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天亮说早安 11-12

11



天阔翻箱倒柜找了一截缎带,摆弄了半天给他的那盆小辣椒绑上,还打了个蝴蝶结。然后看了半天,又伸手给拆了。

原本挂在辣椒枝上的亚鹏的名片和那张没用掉的游乐园门票什么的都压在鼠标垫下面,少了这些东西,那盆辣椒都显得精神不少。

缎带揉吧成一团塞进抽屉里,天阔撇嘴批判自己的品味,“丑死啦!”

天阔看了眼时间,抱起花盆就走,三步并一步的蹦下楼。然后站在楼梯的最后一阶想了想,转身又大步跑回去,把那节皱巴巴的缎带掏出来系上。

黄爸爸黄妈妈眼睁睁的看着他跑下来跑上去又跑下来,一阵风一样跑出去,怀里抱着的那盆辣椒枝子都要晃断了。

天阔喊道,“爸妈,我出去啦!”

黄妈妈赶在天阔跑没影前喊他,“诶,我帮你房间收拾了哦!”

天阔挥挥手,跑的跟兔子一样快。

黄爸爸戳了下黄妈妈的手臂,“天阔一定是谈恋爱了!”

黄妈妈看起来蛮开心,笑着说,“你想辣么多做什么啦,一会把家里店里都打扫一遍。”

天阔跑到约好的路口的时候,亚鹏的车已经等在那边了,看见他就探身把这边的车门打开。

亚鹏看着他抱着的那盆辣椒,“这什么啊。”

天阔系上安全带,闻言奇怪的看他,“辣椒啊,你不认识?”

亚鹏启动车子,无奈道,“我知道是辣椒,我是说你抱着它干嘛?”

天阔扯了一下那个看起来不是那么精神的缎带,“送你的啦,上次看你家里只有个假的树,连点绿色都没有。”

亚鹏这才看见那个丑不拉几的带子,“送我?”

天阔道,“嗯,还可以摘辣椒吃,蛮实用的。”

亚鹏简直要喷笑,他送辣椒盆栽就算了,还想着辣椒可以摘来吃,“这次送辣椒,那下次送蒜苗?”

天阔想了想,“你想要也可以啊。”

他弯腰在座位下面摸索着,拉住推杆,腿一蹬把座位往后推了好大一截,两条腿这才算舒服了。

亚鹏见他坐安稳了,问道,“咱们去哪?”

天阔挠挠脖子,翻出手机的备忘录看了一眼自己昨天晚上列出来的一串选项。挣扎了半天,余光看着亚鹏,迟疑道,“你有计划吗?”

亚鹏手指敲着方向盘,“我?我今天跟你走啊。”

其实约了这次他是抱着一点补偿的意味的,补偿上次放了天阔鸽子。他压根就没什么想法,打定主意是天阔想去哪他就陪着就行了。

亚鹏问道,“你们平时都哪玩?”

他平时去的地方估计和天阔这个年纪爱去的地方不太一样。

天阔道,“那,咱们去看电影?”

亚鹏干脆的拐弯改道,“成!”

天阔其实也有些没底,他平时并没有那么喜欢和人出去玩,除了帮忙店里,多数的时候靠着电脑就可以打发一天。

这和他约亚鹏去吃好吃的大排档和亚鹏主动约他去游乐场不一样,他们的爱好大概不是那么合的上。亚鹏摆明了今天让他安排,可他偏偏是怕亚鹏会觉得无聊。

天阔目光呆滞的看着前面,心里苦恼的很,只恨不得现在面前有一张亚鹏的调查表让他有个参考。若不是现在在亚鹏的车上,他一定是和昨天晚上一样抓头哀嚎。

天阔捂着心口想,要是现在他可以立即长十岁就好了,这样大概可以猜一下亚鹏的爱好。

一直注意他的亚鹏见他突然捂心口一脸生无可恋的,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

天阔道,“没事啦。”

亚鹏一脑门的问号,天阔不想说他也没有问,只觉得他大概真的是和天阔有代沟吧,完全不懂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低落了。

下车的时候亚鹏把天阔送的那盆辣椒放在了后座上,顺手又把特地带的相机拎出来。

天阔问,“诶?带相机做什么?”

亚鹏说,“以防万一。”

前两次和天阔出来,他总是后悔没有带相机,昨天晚上特地翻出来,告诉自己要带来。

亚鹏问,“看什么电影?”

天阔立刻精神道,“我去买!”

