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0000

0001


酒店包厢里充斥着酒精和烟草的味道,纸牌摔在桌上的声音很清脆。

桌子上的酒菜已经撤下去了,一群人围在茶几边上看人打牌。为首的是个戴眼镜的男人,一身高订的西装也盖不住浑身的匪气,举手投足间全是肆无忌惮的猖狂。

他是钱多多。

一个即将参与贩毒的,中国地下赌场的老板。

方新武扯了下嘴角,摸了一下颊边的假胡子,装出一副谄媚的模样推门进去。

钱多多看见了他,招手道,“哎小奇,过来,你他妈上哪去了。”

方新武走近了,接住钱多多丢过来的一打钱,笑道,“我给钱老板你去找乐子了。”

他走到钱多多身后站好。

他是奇夫。

钱多多的情人。

他的任务是从他嘴里套出犯罪证据,以及他和沙先生的交易地点。

钱多多斜抬着头,挑着眼睛看他,“找了什么乐子啊?”

方新武暧昧的笑,“这里可不方便说。”

钱多多大笑,“这回你又打算怎么算计我啊?”

方新武心里一咯噔,假状大呼冤枉,“哪有什么这回,我怎么敢算计钱老板你啊!”

钱多多反手拍了他屁股一下,“成,那就等晚上我看看你有什么新招。”

他的手臂顺势搭在椅背上,手指隐隐碰触到方新武的手,那一片皮肤开始变得疼痛。


他离开的那一会的确不是去找什么乐子,他是去见了接头的人。

那个人叫郭旭,带领队伍暗中调查金三角这伙毒贩。

他们一个月前第一次见面,之前只有情报上的联系。郭旭和他意料中的不太一样,他本以为一直和自己联系的,会是一个更强硬,更不守规矩的人。

郭旭说,“高队已经接触到了沙先生的人,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引起怀疑。”

高队?

高队是谁?


脖子上强烈的灼烧感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走神了?

面前这个男人将手从他脖子上拿下来,眼镜折着灯光,看不清他的眼神。

方新武眼角的余光看向他的手,那里拿着一支点燃的雪茄,不过现在已经灭了。

灼烧感的罪魁祸首。

钱多多把熄灭的雪茄丢到桌上,“想什么呢。”

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方新武扯了一下衣领,将那块瘢痕遮住。

这个男人总是很喜欢在他身上留下烧痕,这种关系让他在钱多多身边的时候,即使对方什么都没做,也会让他有一种灼烧的错觉。

“有点无聊,就走神了。”

钱多多道,“走神?我还他妈还以为你死了呢。”

方新武坐到旁边的位子上,没骨头一样瘫着,“钱老板说笑,我哪里那么容易死。”

钱多多道,“那你在这干什么呢。”

方新武道,“什么?”

钱多多勾勾手指,“过来。”

方新武压下心里的怪异,依言爬了过去,跨坐在钱多多的身上,“钱老板。”

钱多多道,“给我学学你今天找了什么乐子。”

方新武扯开钱多多的腰带,凑在他耳边说,“那钱老板你看仔细了。”

他对钱多多的身体异常的熟悉,他知道怎样去取悦他,知道怎么让他失去冷静。

同样的,对方居然也是如此。

登顶的瞬间,方新武几乎忘记了一切,快感像是火焰舔抵着他。

很痛苦,也很真实。

他听见钱多多问,“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方新武眨眨眼。

钱多多将他死死的按住,“你是谁。”

眼镜早已不知道丢去了哪里,那双眼睛眼尾细长,不带一丝情欲的看着他。

桌上钱多多的手机响了两声,他侧头去看。

屏幕上自动跳出一段视频,角度问题,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只能听见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爸爸~爸爸~你喜欢小猫咪吗?喵~”

不对。

钱多多没有女儿。

方新武突然毫无来由的心慌。

“你是谁!”


刹那间,梦中惊醒。


0010



“砰!”


方新武猛然从那张心慌中挣脱,瞳孔聚焦的瞬间只看见一片血红。

那件红裙子像是蝴蝶一样,翻飞着落在舞台上。

近距离射击,子弹将头骨打爆变了型,脑浆鲜血溅了一地。他跪在那想要去抱她,都不知该如何下手。

当心脏停止跳动的那刻,一个鲜活的人就变成了一个可怖的的肉块。

台下站着一个人。

方新武大喊着冲过去,愤怒像是火一样烧得他连呼吸都带着疼痛。

他听见自己喊,“邢登!”

那人没有躲,方新武把他撞倒在地,像是重复了无数次那样,握紧拳头用力的砸过去。

“方新武!”

方新武咬着牙,拒绝听见一切声音。

“你看清楚!我不是邢登!”

方新武怒道,“我要杀了你!”

那人同样用力的打了他一拳,“你清醒一点!你看清楚我是谁!”

你是邢登!

不然你还能是谁!

“我是高刚!”

高刚是他妈谁!

