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出本

【rps架空】年轮(上)

这就是我这个星期完全没有更文的原因。

给妹子随口开的养成梗,全是口语,中间有不连贯的地方,见谅。

全程代指。


这是养成这是养成这是养成!

ps:占个高方的tag,抱歉。


---------------------------------------------


张家的小儿子打小在四九城里就是个出名的人,小学就敢离家出走跑外省,中学和人茬架不要命。他老子当年那么有名的铁手腕,对上他儿子就跟对上敌人似得,棍子打折了好几根,那小子没说打服了,反而更倔


老太太为这爷俩愁了十几年,大女儿安慰说是过几年懂事就好了。得,过几年是懂事了,也更是不着家了


和着几个朋友天南地北的捣腾,也不知道到底捣腾个什么。老太太埋怨老爷子,说都是他打的儿子都不回家


过了二十五的时候,老太太不埋怨他不着家了,反正儿子不回家那她就去儿子家看呗


于是老太太又开始念叨什么时候找个对象


念叨了两年说想抱孙子,见天的说趁我现在还带的动,你给我生一孙子带带。他受不了了,说是和朋友出去台湾转转,两月没信儿。敢在他亲妈报警前回了家,还带一小胖子


他说,您老不是说要孙子么,我介给您弄来了


他妈气的差点没过去,好么,说是要抱孙子,这冤家直接给她领养一个


小胖子姓彭,名挺好听。说是孤儿院领的,不太爱说话,不知道是怕生还是什么的,连着他都有点怕


但这地方他也只认得这一个,只能寸步不离的跟着脚后,衣角都不敢扯


他被跟的有点烦,说老跟着我干什么,坐那边去


小孩缩了下脖子,听话的坐在沙发上,不敢坐实了,只贴了边


他翻了下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就一袋不知道放了多久的糖,抓了一把给他放跟前,说吃不?


小孩摇头


他也不管,往他面前桌上一放说,你这坐会,等会我带你出去置办点行头


这房子是他租的,两室一厅。自己住一屋,另一间堆了一些捣腾来的物件


他往着袖子把那些东西都搬阳台上,把屋腾出来给小孩住,只是东西太多一时手忙脚乱


他在里屋叮叮当当的折腾,小孩悄悄的往里面看了看,伸手拿起一块糖,看了一会又放回去


他这边弄得一身灰,转身瞧见那小孩支支吾吾的挨过来,抱起一个陶罐说我帮你


他说话声不大,加上口音问题这三字听起来糊成一团,不仔细听还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鉴于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说话示好,他看看小孩怀里抱那陶罐,说你小心点,放阳台就行


他这等一会的功夫足足折腾了大半天,屋里清干净了,地板上的灰还得擦,简直要命。


他打着商量的跟小孩说,这地明天擦,今天先去买东西成不


没什么不成的,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家具物件直接厂子里配了一套,照着他那屋的几件。也就是床柜桌椅,旁的也想不到有什么。


早些年的时候国营厂特方便,大院一圈走下来基本什么都齐活了。


认识他的人多,这地儿不是他认识的就是他妈他爸认识的,走哪都有打招呼。东西办齐全了,街坊邻居也都知道他划拉了个儿子


甭管这些人心里怎么想,表面上还是一副热情样,瓜子糖果小蛋糕塞了小孩一手


他一点都没客气,找了个带给小孩装着拎


小孩怕的很,就缩他身后


他见不惯男孩这幅德行,就把他拽出来说,站直了走


家具什么的联系了人明天给送过去,今天提溜着床单被褥什么的往屋里一堆。他指着自己那屋说,你先住一宿,明天等你那屋收拾好就不用将就了


小孩吭叽了一会问,那你呢


他说我沙发上囫囵一宿,等我给你烧点水洗洗脸


他没带过孩子,他姐家倒是有个小子,就是不怎么亲他,这经验等于没有


只能比着自己平日里习惯来


小孩把自己下午换下来的脏衣服泡在水盆里,蹲那正要洗。他看见了,把小孩往一边撵说,我洗


小孩蹲他旁边,他瞥了一眼问,怕我?


小孩摇摇头,小声说不怕


不怕个p,连看他都不敢


衣服在水盆里搓着,水声溅得哗啦啦的响。小孩说,昨天那个婆婆,是不是不喜欢我?


