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暖冬 08

太太,这都多久了,咱们是不是该更一更了?(递茶水)

White Dragon:

8


闷三儿喝醉的那晚,后半夜下起了小雪。


第二天早上雪积了薄薄的一层,像是把所有复杂难言的情绪,都悄悄掩去了,不留丝毫痕迹。


 


闷三儿醒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没人,桌上放着一袋豆浆和一包芝麻饼,摸了摸,已经彻底凉了。


旁边一张小纸条,两行字。


“我先去上班了。


  早饭要记得热一下哦。”


右下角还画了一个简单的笑脸,严格意义来说是两个,第一次画没画成功,画了一半作者估计就失去了信心,画第二次才大功告成。


闷三儿看着这张纸条,虽然头因为宿醉的关系,痛得不行,还是忍不住失笑。


热个早饭这样的事儿,谁不知道啊,当咱三岁小孩儿呢。


 


但想想这倒是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这样照顾。


还是被一个小孩儿。


 


打开门一看,雪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上盖了薄薄一层,闷三儿抬头看了看天,想着不知道这雪会下到什么时候。


脑海里又浮现小彭之前那次失望地说“只有下雪的冬天才是冬天”的样子,不知为何他突然就希望这雪能再下大一点儿。


 


——————


那天闷三儿头痛,加上左右没什么事儿,索性犯了个懒,中饭随便吃了点就又回去睡了个囫囵觉儿。


到了傍晚,看了看天,那小雪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想了想,还是穿上羽绒服,戴上帽子和皮手套,推着自行车出了门。


就这样晃悠到了小彭那店附近,转了转却没见到人,想想一路上好像也没见到小彭,闷三儿琢磨着这大概是错开了,转身就回去了。


 


回家路上顺便又买了点晚饭回去,拎着袋子进了门,本以为小彭应该已经到家了,结果屋子还和自己不久前走时一样,空空如也。


是去别的地方玩儿了?


小彭的确有时会和店里的朋友一起去吃饭,但最近一般也都会短信告诉一声儿。


闷三儿看了眼手机,没有新短信的提醒。


那就应该只是路上耽搁了,这样想着,闷三儿也没把晚饭放冰箱里,随手搁在了桌上。转身去沙发上坐着看起了电视。




一集电视剧就这样过去了,闷三儿看了看电视机上头搁着的小闹钟,已经快七点。


小彭还没回来。


闷三儿又瞄了一眼桌上的晚饭,还是起身一袋袋拎进了绿皮小冰箱,放完了又坐回沙发上。


 


又过了半集的时间,前面那一集好歹看进去了点,这后面半集演的什么闷三儿完全没看进去,看了几次表,最后还是起身出门了。


又骑着车去了小彭那家店,也不知是因为小彭不在还是下雪的缘故,排队的姑娘家都不见人影,门口没什么人,闷三儿把车停好就走上前,凑过去想要打听打听。


 


在收银台前站着的是那个店里唯一的姑娘,圆圆脸,对闷三儿像是很有印象,很爽朗地开口,“诶,您是小彭他哥吧!”


闷三儿有时会顺路和小彭一起下班,但都是只在一边等,从没有走近过,那姑娘认识他让他微微地诧异了一下,“诶,是我。”


圆脸姑娘突然笑起来,“您声音可真好听。”


闷三儿愣了愣,“什么?”


圆脸姑娘笑意盈盈,“小彭老提您,您来接他下班的时候他就特别精神,跑得也特别快,之前有人闹事儿那会儿也是您帮的忙吧,谢谢您啦,我们都看着呢。”


闷三儿摆摆手,“嗨,这点小事儿,应该的,”他顿了顿,“但我声音怎么着和这有关系么?”


圆脸姑娘眼睛转了转,带点打趣的样子,“小彭老夸您,说得天上地下,跟超人似的,还说您声音特好听,我一直想听呢。”


她笑起来,“果然小彭他没夸张。”




闷三儿听到小彭背地里夸自己,莫名地有点高兴,但又被这健谈爽直的年轻小姑娘弄得有点臊得慌,只好低了低头,清了清嗓子,转到正题上来。


“姑娘,受累问一句,你知道小彭去哪儿了吗?”


圆脸姑娘疑惑,“他今天下午两点就请假回去了啊,我还以为他早回家了。”


说完这句,像是想起什么,转身进到里面的工作间去了,拿出来一个手机,闷三儿一眼认出是小彭的。


“这是他落下的,丢工作台上了,走得可急了,拎起包就走。”


闷三儿的心一沉,“他说去哪儿了么?”


