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高方衍生】天亮说早安 14-15end

14



亚鹏公司的人是大半个月后才发现他们两不对劲的,以安东为首,所有人天天看看天阔来,就眼睛不错地的盯着。

天阔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手里的提篮僵在半空,背后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他来的,不是时候吗?

安东扯了一个自以为亲切的笑脸,正要朝天阔走去。

亚鹏拿着车钥匙从外面进来,墨镜一摘,“干嘛呢?怎么都不说话?”

他接过天阔手里的篮子,直接放在了前台上,招呼人道,“自己拿啊。”然后牵着天阔进了自己办公室,“今天比以往早了啊?”

天阔道,“午餐有蛋羹啦,时间长会不好吃。诶,你有吃饭没?”

亚鹏道,“吃过来的。”

众人安静是看着他们两牵在一起的手,觉得发现了什么惊天的不是秘密的秘密。

天阔被亚鹏拉着坐在沙发上,他悄悄往外面看道,“今天气氛好奇怪。”

亚鹏头也不抬道,“饿了吧。”

亚鹏问道,“一会还有外卖要送?”

天阔摇摇头,“没啦,今天那边休息,不用去送午餐。”

亚鹏道,“那下午和我出去走走?”

天阔惊讶,“啊?你不是刚来?”

亚鹏看了一眼外面探头探脑的安东,道,“没事,安东很闲,这边有他就好了。”

天阔想,这明明就是小说电视剧里的总裁,公司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有钱,只要负责帅和谈恋爱就好的那种。

亚鹏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眼睛都直了。”

天阔挠挠头,“没有,只是觉得你公司开的好容易的感觉。”

亚鹏挑眉,“那你下次陪我上一天班好了。”

天阔傻笑两声道,“下午要去哪里?”

亚鹏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半个小时后,亚鹏再次牵着天阔出了门,外面座位的格栏上一堆脑袋嗖的一声齐齐缩回去,鸦雀无声。

安东咳了一声问道,“你去哪里啦?”

亚鹏道,“去片场,下午事你给我挡挡啊。”

他出去的时候还顺手拿走了天阔的那个红色的小篮子。安东斜眼去看悠悠,没敢看脸,只看见悠悠手里被攥变形的文件夹。

天阔在车上的时候给家里去了一个电话,是妈妈接的。

“下午不回来?你去哪里?”

天阔一边扣安全带一边看了看亚鹏,道,“去约会。”

“约会?和谁啦?”

天阔扣了几下没扣上,亚鹏伸手拽过来,咔嚓一声扣上。

天阔道,“就是出去玩啦!拜拜!”

亚鹏调了下后视镜,一双眼睛满是笑意。


亚鹏带天阔去了市郊的儿童游乐园,平日里人就不多,今天更是门口冷冷清清。

天阔站在门口茫然道,“来这里干嘛?”

亚鹏抵着他的腰后把他往里推,一只手还抓着相机,“玩啊。”

天阔左右四顾,“都没人,有没有营业的啦。”

亚鹏指着里面一组搬着摄影器材的人说,“我们公司接了个合作案,要拍一套广告,这边包了一个下午。”

天阔超惊讶,“有钱人!”

亚鹏道,“上次放了你鸽子,这次补回来。”

天阔突如其来的手足无措,“啊?啊啊,那个啊。没关系的啦!”

亚鹏低头看设施表,“碰碰车还是摩天轮?”

天阔立即道,“碰碰车!”

他说完碰碰车就真的连着玩了好多局,那边拍摄的间隙,请来的男明星也两眼发亮的加入进来,最后亚鹏实在受不了就站在外面看他们玩,调试着相机不时给天阔来一张。

这个玩够了就转去下一个项目,其实这个游乐园并没有多好,设施少又老旧,但是这种包园随便玩的待遇很爽,不用排队,就是有点冷清。

天阔坐在摩天轮下面的休息区,伸直了双腿看着晚霞,“还是人多好玩一点。”

亚鹏说,“那下次再来吧。”

天阔说好。

亚鹏坐了一会说,“你等我一下。”

天阔看着他跑开,十分钟后回来,手里拿了一包薯片和两瓶可乐。

亚鹏说,“原味的,行吧?”