两个人凑在自动售票机前面看了半天。天阔选了他感觉亚鹏会喜欢的那种,亚鹏选了他感觉天阔会喜欢的那种,然后面面相觑。

天阔道,“那看你选的。”

亚鹏道,“看你的。”

坚持了一会,最后折中,选了个好莱坞的爆米花片来看。

天阔想,这样也不错,至少不会无聊吧。

进场前十五分钟,亚鹏接到了一个公司的电话,貌似是很重要的事情,有点抱歉的对天阔道,“我去打个电话。”

天阔点头,“好啊,我这里等你。”

亚鹏走到没人的地方,低声和电话那头说着什么,天阔看了他两眼,转身去买了两瓶饮料和爆米花薯条。

亚鹏的这个电话讲蛮久,他时不时的看着时间,又去看天阔。那小孩抱着一堆吃的,蹲在一个小店铺的玻璃窗外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最后两分钟的时候,亚鹏强行结束了话题,告诉对方有事两个小时候再打过来。趁着天阔还目不转睛的看着玻璃窗的时候拿拿起相机拍了一张,然后匆匆的往天阔的方向小跑的两步。

亚鹏道,“不好意思,走吧咱们进去。”

天阔抬起头看见是他,站起来道,“你好了啊。”

亚鹏看了一眼玻璃窗里面,一只傻兮兮圆滚滚的仓鼠抱着根胡萝卜条,吃的停不下来。

亚鹏看了一眼仓鼠,又看了一样天阔,突然就觉得两者有点诡异的相似感。

这种相似感在他看见天阔不停的往嘴巴里塞爆米花的时候到达了顶峰。

天阔茫然的看着闷笑不已的亚鹏,电影剧情有那么好笑吗?

天阔小声的问,“好看?”

亚鹏道,“好看。”

亚鹏喝了一口可乐,十分放松的陷在椅子里,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见他这样,天阔也跟着高兴起来。

电影散场的时候正好两个小时,亚鹏的电话准点响,他无奈的接起来。

天阔指了指卫生间,亚鹏点点头,指着外面示意自己在那边等他。

这个电话没有讲很久,天阔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没有在外面看见亚鹏,左右扫了一圈也不见人,想着他大概是嫌这里吵,找地方讲电话去了,于是老实的在原地等他。

十分钟后亚鹏抱着一个玻璃盒子,拍拍他的肩膀。

天阔回头,傻了一下。

“诶???”

亚鹏把盒子给他,“送你了。”

天阔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刚才看了半天的那个仓鼠,“送,送我啊?”

亚鹏道,“嗯。”

天阔把盒子举到眼前,张大眼睛和仓鼠来了个对视,“啊。”

亚鹏卸了相机的镜头盖,见机来了一张。

天阔发现他的动作,倒也没怎么不好意思,反而冲他很开心的笑,亚鹏也丝毫没有浪费机会的连拍了几张。

心满意足的翻看了一下效果,天阔也凑过来看。

天阔惊讶,“你拍照好看诶!”

亚鹏的,“我以前是做摄影的,后来才自己开了公司。”

天阔不是很懂的哦了一声,低头看似专心的盯着照片。亚鹏稍稍转了下眼睛,看着天阔的侧脸,手指有点蠢蠢欲动。

亚鹏把相机往他那边送了下,“要不要试试看?”

天阔道,“可以吗?”

亚鹏把相机塞进他手里,把仓鼠接过来自己拿着,“当然可以。”

天阔学着他的样子摆弄着,亚鹏把每个键的功能说了一遍,听起来有点晕。

亚鹏道,“对焦,然后按快门。”

天阔道,“我试试哦。”

他举着相机一时也不知道要拍什么,转了一圈绕回到亚鹏的脸上。

镜头里亚鹏靠在扶手上,嘴角蓄着一点笑意。他今天没有带眼镜,露出锋利的眉角和柔软的眼尾,真的很好看。

亚鹏看他把镜头对着自己,唇边的笑意更明显了些。天阔手一抖,虚焦的瞬间按了快门。

天阔垂着眉毛,“啊!”

亚鹏伸头看了一眼,安慰道,“没事,多练练就好了。”

天阔把相机还给他,“太复杂啦,我还是用手机拍就好。”

天阔好像想到什么,道,“我觉得手机拍的也不错啦。”

亚鹏不置可否的翻出天阔拍的那张自己,虽然虚掉了,但是照片里还是可以看见他脸上温柔的笑意。他的手顿了下,没有删掉这张。

亚鹏道,“其实,拍的挺好的。”



黄妈妈把天阔房间的地板抹了一遍,没忍住把他杂乱的电脑桌也收拾擦了一下。

鼠标垫下面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黄妈妈念叨着他总是留着这些不知道做什么。鼠标被碰的晃动了一下,电脑屏幕退出了休眠状态。

黄妈妈道,“又不关电脑,电费很…”

原本玩具总动员的桌面已经被换掉,屏幕上一个男人系着围裙,站在炉灶前的侧背影。

黄妈妈低头从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翻出唯一的那张名片,上面的名字和公司都蛮熟悉。就是订了午餐外卖,天阔每天去送的那家,也是找天阔拍广告的那一家。



12


天阔窝在电脑前面暗搓搓的上网查如何对男人表白这个课题,搜索出来的都是些诡异的东西。

“什么啊…我又不是女孩子。”

关了网页又开了msn,亚鹏的头像暗着,不在线。

“是啦,他那么忙怎么可能一直在线。”

看着空白的对话框,天阔清了清嗓子,“其实我不是同性恋,我也不喜欢别的男人,但是我很喜欢你。”

“不行不行,重来。”

天阔一脸严肃,“你是个好人,长得也很好看,我…什么啦!!干嘛突然发好人卡!”

