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02

不出意外的,黄sir对他这次行动表示了很大的不满,惯于做和事老的家伙即使不高兴也是拐弯抹角的,只是这样夹枪带棒的敲打提醒更让张sir表示憋火。

黑账的事他一字没提,不过让人惊讶的是那些个马仔头头,黄sir居然也没有提一句,丝毫不像他往日里惯做人情的性格。

张sir想,去他大爷的,连唯一能吵一个的理由都没有了,真他妈的憋屈!

背在身后的手指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背,张sir想,黄sir这要不是突然转性就是有鬼。



副手站在走廊里频频看向黄sir的办公室,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张sir居然没有原地炸,太不科学了。

难道是…张sir终于下黑手了?!

家俊抱着一叠文档走过,情不自禁的看了他一眼,又看看对面总警司办公室。

这是,张sir还没出来?

副手叫住要走的家俊,扬起一直拿在手里的单子,“joe,哎呀正好啦,这个给你。”

家俊空不出手,就让他把东西放在自己这一叠文档上,“这是什么?”

副手道,“拍形象照,给警队做宣传,咱们这你去吧。”

家俊并不喜欢这样的曝光,下意识的推拒,还列了几个队上队员的名字,表示形象照他们也可以。

副手毫不犹豫的买了上司,“张sir点名给你报的。”

家俊不说话了,低下眼睛看了下那张单子,笑着同副手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嗯,你在这边做什么?”

“等张sir咯。”他指着办公室的门说。

家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示意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文档,别有用意道,“正好,我要送些东西进去。”

真是上道的好人啊。副手看着家俊的背影,也不懂为什么张sir这么看不上joe呢。

其实,也不能说是看不上。



家俊敲开办公室的门,在门口道,“sir!”

屋里两个人同时转头看他,黄sir看到是他,喜笑颜开道,“进来吧。”

张sir挑了下眉。

家俊道,“黄sir,这些是今年上半年A组和B组的报告总结。”

黄sir道,“放这里吧。”

黄sir道,“你也别老做这些跑腿的活,你之前在EU的记录我都有看过,在这边多干点事。”

家俊道,“我会的。”

张sir冷眼看着黄sir和家俊说话,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点什么。这臭小子打从进来就没看过他一眼,就在说这句的时候瞥了他一眼。

他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他上司来的?

张sir抓了一把自己短短的头发道,“得,我先出去了。”

心情不错的黄sir道,“去吧,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鬼才想。

出了门,副手看见他立马迎上来,“张sir。”

张sir道,“你在这干什么?”

副手理所当然道,“等你啊。”

张sir揣着口袋大步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对副手道,“你去查…”

看着又停下话头的张sir,副手问道,“查什么?”

张sir想了一下,将他拉到一旁小声道,“你去查查黄sir昨天晚上见了谁。”

副手吓一跳,私自调查高级警员?

“不好吧?”

张sir看着他想,我还没说想让你查的另一个呢,怕你吓死。

副手一咬牙,“行!”

张sir道,“小心点 。”

“我知道!”

打发走了一个,张sir回去越想越憋屈,可这事还没法说,黄sir毕竟是他的顶头上司。

这种压抑的情绪在下班时达到了顶峰。



家俊盯着那个猫在黄sir车旁边的人影看了一会,迟疑的出声,“张sir?”

那个人影蹲明显的顿了一下,转过头来,果然是他。

张sir拍拍手站起来道,“你怎么在这?”

家俊低下头,看见黄sir的车胎已经被放了气了,两个。

幼稚。

家俊道,“路过。”

家俊补充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张sir嘿的笑了下,心情很不错的上前抱住家俊的肩膀道,“走着,哥带你玩去。”

家俊隐晦的斜了一眼张sir,从他的手臂下挣脱出来,“张sir?”

张sir警告道,“趁我心情好,别在这装相!”

张sir道,“这平时不带你你不乐意,现在带你了也不乐意,”他撑着自己车子的车门道,“你这崽子怎么这么难伺候,快点。”

家俊把背包往肩上颠了颠,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去哪?”

“去成年人去的地方。”

二十分钟后,家俊坐在酒吧的角落,看着自己面前的龙舌兰,又看了看张sir面前的那杯。

家俊不确定道,“苏打水?”

张sir吊儿郎当的靠坐在高脚椅上,眼睛四处扫寻,“怎么,你也要喝啊?”

家俊喝了一口酒,“没有。”

张sir把视线转回到他的脸上,“你这是有什么想说的啊。”

家俊不说话。

张sir道,“跟黄sir什么时候这么熟的。”

家俊挑着一边嘴角笑,“我跟很多人都很熟悉。”

张sir看了他一会道,“多他妈神奇,你说,李文彬居然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真是他亲生的?”

家俊道,“张sir要看我的出生证明吗。”

张sir道,“我比较想看你在局里扯的这块大幕。”

家俊道,“张sir这话什么意思。”

张sir道,“我和你说过,把你的小动作收收,煽风点火的事少干,给自己留点后路。”

冰块在酒液里融化,杯壁上滚下一颗颗的水珠,蜿蜒的水痕映出的影子都扭曲的很。

家俊道,“张sir,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吗?”

低头挑薄荷叶的张sir抬起眼睛,琥珀色的眼珠暗幽幽的。他上上下下扫了家俊一圈,“你拿什么身份来问我。”

家俊眉头一跳,重复道,“什么身份?”

张sir道,“李文彬可不是会拿自己儿子给自己拉票的人,你这么积极,又是为什么。”

他面上还是一贯的不着调,可眼神却极认真的看着家俊,带着一点玩味的探究,想要挖一挖这个狼崽子的心思。

家俊舔了一下嘴角,手指神经质的在杯子上撸下一大片水渍,冰凉的触感让他有点颤抖。

家俊道,“那张sir你蹲在O记这么多年,混着一个高级警司又是为了什么。”

最后一口酒被吞下,张sir看着他滚动的喉结还有舔过嘴角的舌尖,看着他挑衅的对自己道。

“是不是很没意思?”

张sir眯起眼睛,压低了声音问,“怎么没意思了。”

家俊道,“我就是知道。”

他凑到张sir的近前,小声道,“因为咱们是一样的。”

张sir抽了一根烟叼在嘴上,侧头点了火,对家俊的话也不回应。

家俊转着高脚椅,脸上表情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天真,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有光在闪,像是诱惑猎物的肉饵。

家俊道,“要不要一起玩。”


张sir吐出一口烟,将自己完全靠进阴影中。从家俊这里,也只能看见他的下颚,和一点带笑的嘴唇。

张sir道,“我怕你玩不起。”


评论(15)
热度(83)
  1. White Dragon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张sir家俊都多久没出来遛弯儿啦!说好的nc20呐!!(流泪捧碗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