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一个脑洞梗名字大概叫企业家和他的小情人这样不要信

脑洞来自之前P的那张eddie的自拍图,随口和妹子们开的梗,用词什么的比较口语,懒得修改,整理一下放上来当个乐子看吧。




------------------------------------------------------------


彭同学读了金融专业,某个知名创业家的演讲死活抢到了票,进场之前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显摆 。

赢得一片哀嚎的评论,满足的进了场。


企业家在站在台上侃侃而谈,举手投足都是自信和雍容。


彭同学不禁脱帽行注目礼。


成功人士十几年前白手起家,干过工地跑过地摊,千难万苦一步步建立公司,组构集团,到今天成为一个人人钦羡的企业家。看着台下黑压压的听来他说话的人,企业家觉得还真他妈的够玄幻的。


演讲结束之后,企业家从后台离开,外面有一群等着的小年轻,据说是他粉丝。


企业家心想,我这都是明星待遇了。


他笑容可掬的和他们握手,说几句鼓励的话,也就这样散了。


可这堆人里楞是有个高个头的小子惹了他的注意,没别的,那双招子实在是好看,让人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彭同学看着企业家看了他一眼又一眼,奇怪的伸手摸了下脸,冲他咧嘴笑,一双眼睛眯成了缝。


然后就企业家就走了,也忘了这一段插曲。


再见面是一年后,彭同学大三,成绩优异提前结了好多课。大把的空余时间想着不要浪费青春,收拾收拾就奔了某楼盘开幕式。


他喜欢他明星会去。


然后发现,呦,这不是那个大企业家吗。回头抓着宣传单仔细的看,原来这楼盘也是企业家开的。


企业家一身灰色的三件套,特别有范。


开幕式结束的时候,彭同学手机里照片一半偶像一半企业家。


彭同学准备要签名和合照,但是等错了出口。等到的不是明星,而是企业家。


企业家压根没认出他来,彭同学已经兴冲冲的举起了手机和签名本,一看是他也傻眼了。


企业家看看他又看看他手里的东西,一下就懂了,忍不住笑说,等错了吧。


彭同学有点尴尬。


既然对方都说话了,他也不好不回答。


彭同学说,没有没有,其实你也我偶像来着。


他把本子往前一递,能签名吗?


企业家心想我都是需要别人来照顾面子的人了。


拦下了要上前的秘书,企业家把本子接过来,龙飞凤舞的签上名字,又故意去问,怎么,要合照不?


他只想逗一逗人,结果那个大男生眼睛突然亮起来问,可以吗?!


呦,感情真是我粉丝啊。


企业家如是想。


没有和偶像见到面的彭同学依然心满意足的抱着手机回学校了。



彭同学与企业家两面之缘,加上之前企业家的演讲,他对企业家可谓是印象深刻,以致于看到企业家的公司招兼职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就报名了。


一个在校生,成绩再优秀,在这个满是精英的集团里也只有跑腿的份。不过彭同学挺知足,薪水不错,就是到处跑,还能学到不少,绝对是赚了。


不枉他面试的时候还牺牲了一下色相。


不要误会,他可是一个有节操的人。牺牲色相不过是笑几下,嘴甜叫hr几声姐姐。长得好看的优势还不用,他又不是傻,这职位竞争很激烈呢。


不到几天时间,大楼上上下下几百号人他混了个脸熟,只是他从没看见过企业家。


好奇的问过几句,得到的答案是老板度假去了。


彭同学咂咂嘴,心里羡慕的不要不要的,然后立志做像企业家那样的人。


想想就很爽,当然目前来说只是想想。


直到一个半月后他才见到企业家,在底下车库的电梯里。


不是前两次的西装革履,企业家一身休闲装,独自一人。


彭同学靠在电梯边角,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企业家一点侧脸。


他犹豫要不要打招呼,不过要是打了招呼对方不记得他不是尴尬?


企业家似乎是感觉到他的视线,回头看了他一眼,但是很快就转过去了。


彭同学心想,果然忘了。


其实就见过两面不记得才是正常,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贵人多忘事嘛。


企业家去十八楼的办公室,彭同学去十一楼的人事部,电梯到的时候他拉着背包带闷头往外走。


然后就被叫住了。


企业家撑着电梯门说,有见面了啊,这次不是追星的吧?


