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天亮说早安 03-04

03


天阔吃完晚饭就把自己关在厕所里面,抱着镜子半天不松手。

“哎我就是知道,帅了二十多年终于还是有星探找到我。”

扯开一个自认为完美的笑容,天阔左右来回转了两圈,欣赏了一下自己各个角度的帅气。

“又高又帅,谁说吃便当没营养!”

转而又丧气道,“不过拍广告诶,人家那么大的公司找我拍广告,搞砸了怎么办。”

掏出塞在裤子口袋里的名片,“总经理,亚鹏。”

抬头又看了看镜子,伸着脖子自言自语道,“胡子很有型,诶说真的我怎么没有长胡子,man一点也不错啦。”

黄妈妈用力的拍门,“黄天阔我说是你在里面做虾米啦!也不看看你进去多久了你是便秘哦!”

天阔翻了白眼,用力拉开门,“好啦好啦,出来了啊。”

黄妈妈道,“一天神经兮兮的。”

从厨房摸了一个苹果溜回房间,天阔坐在电脑椅上,滑来滑去继续纠结,“就当打一份工喽?”

滑到左边,“不行啦。”

滑到右边,“怎么不行?”

左边,“以前都没有拍过,什么都不懂拍什么啦。”

右边,“都有第一次啦,试试又不会死。”

左边,“哎你说的也有道理哦。”

名片被高高举起,坐在转椅上溜溜的转了两圈,脚下蹬着地板滑到窗前,嘴巴里哼哼唧唧道,“…夹子夹子夹子。”

“小红你最壮,给你戴个装饰。”

枝蔓上被无良的挂了个塑料夹子,一张纸质厚实的名片十分有重量的坠在下面,原本高高朝着天空的辣椒都不由的垂下一点。

“晚安啦!”




中午11点35分。

天阔踩着赶着时间冲到广告公司,在大门口支着膝盖大口的喘气,一身的汗几乎像是从水立刚捞出来一样。

早早出来门口晃的悠悠吓一跳,“哎呀这是怎么了呀!?”

天阔口干舌燥的举起手里的篮子,“外,外卖!”

悠悠道,“哎我是问你啦!”

天阔可怜兮兮道,“车子坏了,我半路跑过来的啦。”

悠悠捂着心口后退了一步,差一点就要把持不住自己扑上去,“…那,那你也不用这么赶啦,不差个几分钟啦。”

天阔摇摇手,顺了一点气的直起身,“那怎么行,这是我的工作。”

悠悠在心里哭泣,多么好的男孩子啊!

简直在发光啊!

悠悠抱着便当,当时就下了决心,“小……”

亚鹏道,“呦,来了啊?”

天阔同他笑,“你好,”他举起手里的便当,“我来送外卖。”

他身上湿哒哒的,室内的空调开的很足,冷气吹的一个激灵。

亚鹏道,“成,你先忙。”他回头喊道,“那个谁,把空调关小点。”

说完他就靠到了一边,悠悠狐疑的看着他,也靠过去小声道,“你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

亚鹏道,“也没多熟。”

悠悠看了看天阔,又看了看他,“那老板你在这里干嘛?”

亚鹏想我的公司我在这怎么就不行了?

亚鹏道,“有点事情和他说。”

悠悠想,还说没多熟。

眼睛一转,又谄媚的拉着亚鹏的袖子道,“老板~~”

亚鹏扫开她的手,“有事说事,把舌头抻直了。”

悠悠道,“你帮我问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亚鹏颇为惊讶的看着她道,“我没听错吧?”他看了一眼天阔,笑道,“你不是不喜欢这种的吗?”

悠悠激动道,“你不知道,他在发光!发光诶!这种金子一样的男孩子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了!”

亚鹏笑道,“打什么灯笼啊,听你这么说的他跟高瓦灯泡似得。”

悠悠拉着他的袖子晃,“老板~帮帮忙啦~”

亚鹏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连声求饶,“行行行,我问问,你行行好。”

悠悠道,“老板你最好了~!”

