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01

离警务处长的换届还有一年多的时间,高层看似风平浪静,底层的警员们却已经开始暗潮汹涌。阴暗的角落里似乎永远都有不绝于耳的私语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盘算。

不论是出于己心,亦或是被鼓动。


张sir趴在天台的扶栏上抽烟,看着楼下一群小警员结帮搭伙的凑一起说话玩笑,带头的就是李家俊。

这才几个月,就成了小头头了,挺有本事的么。

张sir暗中观察了他几个月,这小子做事滴水不漏,对谁都一副人畜无害,整个O记上下被他收买的七七八八,没一人说他一句坏话。

不管是不是看在他老爸的份上,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个份上,还真是不简单。

多他妈有意思。

不过只是这些还不是他被吸引的原因。

口袋里的电话嗡嗡的响起,短信只有一句话,(目标上钩,可以准备收网。)

张sir嗤笑了一声,烟头丢在地上被鞋底狠狠碾碎。他看了一眼向他这里望过来的李家俊,转身离开。


天台上那个男人转身离开了,离的太远并不能看得清那人的样子,但是家俊知道,那个人是张sir。

这几个月来的暗中观察他不是没有察觉,他不知道对方出于什么目的,只能按兵不动。张sir观察他的同时,他也在观察张sir,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内,尽可能的去了解这个人。

可越是观察他越是看不透这个人,张sir是第一个让他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危险的人,他那些无往不利的装乖卖巧似乎都对他不起作用。

那个男人看他就像是在看一场可笑的把戏。

家俊笑了一下,下一瞬间就已经将这个阴狠的笑容掩去了。

多有意思。


几个小警员还在说着私下的小话,“咱们这些底下的小人物是越来越难混了,薪水虽然没少,但是红利都几少。”

“别说咱们了,好像张sir他们都有消减。”

“咦?你怎么知?”

“谁不知啦,自从刘sir接了管理处长,都大刀削。咱们算好了,当头头的才叫惨!”

“诶…”

家俊只是靠在旁边安静的听,手里的咖啡见了底,只拿了咖啡杯在手上转来转去。空在身侧的另一只手,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响指。



张sir快步回了办公室,招来副手说,“通知今天晚上加班,收网抓鱼去!”

副手脸色一喜,“终于有信了?”

即使是张sir也难掩喜色,布了个把月的网终于可以收了。现在三合会可是了不得,都他妈会找靠山了,大把的钱砸下去,砸晕几个顶徽的,走走人情就能睁眼闭眼了。

这回他不把这群孙子给撬了,他就不姓张!

副手道,“哎哎,张sir,黄sir那边好像还不知道吧,要不要报备一下。”

张sir想了想,道,“回来再说。”

副手立即明了,这是要先斩后奏。

张sir看他还愣着,踹了他一脚道,“快去啊!”

副手滚走了,张sir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配枪和弹夹,把黄sir这事直接丢脑后去了。黄sir这人典型的和事老,笑脸迎人哪边都想讨好,特别喜欢做面子,是个八面玲珑的人。

可张sir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人,偏偏他还是自己顶头上司。今天这事黄sir要是知道,保准没戏,他这半年的力就白费了。

底下的人陆续到齐,张sir扫了一眼发现李家俊居然也在,但他只是扫过一眼没有点出来。

张sir用指节敲了敲桌板,“今天晚上的行动暂时保密,但是咱们O记干什么没人比你们清楚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一票干好了,有的是好处!”

众人齐声应是,似乎没人去纠结他土匪一样的用词。

张sir道,“各自检查装备,”他看了一下表,“十五分钟。”

家俊低头检查自己的装置,张sir走到他旁边,靠在桌子上道,“谁让你留下来的。”

家俊抬起头,道,“不是说晚上加班吗。”

他张大一对明亮的大眼睛,额发软软的落下来,抿着的嘴角陷出一只小窝,看起来比他实际年龄还要小很多。

张sir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带着点不屑的气音,“别装相,”他又问了一遍,“谁让你留下的。”

家俊笑了一下,答非所问道,“张sir,我也是O记的人。”

张sir上下扫了他一圈,凑近了说,“我从不带菜鸟出市的。”

家俊不服输的直视他,“张sir怎么知道我就是菜鸟?”

张sir看着他眼睛里露出的一点锋芒,压低了声音道,“怎么不装了?”

家俊怔了一下,才想说什么张sir便已经转身,“时间到,出发!”