他声音软软糯糯的,那声婆婆口音更是好玩


他头也不抬道,内我妈,你甭搭理,又不是她养你


小孩就不说话了,过了一会腿蹲麻了,就坐地板上


洗完衣服,到处找衣架,最后实在找不到就扯了根绳挂


衣服底下放了个盆接水,这看起来实在不像话,他自己也有些窘迫,像是解释一样说,等都收拾妥了就好了


说完自己就扯开话题问,饿不饿?我下去买点吃的


小孩说,我和你去


他说,你搁家呆着,就楼下我马上就回来了


关了门往楼下走,叹了口气,心想养个孩子还真是麻烦,事情细细算下来一大堆,之前也是想不到


只是既然养了就得负起责任,总不能半道给他扔回去,那他也真不是个东西了


楼下小饭馆炒了两个菜,拎着回了家。晚上打发了小孩去睡觉,自己躺沙发上开始盘算以后怎么办


里屋小孩把自己缩在被窝里,掀开一点缝透气。小心翼翼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第二天小孩起的老早,就坐床边上等外面有声了再出去


等了一个多点,才听见他走动的声音,这才开门出去


他叼着牙刷道,醒了啊,洗个脸咱们下去吃早饭


吃完早饭继续把昨天剩下的那点活收拾了,十点多的时候就有人上门把家具送来


他丢小孩一抹布,跟他说你去把那新桌子擦了


他自己把床垫被单都给铺了,最后发现,没买窗帘


那么大一窗户正对着床,他二话没说去拆了自己屋那个给他挂上了


大概挺长时间没洗,窗帘上也一股灰味


他心想,大爷的,回头全他妈换了


小孩把着凳子,仰头看他说,我不怕亮


他说,扯淡,边儿去


他说,哎这以后就你屋了啊,看缺啥和我说


小孩摇头,不缺


小孩低头看着凳子腿说,谢谢


他也低头看了一眼说,谢凳子啊


小孩抬头,更小声又说了一遍


他想,谢什么啊,法律名义上我是你爹


这话他没说出口


打从孤儿院出来,这小孩就没开口叫过他,说话都是扯他一下衣服


小孩不想叫,他也总不能逼着人叫


他也不在意这个,他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他从凳子上蹦下来,那小孩塞了个东西在他手里,直着眼睛看他


手心里一块奶糖,就昨天他抓的那把


撕了糖纸直接塞嘴里了,你这拿我给你的送我,行,挺会做生意的


他胡噜了一把小孩的瓜皮头说,走着,转一圈去,看还添置点啥


他的那帮朋友听说他回来了,招呼着请客,其实拐着弯打听他那便宜儿子


他抱着一壶茶把酒瓶子都推一边去,骂道,说谁便宜儿子呢


朋友道,呦,这就护上了?以前怎么不见你这么稀罕崽子?


他反问,那些崽子能叫我爹是怎么的


朋友道,这个就叫了?


他道,滚


侃了几圈,他问,你们这谁能给我弄个学校的空,插个班


朋友问,多大了?户口办下来了吗


他说,户口过几天下来,那孩子九岁多不到十岁


朋友应了这事,说是回头有信了跟他说。


这事算是办了一半,转头又给他姐打电话,问这么大孩子都准备什么,这么多年就没见他这么上心过


要说烦也是真烦,有那功夫他都潘家园淘几手了


不过好在那小孩不折腾人,乖的很,比起他姐家那个简直不像个小子


有时候他都怀疑那孩子有自闭症


后来他问小孩,你还记得你爹妈不


小孩说记得


这是要慢慢开导?


他说,得,那你以后叫我叔吧


小孩抬头,不能叫哥吗?