亚鹏等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期间天阔时不时的看他一眼,他当下就想,这事有谱了。

天阔拎着空荡荡的篮子走过来,“亚先生。”

叫完他自己脸上先囧了一下,这个姓氏太过冷僻,总觉得奇奇怪怪的。

亚鹏似乎也感觉到了,“叫我名字就行了。怎么样,考虑的。”

亚鹏拍拍他的手臂,指着外面,“你还要去送外卖吧,边走边说。”

天阔道,“麻烦先等我一下!”

亚鹏站在原地,看他跑到门口阴凉的地方拿了一个篮子,和他手里空的那个一模一样。

亚鹏道,“这是还有活儿?”

天阔点头,“最后一份啦。”

天阔问道,“我之前都没有拍过广告,你怎么会想要找我?”

亚鹏抽了一根烟出来,递给天阔道,“抽吗?没拍过不要紧,重要的是感觉。”

天阔拒绝道,“不抽谢谢。什么感觉?”

感觉这种抽象的东西怎么可能说的明白,亚鹏转头去看他,道,“感觉就是我觉得你很适合。”

天阔道,“你是摄影师?”

亚鹏道,“以前是。”

亚鹏道,“这样说你是答应了?”

天阔挠挠头,“嗯,但是我白天要送便当,没有多少时间拍诶。”

亚鹏道,“时间咱们可以调节,中间耽误你的时间我们也会折合补偿。”

天阔连忙摇手,“诶诶诶我是说我怕耽误你们,不是怕你们耽误我啦!”

他这个样子实在是可爱,亚鹏难得的笑出来,笑声很低,但是很有磁性。

天阔摸了下有点发烫的耳根,心想这种嗓音真是犯规。

亚鹏道,“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公司…你还是直接找我吧,给我打个电话,咱们确定下时间,啊。”

天阔答应道,“好。”

亚鹏道,“那我不耽搁你了,你还要,诶你那小摩托呢?”

天阔道,“坏了,被我锁在半路,我送完在去拿。”

亚鹏看了一眼37°的大太阳,“走过去?”

天阔点头,“跑过去,很快的。”

亚鹏道,“得,我送你一段,正好顺路。”

天阔拒绝道,“不用啦,我……”

亚鹏突然道,“哎,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天阔怔了一下,而后笑开,用右手的拇指在眉毛上划了一下,“我叫天阔,黄天阔。”

亚鹏也怔了一下,学着他用拇指在眉毛上比划着,“天阔?”

天阔点头,笑出一对酒窝,“就是我啦!”




亚鹏下午回到公司,才坐下悠悠就冲了进来,“老板!”

亚鹏道,“干嘛啊。”

悠悠凑过去,“问了吗!?”

亚鹏看了她一会,一脸恍然大悟,“哎呦,忘了!”




04


安东问,“你不是说这广告不能用男模特吗。”

亚鹏嗯了一声,低头看策划本。

安东道,“那现在那边那个是女模特?”

亚鹏抬头看了看,对服装师道,“哎哎,把他脖子上那玩意拿下去,当走T台呢?”

天阔低头扯了下缠在脖子上的一条碎布,弯腰让娇小的服装姑娘把它弄下去。旁边那么多摄像机和叫不上名字的机器,还围了好大一圈人,他紧张的手心都是汗。

亚鹏将台本丢在椅子上,对安东道,“奇怪哈,我这不用男模特你不高兴,我用了男模特你怎么也不高兴?”

安东看着走向天阔的亚鹏,纠结道,“有小帅哥看是很好啦,但是也要为公司考虑一下嘛,他都不是专业的啊!”

悠悠兴高采烈的端了一杯咖啡,闻言白了他一眼道,“老板有数就好啦!”

亚鹏走到天阔身边,拍拍他的手臂道,“别紧张,”又扭头对周围的人道,“去去去,散了散了,都围这里干什么。”

亚鹏靠在道具用的椅子上,给天阔再讲了一次内容,末了还安慰他道,“演你自己就行。”

悠悠端着咖啡凑过来,“渴了吧,喝点咖啡。”

亚鹏刚要伸手,那杯咖啡就被塞进了天阔的手里。

天阔对悠悠笑道,“谢谢!”

亚鹏闻着咖啡的味道,心想这味好像是我那袋特别贵的蓝山。

亚鹏道,“我的呢?”

悠悠哦了一声,“我去倒!”