天阔接过来,一把撕开,伸头往他身后看,“你哪里买的?”

亚鹏道,“拍摄组员工那边顺的。”

天阔抓了两片塞进嘴巴里,把袋子往亚鹏那边递了一下,“好吃!”

亚鹏意思的拿了一片,低头指着膝盖翻看今天拍的照片。他早前整齐的风衣外套早就不知道丢去哪里,连同墨镜一齐消失。为了方便行动,衬衣的袖子卷到手肘,领带也松松垮垮的。

天阔看看天,看看地,看看他,悄悄的挪近了一点。

最后一线阳光消失的时候,游乐园的灯光从远处的尽头一路蔓延着亮起,多米诺一样将身后的摩天轮也渡上一圈明亮的光圈。

亚鹏抬起头,被天阔一个吻印在了脸颊上。

亚鹏一挑眉,侧目去看他。

天阔嘿嘿笑着,塞了一把薯片。






15




一封白色的烫花请柬被突然的递到面前。

天阔看看亚鹏,又看看请柬,“这是什么?”

亚鹏道,“下个星期我生日,公司那帮人给办了生日会,来玩吧。”

天阔捂着心口松了口气,“吓死我,还以为你要结婚呢。”

亚鹏喷笑,“怎么的,你想嫁啊?”

天阔笑着把一杯奶茶塞给他,“我娶你也是可以的啊。”

亚鹏喝了一口奶茶,有点甜了。

天阔来来回回的翻着请柬,妥帖的收进包包里,小声道,“真的有像结婚请柬啊。”

天阔道,“会不会很甜?”

亚鹏道,“正好。”


也许是亚鹏没有说明白,生日会是酒会形式办的。天阔以为只是普通的生日趴,一身T恤牛仔裤就来了,然后站在酒店门口傻眼。

天阔看了一眼门童,犹豫要不要回去换衣服,可是他也没有合适这种地方的衣服啊。

亚鹏迟迟不见天阔来,就打了个电话给他。那头天阔接起来,说话声都小心翼翼。

亚鹏道,“在哪呢?”

天阔说,“我在门口。”

亚鹏一边往外走一边奇怪道,“怎么不进来?”

天阔看看手里的请柬,迟疑道,“额…”

亚鹏推开门,看见有些局促的站在外面的天阔,一下就明白了。

天阔依然举着电话,看见他出来就大方的送了笑容给他。

亚鹏挂了电话,走过去拉他的手,“就是一普通的生日会,他们穿什么的都有。”

天阔瞄了一眼他身上整齐的西装,挠挠脸颊道,“抱歉哦。”

亚鹏侧头看他,“没事道什么歉啊。”

天阔只是笑。

进去之后天阔才知道亚鹏没有安慰他,真的是穿什么的都有。台上还有一群穿着比基尼的模特走台,好好的一酒店搞的像夜总会。

天阔目瞪口呆的看着台上,拉着亚鹏的袖口说,“你们,生日会都是这样的吗?”

亚鹏沉默了一下说,“不是。”

安东特别开心的凑上来,“哎呦小帅哥来了!我们亚鹏三分钟看一次表,可算把你等来了。”

亚鹏一把推开他,“谁跟你我们。”

安东不气馁的扒过来,“我和你说,悠悠快气疯了,小心她今天整你啊!。”

亚鹏无所谓的拿了杯香槟,刚想给天阔也拿一杯,才拿起来又放了回去,转而拿了一杯橙汁。

天阔奇怪道,“悠悠小姐为什么要整你?”

安东和亚鹏一齐看向他。

亚鹏把安东撵走,对天阔道,“没什么,饿不饿?”

天阔想说还好,但是肚子诚实的说它很饿。他捂着肚子,拿着橙汁冲亚鹏傻笑。

亚鹏把他拉到一边的自助餐台,“先吃点垫肚子,年会生日会都是整老板的吉日,我估计一会就没得吃了。”

天阔不明觉厉,乖乖道,“哦,好!”

天阔问亚鹏,“你要不要也吃一点?”