他说,那就真错辈了


他没忍住,掐了一把小孩的脸,肉肉的掐起来挺有意思的


只是下手没个轻重,眼看小孩眼泪都出来了才赶紧松手


小孩圆脸上红了一块,憋着嘴眼泪就下来了,这哭还不出声,


他唬的差点跳起来,手忙脚乱的就去找药


一连串的对不起,我这下手没个准,哎哎你别哭了


小孩擦擦眼泪,嗯了一声


他暗地里呲牙,掐了下自己试试,心想这小孩子就是娇气啊


日子就这么将就着过着,小孩也慢慢熟悉着这里的生活,虽然要上学前还是怕,但也背后自己怕,不让他知道


离开了孤儿院,被他好吃好喝的养了小半年,小孩眼瞧着又胖了一圈,白白嫩嫩的跟个馒头一样,掐起来手感是真好


他知道下手轻了,小孩心里不太乐意,但是也让他掐,后来就习惯了


这种胖乎乎的样子并没有持续太久,转眼又回到了刚来时候的那样


他还失望了两天


转过天他姐给他打电话,说老太太叫他回家吃饭


他叼着烟眯眼瞧着自己刚收的那怀表,漫不经心道,怎么的?要和好啊


大姐刺他说别得便宜还卖乖,晚上带着孩子回家


晚上他把自己新买的那件皮夹克套上,从朋友那硬借了辆摩托,嘚瑟着去接那小孩


他去的时候正好的放学,小孩好半天才出来,蔫头耷脑的不精神


他隔远叫了一声,小孩抬头四处看,见到他眼睛亮了一下,不太灵活的跑过来


小孩说,叔叔,你怎么来啦


他说,都说就叫一个字,叫两跟喊邻居似得


他说,上车,晚上回家吃饭去


小孩直着眼睛,上上车?怎怎怎么上?


他把书包拎过来放前面,指着后面说上后面


车不算低,小孩上着还有点困难,最后是他回身给拎上去的


他说,抱紧了啊


小孩听话的死死抱着他的腰,挺有劲的,勒的他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摩托车在众多熊孩子的围观下,咆哮着飞走


等到了地方,小孩才知道他说的回家不是回他们家,而是他爸妈住的那个家


就是半年前那个不是很喜欢他的婆婆的家


小孩站门口,拉着他的小手指,磨磨蹭蹭的


大姐开了门,招呼着他们进去,小孩看着他大步走进去,什么都来不及想,匆匆忙忙的跟在他后面


老太太和老爷子坐在客厅,对于看见儿子回来反应不一


老爷子是哼了一声,继续看报纸


老太太是想说话还不好意思


他叫了声爸妈,拉着小孩就坐过去了


大姐打圆场说你好久没回家了,妈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小孩埋着头坐他旁边,他不说话小孩也不说话


大姐抓了把糖塞在小孩手里,说就当自己家


小孩小声说谢谢,拿了一块,把剩下的放在桌上


他说,叫人啊


小孩才叫了声阿公,婆婆


他纠正道,叫爷爷奶奶


小孩就又改口叫了一次


声音软乎乎的,好听的紧


老爷子把报纸放下,说你跟我上来


大的走了,剩下一个小的和老太太对着坐


小孩抿着嘴,把糖都推到老太太面前说,奶奶吃糖


等他从书房出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拉着小孩的手嘘寒问暖了


没人的时候他对小孩说,挺行啊


小孩冲他笑,肉肉的脸上眼睛笑成一条缝


从口袋里拿出奶糖塞在他的手心


吃饭前大家带着小孩去洗手,饭桌上气氛还算好,老太太不停的给小孩加菜


问小孩平时都爱吃什么


小孩说都爱吃


大家感叹,我家那个要像你这样多好


老省心了


老太太问他平时给小孩吃什么,他就说楼下饭店


老太太拉着脸说都不是正经东西怎么能老吃


他寻思着我吃了这么多年也活的好好的啊


老太太又开始念叨说你一个男人带孩子不靠谱,还是得有个姑娘


他也拉着脸,闷头吃饭不说话


最后老爷子发话,说吃饭就吃饭,说话吃完再说


这页才算翻过去


走之前大姐把他拽到一边问他,你打那小孩了?


他莫名其妙的说,我打他干什么啊


大姐说,不是你打的,那孩子胳膊上的檩子哪来的


他黑了脸,皱着眉头走到和老太太说话的小孩跟前,一句话不说就把他袖子撸了


小孩吓一跳,使劲缩手,却被他扣着动不了


藕节似得胳膊上好几条檩子,他以前没少干架,一看就知道是人抓出来的


他沉声道,有人打你了?


小孩被他吓住,哆哆嗦嗦的说没有


他说,说实话


小孩说,真没有


老太太拉他手说,你干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嘛


他说,妈你别管


小孩把袖子放下说我自己划的


他生气道,扯什么呢,你划一个我看看


这是他第一次冲小孩发火,以前就算有什么实在不耐烦他也没这么冲过


他一直就不喜欢小孩那畏畏缩缩的胆小样子,只当他是到了陌生地方,可这次他忍不了了


老爷子听见动静也走出来,喝道,你作什么呢!


