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暖冬 06

想要个三哥这样的男朋友!!!!

White Dragon:

6

冬天一到,天黑得是越来越早,小彭却相反,每天回来得越来越晚了。

闷三儿原本以为小彭那饮料店大排长龙也不过就是一时半会的事儿,等新鲜劲儿过去了,原来是怎样还怎样。

结果居然人越来越多了。

有一回他还像之前那次一样,顺道儿拐去看看,本来想等等小彭下班,但队伍越排越长,眼看着下班的点儿都过了半小时了,收银台后面的小彭还是忙得不可开交,甚至都没注意到胡同对面在自行车上坐着抽烟的闷三儿。

闷三儿又等了会,看他忙也没叫他,索性骑上车回去了。


到家的时候小彭刚好来电话,跟闷三儿说晚上加班,晚饭不用等他了。

直到晚上九点多,小彭才一脸疲惫地回来,连原本很精神地总是不受主人控制的一两撮乱毛都耷拉着。

“哟,你这是搬砖去了还是怎么地,”闷三儿正好从内屋出来,仔细瞧了瞧小彭,“看你这蔫了吧唧的。”

小彭叫了一声三哥,就一屁股瘫坐在了沙发上,双眼放空,重重叹了口气,没什么意义仅表放松,“好累哦……”

“生意这么好啊,都要加班儿了。”闷三儿起身倒了杯水给他,看他接过去,咕嘟咕嘟仰头一口气喝干。

“是啊,本来人都少了,又突然多了好多,”小彭抓了抓头皮,“我那天听说啊,好像有客人拍了照片,发到网路上,结果就变这样了。”

“拍你啊?”闷三儿挑眉,刻意退后一步,靠着矮柜上下打量了下,打趣道,“看不出来啊,挺有能耐啊你。”

小彭嘴角勾起,想笑,又憋住了,“还好啦,也是因为我们店里的东西好喝啊!”

闷三儿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抽了根烟出来,点上了,烟吐出来后才开口,“不过啊,你们得小心点儿,这年头,总有些挑事儿的混子。”

小彭啊了一声,“挑事儿?”

他模仿闷三儿的这半句语调不伦不类,闷三儿被逗笑了,摇摇头,“没事儿,你自个儿掂量着,有事儿给我电话。”



————

一直以来闷三儿都觉着自个儿特有先见之明。

大概是在一个地界儿混得久了,风风雨雨经历过不少,对有些事儿会有种天然的警觉。

他说要出事儿,准会出事儿,他说这事儿没完,准没完。



比如小彭那边,果然就遇上麻烦了。


也是赶巧儿,那天闷三儿正好又骑车路过,想了想还是去小彭那儿转一圈看看,盘算着如果队很长他就直接走人,如果人少他就等等。

结果才走了一小段,还隔着点路,就看到远处饮料店的方向,一群人围成一圈,时不时有人嚷嚷,还夹杂着女孩儿的尖叫,吵得很。


闷三儿眉头一皱,加紧蹬了几下,骑到近前,也不管车有没有停好,随手往旁边一丢,扒开人群往里挤了进去。

在圆圈的中心是一群人扭打在一起,充当武器的有棒球棍和木板条,就着路灯仔细一看,拿着棒球棍的都是群年轻人,穿的衣服各色各样,拿着木板条的倒是都统一穿着黑色的卫衣——是那家饮料店的店员。

只这一眼,闷三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心里咯噔一下,眼睛迅速扫过去,果然看到另一头那小孩儿也正和人扭打着,还不是和一个,是和两个,因为个头高,身手又灵活,被左右夹攻也没落下风,就是脸上显然挂了彩。


闷三儿什么话都没说,几步过去就把从后面扯着小彭领子的那个人一拎,顺势就往地上一甩,一脚就过去了。

不看地下的这个什么反应,也还没等旁边的人回过神来,闷三儿的手已经径自掐着另一个混子的脖子,把他从小彭的背上抓了下来,小混子本能地想要反击,一拳过去,落在这看着不高,还穿着棉服的大叔的身板上,跟打一堵墙似的。一愣之间,已经被反扭着手按在地上了。

原本地上的那个这时总算爬起来,嘴里吼着,“你谁啊!多管什么闲事儿啊!”

