看。”

阿城说,“哦。”

张震侧头去看阿城,灯光昏暗,在阿城的脸上打下一层模糊的光晕,看的不分明。似乎是注意到他的视线,阿城回望了他一眼道,“怎么了?”

张震说,“糖果店的老板娘也是美丽温柔可爱又大方的。”

阿城愣了一下,而后笑不可支,几乎要把眼泪都笑出来。

笑过了又把张震的手抓过来牵着,“不止如此,老板娘的眼光还特别好呢!”

张震也笑,反手扣住阿城的手。

回家的时候,阿城和张震肩并肩的站在电梯口等电梯。阿城站的不老实,嘴里哼着歌,点着脚尖打拍子,肩膀不时的蹭到张震。

张震从电梯的镜面门上看阿城,香槟色的镜面看人有些失真。

张震看了一会,突然道,“逞城。”

阿城转头道,“嗯?”

张震认真的说,“我可以亲你吗?”

阿城眯着眼睛笑,眼角有细细的纹路,他没有回答,只是凑过来侧着头去吻张震的嘴角。

嘴唇贴着嘴唇,这个浅淡的吻温柔的不像话,像是初绽的棉花。

张震问,“然后呢?”

这样就结束了吗?

阿城说,“你闭上眼睛。”

张震依言闭上眼睛,感到阿城的手臂环上自己的腰。

阿城想,张震也许真的有点胖了。

这是一个真正的亲吻,气息的交换纠缠,挥之不去的甜腻的糖果香。自内心生出的满足感促使身体去索要更多,张震顺从那股强烈的欲望去回应,甚至在阿城的默许下把控着主动权。

然后。

然后电梯门开了,住隔壁的邻居震惊的把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评论(15)
热度(59)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