他说爸妈你们别管


我先回去了


说完抓着小孩的手就走,老太太和大姐追出去,就怕他犯了倔


小孩哪里见过他这个样子,吓的话都不敢说,回到家站在门口角落,怎么也不敢进去


他说,你进来


小孩摇头


他说,我又不打你,进来


小孩挨挨蹭蹭的往前走了两步


他走过去直接把人拎进来


一上手发现的确是轻了不少


他问,多长时间了


小孩摇头


他说,几个人


小孩还是摇头


他说,你就没揍回去


小孩依然摇头


摇完小孩愣了一下,补充说没人


他把小孩另一直胳膊也撸起来看,几个青紫的手指印


他骂了句大爷的


他说,明儿我送你去学校


小孩说,不要!


他抱着肩膀说,要么我送你去,要么你也别去


小孩说,那我不去学校


他一口气憋着肚子里,吭哧了半天,生硬道,送你去,没商量!


他伸手掐小孩的脸说,老子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他妈能一人挑五个了


他说,你这软鼓囊的就不能硬气点


小孩任他掐自己脸上的肉,含糊的说,叔你别去


他烦死,说洗脸去,看见你就烦


小孩低落的走了


过一会听见卫生间里抽抽搭搭的声,他一个头两个大


他其实就是看着脸黑,小孩一哭就不知道怎么办,也方的很


下意识的在衣服裤子的口袋里翻,就一块晚饭前小孩塞给他的奶糖


他走过去敲敲卫生间的门,开开


抽涕声停了,小孩低着头打开门


他撕了糖纸,直接把糖塞小孩嘴里


他说,意思意思行了啊


他板着小孩脑袋给他拉直了说,老弯腰干什么


最后他还是送了小孩去学校,拉着小孩找到他们老师,直接炸了庙


从这时候起,学校里的人都知道小孩爸爸特别厉害,看起来不像好人


小孩抽条似得长个,窜的飞快,一年不到之前带来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


他拖了大姐帮忙带着小孩去买衣服,他这边手上有事实在走不开,再说他哪里会给小孩买衣服


他也就记得在家里没糖的时候买一袋囤着


大姐晚上把小孩连着两大袋衣服送回来,他问多少钱点了还她,大姐白了他一眼让他滚


小孩自己把衣服收拾利索了,他问小孩吃了没,小孩说吃完了


他就清水煮了把挂面,拌了酱油对付


小孩蹲他旁边看他吃,问他,叔,你想我叫你爸吗?


他秃噜了一嘴的面条,闻言道,怎么突然说这个


他想,谁跟你说什么了


小孩说,没有,我就问问


他就说,拉倒吧你,什么时候把口音改过来再说吧


小孩鼓着脸看他说,真不想啊?


他顺嘴道,叔和爸没区别,赶紧写作业去


小孩说,在学校写完了


他就翻了五块钱给他说,那就下去楼下剪个头发,你都快赶上小姑娘了


小孩剪完了头发,显得脸更圆了,他伸手掐了几把,说你再胖点


小孩摇头,含糊道,老师说我太胖了,要减肥


他道,哪个老师说的,会不会说话


日历刷刷刷的撕了两本,转眼翻了年他就三十了。老太太又开始旧话重提,念叨着他找个对象,这都三十了还不找,在过两年就不好找了


其实老太太这两年没少张罗,只是对方一听带着个上小学的孩子,立马就不干了


老太太还商量着说把小孩过继到大姐的名下,这样他方便些。那次他直接摔了凳子,又是半年没回家


那段时间小孩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上学前都要多看他两眼


他撵人说,赶紧的一会迟到了,我还没死呢放学回来你使劲看


过了这个月小孩就放假了,小升初没什么压力,过了期末考直接分学区的初中


他本来是打算带小孩出去玩的,省的在家时不时的被老太太埋怨


计划是好好的,就是变化大了点。他之前和朋友说要开个店面的事有了着落,出去玩的事就放到了一边


这一忙又是小半年,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小孩就开始跑医院。打第一年冬天起,


小孩没到天冷就重感冒


开始看见那么大的雪小孩开心出去作,回头就倒了


倒了三四年他也都习惯了


觉得天冷了就准备着哪天小孩没起来,他背着就去医院挂号


他说,你都快赶上第二十五节气了


今年小孩的病似乎格外重,鼻子根本不通气天天张着嘴喘气,嘴巴上一层干皮


这点病也够不上住院,他就天天背着小孩去挂水,回家还得伺候着吃药吃饭


他说,感恩吧,我都没这么伺候过我亲爹


小孩哑着嗓子说,我以后也这样照顾你


他说,别咒我


晚饭是白水煮面条,他觉得有点不人道,又窝了个鸡蛋进去,还煮老了


小孩说,我以后要当个厨师


他说,您这理想可真是伟大


小孩寒假就开始猫冬,屋都不吃出,天天趴窗户边上,哈一口热气,化了一小块玻璃上的霜,瞪着眼睛往外看


他凑过去问,瞅什么呢


小孩说,狗


他抬手擦掉了一块霜,往外一看,可不有条狗崽子在外面么


他说,死了吧?