闷三儿还按着人呢,听到言语抬头,对方原本怒气冲冲地就要拿起先前被小彭打到地上的棒球棍,准备上前动手,一对到他的眼神,心里莫名发憷,呆了一呆。

“孙子!你愣着干啥呢!”被按着的那个拼命仰着头,看到面前的同伴不动手,急了,“快上啊!”

这一来二去之间旁边原本扭打正酣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拿着棒球棍的那个也反应过来,面前这是一年纪不小的中年人,怕他做什么——


球棒猛地一挥下去,却在中途就脱力了,手腕已经不知何时被闷三儿紧紧扣住,力道十足,竟然丝毫挣脱不开,腕关节处一阵生疼,忍不住哀嚎出声。

这一下旁边更是骚动起来,其他几个腾的出手的正要过来,却有一个喊了声,“都别乱来!”

出声的那人染着一头黄毛,个子小小,脖子这儿有个刺青,他一喊其他人都犹豫了下,停了脚步。

那黄毛走过去,把那正脱力悬着的棒球棍轻轻拿过,取了下来,另一只手搭上了闷三儿那正用着力的手臂。

“三爷,算了算了,”黄毛说,很恳切的样子,“这群小子都新来的,不懂事儿,不认识您,您见笑了。”

闷三儿这才转头看了看,黄毛对上他的眼神,也是心中一凛,心下有点打鼓,另一只拿着棒球棍的手本能地紧了紧。


但闷三儿就这么打量了他一会,手慢慢松开了,那小混子已经痛得直抽气,捏着手腕直骂街。

黄毛却不理他,只对闷三儿说,“三爷,您知道我是个懂规矩的,我要知道这店是您罩着的,我绝不敢动。”


闷三儿皱眉,“谁让你们来的?”

这是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声音不大,但音色低沉,不怒自威。

黄毛左右看了看,靠近了点,在闷三儿耳边嘀咕了几句。

末了,黄毛说,“我这边去回了他们,他们要知道是您,也肯定是一万个服气,三爷您只管放心。”

闷三儿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目光扫到旁边挂着彩还忙着搀扶其他店员的小彭,又看了看那两个被他教训了的不长眼的混子。

“滚!”他低吼一声。



于是这群来砸店的就这么都滚了。

前脚刚走,后脚民警就到了,饮料店里唯一的女孩报的警,小姑娘吓得语无伦次,反倒是小彭他们安慰了她半天。

小彭边帮店里的人收拾被砸了的部分桌椅,边偷偷张望,想要寻找闷三儿的身影,但怎么都找不到,似乎那群人走的时候闷三儿也消失了。

就地录了个简单的笔录,所有人都默契地没提闷三儿。都结束了以后,小彭才想起来看手机,手机上是一条短信,号码是闷三儿的。

短信就九个字:

“回去了 你记得去医院。”



自己也受了点伤的店长匆忙收拾了下就关了店,吩咐店员们都一起去医院看看,医药费报销。一群人捂脸捶肩,哀哀戚戚地就要出发,转头却看到小彭正站一边看着手机。

“小彭,看什么呢,一起啊。”店长喊了句。

小彭抬头,反应过来,想了想,“我没事,你们去吧,我先回家看看!”


他也不等他们回答,就拎着包跑走了。



小彭是一路小跑回家的,身上有几个刚才扭打过程中被撞伤的地方,跑的时候也不是太疼,一停下来反倒都泛上来了,忍不住站在门口哎哟了一声。

正屋的门刷得一声就开了,闷三儿在门里,和他正对着打了个照面。

小彭原本以为他要对自己没去医院的事兴师问罪,结果闷三儿没说什么,只是侧了身让他进门。

“坐那儿去。”闷三儿指了指沙发。

小彭顿时有种小时候犯错被老师点到的错觉,当即老老实实在沙发上坐下,就差没正坐了。

但闷三儿依然没说什么,反而也走到沙发边,示意小彭的脸抬起来,然后俯下身看了看。

“小伤,”闷三儿观察之后起身,下了判断,“身上呢?都全乎么?”

