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05

民警的工作量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地方分局,简直比机动队还要机动。基本就是哪里有事哪里跑,甭管大小,一股脑的全归他们管。

家里猫跑了,找民警。路上井盖丢了,找民警。隔壁邻居扰民了,找民警。夫妻打架了,找民警。

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繁杂琐碎的事情,一点点的开始充实进伊谷春的生活。每天睁眼就要开始忙碌,晚上累的闭眼就睡,没了时间再去愤慨自己操蛋的小情绪。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管是否自愿,总会有很多新的人,新的事等待在前面,重新将突然剥离出的缝隙填满。

伊谷春的情绪逐渐趋于正常,并不是说他之前多么不正常,但是明眼人一按就看得出伊谷春之前的暴躁。平日里说话办案都板着脸的犀利警长,任谁都会有压力。

缓和掉情绪的伊谷春则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性格中的大方豪爽一点点的显露出来,警区内的众人也不在像刚开始那样抵触他了。

几个才下班的小警员纷纷同伊谷春打着招呼,“伊队。”

伊谷春抬抬手,算是回礼了。他累的半死肚子又饿,实在拿不出力气说话,他现在只想去食堂弄点东西吃,然后回去好好睡一觉。

一边往食堂走,伊谷春抻了个懒腰,顺势往天井那边看了一眼。

伊谷春随手拉过一人,问道,“哈修呢?”

警员一脑门问号,“谁?”

伊谷春说,“狗呢。”

警员恍然大悟,“哦哦,狗啊,好像辛小丰带去遛弯了。”

伊谷春怔了一下,道,“哦,谢谢。”

遛狗?

这样说来狗的确是要遛的,只不过他一直没时间,就给忘了。那么这段时间遛狗的,一直都是辛小丰?

伊谷春看了看哈修原本栓着的地方,揉揉鼻子,拐弯去了食堂。

辛小丰带着哈修去了警局旁边的木棉公园,晚上吃饭的时间,人不算多,尤其是周边的小路。牵引绳松松的绕在手上,辛小丰和哈修蹲在路边。

辛小丰在打电话,哈修在等辛小丰打电话。

“阿道,我想了几天,觉得还是在外面租个房子。”

杨自道那边好像也是在吃饭,口齿不清道,“你不是喜欢住宿舍吗,怎么突然说要出去住?”

辛小丰道,“尾巴每天这样也不是个事,咱们皮糙肉厚的折腾着没事,她一孩子,连个固定住的地方都没有。”

杨自道沉默了一会,似乎也认同了辛小丰这话,“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一月那点工资,还要给尾巴找学校的事,哪都要钱。”

辛小丰看了下一直拿在手上的存折,上面的数字单薄的很。

辛小丰道,“钱我在想想办法,租房子的事你帮我注意一下。”

杨自道说,“行了,知道了。来活了,先挂了。”

辛小丰反反复复的翻着那几页存折,上面的数字也从不见多。他抓了一把头发,想起那天尾巴趴在天肩膀上,说想和他一起住时候小心翼翼的模样,辛小丰顿时觉得自己就像陈比觉说的那样,就是个傻逼,都不配尾巴叫他爸。

辛小丰抬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哈修吓了一跳,站起来冲他叫了一声。辛小丰揉了一把它的脑袋,把存折揣进口袋里,心事重重的牵着哈修继续走了。

伊谷春偷了个闲,坐在天井下的台阶上抽烟,辛小丰回来的时候正好撞上。

伊谷春道,“回来了啊。”

哈修见到他,兴奋的冲了过去,扑进他怀里伸舌头就要舔。伊谷春举起夹着烟的那只手,仰头躲避着哈修的热情攻势。

辛小丰拘谨的道,“伊队。”

伊谷春拍拍身边的地面,“坐。”

辛小丰依言坐了过去,伊谷春又点了根烟,递给他道,“这几天都是你在遛哈修?”

辛小丰抽了一口烟,愣愣道,“啊?哦,是。”

伊谷春道,“谢谢了啊。”

辛小丰看着哈修说,“没事,我,我挺喜欢它的。”

伊谷春也看了看哈修,哈修吐着舌头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伊谷春道,“吃了没?”

辛小丰道,“没,没呢。”

伊谷春嗤笑道,“这不知道的还他妈的以为你结巴呢,我就那么吓人?”

辛小丰把叼着的烟拿下来,连忙道,“不,不是!没有,我,我就是这个毛病。”

伊谷春拍拍他的肩膀道,“说笑呢,紧张什么。”

伊谷春指着食堂的方向道,“食堂阿姨那边还有吃的,不过晚了就不好说了。”

辛小丰说,“哦,好。”然后抽完最后一口烟,食指和拇指不知疼一样将烟头碾灭,“那伊队,我先过去了。”

伊谷春挥挥手,眼瞅着辛小丰拐弯看不见了,转头瞥到他刚才捻灭的那只烟头,惯性的想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可以养成这种自虐的习惯。

伊谷春吐出一口烟,扯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

警局食堂的东西说不上多好吃,但也不难吃,二两米饭一个青菜,辛小丰顿顿如此。辛小丰长得好看,人也老实,食堂阿姨一直挺喜欢他的,每次打菜的时候都会多给他一点。今天也是一样,因为辛小丰是最后一个来的,食堂就他一人,阿姨把最后一块烧肉也舀进了他的碗里。

他心里想着事,烧肉吃在嘴里也没什么滋味。

一面挥着时不时的蚊子,一面食不知味的吃着这一顿迟来的晚饭,辛小丰又把存折拿出来看了看。

饭没吃完,也还没等想出个子午寅卯呢,外头伊谷春的大嗓门就喊上了。

“有喘气的没有!”