小孩说,我看它动了


他看看小孩,又看看外面,套上衣服就出去


小狗也就两三个月大,冻的僵硬都不怎么会喘气了,他抓手上仔细检查了下,没什么外伤


小孩趴窗户那,鼻子扁扁的压在玻璃上


他想了一下就把狗抱回去了,小孩等在门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只狗


拿了不要的衣服裹了放在暖气旁边,想着看能不能缓过来


小孩在旁边守了好久,晚上的时候那只狗还是死了


这么大点的狗崽子,零下十多度冻了那么久,死了也不稀奇


小孩很沮丧,晚饭都没吃多少


开了年小孩上了初中,迷上了打篮球,放了学也不像以前一样准点回家了。他倒没什么所谓,反而觉得这样好一点


小孩初中的这段时间,他有过两个女朋友,但最后都无疾而终,回头想想也没什么太大的触感


真要说印象深的,大概就是小孩猛窜的个子,和肉眼可见的掉肉吧


他皱着眉掐着小孩的脸,不满意的啧了一声


小孩等他掐够了,揉着脸说,叔,你快过生日了吧


他问,怎么,要送我什么啊


小孩往他手心塞了块糖说,你缺什么?


他说,我缺一媳妇,你送我一个吧


小孩说,之前那个是你自己要分的


他说,哪儿都有你事,一边玩去


他酒量不好,但是和朋友出去也总会喝一点。后来小孩在家了,他就顾及着,一次两次还好,总不能次次驳人面子,自己也忍不住喝了一些。


喝醉了满脸通红的抱着头喊难受,好像还把小孩吓着了


后来他就学会了,要是喝酒就等酒醒了在回去


这事发生在小孩回家的第一年冬天


上了初中小孩渐渐的有收到女孩子的情书,这让他觉得奇怪


他掐着小孩的脸颊说,看不出来啊,挺招小姑娘喜欢的


小孩说,你不要和别人说


他说,我能和谁说


小孩现在还是胖乎乎的,只是身高长了一些,看起来块头蛮大,就是脸看着还是可爱款的


他捏了捏小孩脖子后面的肉,奇怪道,哎你是不是瘦了啊


小孩蹦了两下,顿顿的


小孩说,没有吧


说完这话的没两个月,小孩开始缩水一样的掉肉,身高也猛的窜起来


常常半夜生长痛的睡不着,搞的他也有点方,带着去看了医生才安心


根据大夫说小孩正是长身体,营养要跟上,多喝牛奶多运动。他就天天买一堆牛奶堆冰箱,少一盒补一盒


那段时间小孩整个人都是奶味的


听见奶字都想吐


连随身携带的奶糖都要有阴影了


小孩求饶道,叔,不要牛奶了


他说,大夫说你得多喝牛奶,要不给你买点麦乳精?


小孩说,同学都说我一股牛奶味了,我不要喝了,我没有再痛啦


他眯着眼看小孩,好像在评估他这话的可信度


被他这样盯着还挺有压力的,小孩往后蹭了一步,小心道,叔?


他嗯了一声,不喝就不喝吧


他伸手掐了下小孩少了很多肉的脸,有点失望


看着冰箱里还好几盒牛奶,他开了一盒灌进嘴巴里,然后一脸菜色


这么多年了,牛奶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喝


小孩加了学校的篮球队,两年间身高拔到了一米七,一身肉掉的只剩下一点婴儿肥,简直像是变了个人


他偶尔看着小孩都心情复杂,那小胖子哪去了


小孩伸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叔?你在看什么?


他把小孩手扒拉一边,你当我看电视了


电视里脸上画的花花绿绿的人在咿咿呀呀的唱,小孩不懂他怎么那么喜欢听,很好听吗?


小孩第一次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裤子里的粘腻,第一反应是他尿床了!?然后扯开裤腰看了看,红着脸下床洗裤子


租的房子也就那么大,浴室就一个,难免两个人撞到。


他看见小孩大清早窘迫的洗裤子,立马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特别不像样的逗了小孩几句,行啊,都到了想姑娘的年纪了


小孩虎着脸把他推出去


小孩拧着裤子,皱着脸回忆没什么印象的梦,心里有点突突


那好像,大概,不是什么姑娘的样子


但是要说梦见了什么,还真是记不得


外边他完全不知道小孩的小惊慌,还沉浸在儿子长大了的感慨中


他第一次做春梦啥时候来着?


