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暖冬 09

早上起来再撸两遍,好好看啊啊啊给我后面啊(⸝⸝⸝ᵒ̴̶̷̥́ ⌑ ᵒ̴̶̷̣̥̀⸝⸝⸝)坐地蹬腿哭

White Dragon:

09




事与愿违的是,那下了一整天的小雪依然没有能够积起来。




“还是要等下大喽,小的不顶用。”闷三儿说。


 


不过这次小彭倒是顾不上失望,在十二月大冷天的外头待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结果是理所当然地,生病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只是觉得有点头晕,还以为只是昨晚没睡好,也没在意,用冷水拍了拍脸继续上班去了。


结果还没到中午,就被“赶”了回来。


 


店长看了看他昏昏沉沉眼神都变迟钝了的样子,摇了摇头,“你还是回去休息吧,不少你一天两天的。”


小彭吸了吸鼻子,还想说什么,一个信封就丢到了面前,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沓钱。


“哈?这就要解雇我了哦?!”小彭大惊失色。


“你小子瞎想什么呢,”店长被逗笑了,“这你第一个月工资,别人都打卡上了,就你没卡,只好给现金了,点点数啊。”


小彭的眼睛顿时亮了,一时间精神了起来,也不客气,拿出来仔细点了,数目正好。


从到这里以后,这还是第一笔真正意义上属于他的财富,虽然不多,但想到终于可以还闷三儿房租和伙食费,心里就一阵舒畅,连鼻子似乎都通气儿了。


“谢谢店长!”他大声说,爽朗的音调带着浓浓的鼻音。


“哎哟喂,这嗓子,”店长拍了拍他的肩,“快回去歇着。”


 


回去的路上也许是因为感冒的关系,觉得分外地冷,原本下班时总是闲晃过去的一段路也没什么心思慢慢走了,缩着脖子闷头往前。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遇到红灯,等着的时候视线自然地往旁边看了看,就又看到了那家运动品牌店。


扫了一眼,就转过去了,过了五秒,还是忍不住回头,这次直到红灯过了,行人们纷纷迈步往前,他还继续看着,若有所思。


走到橱窗前,蹲下来,左看右看,想了想,还是进去了。


 


————


回到家,把买的东西都放好了,虽然毫无胃口,但还是勉强撑着胡乱吃了点权当午饭,又翻出从加拿大带过来的一些随身的感冒药,按照以前感冒时的用量吃了。


一切搞定后他倒到行军床上,暖气一烤,四肢都沉甸甸的,只是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生病了浑身不得劲儿的关系,总觉得背后硌得慌,翻来翻去都觉得不太舒服。


最后还是爬起来,想去内间再找个枕头来垫垫。


 


掀开帘子,迎面的是一室阳光。


里间的窗帘没拉上,冬日下午的太阳照进来,照亮了空气中安静浮动的微尘,也照着窗户旁边的床和被褥,只是看着就感觉到了暖和。


小彭愣了愣,抓抓脖子。


三哥这还没回来呢……稍微躺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闷三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中午接到小彭的短信,知道他在家,但整个一室一院都没有开灯,在已经昏沉的暮色里显得格外安静。


进到门里,却没见到人,行军床上的被子有些凌乱,沙发旁的茶几上还摆着水杯和药的纸盒。




闷三儿探头看了看里屋,果然小彭在里面睡着呢。


最后一点夕阳还挂在床头,照着床上裹成一团的人,比初见时微微有些长了的头发被染上一层淡金色的光,看上去很柔软。


五官隐在阴影里,看不太分明,只能看到皱着的眉头。


 


闷三儿愣了愣,走近几步细看,果然床上的人神情痛苦,看上去像是睡得很不安稳。


手伸了过去,摸了摸额头,有些烫。


 


恍惚间听到闷三儿的声音。


“彭儿,醒醒。”