围观的人散的差不多,天阔有点放松下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亚鹏笑道,“有这么紧张吗?”

天阔道,“还好啦。”

过了一下,又小声说,“有点紧张。”他凑近杯子闻了一下,觉得挺香的就喝了一口。

亚鹏看着他的表情,故意问道,“好喝吗。”

天阔强忍着吐掉的欲望,艰难的把那口咖啡咽下去,有点尴尬的冲他笑。

为了缓和他的情绪,亚鹏与他闲聊道,“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天阔也坐下,道,“二十四。”

亚鹏惊了一下,转头仔细的看了看他,“看不出来啊,我还以为你顶多二十。”

天阔摸了下脸,夸张的叹气,“是吧,娃娃脸好显小,我都交不到女朋友。”

我公司这群姑娘都特别想和你交朋友呢。

亚鹏远远看着端水过来的悠悠想,尤其是这个。

亚鹏想起悠悠拜托他的事,就问道,“打算找个什么样的?我要是有合适的,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天阔想了想,“可爱独立的那种吧。”

亚鹏想,悠悠这样的,勉强可以算是可爱独立吧?

摄像对亚鹏道,“boss,机器调好了。”

亚鹏站起来,“行,”他低头对天阔道,“放松点啊。”

天阔跟着站起来,深深呼吸道,“嗯!”

然后不出意外的,拍摄卡住了。

亚鹏坐在导演后面,支着头看天阔转着圈的道歉。导演转头,询问的看他。

其实天阔表现的还不错,就一个从没有镜头经验的人来说可圈可点,阳光活力都不需要演,透过屏幕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但就是情感方面有所欠缺,那种不能说的,只能用眼神表达的。

亚鹏示意导演休息几分钟,掐了烟走过去对天阔道,“不用这么道歉,没事。”

天阔特别愧疚道,“不好意思哦,我演的不是很好。”

亚鹏摆摆手,“坐着休息下。是我找你来演的,明知道你没有经验,要道歉也是我。”

天阔有些沮丧,“诶你不要这样说啦!”

亚鹏想了想,提了下裤子,半蹲在天阔的面前,抬头看他到,“看着我的眼神。”

天阔看着他,“啊?”

亚鹏摘了眼镜,神色温和的问他,“你心里最宝贵的是什么?”

天阔想了想,“我爸妈?”

亚鹏笑意更深,“除了这个呢?我是说,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天阔道,“小红?”

小红?

他喜欢的姑娘吗?

亚鹏道,“小红也行,那你就想着小红,”他指着自己的眼睛,“不需要说话,用心去想,用眼睛去传达感情。”

天阔并不太懂他说的意思,毕竟他没有经历过这种由心而发的情绪。既然不懂,那他就仔细的去看亚鹏,模仿他总是会的吧?

亚鹏的长相其实并不是什么柔情款,板起脸来的时候甚至有些让人惧怕的冷硬严肃,可这个人一旦笑起来,眼角会延伸出一条很漂亮的尾巴,千言万语全在眼底,深情无限。

天阔愣了好一会,而后脸色爆红。

同样愣了一下的亚鹏很快意识到天阔的反应是为何,然后有些好笑的咳了一声,把笑声压回肚子里,怕让这个脸红的年轻人更加窘迫。

他该不会是,从没谈过恋爱吧?

亚鹏问,“懂了没?”

天阔闷着点头。

亚鹏难得也有点尴尬起来,“懂了那就再来一次。”

亚鹏回到镜头外,把导演撵倒一旁,自己挤到屏幕后面去坐。

一直看全场的安东冷冷道,“没节操,撩人家小帅哥。”

亚鹏抬眼看他,“我这性取向挺正常的。”

安东哼哼了一声,不再搭理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亚鹏的亲身演示有的效果,或者是天阔突然开了窍之类的什么,两次之后意外的拍到一条十分不错的镜头。

虽然没有浓烈深刻的倾诉感,但是天阔表达出来的却是另外一种大男孩的感觉。

他对着镜头笑,青涩又真诚。

亚鹏情不自禁的把视线从屏幕挪到天阔的身上。



亚鹏想起悠悠说的那句话。

他在发光。



评论(20)
热度(71)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