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不法之徒 04

家俊回到家泡在浴室整整两个小时,把自己从里到外洗的全身泛红。然后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因为一时之气坏了事。

张sir这个人还是要拉拢的,虽然讨人厌了一点,但总体来说还是可以忍受的。毕竟满世界的人偶里面有那么几个活的人,还是该珍惜一下。

家俊催眠自己,然后从浴室出来,把柜子上关于自己心理学的奖状证书都塞进了抽屉深处。

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其实相比之下黄sir更好拉拢,而且黄sir也明里暗里的对他示好。但是这种人关键时刻往往靠不住,见风使舵。与其拉拢他还不如干掉张sir后,废掉他再扶持一个。

那么现在多了一个选项,可也多了一个问题。

干掉张sir不是个容易的事,现在整个O记被他把持了八成,这人暗地里也一定还有后手。

事后来想,其实从一开始他的很多举动就都落在张sir的眼睛里,对方一直躲在暗处笑话他。这局根本从一开始他就输了,还被人顺藤摸瓜套出不少信息。

家俊摸了摸自己的眼角,面色阴蛰的想,早晚要讨回来。

不过也是这样才有意思。

李文彬敲了敲家俊的房门,“阿俊,下来喝汤。”

家俊抬起头,脸上重新戴上乖巧的面具。

“来了,dad。”


第二日家俊同另外几个部门的同事一起到总部那边拍宣传照,其中有几人他也认得,换衣服的时候闲聊了几句。

“joe,听说你去了O记,那边怎么样?和三合会打交道,是不是很刺激?”

家俊笑了下,“我资历浅,还没机会出任务。”

“不会吧,你那么强的,居然坐冷板凳?”

家俊道,“大概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吧。”

那人嘻嘻哈哈的笑,“你不够好的地方就是太嫩了吧大概!哈哈你刚到EU的时候,上峰还特地让你跟老队伍,连线路走的都是很安稳的那些。”

家俊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听人这样说,他平日塑造的形象大概很成功。

“咦?joe你交了新女友?”

家俊一愣,微微侧头,顺着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脖子上,风纪扣上沿掩不住的半个吻痕。

家俊道,“不算是。”

那人敲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很行啊你,这才分手多久就有新人了,改天带出来认识认识。我先出去了。”

家俊道,“我很快好。”

目送对方出了更衣室,家俊嘴角还蓄着笑意,抬手在被敲过的手臂上拍扫了两下不存在的灰尘。摩擦了一下脖子上那枚碍眼的痕迹,家俊皱着眉把领子往上拉了下,遮不住也不再管它。

把有些长的刘海拢到脑后,扣上帽子对镜子里的自己挑了下嘴角。

也许该换个方法?



张sir在自己暗地里的勾当告一段落的时候发现,家俊对他没那么关注了,下班后的盯梢也放弃了。

这是有了新计划?

张sir有点小失望也有点小期待。

好不容易遇见个这么有意思的小鬼,可得把握好了,跑了就没得玩了。

咬着奶茶的吸管一步三摇的进了O记大门,跟和自己打招呼的警员点点头算是应了,心想今天有空,要不要去撩撩狗。

视线在办公厅里扫了一圈,他来看看那狗崽子今天怎么样。

咦,不在?

身后有人说话,“张sir,你挡到路了。”

张sir往旁边靠了一下,歪头看了一眼。

张sir回头仔细的看了看。

家俊对他点头致谢,目不斜视的走进去。

张sir看着他剪的极短的头发,摸摸巴上修的整齐的胡子,随手拉过一人问道,“咱们这门面受什么刺激了?”

无辜路人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哦,张sir你说joe啊,他前天就剪了头发,你一直没发现?”

我他妈没事看他干嘛。

张sir松手,“去吧去吧,啧。”

张sir晃了晃手里的奶茶杯,剩下那点珍珠团子在里面咣当。掂量了一下分量,张sir晃晃悠悠的走到家俊的桌子前,在对方的视线中拿起他桌面的报告,一边看一边把快要空掉的奶茶吸的簌簌响。

家俊表情不变,但是毫不掩饰厌恶的往旁边挪了一下。

张sir把报告丢回他桌上,“好学生啊,报告写的不错。”

他以一种十分骚包的姿态斜靠在家俊的桌子边上,手肘支着格栏的位置,态度堪称挑衅。他推了推旁边的人,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朝外努努下巴。

那人看了一眼莫名犯病的张sir,同情的看看家俊,奉旨偷闲去了。

张sir抬脚勾过空了的椅子坐下去,滑倒家俊身边道,“怎么样,还适应吗?”

不等家俊回答,他自问自答道,“我看你挺适应的,那几个新来的都挺听你话的。”

家俊转着手里的圆珠笔道,“张sir开玩笑了。”他顿了下,又道,“我再怎么拉拢人,不还是什么都躲不过张sir你的眼睛吗。”

张sir新奇的看着他,这么快就软了?

张sir道,“行啊,看你有什么新招。”

随手把空掉的奶茶杯丢进垃圾桶,张sir脱掉西装的外套卷起袖子道,“你来我这三个月了吧?”

家俊道,“三个月十七天。”

张sir看着他指间转出花的笔,顺嘴胡扯道,“我们这有一规矩,新人先坐三个月板凳,既然你这满三个月了,就跟着出个任务练练手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不行,你就准备在O记待多久就写多久的报告吧。”

家俊在他看向自己手的时候就立即停下了那个小动作,听他胡扯也不反驳,只心里冷笑。他下意识的去揣测张sir这番话的意思,脑中翻了无数个可能性。

家俊有点阴谋论的想,这么快就松口了?

心里想的是心里想,家俊嘴上还是挑不出错处的感谢,“谢谢张sir,我会努力的。”

张sir看着他各位真诚的笑脸,也虚情假意的笑了下,把外套搭在肩上转头走了。走了两步然后又退回来,话里有话道,“你大概,不太喜欢做管理吧。”

家俊歪了一点头,眼神在一个微妙的角度下隐约变得有点晦暗。

家俊慢慢道,“管理和行动都是警队必不可少的职务,我没有什么不喜欢的。不过,我想我更喜欢行动一点。”

张sir得意的笑了下道,“我想也是,好好干。”

家俊放下笔,看着自己整齐干净的指甲边缘,手掌按在桌子上,食指微微抽动。

评论(15)
热度(64)
  1. 亦十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