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0

本文,分级NC-20

李家俊《寒战》

张sir,就,你大爷,来自我之前一篇文的配角,具体不要问。反正,就是你大爷。

不要怪我坑太多,实在是这cp有毒。左右不会坑,早晚会填完。但是,随缘。



----------------------



「蠢死了。」



五岁的家俊站在班级的角落,背着手,冷冷的看着各自玩成一团的小朋友,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彩色的皮球滚到脚边,撞了一下擦的亮亮的小皮鞋,慢慢的停下来。



幼稚园的老师担忧的对家俊妈妈道,“李太太,家俊总是不太合群,总是一个人呆着。我看…你要是有时间,是不是带他去看看医生?”

老师压低了声音,怕是被人听见一样,“这个孩子也不爱说话,连笑都很少,太孤僻了。”



家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子,无视他要自己一起玩的邀请,把球踢开了。

十岁的家俊依然拒绝和同龄人交往,但是他学会了和老师去交流,这样至少在他们觉得自己有问题的时候,他可以有足够的借口让他们认为自己不是有心理疾病,只是沉迷读书,不喜欢去玩。

比起疯玩,教员更喜欢这种。

“家俊,早上好。”

“早上好,老师。”

家俊扬起一个甜甜的笑脸。

蠢货。




十五岁的家俊站在母亲的病床边。

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妈妈拉着他的手,艰难的说,“家俊,做你自己,别在乎别人怎么说。”

医生将白布盖到死去的女人的头顶,李文彬把呆立的家俊揽在怀里,拍了拍他的背,在他看不见的角度擦了下眼角。

年轻的护士心疼道,“可怜的孩子,别再伤心了,你的妈妈去了天国。”

家俊握着掌心中的照片盒挂坠,余光瞥见那个护士。

蠢货。



二十岁的家俊以优异的成绩从警校毕业,而那个一直对他找茬的家伙则是连成绩都没有,在最后一年被开除。

谁都不会怀疑他。

他早已学会利用自己样貌上的优势,把自己伪装成最无辜的那一个。

甚至对此得心应手。

女孩子拉着家俊的胳膊,“为什么要分手?”

家俊拂开她的手,笑着说,“bye。”

蠢货。



二十二岁的家俊从EU调到O记,制服穿的一丝不苟整整齐齐,等队列中的队员介绍完轮到自己的时候出列,啪的敬了一个礼,“pc78633,李家俊!”

总警司黄sir笑容可掬的同新进警员将了几句话,乏味可陈的台词听了无数个版本,毫无营养。

家俊跟着众人一起鼓掌,真挚的笑出一对酒窝。

蠢货。



有一道视线隐隐落在身上,家俊不动声色的看过去。

黄sir还在侃侃而谈,他左边下首的位置歪歪扭扭的坐了一个男人。肤色黝黑,胡子修的漂亮,一身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少扣了两个,领口挂着一个墨镜。

看见家俊看过来,男人似乎是笑了一下,接着转移开视线,光明正大的开小差。

家俊小声的问,“那个人是谁?”

“哪个?”

家俊道,“下首,黑色衣服的那个。”

旁边的人伸手比了一个二。




前一晚。

家俊拿着调令问李文彬,“dad,警队有变动了吗。”

李文彬翻过一页书,“为什么这么问?”

家俊避重就轻道,“队里有些传言。”

李文彬道,“谣言而已,不要想太多。”

家俊道,“dad,我可以帮你的。”

李文彬合上书,反问,“帮我什么?”

家俊道,“总长快退下来了,dad,你可以上去的,我们下面的人都支持你的。”

李文彬欣慰道,“这种事情你不要参与进来,你好好的,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

家俊道,“dad…”

李文彬道,“我以前也是从O记做上来的,这个部门可不好进,既然肯调你到O记也是对你能力的肯定,不要辜负这个肯定,家俊。”

家俊只好道,“我会的,dad。”

李文彬考虑了一下道,“家俊,我知道你从小就很聪明,但是这个世界,有时候是容不下太聪明的人的。”

家俊疑惑道,“dad?”

李文彬站起来说,“O记的张sir是我以前的部下,他这个人很有意思,多学一学。”

“张sir?”




O记二把手。

高级警司,张sir。

危险。



家俊低下眼睛,死死的掐住手指。



张sir翻着新警员的档案,同旁人笑道,“别的不说,单是就这张脸都可以去拍宣传照,给咱们宣传宣传形象。”

有人伸头过来看,对着档案上长长的学历表咂嘴,“李家俊?哎,这不是李…的儿子?”

张sir道,“李文彬。”

张sir敲了敲家俊那张拍的端着的照片,在一堆警员中找到了照片对应的那个人,“到了这儿地界,管他谁的儿子都得听我的。”

张sir看见家俊警觉的发现了自己的视线,呦了一声。

警惕性不错啊!



视线短短的相交数秒钟便转移。

张sir眯起眼睛,突然就觉得无聊透顶的讲话有了那么一点乐趣。

瞧瞧他看到了什么。

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有意思。

评论(32)
热度(116)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