彭同学有一瞬间的心花怒放,企业家有种看到他眼睛一亮,脑袋顶上开出一朵花的错觉。


彭同学笑的春光灿烂,说您还记得我啊?


企业家说记得,你怎么在这?


彭同学说我在这里兼职,企业家点点头,说还真是?


他看了看彭同学,有点拿不准他到底是不是来追星的了。


企业家失笑,说嗨,管那么多呢。你叫什么名字?


彭同学自报了一下家门。


企业家把他的名字念叨了一遍,和他挥挥手,说走了,再见啊。


彭同学也挥挥手,电梯门关上赶紧使劲的搓搓耳根。一双大眼睛闪闪亮亮,加满了油一样活力四射。


企业家不是一个喜欢坐在办公室的老板,在公司的时候他更喜欢四处走,除去开会,企业家就像世界boss一样随机地图刷新。


方便了彭同学这个游击人员,十次有七次能碰到企业家,偶尔也会说上几句话。


就是因为频繁的遇见,偶尔有一天看不见彭同学,企业家反而不习惯了。抓到人问彭同学,才得知他回去上课。


哦,对,闲聊时候彭同学说过他是学生。


企业家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背着手被秘书抓回了办公室。



彭同学被教授扣了好多天,不出意外的接到了解雇的电话。人事的姐姐轻声细语的跟他解释了原因,以及薪水结算。


彭同学反而很不好意思,连道是自己耽误了他们的事情。


挂掉电话简短的悼念了一下待遇良好的兼职,以及,和偶像企业家相遇的机会。


不过没关系,他偷拍了挺多的。


彭同学坐在校园的石椅上,翻看了一下手机相册。


企业家原本是来这所大学谈捐赠图书馆的事,心血来潮的进了大门自己走了那么一段路,不经意就看见了彭同学,那小孩抱着手机笑的脸颊圆圆。


他只是想走过去打个招呼,绝没有想偷窥的意思,看见他的手机相册内容也绝对是意外。


大概有十多张他的照片。


忍不住出声道,怎么都是背面?


彭同学吓的一个激灵,手机啪的掉在石子地上,屏幕裂的十分悲剧。


企业家和彭同学都吓的够呛。


企业家是因为他的手机,彭同学是因为他。


企业家捡起他的手机,可惜道,对不起啊。


彭同学连道没事,心里直打鼓。


彭同学小心点问,你这么在这?


企业家说来谈点事情。


企业家手里拿着他的手机,在手指间翻了几个面,说这照片拍的没正面啊。


彭同学心跳一百八,强做镇定道,我拍照技术蛮烂的。


企业家说,你这手机真是对不起,回头我送你一个。


彭同学想说不用,企业家看看表说我还有事,回头见啊。


彭同学欲言又止的看着企业家走了,心想这成功人士就是不一样,说一就是一的这么霸气。


又想,手机你忘记还给我了。


企业家坐上车想起来彭同学的手机还在他手上呢,他坐在后座,低头去看那个屏幕碎掉的电话。


手机还能用,点开来界面还在相册里。透过密密麻麻的裂纹,他的背影定格在某个瞬间。


他把手机收进西装的内袋,对秘书道买一个最新的手机,他有用。


他心里惦记着这件事,这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可他并没有太过在意,隔天便带着新电话去了大学。


他不知道怎么找彭同学,沿路拉了几个人问,好不容易才在小吃街的地摊上找到他。


企业家问,你在做生意?


彭同学说,不是,帮人家顾的,老板等下就回来。


彭同学看着他,小声问,你是来找我的?


企业家对他笑,眼角的纹路好看的不行,他说可能是吧。


彭同学想,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可能是吧。


企业家似乎也觉得这样说话不太好,补充了一句说,是来找你的。


彭同学说那?那你等我一下?


让这样的大老板等他,好忐忑呢。


企业家把手里的口袋递给他,说赔给你的。


彭同学接过来一看,里面是据说一个肾不够两个肾来换的水果机。


他立马推回去,说我不要,太贵了。


企业家说,你手机坏了,这个你就拿着,都是手机有什么贵不贵的。


彭同学说不一样。


企业家问哪不一样?