张sir指着家俊道,“你留下。”

众人看看张sir又看看家俊,同情的对他使了个眼色,跟着张sir鱼贯而出。

家俊保持着茫然无措的表情,一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慢慢的变得阴郁。压在枪膛上的手指颤动,用了很大力气才压下来。

多有,意思。


副手小声的问张sir,“为什么不带上joe?”

张sir叼着烟,斜了他一眼说,“长的跟个大学生似得带着干嘛?又他妈不是要他卖皮相,回头宣传部那边不是说要拍招生宣传吗,给他报过去。”

副手为难,“不好吧?”

张sir道,“那你去。”

副手道,“我回去就给他报!”

张sir道,“别废话了,目标出现。”他拿起通话器,“注意,目标出现!抓活的!跑了一个你们下个月轮流扫厕所。”

有人问道,“跑了两个呢?”

张sir骂道,“直接滚蛋!”啪的挂掉通话器。

当晚的抓捕行动很顺利,除了个别人员有点挂彩,二十四名嫌疑人全部归案,其中还有社团的元老两人。连带收获一份黑账,可以说是意外之喜。

张sir随便擦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道,“这玩意能让那些个傻逼都去廉署喝茶。”

“张sir你要越过黄sir上报?”

张sir道,“我他妈像傻逼?”

副手不说话了,张sir面色深沉,看着手里的黑账骂了一句操。

张sir道,“今天只抓了人,别的一概没有,记住了。”

副手愣了一下,然后了然道,“知道!”

张sir道,“连夜审,别等人搅和。”


收了队回去,张sir发现家俊居然还没有下工,就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手里一本书。他看见大家回来,站起来笑着说,“我买了糖水,在里面。”

累了一晚上回来还有糖水喝简直不要太美,纷纷谢过家俊蜂蛹进去。

走在最后的张sir看了一眼时间,把捂在脖子上的纸巾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张sir擦了一下还冒血丝的伤口,随口问道,“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走。”

家俊道,“大家都在干活,我不好自己一个人先回去。”

张sir嘿的笑了声,在口袋里翻着。纸巾没找到,只有一盒烟,索性抽了一根点上。

家俊拿出自己的手帕递过去,张sir看了眼折的整齐的帕子,拿过来按在伤口上说,“是不是觉得同期的都忙的满地跑,我不让你接任务很奇怪。”

家俊笑出八颗牙,“大概想得到原因。”

张sir递了根烟过去,家俊接过来拿在手里,也不抽。

张sir道,“你老爸的确找过我,”他眯着眼睛看家俊,这小子表情却变都没变一下,“不过也不是让我照顾你,他的意思是想让你多磨砺一下。”

家俊眨眨眼,“蛮像dad会讲的话。”

张sir话风一改,却道,“但是这些话对我没什么用,虽然不是直属不过你也是我手底下的人,我要不要用你,还得看你的表现。”

家俊罕见的真心的表示疑惑,“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张sir道,“你他妈做的太好了。”

家俊说,“什么?”

张sir道,“把你那些小心思都收起来,我不管你要干什么或者李文彬要干什么,但是你要在我手下面搞鬼,我一定拆了你。”

他把手帕拿下来看,血不怎么出了,便随手揣进口袋里,“老子这么多年见的多了,你装的挺好,就是嫩了点,”他指着家俊的手,“下次耍心眼的时候记得把小动作收收。”

家俊也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脸上的笑容终于一点点剥落,他慢慢抬眼看张sir,“你一开始就发现了?”

那倒没有,这小子还是真有点本事的,不过张sir没有说。

卸去面具的家俊其实并不那么爱笑,眼睛里冷冰冰毫无温度,连嘴角的一点弧度都是冰冷的。

张sir调侃道,“这不是顺眼多了,个狼崽子,装什么宠物犬。”

家俊自动忽略掉他后面的那句话,道,“张sir难道就没什么想法?这个站队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

他也许估计错了很多事,但是有一件事他很有把握。张sir这个人,绝不是没有野心。

张sir没有回答,只是说,“那手帕我洗干净再还你。”说完就绕过他离开了。

家俊侧头看他的背影,将不住摩擦的手指紧紧握成拳。那支拿在手里没有点燃的烟,被一点点揉碎。细碎的烟丝落了一地,染了一手的烟草味。

他舔了一下嘴角,心里有什么东西在高喊着,激得他血管都在跳动。

那是挑战的欲望。



真是,开心。


评论(26)
热度(115)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