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天亮说早安 05-06

05


天阔被亚鹏拐去拍了多久的广告,天阔爸爸就帮天阔送了多久的外卖。

天阔妈妈很担心的拉住爸爸说,“天阔爸,我有点担心天阔啊。”

爸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他那么大个人你是在担心什么。”

天阔妈妈说,“诶你还记不记得天阔每次去送外卖,都会带回来好多小费。”

爸爸想了一下,“好像是吧,小费怎么了?”

天阔妈妈说,“要是真是像天阔说的那样大方的公司,为什么你这几天去送都没有小费的?天阔爸你说,天阔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咱们啦?”

爸爸放下削了一半的水果,严肃的思考了一下,“诶好像还真的是有这回事啦。”

爸爸看了看天阔妈妈,又往外看了几眼,“天阔还没回来哦?”

天阔爸爸道,“没有,说是那个公司的老板请他吃饭,晚上不回来吃了。”

爸爸对妈妈道,“那老板人还真不错诶,又是介绍工作又是请吃饭,回头要天阔好好谢谢人家啦!”

妈妈白了天阔爸爸一眼,“诶我找你说这个是要听你夸人家吗?”

爸爸茫然道,“不然嘞?”




天阔主动的帮服务生把菜都摆上桌,码的整整齐齐了,自己才坐下,不好意思的问悠悠,“对不起我没有听清你问的什么,可以再说一次吗?”

悠悠道,“我是说你每天这么辛苦,有没有想过干别的。”

天阔一脸茫然,“累?不会啊。也没有想过做别的,自己家里的店嘛。”

悠悠不解的问,“你看起来也没有多大,大学也才毕业啦,爸爸妈妈都没有想法吗?”

这话的话题其实有些涉及隐私了,一直沉默的亚鹏觉得不妥的看了一眼悠悠,小小的警告了一下。

收到信号的悠悠悄悄的吐了下舌头,不在追这个话题。

对旁边两个人小小互动毫无感觉的天阔反而并没有觉得被冒犯,挠着头笑着说,“刚毕业没两年啦,我爸妈还好,他们不会要求我一定要出人头地什么的,开心就好啦。”

挨个给同桌人倒酒的亚鹏顺手给天阔的杯子也满上了,闻言挑了下眉道,“呦,这样开明的父母可不多见,挺宠你的啊。”

天阔想了想,然后点头道,“好像是吧。”

亚鹏也笑,这小子脸上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眼睛里却都是开心,自己还没自觉呢。

亚鹏瞥了一眼悠悠,这姑娘眼睛里的光也都要溢出来了。

亚鹏举起手里的酒杯,对天阔道,“这边拍了这么多天总算是完事了,这杯敬你。”

天阔顿时手足无措了一下,端酒杯的时候手指还粘到了碟子里菜上的糖浆。

眼看亚鹏一口干了,那头的安东也毫不含糊,天阔看看他们,又看看杯子,一咬牙仰头就灌了下去。

夹了一筷子菜压下嘴里的酒气,亚鹏同安东说了几句话,眼角扫到天阔正在舔手指,转头看了他一眼后招手叫服务生拿一包纸巾来。

亚鹏道,“我倒是觉得你挺适合当模特的,身高够,长得也好,有没有考虑过?”

天阔缓慢的思考了一下,摇摇头,“我要好好想想。”

亚鹏给他的酒杯满上,点头道,“行,慢慢考虑,要是有这个想法,就来找我。”

安东翻了个白眼,悠悠特别兴奋,要是天阔答应了那她不是近水楼台?

悠悠给她的老板点了个赞。

亚鹏转头和天阔说起了拍摄的事情,天阔也不知道听没听懂,点着头嗯嗯啊啊的应着。

最后还是安东打断了他们,“吃饭的时候不要说工作好不好,很扫兴的!”

他超兴奋的对天阔道,“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嗨皮一下?”

天阔重复道,“嗨皮?”

悠悠解释,“就是一会去酒吧。”

天阔有些为难,“可是很晚了诶。”

安东才想怂恿,亚鹏就把酒瓶塞进他手里,“自己一边喝去。”

亚鹏对天阔道,“你别搭理他们,一会我送你回去。”

悠悠惊讶,“什么?老板你不去?”