彭同学说,这个值两肾,我那个顶多值个阑尾。


企业家被他逗笑,提着裤腿坐在他旁边的书堆上,说我最不差的就是钱了。


彭同学又一瞬间的仇富,之后升起的是一种浓浓的玛丽苏少女心。


彭同学心想我还追什么更新啦,看现场版的更要命。


彭同学说,我那手机应该还能用,要不你把我那个还给我吧。


企业家想了想说,你那个用不了了,死机都打不开。


彭同学心一凉,说你给扔了?


企业家又想了想在他衣服内袋里的手机,面不改色道,嗯,一个没注意。


彭同学心想,白偷拍那么多了。不过企业家赔了一个水果机给他,可他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赔了还是赚了。


彭同学说,你吃饭了吗?


企业家说没有。


彭同学豪气万丈道,我请你吃饭吧!


然后他就请企业家去吃肉夹馍了。


企业家喝了几口羊汤就不再动筷,他真的不是很饿,反而看着对面那小孩的吃相还有意思一点。


彭同学脸颊鼓鼓道,不好吃吗?


企业家松开西装的扣子,说挺好吃的。


说实在的,他和这个小店实在不搭,旁人不是学生就是打工仔,只他一人好似下一秒就要出席某个开幕式。


可他自己毫无所觉,彭同学也没有。


企业家说,你吃。


彭同学饿了一上午,一口一个鱼丸吃的开心。他长得好,这样的吃相也不显丑,反而可爱的很。


企业家看了他一会,指尖在油腻的桌子上敲打。


企业家问他,还有出去打工吗。


彭同学说,没有了,在准备一门课的论文。


企业家想起公司新招来的那个实习生,却有些想不起他的样子。


企业家问,还想回去兼职吗?


彭同学摇摇头,说我现在课程时间说不准,不要耽误人家工作啦,而且我现在不是很缺钱。


他一口气喝光了碗里的汤,喊老板结账。


天刚刚擦黑,他们一前一后的走在小路上。企业家说,回去上班吧,时间不用担心。


彭同学愣了一下,转头去看他。


企业家也在看他。


彭同学笑道,这是要给我开后门?


企业家说,嗯。


彭同学脸上乖乖牌的表情褪去,露出一个狡黠的笑,眼睛微微眯起,狭促道,大老板这是要包我啊?


企业家点了一根烟,打火机的火光映红了他的脸,一闪而过的是他眼睛里的笑意,他说,行吗?


不过是包下一个自己看的顺眼的年轻人,也不一定是要做些什么,就是这样看着这个人,也是觉得心情好。


企业家想,以他这种地位身份,包个小情儿也说得过去吧。


再说是不是小情儿还另说。


彭同学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憋笑,浓浓的眉毛压下来,眼睛里满是星星点点的光。


他说,行啊。


那日扬言要包养彭同学的企业家转天就谈生意去,好多天不见人。彭同学以为那天他是开玩笑的,虽然有点小小的失落,但是也揭过去了。


结果一周后企业家亲自开车在学校门口等他,惊的他站在大门口使劲揉眼睛。


企业家降下车窗说,上车啊,愣什么神儿呢。


彭同学坐上车心想,这小说情节真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看了看企业家,心想挺不赖的。


然后企业家带他去吃饭,吃甜品顺便聊聊天,当然甜品这个都是他在吃,企业家就看着。然后聊聊天,宵禁前送他回学校。


开始彭同学以为企业家挺体贴的,这算是培养感情?结果一个月后他发现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彭同学很认真的思考,企业家这是包情人还是包儿子。


企业家其实也挺懵逼的,他洁身自好了半辈子第一次包情人,还是个大学生,男的。


那点约会流程他还是问秘书现在小孩都喜欢什么才决定的。


他当然不会想到他这样问,秘书是以为他真的是要带小孩去玩,年龄十五以下那种。


企业家并不是每天都去找彭同学,频率以他忙不忙为标准,彭同学也没有主动找过他。


再一次两人出去的时候,彭同学问他你之前说的话真的还是假的。


企业家说哪句啊?


彭同学理所当然到,要包我的那句啊。


企业家想那我现在是在干嘛。


企业家反问你说呢。


彭同学说包人哪有这样包的。


企业家就笑,说那你说怎么包?


彭同学就凑过去亲他,他刚刚吃过糖水,嘴上还有芒果的香气。


彭同学眼睛亮亮的看他,包情人总得做点什么吧,你请我吃了两个月的晚饭了。


企业家的烟烧到了头,烫的手指抽了一下,若无其事的按灭。


企业家说,知道的还挺多啊。


彭同学说,小说上不都这么写。


企业家说,小说?