他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看。他的脑子里,全都是那件红裙子,还有她倒下去的样子。

高刚拧着他的手臂把他按到在地上,碰触到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疼。

高刚打了他一巴掌,“你还想在这混多久!”

高刚道,“邢登已经死了!”

方新武挣扎着,“你骗我!”

高刚道,“你亲手杀了他。”

高刚怒极,“我认识的方新武,不是一个会沉迷在过去的人。”

他的手像是铁钳,紧紧的桎梏着,方新武无法挣脱,这种整个世界都压在身上的负重感,压抑的透不过气。

方新武眼前闪过丛林的画面,他看见邢登的脸,满是血污和焦疮。他看见自己开枪,近距离射击,子弹将头骨打爆变了型,脑浆鲜血溅了一地。

那团混在一起的碎肉和女友死亡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高刚道,“你自己看看,那东西真的是你的女朋友?!”

怎么会不是!

他努力的张大眼睛,看着她的尸体变得巨大,灰白,开始膨胀,然后像是蜡一样融化。红色的裙子变成了血一样的海浪,一点点蔓延过来。

高刚问,“这就是你的女朋友?”

方新武无法说出话。

这不对。

液体开始变多,翻涌着,拍打着剧场的墙壁。

高刚拉起他,“想起来了吗。”

高刚道,“你不该再来这。”

方新武被拉着向前跑,他回头,身后是巨大的水浪。在高刚推开门的瞬间,凶狠的向他们拍下。

诡异的画面让他认识到自己在做梦,这是他的梦。


大脑在他意识到做梦的瞬间,传递了清醒的信号。



0100


方新武这一次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

这里是金三角,他要去支援高队。

高刚从水里挣扎着冒出头,伸出手臂让方新武将自己拉上船。直升机就在前面,螺旋桨的气流在水面掀起一片水雾。

方新武道,“高队,来晚了。”

高刚吐了一口水,“还行,这次比前几次快,刚好赶上。”

方新武道,“哪里来的前几次。”

他们的伤口还渗着血,方新武却感觉不到疼痛,做梦就是这点好。

高刚也抹了一把自己的伤口,笑道,“真他妈方便。”

方新武没有看见高刚的船,“糯卡呢?”

高刚道,“在他该在的地方。”

方新武扭头看向身后的追兵,“接下来,是不是到我发扬风格的戏份了?”

话音刚落,世界的一切都静止了。

船尾爆出的火花,扬在空中的水花,四面八方射来的子弹,悬浮在水上的直升机抛落一半的绳子。

方新武记得自己的任务,他对高刚道,“这个时候你不该在这呀。”

方新武说,“你该走了。”

高刚却问,“走去哪?”

方新武指了一个自己也不清楚有什么的方向,“随便哪吧。”

停止的时间突然加速,像是快进的录像带,那一日的情景再一次重演。

只是这次高刚一直在他的船上。

最后一刻,方新武看着面前慢动作一样暴起的火焰与气流,“不是吧,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我心里就是想和你一起死?”

高刚也笑,“别美了。”

方新武道,“那你怎么还不走?”

高刚松开握着船舵的手,道,“该走的是你。”

方新武诧异的转头,看着他将自己推下船。

他跟着那些爆破的碎片一起落入水中,汹涌的火焰将高刚的身影吞噬,他只来得及看见他的手遥遥指向远方。

水面瞬间沸腾,方新武没有躲开全部的爆炸,身上传来熟悉的灼烧感。

像是,燃烧的雪茄被按在皮肤上的感觉。



1000



方新武醒过来时是在医院,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床单。

到处都是空茫茫的白色,就像他此时的大脑。

他动了动手指,仪器上滴滴滴的响起一串警告音,然后陆续有医生和护士进进出出。

他还活着,方新武疲惫的闭上眼睛。

他是被郁平的人救起来的,伤势稳定之后,郁平来看他。

“你这一觉睡的可够长的。”

方新武握了下拳头,总是有些使不上力的感觉。

“我死里逃生啊郁局。”

郁平道,“休息的怎么样?”

方新武道,“挺好的,还做了个梦。”

“什么梦?”

方新武想了想,“忘了。”

方新武道,“好像有个人一直要救我,但是我不记得是谁了。”

他笑了笑,反正就是个梦而已。

方新武道,“有任务?”

郁平道,“不急,等你伤好。”

方新武道,“这是休假?”

郁平道,“算是吧。”

方新武看向窗外。

晴空万里。









方新武伤愈后领到了自己的新任务。

钱多多,一个即将参与贩毒的,中国地下赌场的老板。

他的任务是接近钱多多,他的任务是从他嘴里套出犯罪证据,以及他和金三角贩毒大鳄沙先生的交易地点。

郁平道,“这次任务不同以往,我会派人配合你。”

方新武道,“谁?”

郁平道,“你一直没见过面的老搭档。”

方新武笑了,一个名字模糊的衔在嘴边。

“那个不守规矩的家伙?”

方新武道,“我想见他很久了。”



0001

评论(16)
热度(138)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