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高队的幸福生活 06

自从高副局上缴了工资卡,履行了家庭财政义务之后,手头上不可避免的紧张起来。虽然平时自己用钱的地方没多少,但是人情往来请客吃饭还是必要的。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贝贝面前的这一幕。

高刚穿上衣服,对方新武说,“我这头局长他们叫喝酒,你去不?”他朝方新武伸手,“给我一千块钱。”

方新武直接把他的工资卡丢给他,“不去。”

高刚把卡又丢回去,“不要卡,给我点钱就行。你和贝贝叫点外卖,或者我给你们下个面条再走?”

方新武翻了个白眼,“去我口袋拿,你工资也没多少,自己拿去用啦。”

意思就是,你这点钱,多也不多,少也不少,他方主任有点看不上。

高刚从他口袋钱包里点了十张,辩驳道,“这是原则问题!哎我跟你说,外卖别点炸鸡了啊,你也别下厨,你整那辣口的贝贝吃了肚子疼。”

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的贝贝忍不住道,“我能吃辣!”

高刚走门口穿鞋,方新武插着腰,用一种蔑视的态度道,“你做那菜还盐多的咸死人呢。”

高刚摆了摆手,开门出去了。

方新武回头,和坐在餐桌上写作业的贝贝对视了一眼,一起笑出来。

贝贝握着笔,眼睛里都是小星星,“方叔叔…”

方新武刚想说话,高刚啪的开门又回来了。

高刚看了看方新武,又看了看贝贝。

方新武道,“干嘛。”

高刚拿过门口的一把伞,“忘东西了。”

他警告的看了一眼方新武,意思是你那点心眼都收收,老子心里一清二楚就是不说,你可别嘚瑟。

高刚道,“把厨房那垃圾袋给我顺道扔了,鸡骨头我拿去喂楼下的狗。”

方新武把垃圾袋给他了。

方新武和贝贝恭敬的看着高刚走了,两个人噤若寒蝉。

贝贝老老实实的写作业,方新武开始研究外卖单,把炸鸡的那家丢在了一边。一会看一眼,一会看一眼。

贝贝道,“方叔叔。”

方新武说,“嗯?”

贝贝说,“我妈不是说掌握了经济权就掌握了话语权吗?你怎么这么怕我爸啊?”

方新武皱眉,“我哪里怕他?”

方新武说,“我这叫尊重!”

贝贝怜悯的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方新武无奈看她,“你这都哪学的?”

贝贝说,“和你学的呀。”

方新武认真的反省了一下自己。

方新武给贝贝竖了个拇指,“很好,就这么怼人!”

安静了一会,贝贝道,“方叔叔,我爸有私房钱吗?”

方新武道,“你爸有没有私房钱我是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有不少。”他反应过来,“你问这个干嘛?”

贝贝捧着脸道,“电视里不都这么演吗,人到中年事业有成,藏点私房钱背着家里老婆找个年轻漂亮的小三。”

贝贝皱着小脸,已然在内心演绎了一场城市家庭伦理剧。

方新武无言以对,沉默了好一会。

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我不年轻了?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方新武神色复杂的看着贝贝,照她现在这个年纪来说,有这样的脑补应该是有点超龄了。而且,她嘴里这个人到中年事业有成找小三的人好像就是她亲爹。

都他妈的高刚,老看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

方新武说,“这话千万别和你妈说!”

贝贝道,“当然不会呀,我妈会打死我的。”

不会的,她只会打死我。

方新武抖了下外卖单,“吃米线好不好?”

贝贝立即道,“我要吃麻辣味的!”

方新武道,“好!两份番茄口味!”

贝贝:冷漠。



高刚想到晚上大概会喝很多,就没有开车,打车过去的。晚上十一点多散伙,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临出门拿的那把伞还真用上了。

他喝的不少,酒劲有些上头,但是步伐还算是稳健,就这样慢悠悠的往家晃悠。

小区比较老,住的都是些老头老太太,这个点都睡了,几栋楼只有几家亮着灯。他抬头眯起眼睛看了看,自己家也灭着灯。

贝贝大概是睡了。

楼下门口花坛边上坐着个人,太黑看不清,就他手指间夹着根烟,红色的火星挺显眼的。

高刚酒一下就醒了,下意识的绷紧了神经。

方新武道,“站那干嘛呢,过来啊。”

高刚走过去,骂道,“大晚上不睡觉,搁这吓唬谁呢!”

方新武道,“下来扔点东西,趁机抽根烟。”

高刚道,“唬谁呢,都这会了还下来扔。”

不过仔细看看,方新武脚边还真有一袋东西,拎起来借着月光看了下,一袋子影碟。

高刚道,“扔了干嘛?你不是没看完呢么。”

方新武道,“我要重新做人,不行啊。”

他说完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自己笑的不行。

这人又犯什么病?

高刚收了伞,坐到他旁边,吐出一口酒气。

方新武把剩下的一口烟递给他,“烟瘾难受吧?”

高刚道,“别欠揍。”

方新武道,“行吧。”

他起身把那袋子碟片丢进垃圾桶,顺道吸掉那口烟,掐了烟头。

高刚也站起来,拉开楼道的门等他一起上楼。方新武小跑着回来,进门拍了拍他的肩膀。

高刚道,“干什么?”

方新武把他推在门上,嘴唇用力堵过去,憋着的那口烟全渡进高刚的嘴里。

这孙子!

高刚一松手,楼道门哐的一声合上,感应灯应声亮起。

渡尽了一口烟,舌头跟着卷了过去,憋了好几天的两人抱在一起接吻,直到感应灯再次熄灭。

高刚把方新武撕吧下来,哑着声道,“别他妈的招我!”

方新武喘息着靠在他耳边,笑道,“我这不是得把住你么,省的我不年轻漂亮了,你喜欢别人了。”

这又是哪儿跟哪儿?

方新武顶了一下他,“你不难受?”

你不招我,我就不难受。

方新武看着他。

高刚意识到他的意思,低骂道,“卧槽!”

评论(27)
热度(134)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