他被拉着坐起身,不甚清晰的视野里光线昏暗,大灯没开,只有床边的那盏台灯亮着,昏黄的色调里闷三儿的脸模模糊糊的,看不分明。


“把药喝了。”几片药和一杯冲剂递了过来,他顺从地接了过去,冲剂的味道很不好喝,也不是苦,就是怪怪的,但还是含了药片,一口气喝完。 


那双微微扶着他的手很快松开了,困极了的他也顺势重新倒回了床上,一躺下,就马上又沉入那并不很安稳的梦乡。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热醒的。


 


出了一身汗,背脊那里黏糊糊的,头脑倒是清明了很多,像是原本大脑里压着的沉重的东西一下子被拎走了。


不过身上倒是比醒之前重了不少,一摸索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盖了一层厚被子,热极了,脑子还有些迷迷瞪瞪,抬手就要掀。


“诶,别掀啊,再捂捂。”


这一声突然出来把小彭吓得不轻,啊得喊了一声,一下子跳了起来,这才看到闷三儿就坐在床另一头角落里的那张单人椅上,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


房间里依然没开大灯,只能就着台灯的暖光看一个大概的轮廓,但还是能看到三哥脸上的表情,像是也被小彭这一声叫唤吓了一跳。


“啊,三哥……”小彭拍了拍胸口,“是你啊。”


闷三儿把二郎腿放下来,拿下了耳朵里塞着的耳机,“……不是我还能是谁。”


想想刚才那句的确是废话,又看了看闷三儿,小彭有点不好意思,“你刚才一直在这里看着我哦……”


闷三儿没有马上回答,沉默了下,抬了抬手,指了指手里拿着的一个随身听,“……老看电视没意思,我这听广播呢。”


小彭哦了一声,突然又反应过来自己在闷三儿的房间里,下午只是想躺一下的,结果就这么睡到了现在,连忙想要掀被子爬起来。


“诶,躺着吧。”闷三儿起身把他按了回去,“生病就得好好歇着。”


小彭嘿嘿傻笑了下,“可是我躺得腰都好疼……”


转而又像是想起了重要的事情,突然激动地说,“三哥,外面的盒子你看到没?”


“盒子?”


小彭闻言一股脑儿地就蹦下床,还没等闷三儿反应过来,就已经飞奔去了外间,闷三儿想跟上去,还没掀帘子,小彭就又蹦回来了,手里捧着一个礼物盒一样的东西,“三哥,给你的。”


 


闷三儿一头雾水,接过了那个盒子,又看了看小彭那大裤衩底下光着的小腿,皱了皱眉,赶小彭回床上,“去去去,躺着去,一病号儿这么折腾。”


小彭也没什么异议,又麻溜儿地爬回床上,靠在床头很期盼地看着闷三儿,“三哥,快拆开看看啦!”


闷三儿被那眼神看得莫名有点臊,把那盒子放在刚才自己坐的椅子上,扒拉掉了外面的礼品包装,拆了开来,是一个鞋盒。


再打开来,里面是一双运动鞋,鞋上放着个信封。


看了一眼小彭,小彭眉毛挑起,指指信封,表情逗得很,闷三儿差点绷不住要笑。


打开信封,抽出来一沓钱。


 


闷三儿愣了愣,脸色有些沉下来,“哪儿来的钱啊你?”


“是我的工资啦!”小彭连忙解释,“房租啊,吃饭啊,还有些别的有的没的,我就按平时记下来的账,算好了这是应该还你的。”


闷三儿把钱又塞回去,也没数,啧了一声,“算这么清儿干什么呢。”


小彭摇摇头,“三哥,你说过相信我能还你房租的,你没信错哦!”


他的表情很自豪,闷三儿看看他,拿起信封拍了下对方的脑门儿,“行吧,我先收着,你要有急用我再还你。”


小彭抗议,“不行啦,这是你的钱,就是……”


眼看这接下去没完没了了,闷三儿摆摆手,“好好好,我的钱,你要有急用我也不还你,我到时候再借你,行了吧?”


说完赶忙转移话题,指了指鞋盒里的鞋子,“这你买的啊?钱够使么?”


