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04

伊谷春开始给自己找事,基本不在警局多停留,那个狭小的办公室会逼疯他。

伊谷春几乎承包了二警区所有的外勤出警,一辆私车公用的高尔夫出没在警区大街小巷,不管什么事,能管就管。协警也好,正式警员也好,都跟着他出过一两次警,最后都纷纷表示承受不住。跟过伊谷春的,回来还没有抱怨过的也就只有辛小丰一个。

理所当然,伊谷春再一次抓壮丁的时候,辛小丰被有意无意的推了出来。

伊谷春没多想,招呼一声转身就走,也不管身后的人有没有跟上来。他风风火火的来去,像是一阵突如其来的飓风,带着暴躁气势席卷着周遭的一切,让人避之不及。

辛小丰是个习惯于逆境的人,在外人眼里甚至有点逆来顺受,这样的伊谷春他也没有什么意见。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来自上司的命令,他听着做着就是。

辛小丰心里对伊谷春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比第一次见面增值了不少,所以不像其他人那样害怕伊谷春。路过天井的时候,他甚至可以顶着伊谷春的眼神揉一把哈修的头,惹来小黄狗讨好的吠叫。

哈修,伊谷春给他的小黄狗起的名字。挺洋气的,就是有点蹩口,警局里没几个人这样叫,逗弄的时候多是嘿来嘿去,只有辛小丰会叫这个蹩口又洋气的名字。

辛小丰没多腻乎,揉了一把就走,伊谷春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表示,毕竟也不是多大事。

伊谷春点了根烟,递给辛小丰道,“喜欢狗?”

辛小丰习惯的接过来,回道,“还行,不讨厌,尾巴喜欢这些小动物。”

伊谷春回忆了一下第一天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小女孩,但是因为时间太久他也没有多在意,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只是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表示自己还记得那个女孩。

伊谷春调整了一下座椅,突然来了说话的兴致。伊谷夏曾经说过他是个不会聊天的人,和他说话就感觉自己像是犯人。警局里的警员们和他说话也都是战战兢兢的,他也说不起来。也就是辛小丰,和他能平平常常的说上几句。

伊谷春问,“孩子多大了?”

辛小丰答道,“七岁了。”

伊谷春说,“上小学了吧。”

辛小丰难得有一点愧疚的表情,道,“没,还在幼稚园。”

伊谷春惊讶了一下,“七岁还在幼稚园?”

辛小丰低声说,“入学都要本地户口,难办。我工资也不高,就,就一直拖到现在。”

他的声音很低,面色也不大好看,似乎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伊谷春有一次在辛小丰的脸上看到木讷以外的表情,虽然生动却并不好看。

于是他停止了这个话题,转而道,“七岁了,我看你也不大,”他算了算,一皱眉,感情辛小丰是高中时候生的尾巴?那对方姑娘多大?这算是犯罪了吧。

伊谷春习惯的用执法者的角度去看问题,辛小丰侧目看了他一眼就明白了,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问过他,不怪伊谷春。

辛小丰道,“尾巴她妈,比我大,成年了。”

伊谷春卡了一下壳,百年难遇的有种被看穿的窘迫,不过这种窘迫被掩盖的很好,不会被辛小丰看出来。

忽又想起那天有人说过辛小丰家里没人,所以才把尾巴带去宿舍住,这样想着伊谷春就问道,“那她妈呢?”

只是没事随口闲聊一样,伊谷春并没有想探究的意思,甚至辛小丰不回答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这话一问出口辛小丰就明显的僵了一下,伊谷春反而多了一点关注。

辛小丰目光发直,车子开出了几百米,伊谷春才听到辛小丰看似平淡的一句话。

辛小丰将燃到尽头的烟拿下来,随手在指间捻灭,“死了。”

伊谷春看着辛小丰染着黑色烟灰的手指,开始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不会聊天。

辛小丰随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的手指,勉强笑道,“坏习惯。”

车子里气氛深沉,伊谷春开了窗,透了一口气。过了一会似乎对自己聊天技能的欠缺不死心,开口来了一句,“早饭吃了吗?”

辛小丰没反应过来,“啊?”