这事其实很正常,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一个阶段,他并没有当回事,只是小孩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天天不知道寻思什么,心事重重的。他还想着,怎么这么早就开始高考恐惧症了?


他还特地找了个自认为合适的时机给小孩开导了一下。依然是自认为


他说,高考什么的年纪听他们吓唬你,考不好能怎么的,我养你


小孩很感动的拆台,叔你车都养不起


他气死了,说我那钱是拿去养更有意义的东西你知道什么!


后来小孩到底是怎么回事,糊里糊涂的就过去了


大概三四个月之后,他被小孩的老师叫到了学校,说小孩早恋


小孩站在走廊,一直低着头,脚尖在地上蹭来蹭去


他从教务处走出来,胡噜了一把小孩的脑袋,往后看了一眼见老师都没注意,就揽过小孩说,行啊,有出息,那小姑娘长的好不好看?


小孩抿着嘴不说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一瞬间就觉得羞耻的很,被老师抓包的时候都没这么羞


他说,不就是搞个对象么,多大点事,我又不骂你


小孩简直不知道如何回答,这种家长估计只有他叔了吧


这段小小的青涩初恋,不过半个月就无疾而终了


为此他还可惜了好几天,念叨了好多年


被小孩说像老头子


他还趁着小孩洗脸的时候,站门口传授小孩经验,怎样不被老师抓到


小孩就问他,叔你以前上学也谈恋爱吗?


他想了想,上学的时候光顾着干架了,有喜欢的姑娘那时候也不好意思说啊


但是面对小孩他也不能这样掉面子,硬着头皮说那当然


然后小孩消沉了几天又活泼起来


高二的暑假整个泡在老太太那,说是不想吃外卖了,他叔不会做,那他自己学好了


当然小孩必须不是这么说的,但是老太太就这么理解了


揪着他的耳朵说年纪一大人,还让人孩子学做饭


他很无辜啊,他也很绝望啊!除了清水煮面条他什么都不会啊,天残手不是他的错啊


对于小孩主动要求学做菜,他开始也是念念叨叨的,但是后来小孩第一次做了点吃的给他,他就闭嘴了


他说,你怎么不整你那些咖啡面包了


小孩纳闷,你不是说不好吃吗


他心里美滋滋的,想,养个儿子就是好哈


怎么看小孩怎么顺眼


从那之后家里的厨房就真的是做饭的地方,而不是大半拿来做储物用。虽然偶尔会有小小的愧疚感,但也没多大的事


想想就过去了


其实也没多好吃


盐多盐少更是时常,但总归是家里做的


是的 比外卖好多了


他嘴上嫌弃这嫌弃那,还挑着逗小孩,可每次都是吃完


小孩窜着长个,站直了两人也差不多高,像是个小大人了


之后的一年过的很平常,并不是说之前那些年不平常一样,只是这一年有些不太一样


但是要说哪里不一样??大概是小孩真的长大了吧,他莫名的觉得小孩对他不像以前那样的,当然,他们的关系还是很好,并没有要破裂


他想了想,这形容也不对


年初的时候,他把那个赚不了多少钱的店铺盘了出去,专职做了一个收藏家,每天大把的空余时间浪费生命


不是他不做点有意义的事,只是手是真残,每天能帮上忙的估计就是把衣服丢进洗衣机,然后买菜回来等小孩做


小孩再一次拒绝了同学一起去玩的邀请,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旁边有人搭上小孩肩膀,说你都多大了,放学就回家


小孩想,不回家的话,他叔会不会饿死?


应该不会


但是还是要回家啊


结果小孩还是被同学拉去玩了,晚了半小时打电话给回去,他叔瘫在沙发上撸狗,听说他不回来吃饭说两句注意安全就挂了,十分钟后,后反劲的想到,小孩不回来他不就没饭吃?