“全,全!”好学生小彭忙不迭回答,“就一点点酸痛鹅已啦。”


闷三儿看了看那张挂着彩还没心没肺的脸,哼了一声,转身去了里屋,出来的时候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铁盒子,往茶几上一放。

掀开来,什么纱布碘酒创口贴绷带……一应俱全。

小彭目瞪口呆地看着闷三儿熟练地拿起碘酒和棉签,又二话不说地开始帮自己清理起脸上的伤口来。


谁能想到三哥这样的人家里会有这么全一药箱啊?

等等,谁家床底下又会常年放着军刺呢?

住进来以后种种细节在脑海里盘旋,混杂着刚才那惊险,好吧,对三哥来说好像也没有很惊险,但是对自己来说很惊险的一幕……小彭陷入了沉思。


闷三儿正撕着创口贴呢,突然听到旁边难得一直安静的小彭犹犹豫豫地开口,“三哥,我问你哦……”

闷三儿没停下,啪一记,把创口贴贴上了。“说。”

“你是很厉害的人吧!”小彭问,然后又想了想用什么词,“这边的角头!”

闷三儿顿了一顿,“角(ga)头(tou)?”

小彭心里一喜,这次轮到自己解释了,连忙说,“就是老大,有很多小弟那种。”

闷三儿反应过来,“哪能啊。”

“那为什么他们都听你的嘞?”

闷三儿不置可否,轻描淡写地说,“混得久了,认识多点儿人罢了。”

没想到小彭并不买账,摇头,“三哥你肯定是骗我的,看刚才你打架的样子,一定是叱咤风云!名震江湖!高手中——的高手!”

想到闷三儿刚才的身手,又畅想了下看过的香港武侠电影,小彭亢奋起来,双手举起来做了个电影里常见的武打起手式。

“别动别动,”闷三儿毫不留情地打下了他的手,皱眉,“再动给你拎医院去。”

小彭哦了一声,放下手乖乖回到原来的姿势。


闷三儿又看了看,就剩一个地方了,一块靠近耳朵的淤肿,有点泛红。

虽然挂了彩没错,但确实没怎么伤着,想起刚才小彭打架的样子,决定还是给个肯定,“你小子,还不错嘛,挺能打的。”

小彭立马得意,“开什么玩笑,我可是经常健身的,打架很厉害哦!”

“健身?怎么没看你跟着我跑步?”

小彭气势弱了下去,“哦,我指的是在加拿大啦……”


闷三儿笑了笑,此刻他正俯下身处理那最后一块伤口,低沉的笑声离耳鼓很近,有些粗糙的指尖碰着淤肿的地方,有些痛又有些痒。

想想刚才同样这几根手指能一下把人手腕扣住,还能一下把人拎起来,一下把人按地上……


闷三儿起身,看了看莫名其妙开始憋笑的小彭,“你笑什么呢?”

“啊?”小彭应声抬头,他的眼睛很亮,此刻满是亮堂堂的笑意,“哦,就是我觉得三哥你其实不像角头。”

闷三儿皱眉,这小孩儿又在想什么呢。

小彭顿了顿,像是为了制造了个小悬念,但又忍不住很快说了,“像超级英雄,superhero!你知道吗,superhero!”

闷三儿哑然失笑,摇头,“说什么呢你。”



“谢谢三哥你帮我们。”小彭笑完,还是觉得应该正色道个谢。

闷三儿收拾了下,把没用到的东西都扔回药箱里。



“应该的。”他点了根烟,挥挥手,“以后当我罩着你了,行吧?”

“行啊!”小彭一口答应,手放在胸口做出感动崇拜状,“哇,被超级英雄罩着诶!”

闷三儿随手就把手边的纱布扔了过去,“你差不多行了,啊。”

“哇,超级英雄扔过来的纱布!”


又是一根没来得及丢掉的棉签。



“哇,超级英雄扔过来的棉签!”



…………





TBC



评论(1)
热度(79)
  1. 亦十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