彭同学想了想说,还有知音。


企业家不说话了。


那天晚上企业家就带彭同学回家了。



第二天企业家把钥匙给还没睡醒的彭同学,准备出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又从钱夹里抽了一张卡出来给他。


彭同学咬着牙刷说我不要,我又不缺钱。


企业家虽然给了彭同学钥匙,但是一般企业家不去找他,彭同学都很少来。


不,是基本不来。


企业家还以为他忘记拿钥匙,问他的时候,彭同学说我收着呢。


彭同学认真的说,没有邀请我怎么能随便进别人家。


这句话不知哪个字戳了企业家的价值观的点,他看起来挺高兴的,说你可以随便去。


彭同学没搭话,转头买了两个糖水菠萝,自己一个塞给企业家一个。


企业家要去国外谈生意,突然开窍似得问彭同学要不要去,顺便带他去玩。


彭同学看着文档里完成度80%的论文,又看了看银行卡余额,毅然决然道,去!


企业家要了他的身份证号码,让秘书多订一张票。


秘书看着彭同学的身份证号一脸懵逼啊,心想这个小年轻什么时候认识的老板。


秘书说那我多订一间房。


企业家思考了一下,同意了。


出行那天彭同学收拾的特利索,好看的分分钟可以拍写真,就是黑眼圈重了点。


企业家问,熬夜了?


彭同学说,没,就昨天没睡好。


敏锐的秘书已经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这种预感在经历了老板和小年轻在飞机上坐一块,看似平常的对话中浮动的气氛,以及到了地方之后彭同学放下东西,跟着老板进了老板的房间到达了顶峰。


秘书拐弯抹角的问了一下。


企业家想,虽然很想为彭同学着想一下,不过这件事秘书早晚也会知道,于是就承认了。


秘书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会来,她的老板人帅钱多虽然有点古板,但是还是迎来了包小情儿的一天。


秘书精神抖擞的把彭同学的身份地位换了一下。


然后彭同学就把机票和住宿的钱给她了。


秘书一脸懵逼的火速找到了企业家,说他不是您包养的情人吗!?


企业家想了想,说应该是。


秘书回想了一下彭同学的乖乖牌的脸和笑起来的一对酒窝,再看看老板这张淡定极了的面孔,觉得大脑有点不够用。


问清了原委的秘书头晕目眩,脚步虚浮的出去了。


她的老板到底知不知道,没有金钱来往的相处那不叫包情人那是搞对象!


秘书把彭同学的身份定位又换了一下。


秘书想,多订什么房间啊!浪费钱!


企业家生意谈了几天,这几天彭同学自己背着包兴奋的到处去玩。


企业家有点不放心。


彭同学举着手机说,我有谷歌呢。


彭同学说,谷歌爸爸带我闯天涯。


企业家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


出门前秘书赶过来给了他一台单反,说是老板的,你拿去玩。


企业家谈了一天的生意脑袋很累,彭同学跑了一天腿很累,晚上两个人摊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没什么营养的话。


