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03

家俊觉得自己那点好奇心都被张sir给勾起来了。

他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目前为止他遇到的人几乎没有让他好奇的地方。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那些欲望都简单的很。

可是张sir这人奇怪的很,家俊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有欲望的人,对于权势的欲望几乎赤裸裸的摆在脸上,可是他又好像并不想往上爬,称霸O记就好像是他全部的目标了。而他现在在事实上也的确算是称霸O记了,明面上黄sir还是大头,但是实际上O记的警员更偏向于张sir,比起服从更像是拥戴。

人格魅力?

家俊想,就像他dad一样。

这样一个人会不想爬的更高?

他暂时放下的手里的一切动作,只去观察张sir,想要更深的挖出他的秘密。自从上次被张sir嘲了之后,他心里的征服欲就蠢蠢欲动。

家俊看着自己握着纸杯的手,杯子里的水抖出一圈圈的波纹。不动声色的放下杯子,把手揣进口袋。

张sir怒气冲冲的从黄sir办公室出来,狠狠的摔了下门。看起来,他们谈话崩了。路过的警员看张sir的黑脸,没一个敢和他说话。

家俊大概可以想到是为什么。张sir最近似乎是很有热情的在跟一个案子,但是黄sir有顾虑,极力反对。这个案子重案组和缉毒组都牵扯在内,整个香港黑道都一片风雨欲来。

张sir极力想要掺和进这场风暴里,却对警队内部关乎自己前途的机遇避之不及?

不是有病就是有更深的打算。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把这样一个人握在手里就等于掌握住了整个O记,这么大一个筹码,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张sir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然后大步离去,带起了一点细小的气流。家俊扭过头,看他消失在走廊尽头。

这是第二次。



下工后,家俊婉拒了同事一起去吃饭的邀请,径自去了某个酒吧街,等在街角的停车场,手机短信和人发送消息。

二十分钟后,张sir的车出现,停进车位,下车的时候四处看了看。

家俊往阴影里缩了一下。

他穿了一身黑色的风衣,晚上还扣着个墨镜。

这是张sir这个月第三次来这个酒吧街,光顾一个他从来不去的酒吧。

家俊不远不近的吊在他身后,运动鞋踩在刚下过雨的地面,绕过几个积水的水洼。他和这条街格格不入,可行走于暗处的时候又能完美的融进去,甚至躲过了几次张sir疑惑的扫视。

张sir拐进了那家酒吧,家俊把背包往肩上抬了抬,迈步就要跟上去。

阴暗是窄巷里隐隐约约的听见男人调笑的声音,和女孩子的惊叫。家俊眼神都没有动一下,眼睛盯着张sir消失的地方,保持步伐节奏的跟着,只用余光注意了一下四周。

角落的监视器的红灯闪了一下,角度正好的冲着这一边。家俊停下脚步,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脸上有些不耐却还是拐进了巷子。

巷子里充斥着潮湿腐败的水汽,味道很不好闻,两个男人正把一个女孩子推在角落,对她上下其手,嘴里还说着下流话。

家俊站在靠里面一点的位置,摄像头只能看到一点他的背包,“喂。”

那三人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家俊往前走了一点,“喂!”

两个男人转过头去看他,挑眉道,“你哪个?”

家俊往他们身后看,那个女孩子隐在黑暗里,看不清是什么情况,“她是你们什么人?”

两人对视一眼,打量了他一番,“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又是什么人?”

家俊道,“我不想管闲事,你们要是不认得就放开她。”

其中一人笑了下,转头对那女孩道,“阿彩,有人为你出头哦,还是个帅哥啦哈哈哈!”

那女孩也嘻嘻笑,挂在男人背上,“谢啦小帅哥。”她画着浓妆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凑在男人耳边道,“又一个上钩的。”

家俊一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懒得看他们一眼转身就要走。

两人追上来,一个抓着他的手臂,“走什么啊,遇见了就是有缘分,怎么也得留下点意思吧。”

家俊嫌弃的甩开他的手,“走开。”

他一前一后被堵在狭窄的巷中,女孩绕过他们挡在巷口,也把监视器的视角挡住。

家俊看了她一眼,“我有事,不想和你们浪费时间。”

男人道,“那就留下钱,我们很好说话的。”

家俊一身衣服看起来普通低调,却也都是好牌子,那两人也识货,直接去抓他的背包。

家俊又看了一眼巷口,抓着男人的手臂一拧,手上一点力气没省的一个擒拿和扫腿,直接把人撂倒按在脏湿的地上。污水溅在手上,家俊脸上带了点怒气,更用力的把男人的手拧住。

整个手臂都要断掉的疼痛让男人嚎叫出来,另一人还没反应过来,女孩大叫道,“你还在干什么!快打他啊!”