“要问我的感情真不真,月亮代表我的心。”说着双手比了个心。

“神经病啦。”

天阔沮丧的趴在桌子上,双目无神道,“好难哦…”

“也许他会喜欢成熟一些的?额…你愿意和我一起,不论疾病,贫穷……又不是要求婚!”

抱过键盘噼里啪啦的打字,天阔面上的表情堪称悲怆。

桌面上亚鹏穿着围裙,拿着长长的木筷正在煎鸡翅,不自觉的回想起那天都被他扫进肚子里的鸡翅膀。

天阔直直的看着亚鹏的照片,“…肚子饿。”

黄妈妈在楼下喊,“天阔,下来帮忙啦!”

天阔回道,“来了啦!”

黄爸爸探头看了看,“天阔是怎么啦?没精神的样子。”

黄妈妈没说话,心事重重的低头择菜。看见天阔下来,就指使他去厨房顾火。

天阔从黄爸爸那边顺了一个鸡腿,站在厨灶前一边吃一边排演,“或许我该请他先吃饭,然后在饭桌上和他说?”

鸡肉连皮撕下一大块,没嚼几下的吞进去,“不好啦,每次都吃饭,又不是饭桶…”

“需要有点惊喜。”

天阔自己对自己说,“布偶装怎么样?让他认不出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告白,一定会有惊喜吧。”

天阔拍了下手掌,指着面前不存在的自己说,“这个好!就这个了。”

黄妈妈站在厨房门口看了半天,悄悄的退出去,扬声道,“天阔啦,把火关一关出来下啦。”

天阔转头关了火,“啊?什么事哦?”

黄妈妈从抽屉里拿了两百块说,“你最近不是恋爱了吗,妈妈想给你喜欢的女孩子买点礼物啦。她喜欢什么颜色?裙子怎么样?”

天阔沉默了一下,窘迫道,“妈你说什么啦!”

不明所以的黄爸爸立刻站在妈妈这边,“没错啦,有时间就带回来啊。”

天阔结结巴巴,抢过黄妈妈手里的钱塞回抽屉,“八字没有一撇的事情啦!还有什么裙子啊,不要乱猜好不好!”

黄妈妈道,“那就带回来啊,爸爸妈妈很开明的啦。”

天阔说,“没有事情我就上去了!”

黄爸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逃走,“匆匆忙忙的,诶,天阔妈妈你叫他下来是干嘛啦?”

黄妈妈面沉如水,看了黄爸爸一会说,“天阔爸。”

黄爸爸道,“啊?”

黄妈妈心如死灰的说,“你做好准备哦。你的儿媳妇,可能是个男人。”


亚鹏忙完事情顺手点开了msn,立刻天阔的留言就跳了出来。

(我大学该好好念书的。)

(说话真的好难!)

(文学家都是最值得尊重的人,他们有那样神奇的语言天赋。而我,连普通话都说不好。)

什么和什么啊。

亚鹏完全猜不到天阔在想什么,可是这并不妨碍他被这几句话逗乐。在他看来天阔才是最神奇的那个,总是能几句话就让他觉得很开心,甚至都不知道在开心什么。

他回了一句,(怎么了?)

悠悠敲门进来就瞧见她的老板对着电脑笑的一脸春心萌动。

悠悠心里八卦了一下,“老板,你找我?”

亚鹏收回心思,抬头看见是她,就招手让她进来,自己也走到沙发前面坐下,示意悠悠随便。

“老板?”

亚鹏道,“叫你来呢,是点私事,别紧张。”

悠悠道,“私事?”

老板有什么私事可以和她说啦?

亚鹏道,“我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

悠悠道,“诶??”

亚鹏道,“我一朋友,牛津毕业,年收入200w,有房有车,父母在国外,身高一八零,长的也不错。怎么样。”

悠悠莫名其妙,“老板,你突然间干嘛啦?”

亚鹏特别真心实意道,“之前我这朋友问我有没有好女孩介绍给他,我这不一下就想起你了么。”

悠悠听这话特受用,不自觉的又开始撒起娇来,“真的啊?”

亚鹏点头,“真真儿!”

悠悠扭了两下,“那,我还不知道他人怎么样呢。”然后又想起了自己天天等着花痴的外卖小哥天阔,迟疑道,“可是…”

亚鹏立即道,“我这有他微信,你们可以先聊聊!”

悠悠道,“…这样啊,好吧。”

亚鹏微笑。

暂时解决了这个,该好好想想怎么样行动才不会吓到天阔了。

聊天窗口里面,他的那句怎么了还孤零零的停在那,一直不见回复,也不知道天阔在干嘛。

在忙吗?



彼时的天阔躲在被窝里,一条一条的划掉预备方案,留下几个看起来很不错的,一字一句的背下来。

“…念书的时候要是有这么用功,我大概现在是在读博士吧。”



评论(21)
热度(67)
  1. 亦十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