伊谷春不说话了,也不在妄想在这个时候挑战自己,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看着窗外陆续驶过的车子假装自己刚才没有说话,是辛小丰幻听。

恰逢一辆出租车行过,前后坐满了人。伊谷春扫了一眼,后座的壮硕男人一身流气,裸露的胳膊上都是纹身。对方也看到了伊谷春,和他眼神对上的时候明显畏缩了一下,又看清伊谷春的警服后收回了架在窗口的手臂,情绪也紧张起来。

伊谷春眯着眼睛,扶在车门的手敲了一下,辛小丰斜眼也看了一眼出租车,一脚油门踩上,直接甩尾刹车拦在了出租车的前面。

伊谷春手枪上膛,开门就下去了。辛小丰吓了一跳,不明白怎么就直接上枪了呢?慌忙的也跟着下去了。

伊谷春陀枪指着司机,厉声道,“下车!”

司机被这阵仗吓的要死,在座位上动也不敢动。辛小丰不等伊谷春说话,上去就把后车座的几个人拽了下来,直接反手拷在地上。

“别动!趴地上!”

伊谷春紧盯着司机,余光瞥到副驾驶的男人手悄悄的伸进皮包,立马抬枪道,“做什么!”

伊谷春喊道,“小丰!”

辛小丰把最后一人拷上,闻声立马过来,照伊谷春的示意把副驾驶的人拽出来拷住,一翻皮包就愣住了。

辛小丰看着包里上了膛的手枪,在看伊谷春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人的眼睛要有多利,观察力又要多强,才敢看一眼就发现不对,一眼就敢拔枪?

伊谷春疑惑道,“小丰?”

辛小丰把枪拿出来给他看了一眼,伊谷春说,“打电话叫人过来,带他们回去。”

辛小丰和伊谷春在路上立了警示牌,一直等警队的人过来压人。伊谷春不想听那边客气的寒暄,直接招呼辛小丰道,“小丰,走了。”

辛小丰跟接手的人点点头,跟上了伊谷春。

伊谷春收了枪,辛小丰道,“就一眼,你就敢拔枪?”

伊谷春没有直接回答,道,“当警察当久了就会神神道道的,说出来不太科学,但是你信直觉吗?”

这种事一般人都不大会相信,尤其是警务人员,相信科学相信事实相信证据。伊谷春以为辛小丰也是这样,可辛小丰沉默了一会之后道,“我信。”

伊谷春笑了一下说,“带我入行的师父和我说,当警察要用证据说话,可有时候也不能忽视自己的直觉,就像我们也相信这个世界有天谴一样。”

辛小丰反问道,“真的会有天谴吗?”

伊谷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沉如水道,“我相信是有的。”

像是从之前不甚愉快的聊天气氛中脱离出来,伊谷春再次问道,“早饭吃了吗?”

辛小丰不明白话题为什么跳的这么快,但还是如实道,“没呢。”

伊谷春说,“前面路口右转,我请你吃面!”

辛小丰下意识的拒绝,“不,不用了伊队,我不饿!”

伊谷春心情不错道,“废话什么!让你拐就拐!”

大概是多说了几句话,也或是抓了一伙犯罪嫌疑人出了火气,伊谷春连日的多云终于有转晴的现象,和辛小丰两个打了牙祭,转了一圈回了警局。

伊谷春拿帽子扇风,应着旁人的招呼声就进了大堂。

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即使交谈也都是小声,和平日里差距甚大。

伊谷春道,“怎么了这是?怎么都不说话?”

伊谷春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哎,今天带回来那几个人呢?”

众人匪夷所思的瞪着伊谷春离开的身影,惊的像是见到鬼,心里忍不住的骂人。

他妈的之前说吵吵闹闹像什么样的不也是你吗!

随后进来的辛小丰被众人的视线射了个正着,一脚迈进门里也不敢在动作,不明所以道,“怎么了?”







-----------------细轨OL

恭喜大侠阻止了一起抢劫案,完成了隐藏任务《的哥的灾难一天》

经验+500

民心+3

观察力+5

辛小丰(可攻略)好感+5

获得辛小丰的忌惮x1

获得残破的线索碎片《辛小丰的往事》x1
(物品描述:辛小丰的过去如同一片迷雾,他到底隐藏了什么,他的过去是怎样的。这个线索碎片很残破,似乎还有很多其他的碎片,收集齐碎片可以合成一条完整的线索,可激活任务-辛小丰的往事。奖励随机。)




伊谷春:等下!那个辛小丰的忌惮是怎么回事!( -᷅_-᷄ )

评论(14)
热度(248)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