家俊眼看着他慌慌张张的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小刀,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他袭警,自己是不是可以打残他。

女孩子一声痛呼将两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去。

张sir抓着女孩的手臂,推着人走进来,看了他们一眼,“挺热闹啊,这么好玩怎么不叫我?”

家俊没出声,男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张sir,揣测他们是不是一起的。

张sir亮出警牌,把女孩粗鲁的推到男人身上道,“想跟我回局子里喝咖啡?”

张sir看着家俊,家俊低头看了眼被自己按的死死的人,松手站了起来。

三个人推搡着跑了,张sir道,“我他妈还以为你丢了呢。”

家俊掏出手帕把手上的污水擦掉,顺手就把手帕丢进了垃圾桶。张sir视线顺着手帕飘过去,又看向家俊,“走吧。”

张sir嘟囔道,“人不大,毛病还不少。”

家俊没问他怎么知道自己跟踪他,和他一起进了酒吧,在张sir每次惯坐的位子坐了。

这个惯坐的意思是:每个酒吧最偏僻的,可以总揽全局的死角。

一杯苏打水,一杯龙舌兰。

张sir道,“我以为咱们上次说的很清楚了。”

家俊搓着自己的手背,不答反问道,“张sir有什么想要得到的吗?”

张sir道,“你这是要贿赂我?”

家俊道,“只要你想要的。”

张sir把苏打水上的薄荷叶丢进嘴巴里,“我想要的你就给得起?”

家俊举起杯子向他示意,“也许。”

张sir看着他被搓的通红甚至渗出血点的手背,向前探身道,“话可不能说的太满,要是你到时给不出来,这事可就不能白了了。”

家俊道,“张sir想要保证?”

张sir拽着他的领子低声道,“我更想知道是谁给你这么大底气的,李文彬可不是会拿这些画大饼拉拢势力的人。”

家俊撑着矮桌的边缘稳住身子,同样低声道,“张sir可以猜一猜,这是个好买卖,只是站队又不是逼宫不是吗?”

张sir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家俊道,“你想要权利,想要掌控一切的快感,有了权利就有了金钱,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归在手里不是吗。”

张sir道,“我可没有这么大的野心。”

家俊道,“我看得出来。”

张sir道,“那你再看看我现在想干什么。”

家俊还不及说话,就被张sir大力的拽了过去,脖子被人卡住,嘴唇被磕痛了一下,而后是充斥口腔的薄荷味道。

酒杯被碰落在地,玻璃落在地毯上没有碎,酒液都渗了进去。

家俊一瞬间无措的张大眼睛,瞪着近在咫尺的张sir的脸,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假设。

张sir松开他,笑道,“怎么样,现在还说你给得起吗。”

家俊强忍着去擦嘴的冲动,大脑飞快的运作。

试探?还是挑衅?亦或是其他的暗示?

给他看的?还是给别人看的?

他跟着张sir这件事应该没有别人知道,他是猜出自己身后的人了?

不对,他今天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那就是给他看的?

试探自己的底线决心?

家俊道,“我一直以为张sir喜欢女人的。”

这狗崽子竖着毛还做淡定的样子还真他妈好玩。

张sir故意伸手去摸他的手背,“有洁癖?现在是不是想揍我?”

家俊想,就是挑衅。

家俊道,“张sir不要把人想到太理所当然了。”

张sir道,“比如?”

比如我心理学拿了硕士。

家俊拍开他的手,揪着张sir的领带用力亲吻。

他们谁都没有闭上眼睛,像是谁先眨眼,谁就输了的幼稚游戏。




http://ww2.sinaimg.cn/large/e8b88becgw1fakzwgq7w4j20c84g2dvz.jpg







------------

装着精液的安全套被扯下来丢进垃圾桶,张sir洗完澡坐在床边擦头发。

家俊翻了个身,看了他一会道,“你就不怕我告诉我dad?”

张sir闻言,故作惊讶道,“我以为你成年了?”

家俊厌恶的看他拙劣的表演。

张sir道,“那你要怎么和你dad说?说你背着他和别的怪蜀黍勾结在一起,想要策反O记高级警司,试图分化警队内部团结?你还不如去法庭告我。”

他反手拍了拍家俊的屁股,“年轻人,别那么天真。”

家俊压不住脑门的青筋,从被子里伸出脚使劲的踹他。

张sir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别踹,怪疼的。”

家俊哆嗦了一下,往回缩脚。

没缩动。

张sir拇指摩擦了一下他脚踝的皮肤,“这是你敏感带?”

呦,刚才怎么没发现?

可惜了。

家俊掀被坐起来,扯到了还有些痛的后面。他把脚扯回来,不带任何感情的蔑视了一眼张sir,下床去洗澡。

张sir道,“要帮忙不?”

家俊用力的摔上门,心里把对张sir的目标换了一下。

这种人拉拢过来也没什么用,干掉他才是正经。

评论(36)
热度(92)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