“够的啦,”小彭点点头,转而又兴奋,“三哥你穿上试试啊。”


这倒是出乎闷三儿的意料,“不是给你自己买的啊?给我的?”


小彭笑了起来,“当然啊,这是给三哥你的礼物,谢谢你这个月这么照顾我。”


“多少钱啊这个,”闷三儿愣了下,转而皱了皱眉,“也不自己省着,你……”


“哎呀你先穿上啦!”话没讲完就被小彭打断了,小孩儿看着一脸急切。


 


闷三儿顿了顿,拿起鞋子,很轻,是双灰色的跑鞋。


把鞋盒从椅子上拿下去,坐下来穿上了,尺码正好。


“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少号啊?”闷三儿问。


小彭笑得得意,“我平时就有在注意你晨跑时穿的鞋哦,有偷偷看过码数。”


闷三儿直起身,走了几步,很舒服,甚至没有新鞋的咯脚感,比自己那双旧鞋更是强了太多。


 


“说真的哦,其他我也不知道能买什么,但你那双跑鞋好旧了,我想买这个应该是没错。”


小彭的声音因为生病的关系很沙哑,但此刻依然满满的都是发自内心的快乐,“三哥,你喜欢吗?”


 


闷三儿看着仰头望着自己的小彭,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平时有些乱翘的头发因为汗湿柔软地耷拉着,额发下的眼睛里闪动着明亮的光,和台灯温暖的光线彼此映照,


“嗯。”


 


————


随便吃了点闷三儿买来的粥,小彭没过多久就又睡着了,闷三儿想了想,还是回外间去看电视去了。


这么闲闲无事地过了两三个小时,到了十点,闷三儿看了看表,好像是该再吃一次药的时候了。


 


进了里屋,小彭还在睡,不知是因为本身睡觉不太老实,还是因为觉得热,睡姿横七扭八地,一条腿和一条胳膊都伸在外面,横抱着被子。


闷三儿把他叫醒,小彭还是老样子,半闭着眼睛喝了药,一喝完就往床上原样一倒,那条腿和胳膊依然伸在外面,没有回去的意思。


闷三儿扯了扯被子,想帮他盖盖好,无果。


正想要不要就这样算了的时候,小彭伸在外面的胳膊自己抬起来了,迷迷糊糊间扣住了闷三儿正扯着被子的手。


 


闷三儿呆了呆,小彭的手心全是汗,盖在自己的手背上,很热。


仔细一看,小彭的脸上也沁着一滴滴汗珠,头发黏糊糊地贴在额头上,掩着底下微微皱着的眉。


是不是太热了啊?闷三儿想,也许得把最上面的毯子拿掉。


拍了拍小彭的手背,闷三儿正要把自己的手抽出去,就听到小彭的一声梦呓。


“爸……”


 


闷三儿的动作停住了,许久也没动弹,站在那儿,就这么看着依然在睡梦中的小彭。


他也不知道心里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活到这岁数,他自认情绪一贯干干脆脆,喜怒哀乐都纯粹而直接,好像……好像从没有这么邪乎的时刻。


复杂难言,有种暧昧的难耐的焦躁,像是有很多小爪子在挠着心壁。


 


忍不住抬起手,把小彭那几缕头发轻轻拨开来,露出干净的额头。


年轻人的轮廓在光线里像是被打上了一层光晕,有种近乎不真实的感觉。


 


他俯下身,在小彭的耳边停住了,他们靠得这样近,甚至连小彭那带着一点病气儿的清浅呼吸声都能听得见。


 


“我不是你爸。”


闷三儿低低地说。


 


 


 


TBC



评论
热度(56)
  1.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White Dragon 转载了此文字
    早上起来再撸两遍,好好看啊啊啊给我后面啊(⸝⸝⸝ᵒ̴̶̷̥́ ⌑ ᵒ̴̶̷̣̥̀⸝⸝⸝)坐地蹬腿哭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