亚鹏想了想,和他一块吃了起来。

酒店的经理和亚鹏也算是熟悉,说得上话开得玩笑的朋友。一早知道他办酒会,送了一箱红酒不说,还亲自来说了几句话。

“亚鹏,好久没出来玩了啊?挺长时间没见你了。”

亚鹏道,“玩了这么多年,早就玩不动了。”

经理道,“别开玩笑了,改天出去聚聚。”

亚鹏道,“再说吧,你这和安东不是玩的不错么,那孙子精神着呢。你找他,随叫随到。我是真不想玩了。”

“嘿,你可别忽悠人,我可听说了!”

“听说什么啊?”

天阔塞了一嘴的蛋糕,像个仓鼠一样嚼嚼嚼嚼,好奇的看着亚鹏这边。

经理调侃的笑道,“我可是听说你被个小狼狗给套牢了。”

亚鹏一挑眉,喷笑道,“这词儿新鲜哈。”

经理道,“我一听就是假的,你谁啊,谁栽我都不信你能栽。”

亚鹏靠着桌子边,喝着香槟不说话。

经理注意到天阔一直看他们的视线,隐秘的扫了一眼他的衣服,客气道,“您是?”

天阔指指自己,“我?”

天阔把嘴巴里的食物咽下去,“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小狼狗啊。”

经理,“……”

亚鹏抱着肩膀,吭吭哧哧的憋笑。

经理尴尬的看着天阔,“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经理一走,亚鹏撑着天阔的肩膀笑的不行。

天阔道,“他怎么走了?”

亚鹏道,“不用管他。”

他挑着眼角,笑眯眯的看着天阔,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天阔被他这样看着,一会就不好意思的转开视线。

天阔指着门口道,“悠悠小姐来了!”

亚鹏看过去,悠悠掺着她的新男朋友--他介绍的那个,挺胸抬头的走进来。

好像还往他这边瞪了一眼。

亚鹏想,好像我是她老板来着?

打安东说公司众人给他办生日会开始,他就做好了被整的准备,尤其是悠悠。不过他也算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毕竟这事是他先不地道的。

亚鹏道,“快点吃,一会估计没得吃了。”

天阔嗯嗯嗯的吃东西,还不忘给他也塞一点。


亚鹏的预感成真了,他站在泳池边上,哭笑不得,“不用玩这么大吧?”

悠悠道,“老板~那回答问题和跳水,你选一个。”

亚鹏道,“什么问题?”

安东和悠悠对视一眼,坏笑道,“老板玩的最疯的一次,是不是很刺激?”

这种事情其实在以前,玩的疯的时候随口说来都不忌讳,可今天天阔在这里,亚鹏就不想像以前那样,将这些胡闹的事情随意的说出来。

亚鹏把外套一脱,二话不说直接跳进去了。

大家大声起哄。

天阔站在一旁,看见亚鹏跳下去,刚想过去就被悠悠拉回来,“别担心啦,没事的。”

他们今天摆明了要恶搞亚鹏,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亚鹏几乎是才上来就自觉的又跳下去。天阔脸上扯不出来笑容,有点小无措的看着他们玩。想说什么,又紧紧闭着嘴巴。

他被这群人有意无意的排挤在这个游戏之外,带着一点保护的意味,将他和亚鹏隔开。

悠悠也觉得玩的差不多了,“最后一个!”

亚鹏干脆坐在池边,扑棱了一下头上的水,“说吧。”

悠悠问,“老板现在有喜欢的人嘛?”

亚鹏抬起头道,“有啊。”

他越过人群,看向被挤在很后面的天阔,“我现在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以后也会一直喜欢他的。”

诡异的一阵沉默,大家似乎都没有预料到他们阅尽人间的老板会说出这样清纯的话。

喜欢诶!!!

他居然会说喜欢!

天阔挤到前面,看见亚鹏笑着的,明亮的眼睛。

他回头看了看安静的人群,转头看向亚鹏。

“我也喜欢你,以后也会一直喜欢的。”


有种被秀了一脸狗粮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众人散去后,亚鹏依然坐在游泳池边上,脚落在池子里,侧头点了根烟。黑色的衬衫湿了水,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天阔蹲在他对面的那一边,隔着一池水看他。然后突然站起身,在亚鹏疑惑的目光中道,“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但就是很喜欢的人。他很帅,很体贴,知道的很多,会的也很多,我很喜欢很喜欢他!”