回头看了看放在桌上的蔬菜,果断下去饭馆吃


小孩那天被叫出去玩,开始还挺开心的,后来就开始频频看时间,总觉得心神不宁的


没注意到同行的几人挤眉弄眼,直到被隔壁班的女孩子告白,吓了一跳,顿时哑火


小孩几乎是立刻想到,上次被叫家长,他叔从教务处走出来时的那种尴尬


想到这事,他就想起他叔了,然后思维发散的想,他不在家的话,他叔一定是去外面吃


回过神,女同学还在等他的回答,扭头看了看一旁看热闹的同学,小孩十分不好意思的拒绝了


女同学脸色有点不好,勉强的笑了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找了个借口先走了


小孩指责的看着同学,拉他来的那个男生说,你干嘛不答应呀,她挺好看的


小孩说,这和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


同学说,别人都搞对象,就你,长得帅还那么多人追也不交女朋友,怕老师还是怕家长啊


大概是怕家长吧


小孩说,你们玩吧,我要回家了


小孩其实蛮不开心的,感觉自己被人算计了一样,但是还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只能憋着自己生闷气


还不如一开始就坚持回家呢,被他叔掐脸都比较开心


小孩拿着钥匙站在家门口,歪着脑袋疑惑,他叔好像好几天都没掐他了


小孩揉揉脸,好像真的没什么肉可以掐的样子


门里的丝丝听见熟悉的脚步声早就等在门口,迟迟不见人进来,急的直挠门缝


小孩开门进去,丝丝就使劲蹭他腿,差点绊摔跤


丝丝蹭了他几下,然后就跑到放狗粮的柜子前面,眼巴巴的看他


家里灯都关着,没人在。


小孩说,叔走之前没给你吃的吗?


狗粮哗啦啦的倒了一大碗,丝丝像是饿了好半天了


一袋新买的菜放在餐桌上小孩翻了翻,抱怨道,怎么不放冰箱,还有肉呢


小孩写完作业洗过澡,眼看十点多,他叔还是没回来,于是就留了门口的小灯,自己去睡觉


他半夜回来的时候,家里静悄悄的,趴在地毯上的丝丝听见声音抬起头,看见是他就呜呜的两声算是打招呼


他感觉伸手往下压,别叫别叫!


悄悄走到小孩房间门口,推开门看了一眼,小孩背对他睡的很熟


放轻声音的换了衣服洗了个澡,顺便还解决了一下个人问题,然后出了浴室就跟半夜爬起来上厕所的小孩打了个对面


他问,怎么起来了


小孩脑袋上的毛乱翘,抽着鼻子说,叔你喝酒了


他说,没喝多少


小孩摇摇晃晃的走进浴室,说厨房有粥


他老怀甚慰,心想谁说女儿才是贴心小棉袄的,完全不怀疑只会早饭煮粥的小孩怎么会在晚上煮了一锅


然后他去厨房,开了锅盖一看


一锅清水泡白米


他想,小孩估计是睡懵了吧


小孩做了个梦,梦见他叔光着上身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水都没擦干。小孩看着地上的水渍想,不小心踩到会滑倒的。他就踩上去试了试,真的就滑倒的。然后他叔拉住他,把他抱在怀里


他闻到很淡的啤酒的味道,还有些别的什么


小孩心脏突突突突狂跳着惊醒


手指用力的攥着被角,心跳快的感觉要从嗓子里蹦出来


小孩想,怎么会梦到叔啦,心跳好快,不行,要猝死了


小孩掀被子坐起来,感觉到某种熟悉的感觉,欲哭无泪的想,什么奇怪的梦啦!


一个早上都恍恍惚惚的小孩,弄完早饭看见他叔从屋里出来,失手打翻了手边的碟子


他听见声音吓一跳,走过去问,什么打了?


小孩说,没有碎啦


他奇怪的看了小孩一眼,就去洗脸了


吃饭的时候,小孩表现的很紧张,一张脸绷的紧紧的


他想了想,今天就高考了?不对啊,还有一年呢


小孩说,叔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想,呦,昨天果然是睡毛了


他说,后半夜,你都睡死了


小孩说,哦


小孩满脑子都是昨天那个梦,烦都没吃几口,抓着书包匆匆忙忙的就跑了


他捧着碗,茫然的看着小孩跑出门,低头和丝丝对视一眼,哎,他这是怎么了又?


他喝了一口粥,夹了点咸菜


他面色抽搐的把那口甜度很高的咸菜咽下去,这小孩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小孩那天晚上又没有回家,打电话回去的时候,声音都小心翼翼的


他第一反应是,又不回来?


