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郑林】殿春 21

郑嘉颖半夜匆忙出门,天快亮才回家。去时两手空空,回来时带了一竖一横两个大活人。

叶叔认得林更新,知自家二少待他不一般,也不等郑嘉颖开口,直接吩咐人去收拾房间。

郑嘉颖道,“不用了,他先睡我那间。叶叔,你去找孙医生过来。”

一大屋子的人忙来忙去,蒋劲夫手脚无措的站在一旁,想帮忙又无处下手,只能干瞪眼。

趴在二楼楼梯口往下看的郑三瞧见了蒋劲夫,眼睛一转就凑过去了。

郑三道,“你叫什么名字?”

蒋劲夫扫了一眼他一身丝绸的睡衣,盛气凌人的态度又住在郑嘉颖的家里,估摸着是郑嘉颖的家人,便客气道,“我叫蒋劲夫。”

郑三道,“我是郑三,你听说过我吧?”

蒋劲夫还真没听说过他,可这时候也不能明着说,于是道,“哦哦,郑三爷!听过听过!”

郑三似是有些得意,转眼想着了自己的目的,又问道,“你认得我那小二嫂?”

蒋劲夫顺嘴道,“认得啊,我…”

蒋劲夫说,“等下?小二嫂?谁啊??”

郑三道,“就是那个被你们抬回来的。”

蒋劲夫惊恐的看着他,“他他他,他不是郑先生的弟弟吗?!”

郑三顿时怒气上头,“他是弟弟,那我是什么!”

蒋劲夫瞪着眼睛,哪里还有心思想他算是什么。

一旁听壁角的叶叔若有所思,他是郑嘉颖在上海的管家,与郑家并没有关系,这些陈年旧事倒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郑嘉颖对林更新不一般,却不想有个这样的缘由。那么黄处长说的媳妇,就是林更新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不过人的好奇心也不该太重,尤其是主人家的。

叶叔背着手,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林更新毫无知觉的被从旅社抬回郑嘉颖家里,毫无知觉的打了针吃了药,睡得天塌不惊。

郑嘉颖把人都打发出去,自己坐在床沿握着他的手,看着他发了一会呆。复又去摸他的额头,把手塞回被子里,在地毯上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

叶叔轻轻的推门进来,“二少爷。”

郑嘉颖看了一眼林更新,放轻脚步走了出去,带上门道,“什么事?”

也是道,“您昨天晚上吩咐说备车,早上要去赴陈局长的约。”

郑嘉颖早就把这茬给忘了,想着还在睡的林更新,他是一星半点的都不愿离开。

叶叔悄悄打量着郑嘉颖的神情,试探道,“要不要我备下礼物,把时间改一改?”

郑嘉颖扶着额头,估摸着林更新暂时还不会醒,咬牙道,“不用,我速去速回。”

叶叔道,“那我去准备一下。”

叶叔下楼去备车备礼,郑嘉颖准备回房间去梳洗换个衣服,转眼却瞧见蒋劲夫在角落里磨磨蹭蹭,看着他欲言又止。

郑嘉颖停了一下,问道,“有事?”

蒋劲夫走过来,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新新他…”

郑嘉颖道,“打过针,正在睡着,你不用担心。”

蒋劲夫说,“我知道,我是想问你,新新,还有那个…”

他吞吞吐吐,证据倒也没有不耐烦,只体贴的安静等他组织好语言。

蒋劲夫见他这样,有点放松下来,纠结着问,“你和新新,真是兄弟?”

郑嘉颖呆了一下,道,“为什么这么问?”

蒋劲夫道,“你,你弟弟,你那个正经弟弟,说新新是你的,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啥!”

郑嘉颖一低眼,唇边蓄起一丝冷笑,“我正经的弟弟。”

蒋劲夫无端有点怕,但是为了林更新还是硬着头皮道,“那个郑三少爷说新新,是他,二二二嫂,是不是真的?”

郑嘉颖道,“小新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你是小新的朋友,若是担心他,就安心的在这里住下,旁的事情不需要问。”

郑嘉颖说完看了他一眼,转身开门进了房间。

蒋劲夫没想到他突然翻脸,正要再说什么,郑嘉颖突然回身道,“小点声,不要吵醒他。”

蒋劲夫立马闭嘴,郑嘉颖当着他的面关上了门。

蒋劲夫想,他觉得他原来的想法是对的,这个郑先生绝对不安好心!

要不,他趁郑嘉颖不在,偷偷带新新跑好了?

郑嘉颖换了身衣服,又走到床边看了看林更新,仔细的掖好被角,才一步一回头的离开。

出门的时候叶叔把大衣递给他,郑嘉颖低声道,“看好老三和蒋劲夫,别让他们弄出什么事来。”

叶叔抬头,看见郑嘉颖的眼神,赶紧低头道,“晓得了。”

郑嘉颖离开不久,黄宗泽便找上了门来。

叶叔跟在他旁边道,“黄处长,不巧了,我们二少爷才出门。”

黄宗泽全把这里当自己家,熟门熟路的往里走道,“我知道,我又不是来找他的。”

叶叔奇怪道,“那黄处长这次来事…?”

黄宗泽嘿嘿一笑,指着坐在沙发上和蒋劲夫说话的郑三道,“我可不是来找三少爷的么。”

郑三见看他,惊喜的站起来,连道,“黄处长,您这是怎么来了?”

黄宗泽道,“都说了不要叫黄处长,多见外。”

黄宗泽挑了个位子坐下,“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要好好谢你。”

郑三陪笑道,“黄处长说的哪里话,不过就是点陈芝麻旧谷子的事,哪算得上帮忙。”

黄宗泽倒也没说别的,直冲叶叔嚷嚷道,“哎哎,叶叔,我可是来蹭点心的!别藏着啊!”

叶叔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郑三,无奈叹了口气,认命的吩咐人端茶上点心。

蒋劲夫认得他,不过这些大人物和他也没多大干系,就想悄悄的,不惹人注意的消失。

天不遂人愿,黄宗泽道,“蒋小哥。”

蒋劲夫道,“哎?叫我?”

黄宗泽笑眯眯道,“当然是叫你呐。”


评论(6)
热度(27)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