彭同学的那间房彻底没人住了。


企业家事情搞定了之后打发了公司的人自己玩去,就当放假。自己则是跟彭同学一块,放松心情。


企业家和彭同学一人弄了辆单车,扣着墨镜在这座浪漫城市的大街小巷驰过。


彭同学带他去吃这些天他发现的好吃的,又偷偷拍了他很多照片。


其实企业家都有发现。


看着笑的很开心的彭同学,他的心情也很好,于是举起手机叫了他一声。


彭同学回过头,咔嚓一声定格。



这一次的旅行把彭同学的生活预算花的七七八八,回去又过了两个月的馒头午饭生活,记得上一次这么凄惨还是攒钱去买企业家的演讲票。


两次都是因为他。


不过这次好一点,因为企业家会时不时的带他去吃个好料。


在床上的时候企业家也会奇怪的问,你是不是瘦了。


彭同学翻个身拿背后对着他说,现在流行这种,我不能落伍。


企业家不明白这些小年轻都在想什么,抱着他说你有点肉比较好看。



阳光从没拉严的窗帘缝照进来,彭同学翻了个身,陷进松软的床垫里,幸福的哼唧了几声,一点都不想起床,这比学校的木板床舒服的多了。


有人把他脸上的被子扒开,问他说,你今天不是还有课吗。


彭同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睡的不知今夕是何年,嘟囔道不起床不行吗。


企业家松开还没有系好的领带,弯腰去亲吻他的额角,说晚上回来你想睡多久都行。


磨叽了一会总算是有点清醒,彭同学和他说早安。


企业家继续系领带,说早餐在外面,你去洗脸。


彭同学抱着被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下床拉开窗帘,清早的阳光一瞬间洒满了房间。


企业家眯着眼睛看他,心里全是喜欢。


彭同学彻底清醒,转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窜到他身边抱了一下,在企业家嘴角印下一个吻,这才去钻进卫生间去洗漱。


企业家摇头失笑。


企业家有时间的时候会亲自送彭同学去学校,他并不是每天都有课,但是有课的时候企业家多数都会去送。


然后学校里就流传起彭同学其实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他爸爸看起来很有钱。


彭同学听了之后笑死。


回家抱着企业家叫干爹。


企业家手一抖,茶水都喂了裤子。


彭同学就差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企业家叹了口气。


彭同学抱着沙发抱枕,枕着扶手说,我第一次看见你是在那次演讲上,你站在台上,特别的有气势。


企业家也回忆那次为人情承下的演讲,台下那么多的人,他却没有看见他。


只是后台短暂的一面对那双漂亮的眼睛有一点印象,还是在好久好久之后才记起。


他想说点什么。


彭同学突然坐起来说,来帮我看看我的论文!我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也不知道企业家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之后连着半个多月每天都会来接他一起去吃饭,好饭好菜的养了半个月小肚腩都出来了。


彭同学洗澡的时候看着小肚子,惆怅的不行。


套了件大背心,头发也没擦干的抱着电脑窝去客厅的单人沙发。他打第一次坐就爱上了这个宽大的可以把他整个人都陷进去的沙发,时间长了就成了他的专属,随手就可以从缝隙里掏出充电线的那种。


他半个月都没回去学校住,电脑什么的都干脆背到这边来,通宵的赶论文,眼底乌青的黑眼圈。企业家说了几次,他都嗯嗯啊啊的敷衍过去。


彭同学说我的奖学金可全靠这个了。


企业家说你不是不缺钱吗。


彭同学瞪着熬夜无神的眼睛说,我三年全额奖学金的记录怎么可以随便破。


企业家这才对他学习成绩到底多好有了那么一点概念。


只是,不是说好了包养他的么,仔细想想彭同学好像都没有花过他的钱。


彭同学给自己冲了一大杯咖啡,说你快去睡啦不要管我。


企业家拿了个大毛巾,说过来。


彭同学老老实实爬过来,坐在企业家旁边低下头让他帮自己擦头发。


企业家把毛巾拿下来,捻着他的发尾,亲了一下他的发际说先休息一天,明天再弄。


彭同学挣扎了一下。


企业家把他压在沙发上亲,手掌伸进宽松的衣服里。彭同学抬手抱住他,奖学金飞到了九霄云外。


然后做到一半,彭同学就睡死了。


企业家支起身体,看着睡的天塌不惊的彭同学笑了一下,捡起地上的衬衫穿上,进屋里拿了枕头和薄被。


后来彭同学毕业了,找工作的时候忙的脚不沾地。企业家也就早上的时候能按着他吃点正经东西。


他心想找工作是比较闹心,但是谁成想彭同学找到工作就更忙了。


企业家问他找的什么工作,彭同学特神秘的不说。


一直到企业家在自己公司看到了彭同学,一个底层小员工,干点跑腿的活儿也精神百倍。


企业家靠在茶水间门口说你这是给我个惊喜?


彭同学说有惊喜吗?


企业家回想了一下秘书看着他的那副(你们真会玩)的表情,没有说话。


企业家想,说好的包养呢。


彭同学理所当然的说,是包养的啊,我住你的吃你的睡你的,这还不是包养?


企业家对他的偷换概念哭笑不得。


说什么包养其实看来也只是笑话。


彭同学笑着去抱他,说诶,你记得你说要包我的那天吗?


企业家揽着他说,记得,怎么?


彭同学把脸埋在他肩窝里,笑的肩膀颤抖。


他没说的是,企业家说要包养他的时候,表情认真的像是在求婚。




end







评论(41)
热度(214)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