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高队的幸福生活 05

高副局的日耗申请单被打回来了,签字栏里龙飞凤舞方新武三个大字。

高刚左右看看装鹌鹑的下属,掐着单子自己奔了后勤处,路遇同样苦着脸去后勤签字的二郎。

二郎说,“高队,也签字?”

高刚点头,“你也是?”

二郎耸拉着肩膀,“是啊。”

高刚啪的一巴掌拍在他后背,“有点精神头,垂头丧气什么样!怎么了这是。”

二郎有苦说不出,“高队你没找方新武签过单子吧。”

高刚一皱眉,“怎么说?”

二郎想,我能怎么说,还能说哪吒都被方新武一顿教育出心理阴影,谈后勤色变了吗。

两人一起走了一段,到了后勤却扑了个空,方新武不在。

小警花说,“副局长好,我们主任出去了。”

二郎放松了一下,高刚把单子一递,“哎,这单子怎么打回来了?”

小警花探头一瞅,说,“我们主任说这个月领的消耗品都超标了,要整顿一下。”她偷偷看了眼高刚的脸色,“我们主任还说了。”

高刚说,“说什么?”

小警花在主任的魅力和副局长的威严下衡量了一番,说,“我们主任说不能惯着你们!”

“……”

“……”

二郎同情的看着高刚,心里突然就平衡了。

小警花道,“主任说,要是副局长你来找,就等他回来的。”

高刚看了下表,“成吧,他干嘛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了?”

小警花道,“主任去银行了,估计半个多小时就回来了。”

高刚把单子往桌上一放,“那我下午再来。”

二郎眼疾手快的把自己那份单子塞进了高刚那份的下面,笑着说,“我也下午过来!”

然后高刚一直到下班都没见着方新武。

高刚接了贝贝放学,看了一眼没有短信未接的手机,心想方新武这是去美国银行了?




方新武混在一群警察里面,站在银行外头。警车围了两圈,前头一指挥正和里面的劫匪谈话。

方新武这人因为热衷于虐警校生而闻名各大警队,虽然来历被保密了,但是却更显其凶残的程度,大家伙都知道缉毒大队的后勤有这么一个牲口。所以赶到这时候看见他,伸手一把拉就把他拉到自己队伍里面了。

指挥拿着喇叭和歹徒谈条件,“不要伤害人质,老人经不起吓,这样,我们这边你随便挑,咱们交换人质!”

开始歹徒不同意,指挥说,“要是人老太太吓死了那就都你的责任啊,被抓住那是按杀人罪判的。咱们换个人质,你说你的条件,怎么样!”

歹徒想了想,同意了。

歹徒拿着枪趴在死角观察了一会,抓着老太太说,“我要那个小白脸!”

众人左右环顾,想找出歹徒说的小白脸是谁。

歹徒说,“就那个戴眼镜的!”

众人看了看,盯着方新武。

方新武指着自己,“我啊?”

指挥看着他,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

歹徒看他们这样,深以为自己挑对人了,这小白脸一看就是个弱鸡。长这么好看还当警察,一定是靠关系进去混日子的!

方新武做出一副忐忑不安的样,结巴道,“好,好吧。”

众人心道,操!

站在方新武旁边那警察看着方新武举起手往银行走,心里打了个哆嗦,他发誓他看到方新武笑了一下!

有人问指挥,“要不要,通知下缉毒队那边?”

指挥想说通知什么通知,人民警察为人民,借他们个警员怎…

指挥想了想说,“去吧。”

五分钟后,高刚接到局长的电话,说是某银行被几个持枪歹徒劫持,特警防暴什么的都包围了。

高刚寻思着局长这电话什么意思,“要调人?”

高刚想,什么歹徒啊这么凶残,居然都轮到来缉毒大队调人了,这是要暴动?要调的话能空余调人的一二队能调出来,再有…

局长道,“也不算调人,不过也已经调了,被歹徒要求换去当人质了。”

高刚道,“小冰?”

局长说,“方新武。”

“……”

“……”

局长谈了口气,“你说不会出什么事吧?”

高刚想说,他能出什么事。

局长说,“他下手那么黑,别打死人,你去看看。”

高刚挂了电话,看看副驾驶上的贝贝,说,“贝贝,咱去接你方叔叔。”


正是晚上下班的高峰期,堵车的厉害,拧开道路实况听见插播银行劫持的消息,提醒车主绕路。离开了主干道,往银行那边去的路上就好了一些,还能看见媒体的车也往那跑。

高刚到的时候歹徒已经被制服了,活捉三个,击毙一个。警察正收拾残局,现场镁光灯闪一片。

高刚还穿着制服,进去倒也没人拦他,拉过一人说了句什么,等方新武出来的时候,想拍照的媒体都被拦下了不让拍。

方新武远远就瞧见他,直奔过来了。

贝贝紧靠在高刚身边,小小的招手叫他,“方叔叔。”

方新武口袋里掏出巧克力,“吃吗?”

贝贝接过来,“方叔叔,我和爸爸来接你回家啦。”

方新武啊了一声,对高刚道,“你也没说今天接贝贝呀。”

高刚示意他后面,“说了你能去似得。”

方新武也回头看看混乱的现场,垂肩膀,“大概要和他们回去做口供。”

高刚道,“去吧,我两先回去了。她妈出差去了,贝贝这几天家住。”

方新武眼睛一亮,“那等我买宵夜回来!”

贝贝眼睛也一亮,跟方新武一模一样。

高刚道,“她妈说了啊,不能吃垃圾食品。”

方新武答应的特利索,“知道了。”

结果等高刚和贝贝吃完饭,晚上八九点方新武拎着一口袋炒面鱼肉粥回来。高刚扒开来看了看,的确没有炸鸡翅膀之类的。

贝贝趴桌子上看了看,失望的叹气,可怜巴巴的看方新武。

方新武把鱼肉粥放高刚前面,“给你。”

高刚道,“不吃了,我去洗澡,你吃吧。”

方新武卷了一筷子炒面塞进嘴里,嗯嗯啊啊的挥手。

等高刚拿着衣服进了浴室,方新武立马从衣服里面拿出另一个系的严严实实的袋子。

贝贝眼睛闪闪亮,捂着嘴小声笑。

方新武手指竖在嘴巴前面,示意去厨房。

两个人蹲在垃圾桶前面,鸡翅膀啃的飞快。

方新武说,“快点吃,一会你爸出来了。”

贝贝吃的腮帮子鼓鼓,使劲点头,油都蹭到脸上。

贝贝说,“方叔叔,我看电视了,你今天是不是制服歹徒去了?”

方新武道,“制服歹徒的是警察叔叔。”

贝贝说,“你也是警察叔叔!”

方新武咬着鸡骨头,手上都是油,就拿头轻轻的撞了一下她,“对,我也是警察叔叔。”

高刚光着脚站在厨房门口看了他们两一会,闻言笑了下,又悄默声的走了。


方新武真他妈越活越回去了,炸鸡这么大味也不知道开窗散散。

评论(21)
热度(134)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