圆脸姑娘皱眉思考了下,“嗯……好像有个修车的老头儿来找过他,然后他就跟我们说他爸回来了,他要去看看。”


 


 ——————————




离那间小院落还有一段路,闷三儿就借着那边的路灯看到了小彭。


坐在门槛上,手揣在兜里,脸埋在领口,像是整个人都要缩进那件羽绒服里,但因为个儿高,身量也不小,依然很显眼。


由于冷,他的脚时不时跺几下,上身也左右晃悠着,像是要靠这些微的运动来让自己热一点。


 


小彭正盯着自己的膝盖发呆,呼气的声音因为缩在领口里而被放大了几倍,白气在空气中瞬间消散,逃逸到夜色中,很快将短暂的一点温度也带走。


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夜晚,这个平时就有些荒凉的角落显得更加萧瑟。


心里有些隐隐的焦虑,时间应该不早了,是不是应该回去店里拿一下手机,给三哥发个短信。


可是如果一走,机会又错失了呢。


或者还是应该站起来再跑两圈,热热身,再这样坐着,脚都有些僵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头顶上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诶,嘛呢。”


 


小彭抬眼一看,就这样看到了闷三儿。


闷三儿就站在面前看着自己,旁边那盏路灯照下来,刚好把他的脸照得很清楚。


他看上去依然是那个样子,眉头一如既往地微微皱着,像是有很多苦闷需要压抑,脸的线条有些冷硬,让人联想到经历过的风霜。


但那双眼睛,此刻在灯光下,却显得非常……


 非常什么呢……




小彭之前也常常能感觉到闷三儿身上这种特别的、和外表不太一样的东西,但以往它往往都蕴含在一点一滴的生活细节里,不着痕迹。


从没有一个时刻,它是如此清晰,如此直观地,几乎像是某一种真实存在的物体,被一双眼睛盛着,出现在他的面前。


 


 


……非常温柔。


 




细雪依然在飘飘荡荡地下着,从路灯能照射到的最上边现出轨迹,轻轻地落到闷三儿的肩膀上,落到小彭的头发上,最后落在他们之间。


 


小彭突然鼻子一酸,不知为什么就挺想哭,心底里像是有个海绵,被人捏紧了又放开,又酸又胀。


正想要勉力克制住,一杯他再熟悉不过的奶茶就戳到了眼前。




闷三儿单手拎着奶茶,看小彭还在发愣,下巴扬了扬。


“接着啊。”


 


等小彭接过,他拍了拍小彭旁边的地儿,把积的薄薄一层雪给掸掉了,然后坐了下来。


侧头去看,小彭不知为什么还在发呆,闷三儿皱了皱眉,刚想问,对方却像是从出神的状态里醒了过来,连忙插好吸管,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惊奇。


仔细看了看纸杯子上的小标签,“古早味黑糖奶茶,加珍珠,多加糖——诶,这是我最喜欢的喝法诶。”


闷三儿从兜里掏了根烟出来,一边打火一边说,“我知道,问过你们店里人了。”


想了想,又不忘补充,“不是我请你啊,不要钱,他们请,你就别记你那帐上了。”


小彭哦了一声,捧着奶茶在手上转了转,奶茶的温度一下子让掌心都热乎起来,忍不住嘿嘿一笑,“好幸福,有热奶茶喝,”说到这里作势给闷三儿敬了个礼,“谢谢三哥!”


闷三儿没看他,叼着烟,随意地摆下手当做回应了。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门槛上,一个抱着杯奶茶,一个抽烟,一时间都无话。


就这样沉默了一段时间,小彭偷偷往闷三儿那边看了几眼,见闷三儿没有说话的意思,舔了舔嘴唇,终于说出了口,“三哥,对不起哦。”


闷三儿侧了侧头,“嗯?”


“我手机忘带了,没跟你联系,”越讲越觉得惭愧,“我应该早点回去把手机拿回来的!”


闷三儿一拍脑袋,像是才想起这茬,从裤子袋子里掏了掏,掏出小彭的手机来,扔回给旁边的人,“这儿呢。”


小彭接了个满怀,更加感动,“啊,三哥,谢谢,我……”


闷三儿摇摇头,打断了小彭未说出口的话,“别谢东谢西的,生分。”


 


讲完这句,两个人又稍许静默了一会儿,这回是闷三儿开的口。


“不说说么?怎么就跑这儿来了?”


小彭被提醒了自己为什么在这儿的原因,忍不住又有点消沉,叹了口气,“顺爷爷今天下午过来,说看到我爸回来了,我就马上赶过来了。”


“然后人不见了,是吧?”闷三儿回头看了看萧索的小院,完全没有人的迹象。


“是……”小彭低了低头。


“……你就一直等着了?”