亚鹏愣愣的看着他。

天阔道,“我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这莫名其妙又突如其来的表白,把亚鹏怼的罕见的呆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应的好。

天阔道,“我想带他去见我的爸爸妈妈,想要和全世界的人说,我喜欢他!”

亚鹏还来不及回答,便看见对面的那个脸红的傻子纵身跳下水池,溅起一朵超大的水花。

天阔游到他身前冒出头,使劲的甩了甩脑袋上的水,头发湿成一簇一簇的。他浮在水面上,把着亚鹏的膝盖稳住自己。

“你接受我的求婚吗?”

亚鹏道,“你这是求婚?”

天阔道,“是呀!”

亚鹏看着他,眼角弯起一条温柔的弧度。他并没有笑的很开,只是嘴角小小的翘起。

天阔道,“你答应吗?”

粼粼水面泛着幽蓝色的光,零散的灯光将水池照的不是那么真切,只有反射出的水纹反在两人的身上,脸上。

天阔的眼睛里映着极目可见处所有的光芒,像是那日在摄影棚里,他看见的,好似在发光的天阔。

夹着烟的手支在地面,亚鹏低下头,嘴唇贴上天阔。

只是唇角贴着唇角,轻轻浅浅的吻,连呼吸声都很轻,耳边只能听见风吹过水面的声音。

一个湿透的天鹅绒的小盒子被塞进天阔的手心。



悠悠抓着两杯热饮,哼的一声转身回去了。




也许是跳了太多次水池的关系,亚鹏翻过天就生病着凉,发烧三十九度床都下不来。

天阔扒在床边,担心道,“去医院啦!”

亚鹏翻个身,面对他道,“没事,吃药睡一觉就好了。”

天阔道,“声音好难听,不要讲话啦。”

亚鹏道,“我说话声难听?”

天阔道,“没有啦,还是很好听啦。”

他手上三四盒感冒退烧药,“吃哪个?”

亚鹏道,“一样给我两个。”

天阔抓紧了药盒,“乱吃会死人啦!你等我一会!”

亚鹏昏昏沉沉的看着他跑出去,揉了揉疼痛的额头,不太舒服的在被窝里翻了两下身。

天阔好半天才回来,亚鹏已经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天阔推着亚鹏,小声道,“醒醒,先醒醒。”

亚鹏意识不清的嗯了一声。

天阔把药片递到他嘴边,“吃药。我有问药店的大叔,他说这个退烧很快。”

亚鹏就着他的手吃了药,含糊道,“你早点休息,别管我。”

天阔道,“我是你男朋友诶!怎么可能不管的啦。”

他探过头去看亚鹏,和对方半眯的眼睛对上,“可以睡了。”

亚鹏闪了一下,“离我远点,别传染你。”

天阔道,“不会啦,你快睡,明天就好了。”

等到亚鹏睡着,天阔在他厨房翻了米,架了一锅粥在炉子上,怕他晚上醒会饿。

结果亚鹏一觉睡到天大亮,安安静静的。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偷溜进来,空气中有一点浮尘。

亚鹏第一个感觉是嗓子疼,又干又涩。身上全是潮湿的汗水,头疼倒是好了很多。

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清醒了一会,正打算起床去洗澡,侧过头却看见了合衣睡在床的另一边的天阔。

他连被子都没盖,就那么枕着一点枕头,蜷缩在那边。

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亚鹏悄悄的把被子盖到他身上,自己下床去洗漱。等他清清爽爽的从浴室出来,天阔听见声音,闭着眼睛就往他那半边床上摸。

亚鹏抓住他在被子上摸来摸去的手。

天阔使劲的睁开眼,声音都糊在嗓子里,“你醒了哦,有饿吗?”

亚鹏单腿跪在床上,把他又压回去,“你继续睡,我不饿。”

天阔揉着眼睛道,“我醒了。”

亚鹏道,“每次都这么容易醒,我下次不吵你了。”

天阔抻了个懒腰,长手长脚的探出被子,“早安,我真的醒了。”

亚鹏看了看他,亲了一下他的额角。

“早安。”




end



评论(21)
热度(90)
  1. 亦十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转载了此文字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