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伊辛】细轨 06

伊谷春第二天一早又是忙的天昏地暗,他就不明白了,这么屁大点的地方怎么就那么多的活儿?

他妈的街道居委会联合意见调查,这玩意关他什么事?!

辛小丰早上干完其他人推过来的杂事,站在门口等了一会,从门缝间隙看见伊谷春面对那两个大妈,一个头两个大,一脸恨不得立马开枪的表情。

辛小丰回忆了一下街道居委会大妈的战斗力,在要不要拯救伊谷春这件事上犹豫了半分钟。才下定决心抬脚要走过去,身边突然刮起一阵飓风。

隔壁队的小高急匆匆的冲进伊谷春的办公室,喊道,“伊队!所长找你呢,说是有要紧事!”

伊谷春看到救星一样,抓过帽子往头上一扣,对两位委员长道,“您看到了,我这边忙得很,我给您找个人,”他扒在门口,往外面扫了一圈,“哎,何松!”

蹲门口偷闲的何松回头,“伊队?”

伊谷春道,“过来!给你个任务。”

伊谷春把何松扒拉过来,道,“这两位阿姨,伺候好了,回头给你奖励。”

说完伊谷春拉着小高道,“走走走,所长的事要紧!”

伊谷春发誓,这是他自从调过来之后,看所长最顺眼的一次了。

即使他嘴里的要紧事也没多重要。

被精神摧残完的何松捏着那张通知,愁眉苦脸的对伊谷春说,“伊队,你这任务太艰难了!”

伊谷春给他递了根烟,“甭抱怨,这么多人就你最闲,我不抓你抓谁?”

何松把通知递过去道,“那个,磨叽了半天,说是下个星期街道搞文明汇演,要求咱们派出所也派两个人过去,警民一家。”

伊谷春脑袋都大了,随手挥道,“没工夫看,搁桌上吧。”

何松道,“伊队,你要出去啊?”

伊谷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昨天有个警没处理完,我过去看看。”

伊谷春突然停住脚步,前后看了眼,问道,“辛小丰呢?”

何松道,“啊?辛小丰?不知道,老半天没看到他了。”

伊谷春一撇嘴,道,“行了。”

伊谷春只是想到昨晚是和辛小丰一起去出的警,想到案子自然也想到辛小丰,不过顺口一问,人不在他也没别的说的,想着也许是和何松一样,在哪个角落偷闲呢。

伊谷春谁也没带,独自去了昨日报案女孩住的那个小区,打算当面做个笔录,看能不能问问别的细节。

女孩子隔着门道,“警察?刚才不是来过了吗?”

伊谷春一愣,“来过了?”

女孩明显慌了,“刚才也来了一个人,说自己是二警区的,昨天晚上来过,我还给他开了门!”

伊谷春问道,“他说他叫什么了?”

女孩子道,“他说他叫辛小丰。他不是你们那的?”

伊谷春道,“没有,他是我们那的。可能是时间错开了,没事,我就是再问问,你别害怕。”

伊谷春笨拙的安慰着胆战心惊的姑娘,心里想着没想到辛小丰居然自己上这来了,他还以为是去偷懒了呢。

伊谷春得承认,别的不说,负责任这点上,辛小丰还真是不错。

问完了话,伊谷春叮嘱姑娘换个锁,每天晚上回家反锁门,有情况立刻报警后,楼上楼下又转了一圈。在几户人家门口的墙上发现了几个不明意义的符号,其他倒也没有发现了。

下楼才出了楼门,远远就看见辛小丰和一个工人走过来。

辛小丰没想到能看到他,怔了一下后道,“伊队?”

伊谷春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辛小丰对工人道,“师傅,就那几个路灯,麻烦你了。”

伊谷春走到他身边道,“一早上没见人影,就是自己摸这边来了?”

辛小丰垂着头道,“我,我就是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干的。”

伊谷春点烟,递给他道,“发现什么了?”

辛小丰道,“北面墙上破了个口,我问了物业,说是那边原来施工来着,不过因为那几个工人不是什么好人,偷懒耍赖坐地还钱,和物业那边拉扯了好多天,施工就搁置了。”

伊谷春想了下说,“那几个工人的联系方式你问了吧。”

辛小丰道,“问了,顺便打电话去他们公司问了下,那几个干活的工人同时还在另一个工地上工,是市区一处烂尾楼。”

伊谷春道,“烂尾楼?”

辛小丰道,“好像说是要推掉重新盖别的,放那不动四五年了,乱七八糟的,总要人先去收拾。”

伊谷春表示了解了,拍拍他的肩背,抬头去看师傅修路灯。

辛小丰见他不打算说话,也抬头去看师傅修灯,安静的抽完了那只伊谷春递给他的烟。

伊谷春心道,辛小丰比起其他人,还真他妈的不是一星半点的顺眼。

伊谷春在心里搜罗了一圈,发现要在二警区划拉出一个他比较喜欢的人,那还真就是辛小丰了。

比所长还顺眼!

即使辛小丰给他的第一印象并不是那么好,也否定不了这个事实。

伊谷春手插着口袋,分了一点眼角的余光去看辛小丰。那个男人看着眼前的事物,眼神茫茫的不知道落在哪里,一看就知道是走神了。

伊谷春推翻了自己刚才的想法,操,关于性格这点,他对辛小丰的印象还是不怎么好!

辛小丰全然不知道他的警长在心里把他摆正之后又一巴掌拍歪了,他心里想的全都是今天晚上要早点回去。

杨自道早上给他电话,说是找好了房子,得空了去看看。

他想找点办好这件事,过两天就是尾巴的生日了。他想,至少可以完成一件尾巴的愿望。他给不了尾巴别的,至少可以多陪陪她。

只是这样一来,开支就更多了,协警的工资根本不够。

或许,他真的该像阿道说的那样,放弃这个职业,放弃他的坚持了?

“辛小丰?”

“辛小丰!”

辛小丰猛的回神,发现是伊谷春在叫他,茫然道,“啊?”

伊谷春皱眉道,“啊什么啊!发什么愣呢!”

辛小丰道,“没事。”

伊谷春道,“完事了,走了。”

辛小丰道,“哦。”

伊谷春斜眼看着跟在自己身后半步的辛小丰,问道,“你怎么老是跟丢了魂似得,有事啊?”

辛小丰脸上不知道是慌还是懵,道,“没,没事啊。”

伊谷春看他这样,气不打一处来,“你自己照照镜子,哪有点警察的精气神!”

辛小丰没说话,肩膀缩的更严重了。

伊谷春咬牙,“操!”



-----------细轨OL--------


任务《单身女子的噩梦》进度3/5,请大侠继续努力,剩余时间:61:36:07

机遇任务《辛小丰的心事》进度0/3,剩余时间:221:10:51

请大侠注意时间,限时内未完成任务视为失败。

辛小丰对您的好感度-3。

您与辛小丰的好感度降低了。

请大侠注意攻略态度。

评论(11)
热度(216)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