小彭苦笑了下,“可是除了等,也没有别的办法啊,只要有一点可能性……”


闷三儿嗯了一声,“打算等到什么时候?”


这问题来得猝不及防,小彭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最后只能茫然地说,“我也不知道。”


闷三儿却不觉得这个答案有何不妥,只是点点头,也没有说话,兀自慢慢抽烟。


 


小彭以为闷三儿抽完这根烟就会起身离开,但是烟抽完了,闷三儿却没有走,理所当然地拿出第二根烟。


小彭忍不住捏了捏已经彻底冷掉了的空奶茶杯子,“三哥,天冷,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再等等就回去啦。”


闷三儿转过头看了看小彭,依然是不甚在意的样子,“回家也是看电视,在哪儿不是坐着。


 


就这样坐了很久,两个人在这个没什么人经过的角落里,就着一盏路灯,随意地聊着天。


 


“你那手机的桌面,是你啊?”闷三儿指了指小彭的手机,他刚才从奶茶店那小姑娘手里接过来的时候,看到了手机屏幕。


那是一个胖胖呆呆的小男生,和他妈妈的合影。


“是啊,”小彭兴奋起来,打开桌面,给闷三儿看,“这是我,这是我妈。”


闷三儿凑近了,眯起眼观察了下,“哟呵,这还真是一大胖小子哈。不是一人儿了都。”


小彭有点得意,握拳拍了拍胸,“是吧,我喝了好多牛奶,狂练身体,就变现在这样。”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屏幕,手指轻轻扫过母亲的脸,“所以啊,我很想让我爸爸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他上一次见到我,我还长那样嘞。”


“什么叫‘那样’啊,长什么样那都是他儿子,”闷三儿皱眉,又看了看小彭有些失落的脸,顿了顿,“让他看看也好,要有你这模样的儿子,谁都应该看看。”


小彭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突然问,“三哥,你爸是什么样子啊?”


闷三儿被这突如起来的问题问得愣了愣,“什么什么样子,就那样儿呗,”他想了想,“老抽我,有事没事儿就抽。”


“哇,家暴哦!”小彭吓了一跳。


“家暴?得了吧,我们那会儿谁家不抽啊,”闷三儿像是想到了以前的事儿,脸上浮现出笑意,“嗨,干了不少荒唐事儿,搁我,我也抽。”


小彭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问,“那现在呢……?”


 


闷三儿笑了笑,没回答,许久之后才开口。


“现在啊……现在我想让他抽我,都抽不着了。”


 


 ————————


就这样又等了一会儿,小彭像是终于下定决心,手撑着门槛站起身。


“走吧,三哥,我不等啦。”


闷三儿却没有马上站起来,抬眼看他,“真不等?”


“不等了,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小彭的样子并不见消沉,反而有种想通以后的释然,“反正我跟顺爷爷说好了,下次他回来给我打电话,一定还有机会的啦。”


闷三儿点点头,也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花,把手里剩下的烟头往地下一扔,“走吧。我载你。”


 


巷子里,闷三儿在前面吱呀吱呀骑车,小彭在车后座上坐着。


因为腿太长,只能两条腿打着折跨坐,小彭看了看闷三儿那一看就很暖和的羽绒服口袋,遏制住了把两只手插进去环抱住的冲动,还是拉住了冰冰冷的铁杠。


反倒是闷三儿骑了一会儿,停了下来,转头对小彭说,“真特么冻死人,你手伸我口袋里吧,咱俩都暖和点。”


小彭心里不知为何高兴起来,从善如流,赶紧把手伸了进去。


闷三儿重新开始骑车,俩大男人这么贴一起,按道理实在有些别扭,不过夜也深了,天又刺骨地冷,赶着回家也顾不上这许多了。


 


雪还在下,细小的雪就这样下了快一天了。


 


小彭抬头看看天,一片片雪花从夜空中飘落下来,迎着自行车行进的风吹过耳边,实在是刀刮似的冷。


有一些落到闷三儿的背上,在黑色羽绒服上没有化开,两边的街灯的照耀下,显出一点一点微小的亮晶晶的光。


小彭忍不住从口袋里伸出手,沾了一点儿,在手指的温度下那一点雪花很快化了。


鬼使神差地,小彭把那手指伸到嘴边舔了一下。


是错觉吗?感觉有点甜诶。


 


闷三儿感觉一边的口袋空了,稍微侧头来,看了一眼,“怎么了?”


 


“啊,没什么啦,没什么啦!”


 


 


 


 


 


TBC


 



评论
热度(64)
  1. 亦十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2.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White Dragon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这都多久了,咱们是不是该更一更了?(递茶水)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