辛小丰丢下筷子,条件反射的就冲了出去,存折随手塞口袋里,瞬间就从那个有点木讷的小协警进入到出任务的状态中。

辛小丰跑到前面,“伊队!”

伊谷春匆匆往外走道,“有个姑娘报警,说家门外面有人撬门,赶紧的!”

辛小丰紧跟着他上了副驾,一听这话皱了下眉,直接开了警灯,这样一路飙到了报警人住的小区。

小区大门开着,路灯也坏了好几个,乌漆墨黑的。伊谷春不熟悉这边,辛小丰却熟的很,问清楚了具体地址,拔腿就跑过去了,伊谷春跟在他后面。

报警的姑娘住六楼,辛小丰一口气冲了上去,却并没有见到有别人。

同随后上来的伊谷春对视一眼,辛小丰敲了敲门,过了好半天,里面才有人颤悠悠的问,“谁呀!”

辛小丰道,“警察!是你报警的吗?”

里面的姑娘隔着门,带着哭腔说,“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真是警察啊?!”

伊谷春拿了证件,搁在猫眼前面的地方,“我是二警区的警长,我叫伊谷春。你说撬门的人呢?”

伊谷春对辛小丰扬了下下巴,辛小丰点点头,转身去别的住户那边询问了。

姑娘声音带着抖,“你们来前两分钟走了。”

伊谷春道,“你先开下门。”

他这样说,可是门里的姑娘似乎是吓坏了,怎么都觉得信不过他,死活不开门。伊谷春倒也能理解,最后道,“要不这样,明天白天我们在过来一趟,或者你自己去警局做个笔录。”

姑娘抽抽搭搭的答应了,伊谷春左右看了看,又顺着楼梯的间隙往上看下。

辛小丰询问回来,道,“旁边的住户都说没听见什么可疑的动静,也没见到什么不认识的男人。”

伊谷春嗯了一声,往楼梯口走了几步。

辛小丰道,“不会是报假警吧?”

伊谷春蹲下身,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从夹角处捡了一根细铁丝,前端弯曲,整根铁丝很干净,没有锈痕。只是这玩意实在太不起眼,要不是仔细的看,根本找不到。

伊谷春回头又看了看那家的房门,道,“屁!人在咱们来之前就跑了,下去看看。”

小区里黑漆漆的一片,伊谷春和辛小丰一人一个警用手电筒,四处扫着,试图找出点什么来。

伊谷春手电的光指着路灯,道,“看那个。”

辛小丰看了一眼,“人为损坏。”

伊谷春冷笑一声,“总有这么些个东西,净想着些坏主意。”

大晚上撬姑娘的门,要不是姑娘警觉,报了警,他们也赶到了,这后面会发生什么,他们想都不敢想。

伊谷春道,“操!”

辛小丰说,“我去后边看看。”

伊谷春点点头,“我去前面。”

意料之中的一无所获,伊谷春道,“估计不是一人作案,还有个人帮忙看风,一有不对就通知动手的那个赶紧跑。”

伊谷春道,“这么晚也找不到什么,先回去吧。”

辛小丰的意思是他再在这边转转,伊谷春却道,“不用了,这种作案的,引起受害人警觉报警的,一般不会在同一天作案了。”

辛小丰问,“伊队,你这么清楚?”

伊谷春咬牙切齿道,“以前抓到过一个,本来是入室行窃,结果女主人当时在家午睡,那孙子起了歪念头,糟蹋了人家,后怕事发就把人掐死了。”

辛小丰沉默了,伊谷春以前在刑警队,这种案子见的只多不少。累计了无数的经验的同时,也见识了人性会有多丑恶。

伊谷春道,“不说这个了,走了,明天再来。”

辛小丰回头看了一眼报警姑娘那间灯火通明的房间,轻轻的嗯了一声,跟着伊谷春离开了。




--------------细轨OL---------


任务《单身女子的噩梦》是否接受?

是 否


您接受了任务《但是女子的噩梦》任务时限七十二小时,请注意用时。

辛小丰的好感+2

您和辛小丰的好感度上升了。


机遇任务《辛小丰的心事》
(任务描述:辛小丰似乎有什么心事,请找出辛小丰忧愁的缘由。任务成功奖励经验1000,辛小丰好感20,辛小丰往事任务碎片x1。任务失败,则此人物自动变为不可攻略。)


评论(7)
热度(205)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