亚鹏道,“不去。”

悠悠噘着嘴,“都不去,多没意思。”

天阔有种自己做错事的感觉,尴尬的笑着,一边想自己跟他们去的可能性有多大,一边转着眼珠去看亚鹏。

亚鹏丢了一句,“我买单。”

其他人立刻不纠结他去不去了,欢呼着叫服务生买单,准备换地方续摊。

天阔傻眼。

亚鹏低声笑,声音闷在胸腔里,他小声说,“是不是感觉上当了?”

天阔点头,也小声道,“有一点。”

结了账,一群人拉帮结伙的散了,悠悠一步三回头的被安东拉走。

天阔问,“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去?”

亚鹏带着他往自己车子走去,“玩不动了。”

“玩不动?”

“就是腻了,没什么意思。”

“哇,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亚鹏摇头失笑,这哪里厉害,“上车。”

按着天阔指的地址送他回去,一路上两个人随口聊了点琐事,倒也感觉挺有意思。

天阔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车镜里看见自己脸有些红,又使劲的揉了揉。

亚鹏突然道,“把你的银行卡号码给我留一份吧,回头报酬会直接打你卡里。”

天阔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大短裤的口袋里只有钥匙和零钱,“我没有带在身上诶,我回家发给你好了。”

亚鹏说好,“邮件地址也留一份。”

他把自己的电话递过去,“就写记事簿里吧。”

因为输入法不太一样,天阔搞了好半天才把自己的MSN输入进去。

小心的把手机放在置物格里,天阔道,“谢谢你哦。”

亚鹏疑惑道,“嗯?”

天阔道,“就是这个工作的机会,不管我以后会不会喜欢做模特,都谢谢你。”

趁着红灯,亚鹏扭过头去看他。

天阔的脸在路灯和车灯晕染的微光里泛着不明显的红,眼睛亮晶晶的注视他。

亚鹏转开视线道,“是我该谢谢你,出现的太及时了。”

天阔张了张嘴,亚鹏赶紧抬手,“千万别了,谢来谢去没个完!”

天阔眨眨眼,打了个酒嗝。





06


将天阔送回了家,亚鹏自己则转头奔了公司加班。这案子因为模特的事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只能在别的地方补回来,能追一点是一点。

摄录还在整理,但是照片已经压缩传到了他的邮箱,粗粗看过去,好的坏的差不多几千张。

将近半夜十一点,公司都下了班。他也没开大灯,就开了自己办公室的,一杯咖啡一盒烟的开始挑片。

漆黑的夜晚,在这样空旷的地方亮一盏灯,看上去有点孤零零的。

照片的数量很大,即使是粗略的把能用的挑出来也不算是轻松的事情,只能一遍一遍的反复精选。

不得不说,天阔的底子实在是不错。个子高,模样好,就算有一点婴儿肥也都规划进可爱里面。这个没有拍摄经验的大男孩,镜头感却意外的好,那双眼睛似乎能透过镜头看着你,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情绪。

亚鹏突然就有一种挖到宝藏的感觉。

不停挪动的鼠标停顿了一下,将拖到一半的照片拖了回来,双击放大。

照片是拍摄间隙拍的,天阔坐在椅子上,他半蹲在天阔的面前抬头看他,打光灯的光从镜头的那一面照过来,明亮的暖黄色给他们俩都打了一圈亮边,反而让他们的表情看的不是那么清楚了。但是亚鹏直觉自己是在笑的,但是笑的是什么却有点不记得了。

左右,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亚鹏靠进椅子里,想起那个大男孩脸红的样子,实在有意思的紧。他还记得天阔自我介绍的时候,眯着眼睛笑,还比了一个自己名字的手语姿势。

拇指轻轻的在眉毛上划过,亚鹏转着椅子,突然就有点饿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爸妈的追问,天阔逃回房间,洗了个澡给小红浇浇水就习惯的开了电脑。

酒劲还没有过去,脸还是有点红。他其实并不怎么能喝酒,大学的时候也偷偷的和室友喝过,记忆挺痛苦的,之后也就没有怎么喝过酒了。借着电脑屏幕的反光,凑近的看了看,又使劲的揉了下脸。

自动登录的msn跳出一个好友验证,名字居然就用真名也是少见,就直接通过了验证,不过对方似乎比他还要惊讶。

亚鹏:你还没睡?

天阔看了一眼时间,无限接近十二点。

开心便当男:刚被老爸老妈轰炸。

亚鹏:?