然后又想,这么大的小子,到处疯才正常,于是就说了句知道了,注意安全


小孩挂了电话,罕见的主动跟同学一起去了网吧,被带着玩了一会游戏就没了心情,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看着旁边的人都专注的玩游戏,小孩咬着嘴唇,暗搓搓的打开了搜索


看着那些严肃表明青少年性幻想对象多数是亲近人,这很正常的言论,小孩又是松口气又是厌恶


关了电脑和同学说了一声,小孩拎着书包就跑回家了


他叔正要出门,两人在门口撞见了


他呦了一声,不说出去玩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小孩说,玩完了


他奇怪,玩什么这么快


小孩问,叔你要出去?


他说,约人吃饭,正好你回来了,别自己整了,一起去


小孩其实不太经常和他一起见他的朋友,但是人都还是认得,叔叔阿姨的叫着


全程闷头吃饭,有人问话就答

朋友聚一聚总是要喝两杯,他看了看小孩,说今天不喝了,改天吧


朋友道,少喝点还不行吗,就一杯,也不给你多倒


小孩桌子下面的腿碰了碰他的,他侧头往小孩那边。小孩小声说,叔你喝吧,多了我背你回去


他说,我怕压死你


朋友闹着说,你们爷俩说什么悄悄话呢


他笑骂回去,还是把杯子扣在桌上,今儿实在不行,改天我请客,你喝到酒精肝都行


几个人在桌上闹开了,小孩就闷头吃饭,专挑肉夹。他奇怪小孩什么时候这么爱吃肉了,还是时不时的把肉菜转到小孩面前让他夹


因为小孩在,一群人也没有闹的太晚,吃完就散了。地方也不远,他和小孩溜达着往回走,权当消化。


小孩穿着那身跟麻袋一样宽松的校服,上衣系在腰上,短袖里面支出来的胳膊跟根棍似得


他想,是该多吃点肉


吃饱饭就有点想抽烟,烟盒都掏出来了,看了眼小孩,又给塞回去了


他问,学校没什么事吧


小孩奇怪,学校能有什么事


他还以为是小孩又像小时候一样,在学校被欺负了也不说。再么着,学习有压力了?或者,有喜欢的姑娘开始少年心思了?


他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到什么靠谱的,索性就摊开了问小孩


也不知道是哪块戳着他了,小孩反应有点大,几乎是惊跳了一下,立马否认道,没有啦!我很好啊,你不要乱猜啦!


哦,台湾腔。


他想,三选一了。


小孩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心思都被他几句话挑拨起来,心里慌的很,总是没个安定


一时间连上课也集中不了精神,脑子里乱糟糟的,又花了好多天才平复下去


小孩想,他叔有时候还挺烦人的


然后放学的时候,小孩就看见他叔在校门对面,靠在小卖店的窗口,一边和人说话一边在等他


看见小孩出来,他就掐了烟,抬手挥了挥


小孩和同行的同学说了句话,就向着他这边跑过来


看样子关系倒是不错的同学,他扫了一圈,眼尖的看到有个小姑娘不停的看小孩


小孩跑到他身前,他说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又不丢。他仰着下巴悄悄说,你同学?


小孩顺着他视线回头,看见了那个之前对他告白的女同学,对上视线两边都很尴尬


小孩说,隔壁班的


他想,得,破了案了


难怪天天魂不守舍的,这是,那个什么,情窦初开了是吧


也不能算是情窦初开啊,他还记得之前小孩早恋他被叫学校呢


他拍着小孩的肩膀说,行啊,我还以为你那几天放学不回家干嘛去了呢


小孩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窘迫的不行,急切道,不是!


他说,行行行,不是,走了回家了,饿死了


眼看他就是不信,小孩又不高兴了,几步跨到前年面去走,也不搭理他


他想,恼羞成怒了?


八成是惹生气了


他口袋里摸了摸,掏了块奶糖出来,剥了糖纸,叫住小孩


小孩一回头,嘴里就被塞了块东西,甜甜的奶香味一下子散开来


他说,我不对,别气了


小孩愣了一下,脸色爆红,左右看了看街上的人,明明没人注意他们,还是抓着他的胳膊快走了几步


一直到吃完饭,小孩放下筷子碗,郑重道,我没有谈恋爱!


他嘴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闻言夹着一筷子菜抬头看小孩


小孩说,真没有。


他说,没有就没有吧,早前那是跟你开玩笑呢


小孩说,哦


小孩看着自己的空碗,他说,不吃了?


小孩想了想说,吃!


然后再度拿起碗,转挑肉吃


他一脸不明所以


过了几秒钟,开始也下筷子,哎,给我留两块!


评论(17)
热度(105)

©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 Powered by LOFTER