开心便当男:不说这个啦,你不是也没有睡嘛。

亚鹏:加班啊。

开心便当男:(惊讶)模范老板!

开心便当男:你平时都这么拼的吗?当老板的不都是开着豪车和漂亮的女孩子谈恋爱,工作都交给属下去做,自己开开会什么的吗?

开心便当男:或者同时和好几个女孩子保持关系,但是最后发现自己还是喜欢最开始的那一个。

开心便当男:然后为了女孩可以放弃一切,最后终于在一起了!

只是去泡了一碗泡面的亚鹏回来后就看到他这长长一串的脑补,顿时不知道该做个什么表情,随手扣了一本书在面碗上。

亚鹏:小朋友,少看点狗血电影。

开心便当男:你还在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亚鹏:肚子饿,去泡面。

手指按在键盘上没有动,天阔抬着头想了想,记不得吃饭的时候亚鹏有吃多少,就记得他一直在喝酒说话好似。

天阔想,哦,成功男人的凄惨生活。

这样的老板看起来有点可怜诶。

侧耳仔细听着楼下的声音,天阔考虑了一下就悄悄的摸下了楼。黑漆漆的,爸妈大概都睡了。冰箱里还有些白天卖剩下的腊味,反正这些都?不会卖给客人都是留着自己吃,那就当是他吃掉的好了!

天阔放轻声音的把东西热了一下,还顺了一瓶养乐多,在半夜十二点半,骑着自己的小电摩,溜了。




对话框的那一头久久不见回复,亚鹏等了好一会,规整照片的时候也时不时的切回来看一看,只是天阔都没有再回复。

也许是睡觉去了吧。

关了聊天窗口,亚鹏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泡面,然后在掀开盖子的一瞬间,看见泡发的像是蚯蚓一样的面条就没了食欲。

宁愿饿着也不想吃这种东西。

亚鹏一心两用的想,和天阔聊这几句也不知道为的什么,还搭了他的宵夜进去。

不过提神效果不错。

忍不住又点开对话框看了一遍两个人的对话,再看一遍天阔的那番脑补还是会忍俊不禁,怎么会有这么有意思的人呢。

下次见到他,一定好好逗他玩。

于是在半小时后看见敲门的天阔,亚鹏惊的愣了半晌。天阔站在玻璃门外,抬手敲了敲,还对他挥手。

亚鹏起身去开了门,“你怎么来了?”

天阔只穿了件T恤,有点冷的缩着脖子,举起手里提着的塑料袋,“外卖。”

亚鹏挑了下眉,把他让进来,“哎,你…”

他说了一个你字就不说了,天阔疑惑的回头,“啊?”

亚鹏指着里面说,“进去坐。”

整个公司只有他的办公室亮着灯,显眼得很,以前天阔只在外面看过,这是他第一次进来。

“没有什么不一样诶。”

亚鹏道,“什么不一样?”

天阔把手里的食物递给他,说,“电影里演的。”

亚鹏把饭盒放在茶几上,自己坐下指着对面的沙发道,“坐啊。”

盒饭很…怎么说呢,很丰盛。

对于宵夜来说。

不过比起泡的跟蚯蚓似得的泡面,这个已经是满汉全席的级别了,况且味道也很好。这是亚鹏第一次吃天阔家的东西,他之前都不吃外卖的。

亚鹏真心实意道,“哎,这真不错啊。”

天阔拄着下巴道,“那当然,我爸可是师承香港名厨!”

亚鹏抬眼看他,笑道,“那我是借您的光儿了。”

天阔嘿嘿的笑,偷偷的打了个哈欠。

等亚鹏吃完了才发现对面早就没了声,抬头过去看,天阔不知道什么时候歪在沙发上,睡得沉沉。

下意识的放轻了手里的动作,没了塑料袋哗啦啦的声音,睡眠时的呼吸声就格外的明显起来。

亚鹏看了他一会,撕开了那瓶养乐多的封口,一口气喝光。

酸酸甜甜的。

找了件衣服搭在天阔的身上,亚鹏也没有叫醒他,自己回去继续干活。过了一会又起来把大灯关掉,只留下自己旁边的一盏落地灯。

沙发上的人磨磨蹭蹭的换了个姿势,然后又没了动静。

亚鹏余光扫过去,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好苦。


评论(18)
热度(76)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